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林正英世界中的武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看坟

林正英世界中的武圣 小学生懒人 1989 2020.01.08 12:53

  一夜时间,转瞬即逝。

  第二天一大早,任老爷携着任婷婷便已经等在了义庄百米之外。

  看样子,任老爷对于义庄这等地方,颇有些忌惮。

  约莫等了一刻钟后,九叔等人便出了门。

  今日虽说只是看坟,并不会正式动手。

  但为了避免意外,九叔还是穿了一身道袍,法器之类的家伙事儿也都带全了。

  “把东西都检查一遍,别缺东少西的。”

  “万一出事儿,遗漏了什么,我揍死你们!”

  九叔紧紧的皱着一双一字眉,冷着脸吩咐道。

  自从昨天回来之后,九叔心中便是一阵阵的不安。

  作为地师境界的道士,神魂的敏感程度超出了旁人的想象。

  这种不安,几乎已经是在明确的告诉九叔。

  今天的看坟,铁定会出事!

  所以九叔才会如此的大张旗鼓,连续检查了几遍,甚至耽误了处门的时间。

  等到确认没有遗漏的东西之后,九叔这才点了点头。

  出门之后,九叔四人便随着任老爷的队伍,一同去向了任老太爷的墓葬之地。

  当他们到达的时候,墓地,乃至于山坡上都已经站满了人。

  甚至还有一队人,正穿着保安制服,带着长枪在巡逻。

  张楚一眼看去,几乎都是身强体健之辈。

  看样子,任发对于这件事情是十分的看重,只是先看看坟墓便搞出如此大的阵仗。

  若是当真迁坟的话,声势恐怕非同一般了。

  “九叔,劳驾您了。”任发神色郑重,拱手说道。

  九叔此时正穿着一身杏黄色道袍,头上戴着一顶有阴阳鱼图案的九阳巾。

  听得任发拜托后,不慌不忙,施了个道揖以作还礼。

  虽说只是看坟,但如果时机合适,可能当日便会迁坟。

  所以这诸般程序,还是少不了的。

  许是做熟了,也不用九叔开口,文才以及秋生二人便已经将带来的法器以及其他东西都一一摆了出来。

  香案、长香、长幡等物事很快便摆的整整齐齐。

  开坛、做法、点香!

  一切就绪之后,九叔敬告天地,礼事三清之后,便带头插下了第一炷香,道。

  “大家要诚心诚意的拜!“

  随后,任发、任婷婷以及一位身着保安制服的胖子也接连上了柱香,就连万一要开坟动土的壮汉也没有例外,一一上前祭拜。

  上完香后,日头已经大亮。

  九叔抬头看了一眼,微微点头,此时正是阳气升空之时。

  随即便绕圈看了看任老太爷的墓地风水,再看了看四周,眉头再次皱起。

  任发见得九叔停下动作,便走了上去,道。

  “九叔,这块坟地是一个好穴吧,当初很难找的。“

  “不错,的确是一处好穴。“九叔点点头,继续说道。

  “此穴名为蜻蜓点***长三丈四,却只有四尺可用;阔一丈三,只有三尺可用。“

  “所以这入葬之法不同于寻常,不可平葬,只能法葬!“

  任发一听此言,与当年风水先生一般无二,心中顿时大定,忍不住翘起了拇指。

  “了不起,九叔!果然是盛名无虚士!“

  九叔微微一笑,不曾说话。

  但头却不自觉地稍微昂起来了一点。

  人嘛,被人称赞了肯定高兴,不过九叔并不会显露于外。

  毕竟是高人!

  喜怒不形于色......除非忍不住的时候。

  至于任发刚刚挑起话头,却只说一半,其实是存了考量的心思在里面,想要看看九叔是否名副其实。

  迁坟这事儿,事关他任家之后的发展,由不得他不慎重。

  见到九叔只是看了几眼,便轻易认出了其中玄妙,任发心中悬着的一颗心不由得踏实了几分。

  这时候,张楚、文才、秋生三人,以及任婷婷,还有那位身着保安服,看上去猪头肥耳、人模狗样的胖子,一起走了过来。

  这胖子不是别人,正是张楚前世记忆中,那个任婷婷的表哥—阿威。

  “法葬?“

  “舅舅,难道举行的是法式葬礼吗?嘿嘿嘿...“

  阿威跟着过来的时候,正巧听到了九叔口中的新鲜名词,嘿嘿笑着问道。

  张楚不由看了阿威一眼,居然是个比文才还要憨的人物,简直了。

  只要是个明眼人,都会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答案。

  就连留洋归来,对于传统葬礼并不了解的任婷婷都忍不住笑了。

  偏偏这个阿威还一本正经的询问,仿佛法葬真有可能是法式葬礼一般。

  任老爷无奈摇了摇头,若非阿威是他远房妹妹的儿子,他早就赶出去了。

  当下任发便狠狠瞪了阿威一眼,呵斥道:“不知道就少多嘴!“

  九叔见此,为了避免阿威将怨气撒到其他人身上,连忙扯开话题,看向了两个徒弟。

  “法坛那边一切无事吧?“

  “没事的师父,我们都跟你多少年了,放心吧!“文才大声回答道。

  秋生见此忍不住上前再次问道:“那师父,到底啥是法葬啊?“

  九叔闻言不禁摇了摇头,他这两个徒弟,还真是不学无术,居然连法葬时什么都不知道!

  他看了一眼旁边穿着黑色中山装,沉稳帅气依旧的张楚,开口问道。

  “阿楚,你可知道这法葬是什么吗?“

  张楚原本正在思考迁坟背后隐藏的东西,闻言回过神来,脑中却是有关于这方面的印象,还是当初张一筒闲聊时告诉他的。

  “九叔,这法葬指的应该是竖葬吧?“

  九叔闻言,满意点了点头。

  虽然不是自己的徒弟,但总算也是有个能够拿出手的后辈了。

  任婷婷在一旁,瞪着双大眼睛看向了张楚,惊讶的问道:“棺材还能竖着葬?“

  张楚笑了一笑,看向了任发:“任老爷,我说的可对?“

  任发看了眼自家女儿,笑着叹道。

  “张公子果然是少年俊才啊,对于风水居然也有所涉猎,佩服。“

  “不错,正是如此,当年那位风水先生曾经说过。“

  “先人竖着葬,后人一定棒!“

  九叔却是暗暗摇头,他已经瞧出了端倪。

  后人一定棒?!

  呵呵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