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顺第一谋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张鼐的敌意

大顺第一谋士 宝城 4058 2020.07.30 09:29

  “再说军纪,咱们当年跟着高闯王造反的时候,有十几支队伍,咱们老八队人马不多,但名声很响,为什么,就是咱们有这个‘义’字,不骚扰百姓,所到之处还要给百姓放赈,剿兵安民。当初十三家七十二营,你们看看,现在还留下的有几支队伍?大多数都走了下坡路,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们立身不正,军纪不严,到处骚扰侵害百姓,老百姓不支持你,你的队伍还能长远么?”

  “以后,咱们何止这点军队,要有百万大军的,而今的练兵就是为了以后打好基础,所以必须练兵,必须整顿军纪。这两件事情关系重大,势在必行,这是我李自成决定的事情,谁要有异议,尽管可以离开,我李自成决不挽留。”说完一双眸子,炯炯有神的扫过众将。

  众将听了这番话,脸上都有点发烧,郝摇旗叫道:“妥了,李哥,你不用多说了,俺郝摇旗只要有一口稀粥,没稀粥,挖草根啃树皮,也要跟你使劲练兵,整顿军纪不放松。”

  “这才是好兄弟嘛!”李自成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道:“咱们整顿军纪,不骚扰百姓只是第一步,咱们是义军,既要养兵,也要养民,商洛山中的穷苦百姓太多,我和范先生商议了,要放赈,要收取民心。”

  众将脸上又露出不信的表情,田见秀拱手道:“闯王,咱们自己已经是坐吃山空了,给百姓放赈恐怕有些力不从心。”

  高一功也点头,“是啊!整个商洛山中有几百个村子,哪能顾的过来这些人?”

  范青拱手道:“商洛山中百姓穷困,但据我所知也有几个富裕的寨子,里面有大户乡绅的。”

  郝摇旗一摆手道:“别提了,这些寨子个个防守严密,攻打一个,跟啃一个铁核桃似的难。年初的时候,老田和我用里应外合的法子,攻下来一个寨子,解了燃眉之急。可现在别的寨子都提防咱们这一招,想要破寨只能硬攻,咱们人马不多可承受不了太大损失。”

  范青点点头道:“这个我已经有了主意,定要让这群地主豪绅把剥削百姓的钱粮吐出来,法子我过几天再说。除了准备攻打寨子,商洛山中也有不少大小杆子,这些土匪没少祸害百姓,也要清除,愿意跟随咱们义军的,可以加入,不愿意的,就给他们连根拔起。”

  李自成点头道:“对,不用跟他们客气。”说完开始分派道:“练兵从明日起,我亲自训练。抓军纪的事情交给宗敏,范先生负责屯田,还有计划攻打寨子。田哥和摇旗负责清剿周围土匪,刘体纯……”李自成眼光落到一个年纪轻轻,表情严肃的年轻人身上道:“你负责出山购买粮食!”

  众将一一接令,分头行动去了。

  范青参加完会议,去高夫人的住处商量购买种子农具的事情,刚刚走进院子,便听到西边厢房中张鼐的声音,“慧梅,昨天约你去射野鸭子,你怎么不去啊?可有意思了。”

  慧梅哼了一声,“哪有时间!天天帮着夫人管理账目,收支物品,你去找慧琼她们几个去玩吧!”

  “现在你总有时间吧!我看慧英去和夫人对账去了。咱们一起去小河边耍耍,那边花开的可艳了!你不是最喜欢在河边吹笛子么!”

  “没时间的,一会儿范先生要来找夫人支购买种子农具的钱,我要帮着拿钱记账的。”慧梅道。

  “你真的是在忙么?”张鼐的声音有些不高兴了,“以前我约你出去玩,不管多忙碌,你都高高兴兴的想办法出去玩。现在却推三阻四的,你上午没时间,下午,晚上也不得空么!”

  “我说了!我没——时——间!你听不懂么!”慧梅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了!

  两人沉默片刻,张鼐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出去是在等那个小子。这大半年,你们在河南亲热的很啊!整天有说有笑的,早把我给忘了吧!”

