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顺第一谋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劝谏李自成

大顺第一谋士 宝城 4054 2020.07.28 08:50

  第二天,天不亮,众人就出发了,在尚炯和蓝应城的带领下,众人很快就到达了闯王扎营的山谷中。远远的,已经接到了消息的闯王人马都在山谷口迎接,远远的看到高夫人的队伍都欢呼起来,许多人拿起乐器,琵琶、三弦、笛子之类吹奏。高夫人这边也有许多人挥舞双臂欢呼,一面巨大的绣着一个“闯”字的大旗被举起来,在风中舒卷飘荡。这旗帜是慧梅几个女兵花费了好长时间才绣完的,每一针一线都是她们的心血,也寄托着对闯营的感情。

  到了山谷口,只见闯王带着一众将领在谷口迎接,许多以前相识的老战士都拥抱在一起,更多新招收的河南兵以前听过闯王的事迹和名声,现在见到闯王本人,也十分激动,一起高声呼喊起来,“闯王,闯王!”

  高夫人走到李自成身前,审视他,只见他消瘦了许多,脸上的胡茬更密更硬了。但宽阔的胸膛和笔直的腰杆,依然和从前一样。

  李自成微笑道:“我猜到你们就快回来了!”

  高夫人点头,只觉得千言万语都哽咽在喉咙中,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眼睛不由自主的湿润了。忽然在李自成身后看到了笑嘻嘻的郝摇旗。高夫人从身后人堆里拉出来郝摇旗的女人和孩子,道:“你瞧瞧,少了一根汗毛没有?这回,我把她们母子都交给你了,你随便杀吧!我不管你们了!”

  郝摇旗很不好意思,抱起五岁的儿子逗弄,他想起去年潼关南原之战的时候,差一点就要对她们母子下杀手,如今一家人团圆了,不由得眼圈也红了。

  高夫人又把兰芝从身后拉出来,向李自成怀里一推,笑道:“你看你的宝贝姑娘,平时总是想你,还抹眼泪呢!到了你身前却像耗子见了猫一般。”

  李自成是很喜欢自己这个女儿的,潼关南原刚刚突围的时候,他以为妻儿都牺牲了,不知暗中为这乖巧女儿伤心过多少次。此刻心中大喜,把兰芝举起来,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子,兰芝发出格格的笑声,大半年没见父亲产生的隔阂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

  老营中的将领纷纷和离别许久的家属相见,其中也有许多人失去了妻儿,只能在众人的欢乐中黯然伤神。

  高夫人看到张鼐、双喜、罗虎这三个最喜欢的义子,便把他们叫到身前,笑到:“哟,看你们几个大小伙子,又长高了,现在超过娘了!肩膀也宽了,胡子也长出来了,也快该说媳妇了!”

  说的张鼐几人都有些脸红了,张鼐三人看到慧梅、慧英这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十分高兴,上前攀谈。李双喜笑着对慧英道:“咱们潼关分别突围的时候,你可答应了,咱们再见面的时候,你要给我做一个荷包的?”

  慧英脸色微红,还是从衣袋里拿出一个红色荷包递给李双喜。张鼐也笑着对慧梅道:“对了,咱们也有这样的约定啊?”慧梅哼了一声道:“天天忙着伺候夫人,哪有时间给你做荷包!”说完,眼光转向别处,在人丛中搜索范青。

  高夫人却已经看到范青,向他笑着招手道:“范青,你过来拜见闯王。”

  范青上前给闯王深深做揖道:“属下范青,拜见闯王。”

  闯王审视范青,微笑道:“你在河南的事迹我都听说了,做的很好,比我们在商洛山中弄得还要好。你是个人才,现在职位是老营卫队队长吧!嗯!过几日,等你立了功,我再提升你当将领。”

  “多谢闯王!”范青躬身拜谢,然后又拜见刘宗敏、李过,袁宗第,田见秀,高一功、郝摇旗,还有几名副将,这些将领对范青可就没闯王的热情了,都只是微微点头,只有田见秀比较有礼貌,向他拱了拱手,说了一声“范队长!”这些将领对范青的印象还停留在潼关南原之战,一个文弱秀才,胆小逃兵。

