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林正英世界中的武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生死之交一杯酒

林正英世界中的武圣 小学生懒人 2040 2020.01.14 22:17

  话说回头。

  秋生虽然近日新得了一个红颜知己,但并没有因此忘记正事。

  只是今日也不知为何,他姑妈店里的生意好的有点过分,一直到天色将黑的时候,才没有了什么客人。

  等到关门,吃完饭之后,已经是过了往日去师父那里的时间了。

  若是往常,秋生恐怕就顺势呆在姑妈家里过夜了。

  只是初尝云雨之乐,秋生已经是食髓知味,哪里还肯乖乖的呆在家里。

  反倒是他姑妈,瞧着秋生苍白的脸色,尤其是那一双格外浓厚的黑眼圈,有些担心道。

  “秋生啊,今天这么晚了,要不你就别去你师父那了,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去就是了。“

  “不用了姑妈,最近义庄比较忙,文才又那么笨,我还是去看看吧,不然不放心啊!“

  正说着,秋生已经放下了碗筷收拾好了东西,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也好,那你路上小心一点。“

  “好......“

  话音传来,秋生已经蹬上了自行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

  张楚离开任府之后,便干脆沿着秋生姑妈家的胭脂铺子,径直朝着义庄的方向走去。

  虽然他并不清楚秋生艳遇的地方在哪。

  但想来,应该不会偏离这条路线。

  果不其然,就在行到了一半的路程之后,张楚便见到了一片荒废的树林中,隐约有灯光传来。

  据文才所说,那里应该是一座早已破败多年的废弃院子,不想今日居然灯火通明。

  要知道,这个年代每一处破败的院子,基本背后都会隐藏着一个恐怖的故事。

  所以一般人,都会格外的避讳这种地方。

  更何况,等到张楚来到近前,发现这座院子看上去居然完好无损时。

  他基本已经确定了,秋生应该便是在这个地方碰到了他的艳遇了。

  整座院子,阴气弥漫的过分浓厚了。

  即使张楚不用眼睛观察,他体内雄厚磅礴的气血也在本能的厌恶着这片地方。

  很显然,这应该是一座用了障眼法的鬼屋了。

  门口停着的自行车,更是印证了张楚心中的猜想。

  秋生这两天失去踪迹,并非有事,而是在这里和女凶灵胡天胡地呢!

  张楚没有半分犹豫,直接收敛了全身气血,干脆了当的便进了大门。

  入门之后,张楚惊讶的发现院子里假山、池塘等一应俱全,颇有些江南庭院的秀气。

  张楚心中不由有些疑惑。

  要知道,此地的庭院风格,与江南之地截然不同。

  一个死了多年的凶灵,幻化出来的景象居然是江南庭院的风格。

  莫非这个凶灵,并不是任家镇的人?

  穿过庭院,便是一处厢房,内里灯火明亮。

  张楚暂时抛下了心中这些疑惑,悄悄来到了厢房的窗户外面,抬头往里看了一眼。

  啧啧啧......

  可谓是香艳无比。

  若是不知道其中那个女性的真实身份,张楚说不得还要赞一声秋生好艳福。

  但在明了厢房内是一只凶灵的情况下,那就有些意味难明了。

  “咳咳......“

  非礼勿视,张楚轻咳了两声,刚好让那凶灵听见。

  便见厢房内,那女凶灵趁着秋生意乱情迷之时,轻轻朝他吐了口气。

  片刻之后,秋生便逐渐失去意识,缓缓倒在了床上。

  等到秋生睡熟之后,这女凶灵眼神哪里还有刚刚的半分柔情蜜意,变得犀利无比,充满了煞气。

  只见得她身形一闪,空中一声呼啸,整个人竟是直接向着张楚所在的窗户位置冲了过来。

  “呵呵,未请教阁下姓名?“

  “奴家小玉,你擅自闯入我府邸,究竟为何?“

  名为小玉的女凶灵,冲过来之后听闻张楚问话,略一犹豫竟是暂时停了手中动作,怒声问道。

  “好说,那秋生是我叔伯弟子,所以我特地前来找他!”

  张楚站起身子,轻声笑道。

  “另外,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

  “什么事?”听到张楚与秋生认识的时候,小玉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再加上张楚并没有立即动手,便忍住了心中怒气问道。

  “对于那任威勇,你知道多少?”

  眼下任威勇化作僵尸,畏惧天雷之威已经逃跑不见。

  阿威也死了,二十年前的那位风水先生,尸骨都被自己给烧成了灰烬。

  关于这个局的幕后黑手,所有线索全都断了。

  张楚思来想去,也许这个与任威勇同葬在一座山中的女凶灵,可能会知道点东西。

  所以,他才会主动前来寻找秋生,便是为了询问小玉此事。

  熟料听到张楚的问题后,小玉的面色先是一变,随后果断说道。

  “任威勇是谁?我不认识!”

  “当真吗?”张楚似笑非笑,刚刚他已经看到了小玉的神色变化。

  若是不曾听说过任威勇,怎么会如此讳莫如深?

  小玉一定知道关于任威勇的事情!

  “够了!因你是秋生的朋友,所以我对你百般退让,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面对张楚的质疑,小玉神色大怒。

  磅礴如潮的阴气顿时弥漫四周,院子内隐隐升起了一阵雾气。

  与此同时,小玉背后那条黑黝黝的辫子悄然伸长,如同蛇一般游入了雾气之中,躲在一旁窥伺着张楚。

  “有趣,看来还是要做过一场。”

  张楚似乎是对这一切毫无所觉,淡淡说了一句后。

  一双明亮无比的眼睛,陡然看向了雾气中的某处,那里正是小玉辫子所藏的地方。

  “区区幻术,也想瞒我?”

  “虎势!“

  说话之间,小玉陡然发现她眼前这个除了好看一无是处的男人,陡然变了一副样子。

  一股震慑万物生灵,霸道无匹的气势,自张楚的身上冲了出来,周围的阴气仿佛遇到了天敌,不自觉地开始向后退缩。

  有一句话,叫做为虎作伥。

  其中之意便是被老虎精杀掉的人,阴魂会自动成为老虎精的傀儡,永世不得脱离。

  由此可见,虎在先天上对于阴邪一类物事的克制。

  张楚考虑到这一点,便借助他十分熟悉的形意虎式来充分发挥出“势“的作用。

  眼下看来,成效斐然。

  即使是小玉这样一个积年凶灵,此刻也露出了几分忌惮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