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顺第一谋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陷入绝境

大顺第一谋士 宝城 4030 2020.07.09 09:04

  正当范青以为李自成必死无疑的时候,忽见高夫人跨上马背喝道:“老营能战斗的,跟我一起去救闯王!”

  范青一惊,这时候闯入密密层层的官军包围圈,和找死也差不多了。他伸手拉住高夫人的马缰绳,叫道:“夫人,这太危险了!”

  高夫人喝道:“我和自成,夫妻一体,他若死了,我绝不独活!”

  回头向已经骑上马的老营护卫和孩儿兵喝道:“今日,能不能救出闯王,能不能保住闯营大旗不倒,就看我们了,我们一起和闯王同生共死。”

  老营这一百多骑士,同时举起手中武器,带着必死的决心,沉声道:“同生共死!”

  高夫人用手中马鞭敲开范青的手,喝道:“同生共死,好男儿跟我一起冲啊!”说完,率先拍马向山下冲去。身后,马蹄隆隆,这一百多骑士如箭一般向山下冲去。范青看着这些人冲下山,忽然想起什么,向着跟在高夫人身后的慧梅大叫:“看我旗语!”

  慧梅回头看了范青一眼,转眼间,身形就被烟尘暮霭淹没。

  这股骑士队伍虽然人数不多,但从山下冲下来,冲击力极强。而且官兵们也没想到能从这个方向杀来敌人。此时,夕阳落下,暮霭沉沉,马蹄扬起的烟尘和暮色苍茫的烟流混合,周围已经变得模糊起来。官军也看不清来了多少援军,只是大叫:“流寇增援啦!”

  老营这批人马以势不可挡的威势,硬生生的冲入官军的包围圈中,终于和李自成汇合了,此时,李自成的身边只剩下一百多人了,加上老营的人也不过二百多人,形势依然危急。

  激战中,慧梅想起刚才范青的话,抬头向山头上望去,只见范青正用力挥舞着手中的红白两色旗帜。慧梅心中一动,她今日简略的跟范青说过旗帜的作用,范青很聪明,立刻就派上用场了。

  “夫人,闯王,咱们向那个方向突围。”慧梅一面大叫,一面冲到前面开路。只见她手中长剑闪亮,左劈右砍,丝毫不逊于男子。她虽然不知道范青为什么向这个方向指引,但范青几次预言正确,已经在她心中竖立一个可以依靠的感觉。

  向这个方向冲了一会儿,只见眼前还是无边无际的官军,众人正在疑惑,忽然一队人马从烟尘中冲出来,是刘宗敏,只见他浑身浴血,双目圆瞪,仿佛一尊杀神一般。他的身边也不过剩下几十人而已。

  两支队伍汇合在一起,实力又强大一点。慧梅继续按着山顶范青的旗帜指引方向,不多时,又汇合了两个小股的被包围的义军。慧梅知道了范青的意思,范青站在高处,能看到整个战场形势,哪里被包围,哪里官军薄弱。按着他的指引,很快聚集了五六百人的一支队伍,再次冲出包围的时候,已经到了老营驻扎的山脚下了。

  这时候,左右和后阵的义军也都慢慢聚拢到了这座小山中,李过、袁宗第、田见秀等人也都损失惨重。

  众人一起上山,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官军也不再进攻,而是团团将这座小山包围。

  这一战,义军损失惨重,李自成的中军和刘宗敏的前军一共四千人,只剩下五六百人回来。总共一万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两千人马,而且还有一些轻重伤员。

  山顶有一座废弃的山神庙,本来庙里有一口井,也已经被填死。实际上,这座小山也是一个陷阱。洪承畴十分阴毒,故意给义军留下这座小山,官军围而不攻。山顶没有水源,这可以进一步瓦解义军斗志。

  “水,我要喝水!”许多伤员在地上哀嚎。伤痛、疲劳,再加上对水的渴望,折磨着所有人。

  范青添添干裂的嘴唇,在向四面眺望,只见小山四面全是火光,星星点点,不计其数,估计围困这座小山的官军至少也有四万。整个潼关南原的官军得在七万以上,这已经是大明朝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了。李自成不避官军锋芒,选择硬拼,是大大的不智。

