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璇昭 2825 2019.11.14 18:00

  集市上的人依然络绎不绝,摊主们的叫卖声更是一声高过一声。各大门店也继续维持着它们的高冷。

  苏玖如今丹器阵符差不多什么都不缺了,对于她来说目前的修为所携之物已是足够,甚至她的储物空间内还有几件宝器。品阶再高了,以她的修为也发挥不出这些法宝的最大力量。

  其他的不必多说,她自己本身就是符师,师父楚墨瑾是炼丹师,小师叔阵法刻画一绝,这些她都不会有短缺的时候。

  想到自己四年前,扒拉着手指算灵石的日子,不由得暗自失笑。

  苏玖走到一处街角,身形一闪便走进了杂货铺。

  巧的是,这次她又在店铺内遇到了秦铭和柳之言。

  苏玖进来的时候,二人正要离开。那两人显然也是没料到会在这个时候碰到苏玖,看到她不由得愣了愣,随即又对她礼貌的点了点头才离开。

  向离见苏玖进来,脸上浮现出了几分笑意“不错,练气九层了。”

  随即又递给苏玖一个小袋子“二十万零两千五百块灵石。”见苏玖接过储物袋也没有多开心,不由得想到,冰隐峰怕是给这个小丫头的要比这二十万灵石多得多。

  “我这一年半的时间没什么时间画符,等大比过后,我再画了拿来寄卖。”

  向离不甚在意的摇摇头,“有时间就画,没时间就算了,修炼最重要。”

  苏玖心中多了一丝暖意。

  从最初的时候,她就觉得向离对她有些过分的好,只是那时的她心里更多的是防备,后来知道了他可能是沧澜宗的弟子,才对他的防备放下了几分。再后来的几次接触下来,发现他几乎把她当成了一个晚辈,指导她画符,帮她赚钱。

  苏玖又想起他说的那个故事,他有一个师父,他师父有个孙子,他师父的孙子被坏人带走了...

  之前向离醉酒,说的含糊,她也没怎么注意,如今仔细想来怎么这么像师父给她说过的百年前那起惨案。

  苏玖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她猜,向离大概就是四长老的大弟子。

   只是她不知道向离所想,也不好贸然开口。

  想起他之前总是喝酒,看来也是在用醉酒麻痹自己。

  这是心理的一道关卡,别人帮不了他。

  ......

  这片集市在沧澜宗的山脚下,所以平日来往之人除了散修便是沧澜宗的修士,当然偶尔也有别处宗门的修士来往。

  秦铭和柳之言便是其中之二。

  “还差多少了?”

  柳之言低头数了数储物袋的灵石,对着秦铭摇了摇头。

  “目测还差五万多的灵石。”

  秦铭握了握拳。

  “而且...即使凑够了四十万灵石,也不一定拍的到。四十万这个价格只是十年前的价格...”柳之言面色也有些发苦。

  “你说我们去沧澜宗求助...”

  秦铭厉声说道“不可!这件事连我们自己宗门知道的都不多,不然我也不会千里迢迢来距离这么远的地方来贩卖符篆了。”

  柳之言想了想也是,这件事万一传出,怕是茗剑宗也要乱了,先不说其他宗门会不会虎视眈眈,就茗剑宗内部怕是也少不了许多内乱。

  “可是距离拍卖会也不过只有三年的时间了...”三年的时间赚五万灵石,对于他们二人来说无疑就是在痴人说梦。

  “没事,会有的。”大不了把他的灵剑卖了。

  此时的柳之言并不知道秦铭的想法,如果柳之言知道他的想法,定会说他疯了。

  “呦,这是谁呀,这不是茗剑宗的少年天才秦铭吗?”说话的人穿着一袭白衣,白衣的裙摆上画有绿竹,手上拿着一把折扇,带着金色发冠,看做派显然不是沧澜宗弟子。

  秦铭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人,不想多做口舌,准备离开。

  没想到被那人身后的两个跟班拦了下来。

  “秦铭,你别不识好歹,我们家公子和你说话呢!”

  柳之言本来也不想太过高调准备随着秦铭一同离开,只是面前这三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你家公子倒是养了两条好狗。”

  “你!”

  “怎么,手下败将不服气,这是又讨打来了?”柳之言自认为论伶牙俐齿还没输给过谁。

  那油头粉面的公子本来将注意力集中在秦铭身上,听到这话也不禁向柳之言看过来。

  也不说什么,直接将折扇的一支扇骨划了出来,飞向柳之言。

  “叮!”

