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顺第一谋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练兵与整顿军纪

大顺第一谋士 宝城 4049 2020.07.29 08:19

  范青道:“如果他当初不听谋士劝阻,一死了之,固然可以免受羞辱,也不用面对自己的国人、亲人,但哪有后来的千载留名?后人提起他,也只会说一句‘越国失败的国君,没骨气,自杀了!’而已!”

  李自成听了,微微垂下头,并不说话。

  范青又道:“勾践只是一个小国的国王,汉高祖刘邦是响当当的中华皇帝,却也有过数次惨败的。”

  “第一次,刘邦在汉中起事,联合多路诸侯,挥师五六十万人马东进,结果被项羽三万人打的大败,刘邦的部队被杀十万,溺亡十万,最后刘邦只带着几十个人逃亡,可算败得很惨了!”

  “但刘邦没有气馁,一年后,再次联合各个诸侯反对项羽,不过,依然不是项羽的对手,数十万大军被击溃,刘邦的妻儿都差点被俘虏,最后还是带着十几名手下逃亡,可算凄惨之极了!”

  “但刘邦还是不气馁,最终在垓下一战中,击败了项羽,项羽自杀,刘邦得到天下。”

  “刘邦在与项羽作战的过程中基本没有胜利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的卷土重来,他最后能取得胜利,依靠的就是这股韧劲。反观项羽呢!他的一生辉煌壮阔,一辈子没打过败仗,可是最后仅仅在垓下败了一次,就彻底认输,自杀了事。如果他不那么容易气馁,在乌江边上船逃走,焉知他有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后人十分感慨,曾写过一首诗感叹,

  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辱是男儿。

  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李自成微微叹息,“是啊!项羽一代豪杰,就这样自刎而死太可惜了!”

  范青道:“所以从古至今文人书籍最赞赏的就是那些有坚忍不拔大毅力的人,司马迁说‘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对于历史上这些有过惨败经历的人,失败只不过是对他们的暂时考验,经历过这些考验之后,他们才能脱胎换骨,势不可挡。”

  范青看看李自成,只见他虽然还是沉默不言,但一双眸子看着远方山谷,似有若有所思。

  范青收回目光轻轻哼唱莲花落,

  “家家哭皇天,

  人人哭皇天,

  父母妻子相抛闪,

  你也反,

  我也反,

  人马滚滚数不尽,

  投晋入楚闹中原,

  仇报仇,

  冤报冤,

  在劫之人难逃命,

  血债还用血来还,

  到头来,

  达官贵人不如狗,

  干戈扰攘入幽燕。”

  李自成咦了一声道:“你也听过这首莲花落?”

  范青微笑道:“是夫人告诉我的,把闯王您的经历都给我讲了,我还知道那句话‘我不想像狗一样活着!”

  李自成浑身一震,看着范青慢慢点头,“对,我曾发过愿,让世间穷苦百姓都不要像狗一样活着。”

  范青叹息道:“闯王立下宏愿,解民倒悬,挽救天下黎民百姓,真让我从心里佩服啊!”

  李自成叹道:“你们读书人有句话,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也没什么宏愿,只是希望在我身上发生过的苦痛,不要再在别的人身上发生,那滋味……唉!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

  范青忽然站起来,向李自成深深一揖,道:“不管怎样,闯王的宏伟志向,在下钦佩,请受在下一拜。”范青拜了一拜,之后又道:“现在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有多少穷苦百姓遭受着闯王曾经历过的苦难生活,延颈以待,只盼望闯王能去救助他们,只要在他们中间振臂一呼,千千万万人都会佣促到闯王麾下。所以,属下请闯王振作起来,以天下事为己任,如刘邦,如勾践,整顿军武,励精图治,重新出山。属下愿做勾践的谋士文种,刘邦的谋士张良、陈平,辅佐闯王,平定天下。”说完又深深的拜了下去。

  李自成目不转睛的看着范青,许久,他也慢慢站起来,道:“先生的话,让自成茅塞顿开,醍醐灌顶,自成受教了,请先生也受自成一拜。”

  两人再次对拜,抬起头来,范青看到的是一双犀利的,斗志昂扬的眸子,他心中一喜,李自成终于被自己说动了,心结被打开了。

  两人再次坐下,李自成问:“咱们若要重振旗鼓,先生以为应以何事为先?”

