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顺第一谋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潼关南原之战

大顺第一谋士 宝城 4011 2020.07.03 09:40

  说着范青向众将拱手道:“各位都知道水浒传吧!李逵勇猛无敌,可他的弱点是不识水性,被张顺诱入水中,就成了任人摆布的俘虏。历史上的楚霸王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可他中了韩信的十面埋伏,被困在垓下,落得个乌江自刎。张顺、韩信都没与强大的敌人硬拼,而是攻其弱点最后取胜。反之,古代越国,实力不如吴国,却和吴国硬拼,最后惨败,几乎亡国,这都是血淋淋的教训。”

  “所以,面对强敌时与对手硬拼是不明智的。现在洪承畴和孙传庭知道我们要闯潼关,早已经在潼关布下天罗地网,聚集了精兵猛将,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反观我们呢!千里奔袭,粮草不足,战士疲惫,这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如此疲惫之师,攻有备之敌,这是要吃大亏的。所以我劝闯王千万不要去潼关,保存实力,方能图谋大业。”

  听了范青这番话,李自成微微点头道:“说的很好,你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的。你这秀才有几分见识,逃兵的死罪免了,先去老营等候,我有用你之处。”

  范青拱手谢过李自成,跟卫兵出了院子。卫兵带着范青又到了一处院落,从一间大屋中走出一个女兵,十六七岁的样子,穿着一身男子样式的短衫,外面罩着棉甲,腰悬宝剑,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模样俊俏,英气勃勃。

  这卫兵对这女兵十分恭敬的叫了一声:“慧梅姑娘。”然后把范青交给慧梅,说了范青的情况,就走了。

  慧梅送走卫兵,回到范青身前,上下打量,哼了一声轻蔑的道:“你是个逃兵?”

  范青拱手道:“是小人一时糊涂。”

  慧梅冷笑道:“看你白白净净的就像个奸人,哼!告诉你,到了本姑娘面前,要是再有什么不守军纪之事,本姑娘手中的剑饶不了你!”说完,拔出一截长剑,又唰的插回到剑鞘当中。

  范青拱手苦笑,面皮白净就是奸人?这不是以貌取人嘛!瞧瞧慧梅这凶巴巴的样子,其实也是个肤白貌美的姑娘,她自己就不是奸人啦?

  慧梅把范青安置在柴房当中,给他端来一碗热水,两个窝头。这在现代连牢饭都不如的伙食,范青却吃得狼吞虎咽,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吃饭,不管什么食物都是美食。

  过了一会儿,慧梅又拿来一身棉衣,一床棉被。这对穿着单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范青来说,不啻雪中送炭了。

  范青十分感激,拱手谢过。慧梅却哼了一声,道:“不用领我的情,我是怕冻死了你,没法向夫人交差。哼!我可不是可怜你,要是你不老实,我一样杀了你。”

  范青苦笑,这古代人真野蛮,连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也凶巴巴的,动不动就要杀人。

  他在柴房中待到傍晚,忽见院子里忙碌起来。慧梅和另外一个叫慧英的年轻女兵,指挥一些男兵还有一些孩童收拾东西,也有女眷过来帮忙。听他们说话,范青知道,慧梅和慧英都是闯王夫人的贴身女兵。闯王的夫人姓高,叫高桂英,是原闯王高迎祥的侄女,传说中是一个干练智慧的女强人。

  范青往院子里端详半天,女眷很多,也不知那个是高夫人。

  到了天蒙蒙黑的时候,众人吃过晚饭,慧梅把一个大包裹扔在范青肩膀上,道:“今晚要连夜行军了,哼,你走在我前面,别动歪脑筋。”

  很快老营人马离开了山寨,跟着上李自成的大队人马。范青看了方向,是向北行军。范青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北面正是潼关的所在,李自成到底没有采纳自己的意见,潼关南原之战是不能避免了。

  夜晚,天更冷了,凛冽的寒风穿过树林,把地上的枯叶刮得四处乱飞。范青真心感激慧梅,要不是她给自己一身棉衣,自己非得冻死在这山上。

  山间小路特别崎岖,碎石满地,许多地方骑兵只能下马,牵着马匹而行。在走到一座丘陵高处的时候,范青忽然看到身后数十里之外也有火光移动,这不是李自成的队伍,定然是官军追兵,从正南而来应该是曹变蛟的队伍。曹变蛟也是个狠人,这黑夜中就敢带兵追击,不怕中埋伏么!