  慧梅的声音陡然升高,“好啊!你暗中打探我的事情。告诉你,我和范先生光明正大的来往,你看着不顺眼,去夫人那里告状啊!”

  张鼐的声音也高了起来,“我才不去触这个霉头呢!谁不知道他现在是夫人身边的红人。一个小白脸,打仗武艺都不行,专会花言巧语的骗人,有屁用,告诉你,咱们闯军中好多老将都瞧不起他呢!”

  慧梅怒道:“谁说他打仗武艺都不行,你别总用老眼光看人,门缝里瞧人都把人瞧扁了,范先生是文武全才,你去问问老营的战士,这大半年他在河南打过多少仗,败过一场么!”

  “哼!我不用问人,也能搞清楚他的底细。你就跟他玩吧!永远别理我算了!”说完,只听哗啦一声摔门,张鼐气哼哼的走出来,看到范青重重哼了一声,转身走出院子。

  范青苦笑一声,走进高夫人的屋子,只见高夫人一脸怒容,正在数落身前的慧英和老营总管任继荣,慧英正在抹眼泪,任继荣三十上下的年纪,愁眉苦脸。他是老八队的战士,受了伤断了手臂,不能再上战场作战,便当老营总管,负责各种杂务。

  “你们两个也是我身边的老人啦!怎么越来越糊涂,算个账乱七八糟的,这让我怎能放心得下。”

  高夫人看到范青进来,便招手道:“范先生,你过来看看,这两个人一对糊涂虫。我让慧英把闯营原来的物资和咱们后带回来的统一计算,结果少了几百两银子,不了解的人,还以为你想吞没呢!还有咱们任大总管,也是种地的出身,让你计算一下屯垦用的种子农具,结果多算了好几倍,你想把整个商洛山都变成咱们家菜园子?”

  任继荣抹着额头上的汗道:“夫人,我也算了好几遍的,不知怎么,一算就错!”

  范青上前拱手道:“夫人,我能看看账本么?”

  高夫人把账本递给范青,让他看。范青坐在桌旁,把要计算的数目都写在一张纸上,只片刻功夫,就把两人要计算的数目给写出来了。

  高夫人大喜,笑道:“真是能者无所不会,你看范先生怎么这么快就算出来了!”

  任继荣拿起纸看,啧啧称奇,“范先生真是神了,连算盘也不用,这么快就算出来了!”

  范青一笑,心想,“我上初中的时候,就能算出来!古人的计算水平啊!真是堪忧。”

  范青笑问:“听夫人说,咱们义军最强盛的时候,也有十几万人呢!那时候怎么记账呢?”

  高夫人笑道:“虽然有十几万人,但都是联营,各管各的,咱们闯营也就一两万人马。唉!这一两万人也是一笔糊涂账,那年我让他们给我算冬衣,结果少算了一千多件,害得一千多将士白白挨冻一个月,这也是咱们任大总管的功劳呢!”

  说得任继荣脸都红到脖子上了,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高夫人叹气道:“我总跟闯王说,让他找几个读书人帮忙管账,可咱们闯营的风气你是知道的,都瞧不起读书人,你刚来的时候不也是受欺负的么!要不是你真有本事,早被他们给捉弄死了!唉!”

  范青心中一动,道:“夫人可不可以在军营中找几个聪明伶俐的,有一些计算底子的,我可以教他们计算,这样以后就不愁管账了!”

  高夫人大喜道:“这太好了!”

  任继荣连忙拱手道:“我第一个报名参加。”

  范青看到慧英欲言又止,笑道:“夫人身边的几个丫头,我也可以教授的。”

  高夫人拍手笑道:“太好了,如果我不是没有一点底子,大字都不识一个,我真想也跟你学学。”

  这时,慧梅走进来,笑道:“夫人,能取购买种子农具的银钱了吗?”

  “唉!你不来问,我差点忘了范先生此行的目的,快去给范先生支取银钱。”说完,把银钱的数目说了。

  范青跟着慧梅来到里间,慧梅跪在炕沿上,打开高夫人的一个铜锁大箱子,弯腰进去翻找。范青见她穿着碎花短衫,外面红比甲,下面白纱裙。粉色纱裤扎着裤腿,脚下穿着红布鞋。弯腰的时候一截雪白腰身在纱衣中若隐若现,窈窕玲珑。

  范青心中一动,十六岁的少女在现代是中学生,放在古代已经可以嫁人了吧!