  “范公子,夫人请你过去商议。”说话的是慧英,是跟慧梅差不多年纪,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

  范青跟着她来到山神庙一侧的树林中,只见高夫人脸色忧愁的坐在一块石头上。明月徘徊树梢,地上树影婆娑,清冷的月光铺撒在地面上,一片惨白。

  慧梅正在一个火堆前烤马肉。老营携带的粮食早没了,好在有许多受伤的战马,可以宰杀。而且马肉中有水分,可以稍稍缓解一下饥渴的感觉。

  看到范青过来,高夫人站起来,递过来一块烤好的马肉,“范先生,没听你的话,才导致这样的惨败,唉!想起来真是羞愧。”

  范青接过马肉也深深的叹了口气,他又何曾愿意到如此境地,现在可以说是绝境了,四面楚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先生还有什么主意能够解围?这次我一定让闯王遵从。”高夫人抱着希望看向范青,却见范青只是摇头,这让高夫人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范青看着手中马肉,沉吟片刻,道:“有一个法子可以救出闯王,只是对夫人来说有些危险。”

  “真的么?”高夫人眼中出现一丝亮彩,“只要能救出闯王,再大的危险我也不怕。”

  范青微微点头,“今夜三更,夫人带领老营和一队人马从东南方向突围,待到吸引官兵注意力之后,闯王带领剩余兵马从西南方向突围。”

  高夫人立刻明白了范青的意思,“你想用老营做诱饵,吸引官兵主力,给闯王突围创造条件。”

  范青点头,看了一眼山下密密麻麻的火光,道:“老营是义军的核心,代表着闯王,敌人定会以为闯王从此处突围,调集精兵强将围堵,这样子,老营就很难突围了,也许会全都死掉。”

  高夫人眼中闪着无畏的光芒,道:“我不怕死,只要自成能活着,我愿意牺牲自己,老营中的眷属也都会同意这样做的,我现在就跟自成说。”

  话音刚落,忽然树林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女子叫喊声,“夫人,救命啊!”只见一名披头散发的女子,领着两个孩子从树林中跑出来,是郝摇旗的妻儿。

  众人一惊,以为官军攻上山头呢!高夫人唰的拔出半截宝剑,却见从树林中追出来一名汉子,身材矮壮,双目圆瞪,手持一柄雪亮的刀子,正是郝摇旗。

  郝摇旗追到他妻儿的身后,举起刀子就要砍落,被高夫人一声怒喝给止住,“住手!”高夫人走到他身前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推,喝道:“摇旗,你这是干什么?”

  郝摇旗睁着铜铃似的眼睛道:“今夜突围,很难活着出去了。与其被官军抓住,受辱丢人,还不如我现在就杀了她们。没了累赘,我就放心跟官兵拼杀一场,死了也没牵挂。”

  高夫人喝道:“你妻子一心一意的跟着你,为你做饭补衣,为你生儿育女,平日里吃了多少苦?你作战受伤,她为你敷药裹伤,危急时还会为你拼命,今天你们前锋被孙传庭围困,还不是老营的人马冲下去给你解围?现在一说突围,你倒先杀起自己老婆孩子了。你拍拍胸口,还有一点良心么?”

  “可是……”郝摇旗吭哧半天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长叹一声,放下刀子,忽然流泪道:“我也不想杀我婆娘孩儿,可咱们到了这步田地,还能活着出去么?不如大家一起死了干净。”

  郝摇旗的妻子跪在他面前哭道:“摇旗,咱们夫妻一场,我绝不会给你丢人的。如果被官军擒住,我一定会自刎的。”

  郝摇旗长叹一声,转身就走,他妻子小步快跑跟上他,把手中一件披风披在他的肩上,转眼间,消失在树林中。

  高夫人目送他们离开,一回头,只见李自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身后。

  “自成!”高夫人惊喜的迎上去,却见李自成眼光躲闪,眼神中微微带着一丝羞愧。

  高夫人脸上笑容凝固,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慢慢道:“自成,你要杀我?”