  这时候,走在最后的拉着粮食物资的数百骡车也缓缓驶入营地,看到一下子有这么多粮食,所有人都一起欢呼起来。

  当晚,又是李大嗓亲自下灶,给众人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许久没吃的这么饱的士兵都大快朵颐,人人眉开眼笑。

  晚餐之后,高夫人随着李自成回到他住的木屋当中。此刻,李自成白天兴高采烈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他坐在桌前,盯着手中的酒杯轻轻转动。每天,他都是喝的酩酊大醉才能入睡,今天,高夫人回来了,他心中犹豫,是否应该再喝上几杯。

  高夫人走上前,把他手中酒杯拿过来,放到一边,道:“自成,你怎么开始喝酒了!我记得你曾亲口跟我舅舅说,只要还行军打仗,就忌酒!”

  原来,李自成曾在高闯王麾下,因为喝酒误事,导致了一次损失很大的败仗,李自成从那以后就不再喝酒。

  “可不喝酒我就睡不着啊!”李自成深深的叹了口气。

  “是因为潼关南原之战么?”高夫人问。

  李自成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他低下头把面孔埋在自己的一双巨掌中,轻声道:“只要我一躺下,那些在潼关南原死难将士的面孔,就会在我的眼前摇晃,不喝醉了,根本甩不掉他们。”

  “自成!”高夫人怜惜的抚摸着他的头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硬闯潼关是所有将领的一致决定,怎么能责怪你一个人呢!你不要太自责了!”

  李自成深深的叹了口气,“不管怎样,是我下的命令要硬闯潼关的,一功和范青都劝我,可我没有接受他们的意见,这是我的错,是我的无能导致这样的惨败,导致了那么多将士的死难。”说着,李自成的眼圈变红了。

  “不,不,这不怪你,只要是决定,就可能有错误,没有完全正确的人,你已经是很优秀的统帅了,以前你也遭受过很惨重的失败,可没见你消沉成这样子啊?”高夫人抓住李自成的手轻轻摇晃。

  “我并不优秀!”李自成沮丧的把手从高夫人的手心抽出来,摇头道:“我现在很怀疑我的能力,潼关南原我决策失败也就罢了,现在练兵、整顿军纪,样样不顺。这大半年,看看你们在河南发展的多快,而我在商洛山中却毫无建树,也许我就不是一个做统帅的料。”李自成沉闷的说道。

  “自成,你要振作起来了,你是最优秀的,永远都是,将士们都看着你呢!都指望你能再把闯字大旗竖立起来呢!”高夫人恳切的说道。

  可不论高夫人如何说,李自成都只是沮丧的摇头,潼关南原之战的失败对他打击太大了。

  第二天,高夫人一早就去寻找范青,却发现范青比她起来的更早,正带领一群属下兵士,去附近山中砍伐树木,建造营地。

  李自成因为在商洛山中被官军围剿,到处躲藏,没有固定营地,看看现在扎营的地方,有木屋,也有帐篷,都十分简陋,东一堆,西一片,随意建筑,没有规划。

  昨天晚餐的时候,范青建议以后不再躲避官军,而是要在此处建立一个固定的根据地。因为现在义军实力增强了,物资也丰富了,而官军再多人也不可能一起到深山之中包围营地。义军大可从容迎战,竖起闯旗,招揽各方豪杰,这提议众将都很赞同。

  现在看看范青规划的营地,十分整齐,各种设施考虑周到。这也是范青的高过别人的优点,凡事都有计划,且井井有条,从不马虎,这是一个细心的男人。

  高夫人把来意对范青说了,范青沉吟道:“闯王的心结我能理解,一会儿我去拜见他,劝劝他,也许能让他振作起来。”

  “我知道你有办法的!”高夫人十分高兴,道:“我还是和闯王来找你吧!让他散散心。”

