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顺第一谋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新的教头

大顺第一谋士 宝城 4040 2020.07.18 09:17

  慧梅不出声了,老营卫队队长和刘芳亮等几位将领地位差不多,贺金龙是米脂人,又是老八队的老人,深得闯王信任,无缘无故夫人不可能把他免职的。

  “那么,老营战士中还有没有能当教头的,最好武艺高强,而且还懂得战阵之法?”范青问。

  慧梅皱眉想了一会儿,忽然一拍手道:“还真有一个,伙房的李叔,外号李大嗓,最早是跟着高闯王起义的,还做过将领,后来高闯王牺牲了,他不愿再做将领,只当了一名伙头军。只是,这人也很倔强的,如果对你有意见,你就是说破天,他也不会来的。”

  范青笑了笑,道:“我试试说服他,你回夫人,让她稍等两日再找教头。”

  这天晚上,范青来到老营的伙房,正赶上晚饭时间,只见七八名伙夫正在忙碌,其中一个身材极高大的中年汉子便是李大嗓。他单手拿着两根极长的筷子,喝道:“伙计们,面来了!”声音高亢雄厚,好像从胸腔里发出来似的,震得人耳膜直响,这李大嗓的外号,果然名不虚传。

  排队的战士一人捧着一个大陶碗,或者小盆,只见李大嗓用他超长的竹筷,唰的从热气腾腾的锅里挑起一根极长的两指宽的面条,正好落到一个战士手中的大碗中,一根面条就装满了大碗。随后旁边的伙夫再给碗里添上一勺蒜末,一勺醋,然后,这名战士端着碗,蹲在墙根,大声吐噜吃面。

  等众战士吃完,范青才上前,拱手叫了一声:“李伯!”

  李大嗓一面收拾碗筷,一面斜睨范青,呵了一声道:“是范先生吧!夫人面前的红人,最近出了好大风头呢!”

  听语气中有点讥讽之意,范青笑了笑,上次因为处理偷鸡战士的事情,把老营的人都给得罪了。他拿出两坛酒递过去,道:“晚辈有事烦请李伯帮忙。”

  李大嗓把酒坛放下,道:“我以前喝酒误过事,所以早把酒给戒了。”

  范青有点尴尬,还是把来意说了。

  李大嗓摇头道:“我懂得什么阵战之法?武艺也早就忘光了,我就是一个普通伙夫,你不要听别人乱说,还是赶快另请高明,别耽误你的事情。”

  范青没走,反而在伙房帮他收拾起来,片刻之后,李大嗓忽然开口唱起来秦腔,军中都知道李大嗓秦腔唱的好,逢年过节,常常给大家唱的。只听他的声音中气十足,嗓音浑厚,唱的是金沙滩中的一段,

  “事急了~啊~哎呀~才知~啊~把佛念~啊!

  口内~含冰~啊~满腹寒~啊!”

  范青听了一笑,“满腹寒”分明是在讥讽他呢!他装作听不到,也不搭腔。

  此后几天,他都主动到伙房来帮忙,也不提请李大嗓练兵的事情。

  这一日是高夫人生日,厨房照例要给高夫人做小灶的。于是,高夫人就吩咐下来,让伙房杀了两只羊,做羊肉泡馍,给全军改善伙食,一听要吃羊肉泡馍,老营上下,无论老少都摩拳擦掌,口涎欲滴。羊肉泡馍就是陕西人心中的无上美味,跟现代四川人离不开火锅,广东人爱吃海鲜一个样。

  一早上,伙房就宰羊,煮了两大锅羊肉,加入调料,小火炖上。这边李大嗓开始烙饼,饼需要反复揉搓,直到揉不动为止,再用大锅烙饼,把饼烙的又干又硬才行。

  这时候,外面已经排起了大长队,排在最前面的居然是刘芳亮,他捧着好大一只碗,笑嘻嘻看着李大嗓,问:“喂,大嗓叔,什么时候开饭?”

  “等着,饿死鬼投胎啦!”

  李大嗓是老资格,对刘芳亮说话也不客气。不一会儿,只听李大嗓直着嗓子喊了一声“汤来!”