  范青道:“自然是练兵和整顿军纪为先,一支百战百胜的精兵必须勤加训练,再有铁一样的纪律。咱们现在蛰伏在商洛山中,正是练兵的好时机。咱们现在人数虽然不多,可一旦训练成精兵,就可以成为以后大军中的骨干,实际上,咱们不是在练兵,而是要训练一批以后可以担负重任的军官。将来总有一天,振臂一呼,千百万人聚到您闯王麾下,那时候,把现在这批训练有素的人投进去,就如身体有骨骼,树木有枝干,没有这一批人,纵有百万之师,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李自成一面听,一面点头,“说的有道理。”

  范青道:“再说整顿军纪,从天启末年以来,十余年间,豪杰并起,不可胜数。若张献忠、罗汝才,老回回等人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可是以属下看来,这般人虽能一时间成为风云人物,但不能成就大事。”

  “何以见得?”李自成问道。

  范青道:“他们军纪松懈,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如此一来,慢慢就失去了人心,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谁对他们好,对他们不好,他们都是看得到的。书上说‘吊民伐罪’,‘仁者无敌’就是这个道理。这十多年天下百姓苦于兵革,苦于杀戮,苦于妻离子散,众人梦寐以求的,不过是妇女不遭到奸淫,房屋不遭到焚烧,亲人不遭到杀戮,能够父母妻子相守,从事耕作于田间。谁能解民倒悬,天下民心就能归顺他。而严肃军纪,则是争取民心的第一步。”

  李自成一面听一面点头,道:“你说的有理,只是这些将领战士跟我南征北战,当年数十万人,现在只剩下这一千人,我有些不忍心对他们太过严厉啊!”

  范青道:“闯王不忍心对待将士,却不知这样做不但害了众将士,也害了咱们的闯军义名,更害了不知多少无辜百姓啊!”

  李自成皱眉问:“此话怎讲?”

  范青缓缓把来的路上,见到的商洛山百姓的苦况一一讲述。

  等听范青讲完,李自成已经是一脸怒色,他重重哼了一声,道:“这些人怎么这么不争气,我对他们宽容,他们就放纵自己做匪兵。也不想想,他们也都是穷苦人出身,被人欺辱,家人被饿死,逃荒路上靠讨饭为生。现在他们手中有了刀子,都可以欺辱别的穷人了么!范先生说的对,这军纪不狠下心来整顿一番是不行的了?”

  李自成和范青分手后,回到营地立刻通知卫兵,通知所有将领午饭后到他住处议事。

  午饭后,范青来到李自成的住处,众将也陆续到来。刚进屋的时候,大家还有说有笑,可见到李自成一张阴沉的脸,默不作声的姿态,再加上四周卫兵肃然站立的样子,众将立刻感觉气氛不对,也都严肃起来,这两个月来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种严肃的气氛,屋子中七八名大将和十几名副将都默默站立。

  等到人到齐了,李自成开口道:“我已经下决心要在商洛山中住一段时间,好好练兵和整顿军纪,你们都有什么建议,尽管说出来!”

  众将面面相觑,最后都把目光转到刘宗敏身上。刘宗敏焦躁起来,道:“都看着我干什么,刚才李哥把我好一顿数落,就因为我是负责军纪,而你们又太不争气!看看你们的手下都做了什么!抢人家老百姓的鸡鸭牲口,有的连人家口粮也不放过,菜园里的青菜也要抢,弄得人家老百姓苦不堪言。还跑到几百里外去抢劫路过的客商,弄得人人皆知,说商洛山里出了一伙厉害土匪,你们丢不丢人?”