  他笑嘻嘻的看着慧梅捧出来一个小箱子,打开之后里面金光闪闪,都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元宝。慧梅拿出两锭大银,几块小银饼递给范青,笑道:“够用了吧?”看范青点头,又把小箱子锁上,放回到大箱子当中。

  范青笑道:“这么多银子就随便放在箱子里,不怕被别人偷走么?”

  慧梅笑道:“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到闯营里做贼,且不说外面有数千闯营战士,单是夫人和我们几个女兵……嘿嘿!小贼看剑!”说完用手在范青头顶虚斩一下,笑道:“你是何处贼人?”

  范青伸手做抵挡状,道:“女侠,饶命!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还请女侠手下留情。”

  慧梅嗤的一笑,收回手掌道:“既然如此,就赏赐你几锭银子回家孝敬老娘吧!”

  范青把手中的银子一碰,发出叮的一声轻响,笑道:“多谢侠女。”接着把身子向前一探,小声道:“现在有钱了,我送你一件贵重东西吧!保准你喜欢。”

  “少来!”慧梅笑道:“你刚跟夫人和闯王说要整顿军纪,现在就要假公济私,贪污公款,小心闯王砍了你的脑袋。”

  范青笑道:“谁说我要用公款了!”接着悄声说:“晚上你去山谷西面的小河边等我,我给你看。”

  慧梅登时脸红了,她的心撞鹿似的跳了几下,把脸转开,半晌才小声道:“好吧!”

  范青一笑,拿着银子告别高夫人,他先去屯垦和工地转了一圈,又去校场练武。

  所谓校场是山谷东边的一片平地,范青让人把土地夯实,在山脚处竖立了标靶,还有木桩,现在只是初具规模,等营地建好之后,这校场还要用围栏围起来,马步兵射箭都可以练习。

  现在虽然忙着建设营地和屯田,但也不能忽视练兵,范青让士兵轮番过来练习。此刻教场上,范青手下的两个头目杨铁柱和赵恩正在练习骑马射箭。现在他们步兵作战已经很厉害了,由于马匹不足,骑兵作战比较少,要多加练习。

  范青也骑上一匹马,他们在五十米外竖立了三个靶子,练习射箭。范青笑道:“咱们比试一下,看谁射的准!”

  三人拍马疾驰,在马背上各射了三支箭,都射中标靶,范青最准,两箭射中靶心,第三支只比靶心高了一点。

  赵恩看看成绩,笑道:“队长到底厉害,我真不能相信半年之前,你都没射过箭呢!”

  这时候,忽然山坡上传来一阵笑声,一人阴阳怪气的说:“这么近的距离,射成这样子,还敢说厉害,脸皮真是厚啊!”

  范青向山坡上望去,只见张鼐、李双喜、罗虎带的十多个孩儿兵站在山坡上,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正看着范青冷笑。

  范青微微一笑,道:“原来是张鼐兄弟,想必你的箭术是好的了?”

  张鼐冷笑一声,摸出一只箭,把弓慢慢拉成满月形状,嗖的一声射出。正中靶子的红心,从他到靶子足有一百二十米,这一箭精准无比,且力量十足,至少也得八力的强弓才能射的这么远。但刚才范青是在疾驰的马背上射箭,二人都算是很厉害的射手。

  只听他身后的孩儿兵们一起轰然叫好,张鼐虽然只有十八岁,但他勤于练武,力量武艺在所有孩儿兵当中都是最好的。

  范青微微一笑,说了一句,“不错!”然后对赵恩、杨铁柱道:“咱们去那边练习吧!”

  “且慢!”张鼐快马加鞭,驰到三人前面,挡住去路。他双手抱肩,端坐马上,一脸冷笑的扫视三人,眼光姿态特别傲慢。

举报

作者感言

宝城

宝城

求推荐!求收藏!

2020-07-30 09:2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