  一旁的范青心中突的一跳,古代男人的思维,简直不可理喻啊!敌人还没上来,先杀自己婆娘孩子!

  李自成吞吞吐吐的道:“我们将领刚刚商议完,今天三更突围,所有人都不带家眷,放手一拼。”

  高夫人点点头,挺起胸膛道:“自成,你杀了我吧!我绝不会像摇旗妻子那般逃走。”

  李自成抬头和高夫人眼光相碰,看到的是一双明亮,坚定,无所畏惧的眸子,更显出他心中想法的卑鄙龌龊。

  李自成慌忙低下头,心中十分惭愧,小声说:“桂英,我不会杀你的,你刚才骂郝摇旗那翻话,何偿不是在骂我。”

  高夫人缓缓道:“我愿意为你而死,不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你身前。你下不了手的话,我可以自己动手。”说完伸手去李自成腰间拔剑。

  李自成伸手挡住,高夫人执拗的再去拔剑。李自成忽然焦躁起来,把佩剑从腰带上扯下来,狠狠的砸在地上,然后蹲下抱头痛哭起来,“我完了,咱们所有人都完了,起义这些年好容易建立起来的队伍全完了,一朝付之东流。都是因为我,是我决定进攻潼关的,是我害死了那些与咱们同甘共苦的好兄弟,我难过,我惭愧,我对不住他们!我为什么这么蠢啊!”李自成一面流泪,一面用力捶打自己的脑袋。

  高夫人跪在地上,怜惜的抚摸李自成的面颊。李自成抬头,露出一张憔悴的面孔,这几日征战疲累,让他瘦了许多,一双巨眼显得更大了,短硬的胡茬,干裂的嘴唇,脸上泥尘混着眼泪,看起来有几分滑稽,也有几分可怜。

  “自成,你不要这样,你要振作起来,自古以来胜负乃兵家常事。这次失败不怪你,也没有兄弟怪你。”高夫人语气温柔,像安慰一个孩子。

  “兄弟们口中不说,其实他们心中是在埋怨我。”李自成痛苦的说道。

  “只要是打仗,就有可能受伤,就会牺牲。你虽然是闯王,但也不要把所有的压力都放在自己身上。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所有人都看着你呢,都希望你能想出办法突围。”高夫人用双手握住李自成的巨掌,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有什么办法?”李自成长叹一声,回头对亲兵说,“去告诉众将,谁也不许伤害眷属。”

  等亲兵走开,李自成才对高夫人道:“刚才我竟然想要杀你,我简直不是人。一会儿,咱们夫妻一起突围,一起生,一起死,不枉咱们夫妻一场。”

  高夫人脸上露出一丝欣喜,慢慢点头,“我很高兴你这样说,我愿意和你同生共死,可我不能这样做。”

  李自成愕然抬头,睁着大眼睛,不明白高夫人的意思,

  高夫人把范青的主意说了,李自成立刻明白了,这是用老营做诱饵,吸引官军主力,来换得他们逃生的机会。

  “这怎么行呢!用你们一群妇女孩童的命,去换得我们逃生的机会,我们还是男子汉么!不,咱们一起突围,要死一起死。”李自成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

  “不,自成,这不是考虑面子的时候了。我们这些家眷都甘心情愿为你们牺牲,你们要活下来,咱们的闯字大旗就没倒,咱们的队伍就有恢复的机会,到时候,你还能给我们报仇。我们这些女人不图别的,只希望你能在每年祭日的时候,给我们在坟头上烧点纸钱就行。”高夫人心中凄苦,语声也哽咽了。

  李自成抬头看看妻子,高夫人眼神坚定明亮,义无反顾,似乎在她面前生死已经不重要了。

  “你这样说,这样做,实在让我很惭愧,刚才我还想杀你,我怎会有这样的想法,简直是个畜牲。”李自成说着狠狠的扇自己耳光。

举报

作者感言

宝城

宝城

感谢书友的推荐票,我在后台能看到你们的名字,谢谢支持!

2020-07-09 09: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