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林正英世界中的武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茅庐

林正英世界中的武圣 小学生懒人 2002 2020.01.24 00:53

  卫兵们一阵喧嚷。

  九叔见状,立刻便走了过来。

  这里的确有些不同寻常,三丈以内的地方,血迹比之其他地方要浅的多。

  三丈之外,僵尸的尸体隐隐形成了一个圆圈。

  并且这些尸体上面的伤口,大多都是头颅或者胸腔处,破了一个孔洞。

  九叔几乎可以想象得到。

  当时的张楚,正是凭借一杆白蜡大枪,牢牢守住了周身三丈之地。

  无论尸潮如何冲击,都无法打破长枪锁住的防御圈。

  直到......

  不远处的那一具尸体出现后,这三丈的清净地方才被打破。

  九叔查探了三丈地的周围,在不远处同样找到了一具头颅被枪口贯穿的僵尸尸体。

  不同的是,这具僵尸的头颅孔洞,是前后贯穿的。

  就在这具尸体背后的地上,同样也有一处深不可见的圆洞。

  想来,这应该是张楚将手中大枪投掷射出,方才造成了眼下这种情况。

  至于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九叔心中已经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能够让张楚放弃长枪,如同推土机一般在僵尸潮群中横冲直撞,必然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比如说:受伤中毒。

  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之后,九叔心中不由一惊。

  而某个地方的一处红色血迹,恰恰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不能再等了,必须尽快找到张楚!

  九叔并不知道张楚的身体非同常人,早已自动开始排毒,甚至借此完成了一次进化。

  一般武者,体魄再如何健壮,中了尸毒之后也只能尽快拔毒。

  不然的话,迟早有变成僵尸的一天。

  若是拖延的时间长一点,尸毒深入骨髓的话,那就真真是药石难救了。

  张一筒当初便是如此,最终尸化后,被张楚亲手烧掉,方才不曾为祸人间。

  张楚的实力,九叔十分清楚。

  为了张楚的安危也好,还是破除全贯道的阴谋也罢。

  九叔心中知道,必须尽快找到张楚,为他拔毒!

  “找到他留下的踪迹了吗?”

  九叔心中不免生起一丝焦躁,急忙出声问道。

  “张公子太小心了,我们并没有找到他留下的踪迹。”

  卫兵队中,一位貌似是队长的人物,抱拳回应道。

  任发听到之后,心中闪过一丝同样的担忧,不由出声说道。

  “张楚武力超群,本就是楚霸王在世,若是变成僵尸的话,恐怕我们这些人......”

  “偏生他有如此小心,我们根本无法找到他的形迹,这该如何是好?”

  其余人等,听到任发这话,心中纷纷惊骇。

  眼前的尸山血海,早就证明了张楚的实力是如何的可怕。

  众人根本不敢想象,若张楚变成僵尸,他们该如何应对?!

  “秋生,你可曾注意到这些血液的流向?”

  就在此时,凶灵小玉忽然出声问向了她的情郎,似乎意有所指。

  血液的流向?

  秋生一脸莫名其妙,不是正说着张楚形迹的问题吗?

  怎么就扯到了血液的流向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秋生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九叔却像是发现了什么,纵步走到了一条墨绿色血流的旁边。

  众人也随之看去,这才发现。

  不知为何,地上的这些墨绿色血流,居然都是朝着一个方向流淌。

  有着迷雾的遮挡,刚刚却并未注意到这等异象。

  虽然并不能确定张楚同样是跟着血流前进。

  但有线索,总比茫然无序来的好一点。

  “跟着它们走,小心一点!”

  九叔沉声说道,随后便跟着血流的方向,一步步向着迷雾走去。

  众人见此,纷纷跟在了九叔身后。

  ......

  ......

  就在九叔等人聚在村外,施法破妄的时候。

  张楚却已经是按着心中直觉,寻了个方向径直走去。

  两拨人,就这么前后脚错开,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虽然说张楚并没有牛眼泪,能够看穿迷雾。

  但依靠着强大的身体平衡能力,区区迷雾造成的困障,却是根本奈何不了张楚。

  若是旁人按照张楚所走的路画出一条线的话。

  便会发现,张楚是按照心中直觉所引,走出了一条笔直无比的道路,不曾有一丝偏差!

  就这么走了半晌,张楚终于在一片迷雾中,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一间茅草屋,十分突兀的横在了路中央。

  张楚心中直觉所引,先前被他吸取的那些灵气,在此地分外的浓厚。

  “嗬,有趣。”

  略一挑眉,张楚便走进了木屋之中,长枪一直持在手上。

  草屋内,布置的十分简陋,看上去倒像是进山打猎的村名,平常的栖息之处。

  除了一个灶台之外,便只有一张摇摇欲醉的破烂木桌,缺了一角的凳子。

  灶台对面,则是一张黄泥所制的火炕。

  但看这些东西上累积的灰尘,已经是有一段时间不曾有人住过了。

  除了这些之外,草屋中再没有旁的物事,看上去平平无奇。

  张楚将长枪搁置在一旁,自屋内走了几圈之后,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

  果然,他的直觉是对的。

  这茅草屋内,到处都是堆积的灰尘,看上去久无人来。

  可偏偏那火炕的被裹上,堆积的灰尘却是有些移动的痕迹。

  要知道,这茅草屋看上去破败,可四处封闭完好,寻常风雨根本无法侵入屋内。

  近日来,任家镇也没有大风大雨。

  在房屋如此紧闭的条件下,什么样的情况,会让呗裹上的灰尘出现移动的痕迹呢?

  答案不言而喻。

  张楚重新拿起长枪,轻轻挑起了被裹。

  被裹的下面,就是火炕,并没有任何异常。

  张楚却是丝毫不气馁,以枪头微微敲击火炕。

  顿时一阵灰尘飞扬,沉闷的声响随着枪头的敲击而响起,同样没有一丝空洞的声音。

  可是张楚嘴角的微笑,幅度反而扩大。

  对方并非是北人,这下子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在北方,火炕这种东西,炕下方必然是有一些空间的,不然的话,烧炕的热气自何处传来。

  可是张楚敲击之后,却全部都是实心的声响。

  这种不合常理的布置,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