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顺第一谋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突围

大顺第一谋士 宝城 4056 2020.07.10 08:51

  高夫人连忙握住李自成的手掌,“自成,你干嘛内疚,你知道我心甘情愿为你而死。还记得第一次咱们见面么?那时候你说,你痛恨这个世界,一些人高高在上,一些人却只能像狗一样活着。你发誓要改变这个世界,让世间所有像狗一样活着的人,都站起来,堂堂正正做人。你知道,这番话在我心中有多么震撼,你吃过苦,受过难,你是个有想法的男人。从那时起我就常常把你想象成英雄,我嫁给你,练习骑马,练习剑术,随你征战,我常常想,就算我为你而死也是心甘情愿。因为你是这个世间的大英雄,能陪伴在英雄身边,改变这个世界,是多么自豪的一件事啊!”

  李自成叹息,“可是,我现在把队伍搞成这个样子,你还觉得我是个英雄么!”

  “不,自成,你永远是我心中的英雄,我崇拜你,爱你,只要你振作起来,我相信你可以站起来,重整旗鼓,重建队伍,卷土重来,那时候,即便我已经死了,在九泉之下,也会看着你微笑的。”

  李自成垂下头,半晌才道:“桂英,你还是别跟老营一起走了,将士们也都会理解的。”

  高夫人摇头道:“那怎么行,没有我,老营就没了主心骨,敌人一冲就散了,还怎么吸引敌人?我必须跟老营在一起。”

  李自成不说话,只是摇头。

  高夫人忽然从地上捡起李自成的佩剑,唰的拔出来,横在自己脖子上。李自成大吃一惊,叫道:“桂英,你干什么?”远处慧英、慧梅也一起失声叫道:“夫人!”

  高夫人微微抬头,“自成,你若不答应我,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唉!”李自成长叹一声,“好吧!我同意分兵!”

  高夫人把手中的剑慢慢放下,李自成上前轻轻拥抱了高夫人一下,在他耳边轻声道:“你对我的恩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我现在就召集诸将,咱们即刻突围。”说完拿起佩剑转身向林子里走去。

  见李自成走开,高夫人软软的坐在石头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终究是个女人,心中的软弱不想让丈夫看到。过了一会儿,她抬头对范青道:“范先生,一会儿你跟着闯王的军队走吧!你是个有才能的人,以后好好辅佐我夫君。”高夫人的话声越说越低,仿佛在交代后事一般。

  范青拱手道:“属下十分钦佩夫人的献身精神,属下愿意跟随夫人一起突围,请夫人成全。”

  这话一出口,不但高夫人惊讶,连慧梅、慧英两个年轻女兵也十分吃惊。范青这么胆小的一个人,也有这么坚定勇敢的一面,也会甘愿牺牲自己的精神,很出人意料。

  高夫人凝视范青,见他脸色平静,没一丝畏惧之意,显然说的是真心话,且已经下了决心。她长叹一声,道:“好吧!那我就成全你,一会儿,你跟着老营突围吧!”

  “感谢夫人成全属下的忠心!”范青深深鞠躬。

  但范青心中所想却与高夫人完全不同,他与李自成无亲无故,为什么要帮他突围?为什么要跟随高夫人毅然赴死?他只是为自己活命创造机会。

  李自成和高夫人都太不了解洪承畴了,洪承畴是智商极高的人,放眼此时大明朝,论智谋他可排第一。他的才能只是受制于崇祯皇帝,没能发挥而已。看看他投降清朝之后的事迹,就知道这人有多么厉害。这么厉害的人,会看不出老营的突围只是诱兵之计?所以老营是不会碰到明军主力的,反而李自成会遭到洪承畴和孙传庭的猛攻,能不能像历史上那般突围,只能自求多福了。范青跟着老营突围反而比李自成等人更安全。

  二更时分,在山顶的一片空地中,义军所有头目都站在这里。闯王已经说了分兵的计策,空地上所有将领一片沉默。

  寒冷的风穿过树林,发出鬼叫一般的凄厉声音,忽急忽缓,冰凉刺骨。明月被一团乌云遮挡,天空墨一般的漆黑。众人手持的火把在风中摇晃,忽明忽暗的闪烁,众人满是血污泥尘的脸在火光映照下,显得凄惨可怖,好像一群鬼魅。

  众将都很惭愧,虽然是不得已,但依靠妇女孩童来脱身,不是男人的做为。

  李自成要选择一名将领跟随老营,众将纷纷发声,要担负起这个重任。李自成属下这些将领,虽然鲁莽,但若论忠义勇敢,是比官军将领强的多的。

  李自成的眼神扫过众将,最后落到一名年轻将领身上,道:“芳亮,保护老营的担子就交给你了!”

