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盛唐再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有用的小童子

盛唐再临 石肆 2342 2018.08.10 18:10

  做出了蒸馏器,也试验成了蒸馏酒,韦仁实的心情大好。

  家里还有几亩地,先前郑里正已经带人都给耕种了。不过村里并不缺地,韦仁实没花多少代价,就通过郑里正买来了一块没人要的荒地。

  又雇了几个人手用两日功夫将那片荒地上的杂草碎石给清理了干净,再花去几天功夫拾掇平整,就可以找人来盖作坊了。

  孙老汉对此很有经验,他便在那里看着。

  有了孙老汉的加入,酒户的问题也解决了。

  焦记调料铺已经开张,韦仁实那天只是去外面看了看,并没有露面。

  王老汉倒是真的去捧场喝彩,还当场定了不少调味料。

  这调味料的名号已经随着那天战败王老汉而传遍了福昌,所以开业那天有不少人过去。还有些食肆的厨子也特意过去多少带了些,这都是回去试试的。

  焦海清倒也是会做生意,开张的时候在铺面外摆了不少桌,做了不少菜色,让人分别尝了没放调料和放过调料的,来展示调料的好处。

  因有贵也有便宜,所以有不少不差那十来文钱的人,也都稍微卖了些,回去试试。

  正如韦仁实所说,其他的事情他不再管,只等着分红利了。

  反正有白纸黑字官府印章的市券,也不用担心焦家会赖账。

  调料生意有焦家操持,酒坊正在孙老汉的监督下建造着。酿酒用的粮食,也被孙有庆用他们原先的渠道定好了。

  这么一算,韦仁实反倒自己又没了甚么事情。

  这种感觉就是最惬意的!

  天气愈发的热了,不过才四月,竟然走路都开始冒汗了。

  这恐怕就是四月维夏了。

  “兮儿,你知道墙霜这东西么?”韦仁实一边拿路旁摘的大树叶当扇子扇着,一边问道。

  “不知道呀!”兮儿也学着韦仁实的样子拿大树叶扇风,答道。

  韦仁实叹了口气,拔腿往李贺家走去。

  到了李贺家门外,敲了敲门,门房开了门,见是韦仁实,便直接放了进去。

  到了院中,李贺大约正在书房,没见人影。倒是李容,正在院子里面。

  “韦郎君,您找我家郎君么?我家郎君就在书房里。”李容见了韦仁实,说道。

  韦仁实摇了摇头,道:“我今日是专门来找你的。”

  “找我?”李容一愣,又问:“找我啥事啊?”

  “李容,你知道哪儿能弄来墙霜么?”韦仁实问道。

  “韦郎君,您要墙霜干啥?难不成也要学那些方士炼丹?”李容吃了一惊,问道。

  他果然知道!这小子还真是有用啊!

  “我给你些钱,你去帮我买些墙霜,咋样?”韦仁实掏出半调子铜钱来,说道:“剩下的零头全是你的!”

  李容眼睛一亮,又道:“这我得先问问我家郎君啊!”

  “那你去吧,你家郎君那里我去说。”韦仁实说道。

  李容摇了摇头,自己转身跑到书房外面,对里面说道:“郎君,韦郎君来了,让我帮忙跑个腿儿买些东西,您看……”

  话音刚落,李贺就开了门出来,道:“那你就去吧。”

  李容一答应,转身接过韦仁实手里的铜钱,一溜烟儿的就跑没影了。

  “你让他去买什么?”李贺倚着门框,问道。

  “做冰的东西。”韦仁实说道:“全几日我正想一个问题,想得焦头烂额。你那天过去,说话间提醒了我,我想到了办法解决。不是说做冰答谢。”

  “还真能拧出冰来?”李贺诧异的一下站直了身子。

  韦仁实一愣:“拧出冰?”

  “那日你不是说什么拧么?”李贺说道。

  韦仁实这才明白过来,笑道:“不一回事,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这冰做起来很容易的。”

  二人说话一会儿,觉得也没过去多少时间,李容就提着一袋子东西回来了。

  “这么快?”韦仁实小小的吃了一惊,他还以为至少得半晌呢。

  “下村就有道士,他炼丹的地方就有墙霜。”李容对二人说道。

  韦仁实制冰的法子,是跟村里的老人学的。那时候韦仁实闲着没事看小说,里面那些穿越的主人公会用硝石来制冰。有一次跟学校边的村里老人说起来,才听老人说那是真的。说的兴起,还给韦仁实亲手演示了一遍。

  李容买来的墙霜,就是硝石。

  “你家有铜盆么?”韦仁实左右看看,说道:“要有的话,铜盆比木盆更快。”

  “有。”李贺点了点头:“李容,去拿过来。”

  “得两个铜盆,一个越大越好,另外一个用普通的就行。”韦仁实对李容嘱咐道。

  李容便顿时飞也似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拖着两个铜盆来,其中一个非常之大,另外一个则只是普通的铜盆,要小得多。

  韦仁实指了指铜盆,说道:“水桶呢?把小的放进大的里面,然后将两个铜盆里面都倒些水。”

  “好嘞!”李容端起那个小一些的铜盆,放入了大铜盆里面,然后又将水桶提来,往两个铜盆当中都倒了水进去。

  韦仁实见李容倒好了水,便过去提起了那个布袋,将布袋口猛一浸入了外面那个大铜盆当中,然后这才松开了手来,将布袋中的墙霜哗啦啦一下子全都倒入了外面的那个大铜盆里面。

  顿时,外面大铜盆里面的水就突然剧烈的反应了起来,一时间如同沸腾了一般,水花翻滚,还不时的有吓人的爆破声从水里面传出来。

  韦仁实手按住上面那个小铜盆的边缘,保持着小铜盆的稳定,不让里面的水翻出来。良久,待水面平稳,韦仁实才松开了手来,让铜盆漂在大盆中的水面上。

  李贺家里人都听见了动静,这会儿都走了出来。

  就连李夫人也出来了,问道:“长吉,仁实,你们在这里作甚?”

  “阿娘,仁实在做冰。”李贺答道。

  “做冰?”李夫人闻之吃惊,好奇之下也走到了跟前来看着。

  不一会儿,在周围一众人的注视下,大盆里面的水面开始有白色的冰纹出现,又等了一会儿,大盆的水面上就被白色的冰纹全都给覆盖了,再看中间漂浮着的小铜盆里,那里面的水也开始渐渐结成了剔透的一块儿。

  李贺低头左右看看,然后小心翼翼地拿手往小铜盆里面轻轻的一碰,顿时就倒抽了一口凉气来:“真凉!这……这真是冰!仁实,是怎么做到的?这么热的天气里,竟然……铜盆中的水竟然凭空被你结成了冰!”

  李夫人也是大吃一惊,指着铜盆里面的冰块,道:“这……这莫不是法术不成?怎的能在热天里凭空结冰呢?!”

  (互推一本书,对秦代背景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试试——《秦农》作者:玉米粒皮皮。简介:重生秦朝一小农,面朝黄土背朝天,张鹏心有不甘。又知此时始皇帝正当壮年,刘、项尚未发迹,未来大有可为。正欲发一通豪言壮语,却不料,一旁耕地的雇农扔掉了锄头,对他道:“苟富贵,勿相忘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