  吃完早饭,高夫人伴着李自成来到范青的建筑工地,范青上前拜见闯王,给闯王指着看,哪里要建房屋居住,还有工坊、伙房、仓库,和训练的场地等等。李自成连连点头,这种规划设计的事情,看起来婆婆妈妈,实际上也需要才能的,他手下众将能力单一,除了打仗,别的都不行。

  介绍完他要建筑的工地,范青又向山谷西边指点,说要在那里屯垦种地、种菜。这一下子引起来李自成的兴趣,他就是农民出身,对土地很有感情。于是他让高夫人先回去,自己和范青,带着几名亲兵去山谷西边看看。

  二人上马,奔驰片刻,在一处土坡下马,四下眺望,只见好多士兵都正在忙碌,开垦土地。

  范青笑道:“这大片土地荒废实在可惜,虽然农时已过,我让人抢着播种,冬季来临之前,定能收获一季粮食,那时候我们就不用犯愁粮食了!”

  “好!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李自成点头称赞,心中却有些惭愧,看看种地的这些士兵,都是范青从河南带回来的新兵,没一个老兵在内。其实,他去年败退到商洛山中,就想屯垦开荒。但手下众将和兵士都不赞同,他们习惯了流动作战,四处抢掠的生活,老老实实的种地太辛苦了。

  命令虽然颁布下去了,但这些将领士兵阳奉阴违,只是草草的扔了一些种子了事,这样子,开春这茬冬小麦根本没收获多少,直接导致了军粮不足,也影响了他的练兵计划。而范青过来之后,一眼就看出来关键,没有粮食什么计划都实行不了。

  两人在山坡的草地上坐下,任凭战马在一旁自由吃草。李自成叹气道:“去年这些将领若听我的话,今年也不至于闹粮荒。”

  范青拱手道:“闯王心地仁慈,不愿逼迫将士。但一军主帅,要宽严相济,闯王对手下将领和兵士都太宽纵了!”

  李自成叹息道:“这些将领兵士都是随我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唉!我一想起潼关之战的时候,那些追随我十多年的战士纷纷惨死的样子,我就没法对这些仅存不多的老八队战士严词切责。”想起那些在潼关死难的战士,李自成眼圈微微发红。

  范青侧面望去,只见这魁梧汉子眼中似有泪光闪动。这是一个性格宽厚,情感丰富的男人,不止有史书上记载的狂暴骁悍的一面。实际上,现在看过去,李自成就像坐在地头的一个普通农民,如果不是亲眼在战斗中见过他骁勇的一面,范青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一个假的李自成了。

  “闯王念旧情是好事,可是也要向前看啊!”范青微微叹息,“胜败乃兵家常事,古人中有很多名人都有过大败的经历,如果他们都沉浸在回忆自责中,而不能昂然奋起,哪有后来的传说。”

  “卧薪尝胆的故事,闯王听说过吧?”范青问。

  李自成微笑道:“我读书不多,只上过两年私塾,好多历史故事都不知晓的,请先生讲讲。”

  “春秋战国时代,吴越相争,吴国把越国打的大败,勾践被包围,无路可走,准备自杀,但被手下谋臣给劝阻,让他贿赂吴王的身边人。吴王认为此时勾践已经不足为虑,便提出让勾践和他的妻子做他的奴仆,他才能撤军。”

  “勾践无奈答应,带着妻子到吴王身边伺候吴王,放牛放羊,终于赢得了吴王的欢心,三年之后,被释放回国了。回国之后,勾践发愤图强,准备复仇,他怕安逸的生活消磨他报仇的志气,于是,晚上就枕着兵器睡在稻草堆上,还在屋子里挂一颗苦胆,每天早上都要尝尝,让门外的士兵问他‘你忘了三年的耻辱吗?’他如此励精图治,艰苦奋斗,终于兵精粮足,转弱为强。这时候,吴国争霸中原受到挫折,实力已经大大下降。勾践趁此机会伐吴,最终战胜了吴国,洗刷了自己的耻辱。”

  李自成叹道:“卧薪尝胆,勾践果然是狠人!难怪他能反败为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