  刘宗敏越说越气,霍的站起来,“究竟是谁抢了人家老百姓的东西?谁抢了客商,我现在就要调查清楚,马世耀,李友,你们两个现在就去给我调查清楚?”两名年轻副将接令出去了。

  刘宗敏喃喃道:“这些害群之马,抓到了,老子非剁了他的手!”

  李自成伸手止住发脾气的刘宗敏道:“宗敏,也不用剁手了,咱们有言在先,整顿军纪以前犯的错误只抽三五鞭子便罢。但从今日起,如果再有人做那些杆子的勾当,剁手事小,剁了吃饭的家伙可别怪我李自成心狠,翻脸不认人。”

  说到这里,李自成目光阴沉的扫过众人。众将都知道李自成的脾气,一旦他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就十头牛也拉不回,说到做到,于是众将无不心中惕惧,都想着回去如何严令自己属下。

  李自成又道:“关于练兵,各位有什么建议?”

  众将沉默片刻,李过先道:“叔,练兵是好事,可咱们粮食不足,饿着肚子训练,士兵们总不起劲,而且训练的时候还说风凉话,时间长了,士兵们有怨气,只怕军心不稳啊!”

  李自成哼一声,道:“让你们吃点辛苦,就军心不稳啦!掉脑袋都不怕,还怕练兵?”

  田见秀道:“闯王,虽然道理是这样,但缺乏粮食也是现实问题。现在又新添了高夫人从河南召来的两千新兵,我听说,军粮只够吃一个月的,坐吃山空,这怎么行?”

  田见秀在诸将当中年纪最大,李自成对他还是比较尊重的,点点头道:“田哥,这问题我都想好了!”说完示意范青说话。

  范青上前一步,拱手道:“我们在河南打击豪绅,得了一些金银,咱们可以派出购粮小队,打扮成百姓出山购粮,足够咱们支持到年底。而到了年底,咱们屯垦的粮食就可以收获了,如此一来,就不会缺粮!”

  听了范青的这些话,以缺粮为借口抵制练兵就行不通了。众将沉默片刻,一脸大胡子的袁宗第开口道:“李哥,我的意思是商洛山中终究不是久留之地,将士们热切盼望的还是去河南,大干一场。现在官兵都去京城护驾,和清军交战,潼关已经没多少军马。咱们还是应该早日竖起闯字大旗,和官军打上几仗,也就相当于练兵了,岂不是一举两得。”

  袁宗第的话得到好多将领的赞同,众人纷纷附和,其中郝摇旗声音最大,“打仗就是最好的练兵,咱们这些小伙子从尸山血海里走一圈,个个都是脑袋掉了碗大个疤的好汉,还窝在山沟里练什么兵!”

  李自成议事的习惯是让众将畅所欲言,最后他再发表意见,做出决断。可今天见众将所言,他越听越恼火,猛地一拍桌子,啪的一声,瞬间屋子里全部安静下来。

  李自成站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气愤愤的道:“兵要练,军队也要整饬,屯田也要做,咱们就在商洛山中待着,哪也不去。”

  李自成很少发脾气,众将见他这次忽然发怒,都不敢出声了,李自成也觉得自己太激动,便稍稍放缓语气道:“练兵,整顿军纪这是个好事情,是咱们军队能立身的根基,可是为什么咱们这些久经阵战的老将却偏偏看不清楚这步棋呢!”

  “咱们起义十年了,一直跑来跑去,最多的时候有几十万人马,可是转眼间又被官兵打败了,变成一盘散沙,总是凝聚不起来,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的战士还不够坚强,不能凝聚一支钢铁之师。现在我们在山中,正好练兵,这是个正经根子,只要咱们在山中把兵练好,我信咱们再出山时,就是所向无敌的。”

举报

作者感言

宝城

宝城

感谢书友的打赏和推荐票,求推荐!求收藏!

2020-07-29 08: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