  于是众人依次上前,每人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汤,几片羊肉,两块面饼,吃法是自己拿着面饼掰碎,放到羊汤里吃。只见满屋子都是羊肉的香味,满屋子都是狼吞虎咽的咀嚼声音。

  不一会儿,慧梅提着食盒进来,对李大嗓道:“大嗓叔,夫人说,面饼直接掰碎了就成,汤汁要多一点。”

  李大嗓笑道:“好,来个水围城。”又笑道:“夫人是急性子,其实面饼还是自己掰的好吃。”

  一面说,一面亲手掰饼,只见他双手纷飞,掰下来的每一块都只有豆粒大小,十分均匀。

  范青在一旁微笑对慧梅道:“大家都爱吃羊肉泡馍,可知道它的来历么?”

  慧梅笑道:“我们只会吃,这书上的圈圈绕绕还得你来说。”

  范青微笑道:“这里面有一个故事,颇为有趣。”

  慧梅笑道:“讲来听听,我最爱听故事了!”四周正在吃泡馍的战士都把目光转到范青身上,这里人人都喜欢听故事。

  范青笑道:“话说五代十国的时候,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宋太祖赵匡胤练就了一身武艺,一心想要做一番大事业。他四处流浪,把身上的钱都花光了,无奈只能流落到西安街头,身上只剩下两块干硬的面饼,硬的都没法下咽。”

  “饥寒交迫的赵匡胤昏倒在一家店铺门口,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铺之上,屋内弥漫着浓浓的羊汤香味,原来是一家羊肉铺的店主把他给救了。这店主给他端了一碗羊肉汤,赵匡胤几口就给喝光了。店主连忙又给他端上来一碗,汤里还加了几块羊肉。赵匡胤知道不够喝的,也不好意思再讨要,就把自己怀里的两块干面饼掰碎,放入羊汤充饥,那想到这样吃,特别好吃,是难得的人间美味。”

  “后来,赵匡胤当上了皇帝,还是对这羊肉泡馍念念不忘。他特意来到西安,点名要这家羊肉店里的羊汤,吃完之后,重重赏赐了这个店铺老板。从此,羊肉泡馍就传遍天下了。”

  慧梅笑道:“这是好心有好报啊!”

  范青笑道:“这是穷人向着穷人,试想如果店老板见到赵匡胤的寒酸样子,压根不理睬他。或者赵匡胤仗着武艺高强,抢劫了店老板,这世间就没有了羊肉泡馍了。这跟咱们义军的宗旨是一样的,咱们都是穷人出身,穷人向着穷人,为穷苦百姓着想,不拿百姓的一针一线。百姓们才会反过来回报咱们,咱们的队伍才能扩大,才能在这里站稳脚跟,你说是不是?”

  慧梅笑道:“你可真能讲,从羊肉泡馍转到大道理上了!”

  范青叹气道:“可有些人不理解,总说我整顿军纪是小题大做,唉!”说着叹了口气。

  旁边的李大嗓脸色微动,看了他一眼。

  晚上,收拾完吃饭的碗筷,李大嗓把范青叫到他房间,递给他几瓣腌蒜,道:“你说的整顿军纪,是为了救穷苦百姓,是真的么?”

  范青吃了一瓣腌蒜,酸辣爽口,羊肉泡馍太油腻了,吃瓣腌蒜是最好的解腻法子,道:“当然了!”说完把自己这些日子下山,在河南村子里,见到百姓的种种惨状都说了。听得李大嗓眼圈红了,叹息道:“天下穷苦人遭遇真是一样啊!当年我父母就是因为欠债,被当地乡绅逼迫,上吊而死的!”

  范青连忙道:“大嗓叔,这就是感同身受啊!书上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咱们都受过乡绅官府的欺负,知道那种滋味,所以咱们才加入义军。如果,咱们再去欺负百姓,那还叫人吗?闯王一再强调咱们要救助百姓,剿兵安民。咱们整顿军纪,这也是遵从闯王的意思啊!”

