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林正英世界中的武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上山,是为了下山

林正英世界中的武圣 小学生懒人 1938 2020.01.03 16:37

  木屋的大火,烧了足足两个时辰。

  张楚期间未曾离开,只是静静地站立在门前不远处,亲眼看着过往的一切成了飞烟。

  等到火焰完全消失之后,张楚才走进了废墟之中,找出张一筒的残骸。

  出人意料的是,张一筒的尸体并没有被烧成骨灰,只是变成了漆黑模糊的一团骨头与皮膜形成的东西。

  张楚细细检查了一番,这团物事没有异味,就连血肉被炙烤的味道也没有。

  无论是张一筒的气息,还是之前不久的跳尸气息,都消失不见了。

  思索了片刻,张楚便拿出一块布,将其包了起来。

  .........

  五官村,就在张楚父子所居住的那座山下不远处。

  这村子叫这个名字并不是因为此地曾经出过五位做官的人,而是因为先后曾经有五个不同的政权在此收过税,而且税都已经收到了二十年后。

  这也就导致村内的大部分人不堪重负,纷纷离散而去,村子逐渐荒凉。

  后来又有逃荒的人来此,聚落成村,听说了这个故事后,便取了这么个名字,取个好兆头。

  只是,这个名字似乎并没有带来什么运气。

  日子还是一样的过,本地的政权又换了一个,税收又要开始重新收了。

  棺材铺的老孙头,已经在考虑搬离此地了。

  听说南边出了个孙先生,声势浩大,一时无两,倒不如投奔过去。

  说不定还能弄个官儿当当呢。

  “我要一副棺材。“

  就在老孙头做着美梦的时候,一道清冷似冰雪的声音,刺醒了他。

  老孙头嘴里咕隆着,慢悠悠地站了起来,不咸不淡道。

  “有,你要什么价位的?“

  棺材铺有棺材铺的规矩,本就是做的白事的买卖,掌柜的面上不能带笑,服务不能太热情。

  甚至就连“你好“”再见“之类的话语,都不可以对着客人说出来。

  该来的不能推,走远的也不能追。

  所以当面目苍白,须发稀少的老孙头慢慢走出来时,张楚并没有什么不满。

  只是淡淡说道。

  “最好的棺材,可以的话,配辆驴车。“

  老孙头闻言,不经意的抬眼打量了下对面的少年郎。

  抬头看去,是个一米七左右的少年郎,长得怪好看的,可惜脑子有点问题。

  大冬天的,居然穿着一身单衣,赤着双脚。

  “两枚大洋。“

  尽管对面只是个少年郎,而且脑子估计还有问题,但老孙头并没有漫天要价。

  眼下的这个世界,充斥着种种不可思议的东西。

  三教九流,每一个行当都有着各自的规矩。

  这些规矩,都是先人们用血与泪总结出来的教训。

  做死人买卖的老孙头,可还没有活够呢。

  “可以,什么时候交货?“张楚问道。

  “冒昧问您一句,怎么走的?“

  老孙头犹豫问道,想起了铺子里以往留下的那口棺材。

  “怎么?“张楚眉头一皱,看向了老孙头。

  “嗐,我这里有一口现成的,是以前定下的,却没用到,就留在这了,用料极好。“

  老孙头解释了下,顿了片刻后又继续说到。

  “只不过是一口黑棺,所以一直没有送出去。“

  黑棺?

  张楚不了解其中玄妙,再次看向了老孙头。

  老孙头一愣,拍了拍脑门,连忙解释道。

  原来,这棺材分为黑、黄、白、红、金五种颜色,对应的则是不同的类别。

  黑棺葬战死和自杀之人,象征庄重与威严,但不知为何日渐趋少,据说有不详之意。

  黄棺是原色,通用于家境不好的人群,但实际上这种人群一般死后都是裹个草席,找个地埋了便是。

  白棺极其少见,一般用于未嫁的女子,早夭的孩子等等。

  红棺则是最为常见的一种了,用于正常的病逝或者是寿终正寝的人。

  金棺却是对应的达官贵族,老孙头这种棺材铺自然是不会有的了。

  张楚听了老孙头这一番解释后,并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定下了这具黑棺。

  再不详的意味,难道还能比僵尸更凶吗?

  老孙头见此,心中自然也是欣喜不已,先前谈好的价格却是并没有涨。

  这在他这一行当中,也是有讲究的。

  若是雇主要求,定制的棺材自然该多少钱便是多少钱。

  可如果是先前留下的被雇主看中的话,一口价便是一口价,绝不可冒然更改。

  不过半日的功夫,驴车与棺材便已经准备好了。

  而这两枚大洋,也交到了老孙头的手里。

  于是老孙头原本想要投奔南方孙先生的心,瞬间有些动摇了。

  要知道,值此乱世,两枚大洋已经足够寻常人家三年使用的了。

  五官村好歹还算安宁,这外面杀人越货的事情可不算少。

  据说齐鲁之地,每隔二十年便要闹一次饥荒,这一次的饥荒更是持续了三十八年!

  扒草根树皮吃观音土什么的已经不算稀罕事了。

  赤地千里,易子相食,频频现于报端,就连老孙头这样消息不灵通的人都有所耳闻。

  更不要说,各地纷乱不已的零散政权,互相之间也是争斗不休。

  也许只是一个平常的出行,就会变成一次永恒的诀别。

  这,就是乱世!

  .........

  且不提老孙头心中如何的纠结。

  张楚办完了该办的事情后,便寻思起了吃饭的事情。

  至于棺材和驴之类的东西,暂且先放在了老孙头处。

  这倒不是他矫情,吃不得干粮。

  而是自习武之后,他的饭量便大的惊人,仅仅身上的这些干粮,恐怕还不够他一天吃的呢!

  往日山林中自然可以打猎,只是眼下大雪封山,他只有寻村民买些干粮才行了。

  耽搁了半日,张楚总算是凑齐了三日的干粮,估摸着应该足够到任家镇所需后。

  也不顾天色已黑,便坐着驴车,拖着棺材上了路。

  张一筒的尸骨已被他放进了黑棺中,但并没有封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