  范青冷眼望去,这将领二十出头,白净面皮,身材挺拔。只见他挺身而出,拱手朗声道:“闯王放心,只要我刘芳亮还有一口气,就绝不让老营和夫人受到一点伤害。”

  刘芳亮也是李自成手下的出名将领,他年纪虽小,但武艺极高,有神枪刘芳亮之称。

  李自成命令刘芳亮率领战士五百,加上老营的一百孩儿兵,再加上能骑马作战的轻伤员二百余人,从东南角杀出,然后转往商洛山汇合,另一队由他率领,一共八百余名战士从西南角突围,也转往商洛山汇合。除此之外,还有二百多重伤员,没法带走了,李自成只能用沉重的声音道:“这些重伤号只能留下,驮在马上,这些人也是要死的,不如让他们少遭罪吧!”

  众将一起低头,一些战士眼中不由得噙着泪水,这些重伤号,也都是战友,朋友,亲人,现在却只能孤零零的将他们留在这山头上,等官兵上来割掉脑袋。

  李自成又道:“如果突围过程中,我死了,由宗敏当闯王,如果宗敏也不幸遇难,那么你们就再推举一个闯王。总之,咱们的闯字大旗不能倒。不管是谁当了闯王,都不要忘记咱们是义军,不是流寇,杀富济贫,剿兵安民是咱们闯营的宗旨,你们听到了吗?”

  众将拱手,轰然应诺。

  李自成大手一挥,喝道:“走吧!”

  高夫人、刘芳亮率领的老营队伍先出发,而闯王的队伍则等到老营交战之后,在三更天的时候再出发,这样老营就能起到引诱官军主力的作用。

  “桂英!”李自成看着即将出发的妻子,心中难过,走到高夫人的马前,握了握高夫人的手,道:“芳亮太年轻,勇猛有余,智谋不足。你们能不能杀出重围,就看你了。平日你没离开过我,从今天起,你身边就没有个自成了。遇到紧急关头,你一定要沉着镇定,只有你沉着,你身边的将领才会沉着。我信你,一定能冲出重围,到商洛山中我们夫妻再见面。”说完,轻轻紧了紧握着高夫人的手。

  高夫人点点头,忽然叫道:“双喜,张鼐、罗虎!”只见三个年纪轻轻,英气勃勃的少年从孩儿兵中走出来。这三人都是李自成夫妻收养的义子,在孩儿兵中出类拔萃,很有将才。

  高夫人道:“你们三个跟着闯王,时刻不离,如果让闯王受到一点伤,我再见你们时定会用鞭子抽你们,听到了吗?”

  这三员小将一起答应。

  这时,坐在马背上,被刘芳亮抱在怀中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向李自成摆手,“爹爹,你不随着我们一起走么?”这是李自成和高夫人唯一的女儿,叫兰芝。

  李自成上前,拿起兰芝的小手轻轻亲了亲道:“我不随你一起走,你跟着娘,要听话。”

  兰芝小嘴一扁,眼泪汪汪的道:“爹爹,你不在我身边,我害怕!”

  李自成心中一阵酸楚,道:“兰芝听话,兰芝是勇敢的女孩,下次见到爹爹时,一定要讲一下你的勇敢事迹。”

  兰芝忍着眼泪,点点头。老营的队伍很快消失在树林中,向山下而去。

  到了山脚下,高夫人让老营人马熄灭火把,马蹄都用布包裹,悄悄接近西南方向的官军营地,到了营地门口,才一起呐喊,冲了进去。这个营地是左光先的属下,白天刚被义军重创,士气不足,登时被义军人马冲的大乱。