  “唉!你说的很对!”李大嗓深深的叹了口气道:“范先生真是个好人,我以前误解你了。”

  范青大喜,知道自己说服李大嗓了。

  李大嗓道:“好吧,明天我去帮你训练新兵,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你得跟我学唱秦腔。”

  “秦腔!”范青愕然,他前世能唱两句秦腔,可只是随便唱唱,连业余爱好者都不算。

  “你嗓子不错,定能学会的。”李大嗓叹了口气,“可惜我那徒弟,很有天赋,那天潼关突围死了!”原来李大嗓在加入义军前,在一个戏班子里唱戏,后来才加入了义军。

  第二天,李大嗓没有食言,到山坳中训练新兵,训练之前,李大嗓先宣讲了一遍军纪,因为义军宗旨是“剿兵安民”,所以对骚扰百姓的行为处罚严厉,杀人、抢劫、强暴、放火都要砍头的,拿老百姓的任何东西都要公平买卖。李大嗓还特意强调,拿了百姓两只鸡被重罚的事情。

  李大嗓拿过一根长枪,站在众新兵面前,大声问:“你们以前打过架么?”

  好多人都点头,小声说:“打过。”

  李大嗓接着道:“那么,你们应该知道,打架最厉害的,不是最强壮的,也不是技巧最好的,而是动手最狠,把对手往死里打的那个人,这在村子里叫敢下死手。这种狠劲,在战斗中就叫‘勇”,没有这个勇劲,你学了再多战斗技巧,也发挥不出来。”

  “有了勇气,还要学会怎么使用兵器。”李大嗓接着手中这根用硬木杆做枪身,枪头尖径半寸的长枪用力在土地上一戳,让它立住,才开口道:“这就是长枪,号称诸兵之王,是步兵上阵作战时候的第一选择,你们可知道为什么?”

  看众人不言语,又问:“你们有人用过长枪么?”

  杨老汉的儿子杨铁柱道:“我们都是农家子弟,没接触过真正的武器,一般只用柴刀和斧头作武器。”

  李大嗓点点头:“他之所以号称诸兵之王,是因为它是长武器,且变化多端。一寸长,一寸强,这句话你们听说过吧?”

  这回,好多人都点头了。

  李大嗓道:“因为武器长,所以就可以在远处杀伤敌人,比如眼前这杆枪长度接近一丈,如果前方有敌人过来,你向前纵跃攻击,就可以在两丈远的地方杀伤敌人,这样子,你就能有效的保护自己啦!根据我自己上阵的经验,如果兄弟们手持长枪,即便武功练的不熟,也能杀伤敌人,保护自己。不过,如果给你一件短武器,如刀剑之类的,用的不熟,就跟徒手肉搏差不多了!”

  范青熟悉现代兵器,暗暗点头,近代战争中,肉搏战中刺刀是最厉害的,就是这个道理。

  李大嗓又道:“枪法攻击时,变化最多,对各种武器如棍、剑、叉、铲、鞭、刀、大刀都有破法。现在江湖上流行的枪法有十多种,什么沙家枪法、杨家枪法、少林枪法之类的,嘿嘿,我这套枪法把它们都融合到一起了,你们看。”

  说完,李大嗓忽的拔出身前长枪,舞了起来,只见他身形矫健,忽进忽退,忽而纵跃如飞,忽而伏地翻滚。手中长枪更是如蛟龙一般,撒出万点枪芒,忽而如毒蛇吐信,忽然如蛟龙出水,夭矫盘旋,变化莫测,看得众人眼花缭乱。

  李大嗓忽然收手站立,凝立如山,缓缓道:“你们觉得我这套枪法怎样?”

  众人轰然叫好,一起鼓掌,这枪法简直是出神入化,太炫目了。

  只有范青皱起眉头,一言不发,他记得戚继光的纪效新书中说过,“邻敌对战,务求有效实用,一枪置敌于死地,一定要避免各种花法。”李大嗓刚才的枪法固然炫目好看,但似乎不够实用。

  李大嗓目光扫过众人,在范青身上转了转,笑道:“我给你们表演的这套枪法,是为了告诉你们,上战场的时候,千万不要这样使枪,否则,你就死定了!哈哈!”

  众人不禁一起愕然。

  李大嗓接着道:“上了战场你就知道了,满眼都是人,到处都是寒光闪闪的武器,等你拉开架势,变换招数,早就被人刺了十下八下,身上全是透明窟窿,还摆个屁姿势啊!”

  众人听他说的有趣,不禁一起笑了。

  李大嗓用双手紧紧握住长枪,道:“看好了,长枪的第一招就是刺!”他前腿弓,后腿伸直,摆出一个标准的弓步,然用双手用力向前刺出。

举报

作者感言

宝城

宝城

感谢书友打赏和推荐!

2020-07-18 09:1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