  最终扇骨被秦铭用剑鞘挡了下来。

  “这是沧澜宗的地盘,天黎可护不住你。劝你少惹是生非。”

  那青年面露阴狠之色“你我今天可以放过,但是他,必须跟我走。”常年在外行走还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只听“刷”的一声,秦铭的剑便有一半剑身出了剑鞘。横在二人之间,也明确了秦铭自己的立场。

  那人眯了眯眼睛“秦铭?你这是打定主意要和我黄锋作对?”

  秦铭也不说话,就这么冷冷的看着那人。

  黄锋冷笑,手一挥,身后二人便直接冲向柳之言。秦铭要去救,结果被黄锋拦了下来。

  “上次,你侥幸赢了,不如我们现在再比比看?”

  苏玖看到的时候,面前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只见她没见过的那青年不停的将扇骨甩出,直击秦铭,秦铭利用剑鞘将扇骨全部挡了回去。趁着扇骨还未回到那青年的折扇上,秦铭又快一步将剑锋送上。

  黄锋被逼的只能不停后退。

  苏玖心里默默点评,秦铭不愧是天生剑心,看灵气波动二人修为应该不相上下,但是秦铭的剑术明显更胜一筹,不,准确的说二人其实并不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相比秦铭而言,他的那个同门就差了很多。苏玖仔细观察那个同门的动作,剑招杂乱,已经处于下风。

  不用一炷香,估计就会被抓住。

  不过这几人胆子倒是不小,敢在沧澜宗集市闹事。

  此时他们这几人附近的摊位不是被波及到砸的乱七八糟,就是摊主已经带着货物跑路。

  眼看着柳之言要落败,而巡逻的人还没到,苏玖出剑了,不管是哪个宗门的弟子,都不能在沧澜宗的地盘出事,不然宗门便要说不清了,当然她的私心其实也更偏向于茗剑宗。

  眼看着自己的剑要戳中柳之言的肩膀,那两位跟班目光大盛,下手更是带了几分恶毒。

  只见一道银光闪过,两个跟班的剑身偏离。

  随即两人又盯住苏玖,“哪来的臭丫头,不过练气九层也敢打抱不平?”

  “集市禁止打架,要打出去打。”

  柳之言感激的看着苏玖,趁着没人抓他赶紧吞了一颗回灵丹恢复灵气。

  “那你就先去死吧!”那跟班虽然认识沧澜宗的宗服,但是跟着黄锋久了,四处作威作福也没受到过什么严重的惩罚,自是天不怕地不怕。

  苏玖抿了抿唇,虽然她现在要强于炼气期的弟子,但是同时对上两个筑基初期也不可能会赢。

  但赢不了不等于防不住。

  柳之言对苏玖也心怀愧疚“小姑娘你快走吧,我是筑基期还能撑得下来。”他在吃过回灵丹之后,气色看起来已经好多了。

  那跟班听了柳之言的话狞笑“想走?晚了!”

  话毕,那二人又打了上来。

  秦铭被黄锋缠的无暇分身,但偶尔也能注意到师弟的情况。

  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没多久,就见那个在杂货铺见过的练气九层的那个小姑娘也加入了那边的战局。

  小姑娘的剑使得极为漂亮,若不是修为上吃了亏,怕是十个跟班也打不过她。但现在的苏玖只能被迫防守。

  偶尔趁着空隙偷袭一剑,因为修为的关系,也没能给对方造成太大的伤害。

  和苏玖对打的跟班的衣服早就被苏玖划得破破烂烂,心道,这臭丫头也是邪门了,没怎么依靠身上的防御法宝,速度和他比起来也几乎可以说是不相上下了。

  两个人僵持了这么长时间,自己体内的灵气几乎已经消耗了大半,这小丫头居然还能硬抗,跟班有些不耐烦了,打算给她一个致命打击。

  但苏玖却比他更快一步做出了攻击。

  不过眨眼的瞬间,十根冰刺齐齐扎向那跟班的胸口。

  事与愿违,冰刺只扎进去了半寸,虽然没能扎穿,但也使得那跟班痛了个半死。

  跟班眼中凶光大盛,突然拿出了一张二阶火系符篆,就要朝着苏玖丢过去。

  只是还没等火焰到苏玖眼前,突然被一道水流灭了。

  苏玖心下大定。

  是巡逻执法队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