  人马下了山头,沿着一条峡谷前进,谷中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石块,马蹄踩上去,发出格达格达的声音。月光从山壁一侧的松林上方斜照下来,清冷冷的,十分凄凉。走了一阵,在月光一侧的山壁上出现一座寨子,在冷寂的月光下,寨子雾蒙蒙的,有些阴森。

  从寨子里传来打梆子的声音,还有打梆人沙哑的叫声,“三更半夜,谨防劫寨,把守好啊~”最后一声拉的长长的,在山腰上发出回声,听起来特别凄厉。

  “伙计们,把守的好不好啊?”

  一些声音一起回答,“好~”

  “伙计们,把守的牢不牢啊?”

  “牢~”

  这些问答,带着回声在山谷中回荡。这些人都是潼关附近守寨子的乡勇发出的。如果不是义军着急冲出潼关,必定会攻破几个这样的寨子,给这些乡绅豪强一点厉害看看,可现在却只能悄悄通过了。

  “向后传,不许作声。”闯王的命令顺着队伍向后传送,很快山谷中变得异常安静,咳嗽,说话的声音都没有了,连马蹄声都消失了,骑兵都下马用布把马蹄包裹起来了。

  走出这条长长的峡谷之后,是一望无际的丘陵。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再向北走就是人们常说的潼关南原了。

  从秦到豫如果走正常大路,必须经过潼关县城。撇开潼关县城,从潼关到华山之间有四十里开阔的丘陵地带,地势起伏不大,多是浅山平岗,此起彼伏,被称之为潼关南原,官军如果设伏,就只能在这四十里的丘陵地带了。

  在登上一座小山丘的时候,范青向后看,只见官兵的队伍已经接近到二十里距离了。显然,曹变蛟的队伍也抱着大战一场的决心死追不放。

  这时候,前面传来李自成的命令,军队停下来休息吃饭,显然李自成也认为大战在即,要做最后的准备了。

  休息了一个多时辰,队伍再次前进,这时,队伍中的气氛已经很凝重了,没人再有心思说话,或开玩笑了,前面就是战场。

  一轮红日从侧面缓缓升起,晨雾中,火红的日头微微晃动,如一炉融化的铁水一般。阳光映照在远处华山之巅。上半部五朵奇峰高插入云,下半部的山峰还隐没的在浓雾中,蔚为奇观。

  这时候,范青听到前方一阵奇怪的声音,如暴雨一般急骤,这是数千马蹄踏在坚硬的红土地上形成的回声。伴随着这回声,是一声接着一声的炮响,渐渐的密如连珠,喊杀声也随即连成一片。这所有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像海潮,又像急骤暴雨。

  一名传令兵骑马飞奔而来,让老营速到一座山丘上驻扎。老营因为老幼妇女居多,一般位于整个军队的中间,前后左右都有部队保护。

  老营移到山丘上,范青向四面张望,只见前方一里处烟尘扬起,骑兵影影绰绰,已经和前锋接战了。而左侧、右侧和后方数里外,都有旗帜晃动,在缓缓逼近,显然是负责包抄的几名总兵。

  看李自成的军队,虽然前锋已经接战,但中军和左、右、后军都稳站肃立,并没参战,范青不懂军事,但也微微赞叹,李自成的军队也是训练有素的。

  前方的攻击来得快,去的也快,一千多官军骑兵只略略和义军前锋接触,就撤退了,官兵也是在试探。就好像两名高手过招,开始只是用虚招试探,寻找对手的破绽。指挥官军作战的是孙传庭,也是个厉害人物,既会练兵,又能征战,多谋善断,在陕西数次击败农民军,之前最辉煌的战绩是崇祯九年,在黑水屿击败高迎祥,生擒高迎祥后献俘京城。明史上对他评价很高,说“传庭死,而明亡矣!”

