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不想当教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夜谈

我不想当教主 稀烂土豆泥 2344 2019.07.26 08:40

  “难道我睡了一天一夜?”李云尘有些不敢相信。

  抬眸朝四周看去,桌上是自己喝茶时的茶盏,杯盖子随意的摆在一旁。

  被子也没有整理过,依旧是进入空间前的样子。

  床旁是自己睡前脱下的鞋子,杂乱无章的摆放着。

  一切与他进入黑石空间前一般无二,这证明绝没有下人进来收拾过。

  这么说…现在才过了一盏茶功夫?李云尘按耐住心中的激动。

  根据他的猜测,黑石空间内的时间流速与外界似乎不太一样,他在里面呆了至少一天的时间,而外界却连半个时辰都没有。

  按照比例换算,应该是外界过了一天,等于黑石空间里的一个月。

  穿上鞋子,李云尘走出门房。

  先前在黑石空间内已经睡了一觉,所以此时他并不怎么困,反而有些精神。

  站在庭院中,李云尘开始思考水池上雾气的由来。

  那种没来由的熟悉感…

  雾气必然是与他有所关联才对。

  只要想通这关键所在,他的修练速度就能大大提升。

  就在李云尘沉思间,吱呀一声,旁边的木门打开,身穿长袍的葛潜从房间内走出。

  他需要保护李云尘的安全,所以这段时间来,一直住在他的旁边房间。

  “葛护法,当真好雅兴,这么晚还出来赏月啊。”李云尘笑得说了一句。

  月光下,这位九幽教的左护法长身而立,他狭长的双目,犹如鹰隼,身上有股阴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对于李云尘的搭话,葛潜只是低低一笑,摇了摇头道,“老夫可没副教主这般的兴致,今夜之所以出来,也不过是有几句话不吐不快。”

  “哦,不妨说来听听。”

  葛潜踱步来到李云尘身旁,与他并肩而立,也不看他,只是望着天空的明月,悠悠出神。

  李云尘也不催促,只是站着,静等下文。

  半响,葛潜才幽幽开口道,“副教主,你猜属下今年几岁?”

  李云尘打量了眼身旁的中年男子,一时不明白他问话的意思。

  略有些迟疑道,“光从外表看的话,葛护法才三四十岁,正值壮年。”

  葛潜笑着摇摇头,这位魁梧的汉子,在此时此刻,竟然显得有些萧瑟。

  只听他轻声道,“老夫今年已经六百九十二岁了。”

  “什么!”李云尘失声叫道。

  光从表面上看,他当真是一点没看出来,而且六百九十二,这年龄是不是太大了。

  他甚至怀疑自己听岔了。

  葛潜对他的大惊小怪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沉声道,“通脉境武者,洗髓伐脉,寿元可达两百。”

  “宗师境武者,凝聚武道真意,气血旺盛,寿元五百。”

  “而神通境强者,衍生神通,可头断不死,断肢重生,寿元足有八百。”

  “老夫今年将近七百岁,距离大限之日已然不远矣。”

  他的语气落寞,说话时神情不甚唏嘘。

  风轻轻的拂过耳畔,带来些许凉意。

  “葛护法是觉得,这段时间陪在在下身边,有些虚度光阴吗?”想了想,李云尘问道,“若是如此,我明日便可和我大哥说声,让他换个人即可。”

  葛潜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即使换了个人又有什么用,只要你活着,换谁并无多大差别。”

  “什么意思?”李云尘心中一跳,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放心,老夫不会对你动手的。”葛潜低着嗓子,缓缓转过身来,双目眸光闪动,犹如利锥。

  “老夫这些年来,曾少年轻狂,一怒杀人;也曾风流快活,醉生梦死。”

  “这么多年来,为了我教大业,手中早已不知沾染多少无辜鲜血,也不知道被多少人暗地里咒骂,恨的咬牙切齿。”

  “个人的荣辱,生死,老夫早已经置之度外,如今只有那么一件事情,至今仍横亘在老夫心头,无法释怀。”

  “什么事?”李云尘问道。

  “教主能否一统天下,带领九幽教走向兴旺?”葛潜冷目如电。

  “这是自然,我哥天资聪慧,修为不凡,定能带九幽教走向辉煌。”李云尘毫不迟疑的答道。

  葛潜再次叹了口气,望向夜空,“教主的天赋确实是我见过最出众的,可谓万中无一。”

  “十八岁,初次亮相,即力压众多的同辈天骄,闯下了偌大名声。”

  “二十岁之时,已经能和宿老前辈交手不弱下风,同辈间再无敌手。”

  “二十三岁,老教主临终灌顶,教主不但继承了老教主的大半修为,同时展露出铁血般的手腕。”

  “独自一人踏平了与我教敌对的白骨门与百花宫,从此,将青州完全收入了我教的掌控之内。”

  “可惜啊…”葛潜摇了摇头。

  “可惜什么?”李云尘皱眉道。

  “本来以教主的手段心智,始终处于冷静的情绪,绝不会使自己陷入被动的险境。”

  “但偏偏他有着一个致命的弱点。”

  李云尘张了张嘴,他已经意识到葛护法想要说什么。

  “这个致命弱点就是你!”

  葛潜盯着李云尘,缓缓道,“你是教主唯一的软肋,他对任何人都能冷血无情,甚至必要之时,可以牺牲教中元老的性命。”

  “但偏偏对于你,教主是百般照顾,绝不允许他人伤你一根汗毛。”

  “而这次教主受伤,便是因你而起。”

  葛潜的声音并不大,只是每一字说出,都似敲击在李云尘心头。

  他语气中的沉重,李云尘完全能清晰感受道。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李云尘完全理解葛护法的心情。

  对他来说,九幽教就是他的根,也是他拼命也要保护的东西。

  眼看着教主年轻有为,九幽教兴盛有望,未来可期。

  偏偏教主有个不成器的胞弟。

  不但一无事处,还时常惹事生非,到如今,更是让教主以身犯险。

  可以想像,那些要针对九幽教的势力,今后必然会针对李天星这一弱点加以谋划。

  只要李云尘不死,李天星就免不了掉入陷阱的那一刻。

  世上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根本防不胜防。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李云尘彻底死去。

  只要李云尘一死,李天星的弱点自然就不存在了。

  “那你为何不动手,要知道,只要你想,我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盯着葛潜,李云尘轻声问道。

  “因为我不敢赌,不敢赌教主是否会为了你而大发雷霆,与天下为敌,哪怕致使九幽教毁灭也在所不惜。”

  “你可以死在其他人手里,甚至可以死于意外,但就是不能死于九幽教众的手中。”

  “加上教主对我有大恩,我不可能,也不愿对他的亲人出手,教主正是看穿了这一点,才安排我来保护你。”

  “所以,拜托了,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呆在总舵附近吧,不要给他人可乘之机。”葛潜叹了口气,语气悲凉的说道。

  说完话后,他也不在久留,直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李云尘望着葛护法离去的身影,只觉得那道在平时看来有些魁梧的身影,此刻佝偻的不成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