  义军并不与营地官军纠缠,很快冲过营地。只见荒野中,一片黑暗,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众人奋勇向前,冲出二里远,到了一条小河旁,黑夜中,四面大山都是黑沉沉的,也不知是什么地方。

  范青侧耳倾听,只听到西南方向也爆发出来喊杀声音,炮声隆隆,喊杀震天,应该是李自成部也在突围,看情况,要比这边激烈的多。高夫人也是一脸忧虑的向西南方向眺望。

  一些干渴难耐的战士纷纷到小河边河水,范青猛然想起白天刘宗敏的前锋在河边被偷袭的一幕,忍不住叫道:“夫人,河边危险。”

  高夫人也立刻反应过来,大叫:“不要去河边。”

  话音刚落,只听河边爆发出来一阵猛烈的呐喊声,只见从河滩周围的树林中,冲出来无数人马,就如一条洪流一般,瞬间把老营冲的七零八落。

  许多不会武艺的妇女孩童在河滩边上,被官军屠戮,发出一片凄厉的惨叫声音。高夫人大喝一声,跃马扬鞭向河滩冲下去,慧梅、慧英紧随其后,范青下意识的跟上。黑暗中,只奔驰了几步,也不知胯下马匹是绊到什么,还是被弓箭射伤,一个踉跄,把范青摔下马背。就好像后背被钝器狠狠的砸了一下,范青一阵眩晕,周围刺耳的喊杀声,忽然变小,变得模糊了,似乎自己已经远离了战场。

  好一会儿,范青才慢慢清醒过来,耳边的喊杀声也重新变得清晰。身边不远处,慧梅的哭喊声尤为清晰,“夫人,你怎样了?”

  范青强撑起身体,向慧梅哭声处爬过去,地上都是尸体,黑暗中看不清模样,只能大概分辨出是一些妇女孩童。手掌按下去,土地泥泞温热,血腥味道刺鼻,周围还有一些孩童在尖声哭泣同战士的喊杀声混杂在一起。

  好不容易爬到高夫人身边,只见她紧闭着双眼,腿上插着一支箭矢。只听慧梅哭道:“夫人中箭了,从马上跌了下去。”

  范青抓住箭矢的羽毛,用力拔出,高夫人痛的嗯的一声,醒了过来,大腿上血流不止。范青把衣襟撕下来一条,在高夫人的伤口上胡乱缠了几圈。然后把她扶上马鞍,让她伏在马背上,抱紧马脖子。

  范青随后上马,观察了一下河滩上的形势,只见刘芳亮几十步之外的河滩上厮杀,而贺金龙带领老营护卫和孩儿兵在周围混战,在远处树林附近有一些人点着火把,佣促着一位骑着白马的将军。

  范青立刻想出应对的办法,他对着远处的刘芳亮叫道:“刘将军,你去攻击那个骑白马的将军。”

  刘芳亮不知是范青的主意,以为是高夫人的命令,大吼道:“听令!”带着属下,向树林方向冲去。他属下这数百骑兵,原是李自成属下的中军战士,战斗力十分强悍,面对敌众我寡,被重重包围的局面丝毫不惧,一起怒吼着随着刘芳亮向前急冲。一千多官兵竟然围不住他们,硬生生的冲到那白马将军附近。

  白马将军十分吃惊,不敢与刘芳亮对战,连连后退,左右亲兵一拥而上,将刘芳亮挡住。河滩上围攻老营的官军也被吸引,一起向刘芳亮围过去。

  许多官军认出这年轻使枪的将军是刘芳亮,齐声大叫,“活捉刘芳亮,活捉刘芳亮。”

  刘芳亮夷然不惧,手中长枪翻飞,枪尖在火把光芒映照下,闪着寒芒,上下飞舞,所到之处,敌人要么被刺死,要么从马上挑落。忽然,他胯下战马中箭倒地,连累他一起摔在地上。周围官军大喜,一起冲过去,口中高喊:“活捉刘芳亮!”以为能捡个便宜。岂料,刘芳亮大吼一声,一枪将一名骑士刺落马下,一步跃上马背,长枪夭矫如龙,围绕着他的身体盘旋飞舞,周围官军纷纷惨叫倒地,真是所向无敌。

举报

作者感言

宝城

宝城

求推荐!求收藏!

2020-07-10 08: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