  官军骑兵退走,义军前锋向前追了数百米,到了一条小河沟之前。从昨晚到现在,起义军一气走了六十多里路,马匹步兵都是又困又渴。见到河水,不顾水寒彻骨,争着到河边弯腰捧水喝上几口,润一润干的冒火的喉咙,队伍阵形登时混乱起来。

  山丘上观战的范青轻声叫了一声:“不好!”敌人骑兵有意引诱义军步兵到这小河边,显然是有阴谋的。指挥前锋的是刘宗敏,他很有战斗经验,在马上大吼,“保持队形,不许到河边饮水。”

  已经到了河边饮水的士兵,有的听令撤回,有的还在继续饮水。忽然一声炮响,从小河对面的树林中,无数官兵一跃而起,发出一片惊天动地的喊杀声音,向河滩上冲过来。同时有许多官兵冲上土丘,用火炮和弓弩向义军士兵猛烈射击。霎时间,小河边的义军士兵一片惨叫声音,成批的士兵倒下去,流出的鲜血染红了河水,只这片刻功夫,就有数百士兵死去。

  山丘上的范青看得浑身发抖,古代冷兵器的战争实在太残忍了,这对从来没见过战争,甚至都没见过流血的现代人来说,太有冲击力了。

  树林中的官军源源不断的冲出来,有数千人之多,比前锋的义军人数多一倍,双亡在河滩上混战,刀剑挥舞,鲜血飞溅,惨叫声连山丘上的范青都能听到。官军人数上占了上风,缓缓压迫义军前锋,将他们分割包围,义军的劣势越来越明显,但奇怪的是中军李自成和左右军,都没有冲过去增援的。

  慧梅站在范青身边,看范青浑身瑟瑟发抖,轻蔑的嗤了一声,道:“胆小鬼,看见杀人就吓成这模样。”

  范青恼怒的横了慧梅一眼,但他不得不承认,这小姑娘的胆子比他大多了,面不改色的看着血肉横飞场面,这种搏命厮杀对她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咱们要败了,闯王怎么还不派兵增援?”范青忍不住道。

  慧梅呵呵一笑,“谁说咱们要败了,你是没领教过咱们总哨刘爷的狮子吼呢!看吧!马上就会转败为胜了!”

  这时候从树林中冲出的官兵中,出现了数名骑士,身后大旗招展,是官军的一名将军。

  机会就在此时,只见后方河岸上,一直矗立不动的刘宗敏大吼一声,这声音仿佛霹雳,一里外的范青都觉得耳膜有些震响,可见这一吼之威。刘宗敏率领他身边的二百多亲卫骑兵,如旋风一般冲下河滩。被他的怒吼和威风震慑,激战着的双方士兵不由自主的向两侧躲闪,就如一柄巨剑劈开水流一般。

  刘宗敏带着亲兵如一柄利箭,插入对方核心,直取那名官军将领。将领身边的数十卫兵见势不妙,急忙拍马上前迎战。只听刘宗敏又是一声震人心魄的大吼,双刀飞舞,如切菜砍瓜一般,所到之处鲜血横飞,人头乱滚,没有骑士能抵挡他一招。

  转眼间就冲到那名将军身前,这明军将军微露惧色,拨转马头想要逃走,却已经晚了。刘宗敏冲上前,一刀砍飞了他的脑袋,鲜血从腔子里射上空中,又从空中散落下来,淋的刘宗敏浑身血红,好似一尊红衣杀神一般。

  正在鏖战的官军见主将被杀,登时混乱起来。刘宗敏带领亲兵来回冲杀,很快就扳回劣势,官军纷纷回退,似乎要溃败了。

  范青双手一拍,叫了一声好,刘宗敏真如史书上所记载那般——剽悍异常,这次突袭堪比关羽的温酒斩华雄。起义军人数不如官军,但主将的个人能力远超对手。

  这时候,马蹄隆隆,刚才退走的一千多官军骑兵忽然返身杀了回来,同时又有两千官军的生力军冲入战场。官军立刻稳住阵脚,场面也变得胶着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