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开局斩杀不朽仙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交易

开局斩杀不朽仙帝 搬砖队队长 2281 2020.10.18 09:05

  比起宁缺为什么活下来了,又为什么能够在禁制中行走,他们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噬仙剑上。

  或许相比于斩杀不朽的秘密,还是眼前成就真仙要来得实际一些。

  不知为何,看到宁缺没事反而更安心的是上三宗的人,此时柳周州踏前一步。

  “宁缺,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宁缺自然不认识这个人,不过在这么多人当中能第一个走出来说话,想必在仙盟之中具有一定的地位。

  “我为什么要和你做交易?”他道。

  柳周州看向了后面小崖宗的众人,若有意又无意的露出一丝杀气。

  宁缺皱眉,他的意思很明显,要是自己不答应,恐怕这事就没有那么容易善了。

  数万人于这里,二人的交谈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洛雪一阵鄙夷,他们都是气不过,然而身处这样的境地,又有什么办法呢?

  “宁缺小兄弟,这事关我古圣星域未来大计,出此下策也是情非得已,哪怕我柳周州被天下人耻笑,为后代所唾骂,也是要做的。”柳周州直言不讳,一件仙道重宝就足以让所有的势力杀昏了头。

  宁缺在手中把玩噬仙剑,虽然是仙道重宝,不过他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同的,只是看起来显得浮夸了些。

  那边的二师兄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这么做,况且这剑当初他拿出来的时候就没想过能再保得住它。

  宁缺明会他的意思,只不过心中发誓,迟早有一天要为师兄夺回来!

  “可以,我很喜欢你的性格,如果大家都这么开诚布公的谈,也许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了。”他停顿了一下,大家顿时心里高兴,不过宁缺又道。

  “前提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但说无妨。”柳周州笑到。

  宁缺也笑了,“我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你们都必须发一个道誓,绝不会伤害我的宗门,而且必须对他们提供庇护。”

  “只要噬仙剑在手,你以为我们还会为难他们?”剑无意十分锋锐,一双眼睛仿佛能穿透星辰。

  “是呀,我辈修士此生最大的愿望,不是成就真仙,而是能看到那一丝可成仙的希望啊。”

  “仙盟内部其实已经非常和睦了,以前从未为难过谁,现在也不会,你看你师兄师姐们,现在不好好的么?有谁伤他们了?”

  “我觉得可行,只是道誓而已。”

  “我觉得……我们要不要强攻进去,抢了他的噬仙剑,夺了他身体中的秘密,一举两得。”

  “……”

  后面的修士议论纷纷,各说纷纭,剑无意冷哼一声,压下了躁动的人群。

  “一群蠢货,这绝地数万万年过去了都没有人能攻破,如今我仙盟真仙已经不多,外有仙朝和各方势力虎视眈眈,为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秘密的秘密,折损我仙盟底蕴,实在不值得。”剑无意向来是和直性子,直接数落后方这数万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反驳的。

  红妃点了点头,“无论如何,我都同意州州的。”

  柳周州笑道,“宁缺小兄弟多虑了,不用他们全部发道誓,只要我三人就行。”

  他的模样不像是说谎,方才剑无意的表现宁缺也看在眼里,推测出恐怕这三人就是上三宗真正的压轴人物。

  宁缺也很爽快,真要是每个人都发道誓的话,他的时间也来不及了,自身的灵力每时每刻都在以巨大的量消耗着。

  “希望你们不要食言,稍等我片刻。”

  说着,宁缺拿出纸和笔,飞快的写下道誓的内容,这次时间着急,不能像对待小黑一样那样事无巨细。

  同时,小黑在看到这家伙又拿出纸和笔的时候,突然一哆嗦,要不是现在需要他的庇护,否则早已经逃走了。

  妈的……

  这小子的誓言简直不要太恶心,它整个人都颤抖起来,特别是又无法避免的看到内容的时候,竟然撞向了护罩。

  宁缺一手把它摁住,踩到了脚底下。

  “你这个魔头,放开我!”它惊呼。

  禁制之外的人则是好奇的看着他们,不知道这魔物在搞什么,居然这么害怕。

  “红妃看到了吗,那种生命,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柳周州则是非常好奇。

  “尸中而生,不在五行中,是极恶的存在,可是它为什么这么怕宁缺?”

  这个问题他们很快就会明白。

  当柳周州三人伸手接过宁缺传过来的誓言,看了之后。

  三人万年不惊的心都忍不住跳动了,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誓言还可以这样玩的?”柳周州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剑无意则是一阵恶寒,红妃频频皱眉。

  良久。

  他们看向了宁缺,柳周州道:“这里面我们看了,小兄弟你不考虑把你自己也包含进去吗?”

  虽然这誓言冗长又恶毒,完美的涵盖了几乎所有细节,不过柳周州明锐的察觉到,这里面居然不包含宁缺本人。

  “你完全可以让我仙盟许诺也庇佑你。”

  宁缺笑了笑,摇头,不多说什么,寻求你们庇佑那又有什么用?要真的把他看做一份子,现在如何会有数万人对峙一个普普通通的的他呢?

  自身强大才是根本!

  柳周州又强调了一下,“真的不考虑?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了。”

  “柳宗主,何必多言呢,有庇护又如何,没有庇护又如何,修士本就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若是我因为胆小就退让,恐怕以后路也不长了。”宁缺道。

  “好一个修士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是我多言了。红妃,无意,我们便发这誓言,莫要让这小辈看了笑话。”

  两人一同点头,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大,誓言清晰的被所有人听到,很快就有大道共鸣,誓言已成!

  誓言毕,小崖宗的人这才明白,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自己的安危……

  “师弟,你糊涂呀!”陈月笙大急。

  “师弟……”朱飒狠狠的捏紧了拳头。

  “宁缺……哎。”莫香香无可奈何。

  姜远桓闭着眼,心里一阵绞痛,这会儿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这是要去送死啊!

  虽然有大道誓言,但是只有他宁缺真正的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才没有背后的人打小崖宗的主意。

  “柳宗主,希望你们不要食言。”

  他对着宗门的方向挥了挥手,将噬仙剑丢了出来,洒脱的转身向着草原深处走去。

  再也不留恋。

  “他不怕死吗?”听到那誓言之后,众人知道再不可能对小崖宗的人出手。

  “他是在送死!”

  “或许……我们错了?”

  “不,修仙本就是逆天行事,成王败寇,活的久,才是真意。”

  宁缺向着里面而去,莫香香和洛雪的眼眶已经红了。

  这一进去,有极大的可能,他会死!

  而他依然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为了不连累宗门,为了走出自己的道。

  即便有道誓在,不过在宁缺走后依旧有人心中不甘,在禁地外面徘徊许久,这才离去。

  “他只是想当一个堂堂正正的修士而已……”朱飒双目通红,恶狠狠的一拳锤在地上,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