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顺第一谋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大顺第一谋士

宝城

  • 历史

    类型
  • 2020.07.01上架
  • 34.58

    连载(字)

833位书友共同开启《大顺第一谋士》的历史之旅

执事大鹏_扶摇直上九万里 学徒时辰知错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砍头

大顺第一谋士 宝城 3063 2020.07.01 18:23

  天旋地转,那种失重的感觉好像蹦极,然后绳子断了……太可怕了,自己一定是在噩梦当中,各种记忆碎片在脑海中旋转,一个个场景出现又消失,就如按动了视频的快进键。破旧的山村,穷秀才,灾荒,遍地都是饿死的人,然后是战争,刀枪弓箭,各种各样的冷兵器,血肉横飞,人喊马嘶,漫山遍野的死尸,鲜血浸透泥土,冰冷锐利的金属武器刺入身体,临死前绝望的呐喊!

  “我这是穿越到古代了吗?”范青奋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一双破旧的草鞋,满是泥垢。身体无处不痛,前主人留在身体中的饥饿、伤痛,对战争的恐惧,这些感觉还在心中回荡,让范青痛苦的叫了一声。他想抬起头,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双臂被绑在一根木桩上,一根木棍横着压在脖子上,让他只能保持低头的姿势。

  他的叫喊声,引来一阵橐橐的脚步声,一双破旧的皮靴停在他面前。接着他的头发一痛,头被提了起来,蔚蓝的天空,阳光刺眼。眼前是一个满脸横肉,蓬头垢面的大汉,手中提着一柄大刀。

  “挺俊的后生,可惜了!”这汉子微微摇头,又道:“不用害怕,整个军营都知道我李老三的刀快,活做的利落,一会儿给你个痛快!”李老三说完,咧嘴一笑,露出一口东倒西歪的黄牙。

  这是个刽子手么?不等范青深思,李老三手一松,他的头又垂下去,不过,他已经看清周围,有十多个人都同自己一样待遇,被绑在木桩上,等待斩首。

  斩首?这一瞬间,范青有些迷茫,自己不是穿越者么?怎么刚刚穿越,就要被砍头,这不合情理啊?穿越者应该自带光环的,可自己既不是特种兵,也不是修炼者,而且穿越到现在,也没发现什么异能?难道老天爷在戏耍自己,穿越过来,仅仅让自己活上几分钟?成为历史最短最倒霉的穿越者。

  “各位兄弟,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李老三为军令所迫,不得已斩了各位,希望各位化鬼之后,早日投胎,不要缠着俺李老三!”

  “啊~”李老三大吼一声,嚓的一声轻响,在范青的视野中出现一蓬血红的液体喷射在黄色土地上,一颗头发乱蓬蓬的脑袋骨碌碌的滚出好远,一股血腥味道也随即飘散开来。

  范青的心猛地一紧,就好像一只手用力攥了他的心一下,太可怕了,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砍头,前世电视上和融合的记忆碎片不算。一条鲜活的的生命没了,用这种最野蛮的方式剥夺,这种视觉冲击力让他情不自禁的叫出来。待斩的囚徒们一起发出各种哀求、哭泣、叫喊声音,表达对活命的最后渴望。可李老三丝毫不为所动,他走到第二个木桩前,重复刚才的动作,这样场景对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范青浑身发抖,不敢再看,不对,我不应该这样死的,我是穿越者,即便不能纵横天下、改变历史,也应该荣华富贵,美女环绕,享受人生的。冷静、冷静,一定有办法摆脱困境的。范青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前世的灵魂毕竟是个中年大叔,也经历过一些世事坎坷,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

  他迅速在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中寻找线索,身体的原主人是一个村子里的穷秀才,因为饥荒,带着家人出来逃荒,家里人都饿死了,他被流寇裹胁,成了一名小兵。但秀才终究是秀才,不是当兵的料,对战争的恐惧,让他当了逃兵,最后被抓回来绑在这根木桩上斩首。

  记忆中似乎没找到什么活命机会。这时,又有一颗人头落地,范青是等待斩首的最后一名,屠刀距离他越来越近了。

  范青急速转动脑筋,对了!这是什么年代?崇祯十一年!自己在什么地方?陕西潼关附近。自己参加是哪支流寇?一个带着白毡帽的大汉从脑海中浮现,他奶奶的!跟小人书上的形象一模一样,是李自成,范青差点叫出声来。

  周围的哭喊声越来越弱,只差两人就轮到他了。李自成在崇祯十一年来到潼关……一个词汇出现在他脑海。还需证实一下,这是什么季节?范青略一感受,寒风吹在脸颊上,地面冻的硬邦邦的,口中呵气能看到白雾,这是初冬,啊!是潼关南原之战。

  潼关南原之战是李自成军事生涯中败的最惨一次,数万军队在潼关被洪承畴和孙传庭联手击败,妻女都失散了,最后只剩下十八骑逃到深山当中。

  周围已经没有哭喊求饶声了,李老三破旧的皮靴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还有一截血红色的刀刃,鲜红的血液,滴滴嗒嗒的顺着刀尖落到地面上。

  “我有重要军情要禀告闯王!”范青奋力抬头大叫,“事关咱们大军生死存亡。”

  “嘿嘿!”李老三狞笑着,又展示了一下他的黄牙,“闯王你是见不到了,阎王你倒是马上就能看到,有什么军情去跟阎王爷说吧!”李老三双手慢慢举起大刀。砍完这一个,正好回去吃午饭,一碗热气腾腾的宽面汤。

  范青拼命挣扎喊叫,可是谁会听他的话呢?一个将死之人,一个逃兵,一个无名小卒。

  这时,有马蹄声传来,有人在军营骑马。有资格在军营中骑马的,一定不是兵,是将军。

  范青大叫起来,“将军留步,我有重要军情。潼关有埋伏,洪承畴带着数万标兵已经到了潼关,孙传庭、丁启睿在潼关设下埋伏,只等咱们自投罗网呢!”

  马蹄声没停,不过转变的方向,由远及近向他驰来。一定是骑马之人对李老三做了什么手势,李老三恭敬的拱手,说了一声是,退到一边。

  一个带着陕北口音的声音在范青头顶问:“你怎么知道洪承畴来到潼关了?”

  范青心中早想好了说词,“前几天我遇到一个官军中的逃兵告诉我的,这人是我的同乡,在洪承畴军中效力,这次跟着洪承畴一起来到潼关,因为犯了军纪做了逃兵。他准备到北面投靠边军。”

  骑马之人嗯了一声,道:“把他的绑缚解开。”

  “遵命”李老三上前用刀子割开范青绑在木桩上的绳子,在他耳边轻声说,“你今天运气好,遇到了活菩萨田将军,如果换成别的将军,可没这个好运了!”

  范青紧缚的身体终于重获自由,手臂、脖子都被绑的麻木了。

  “你叫什么名字。”田将军问。

  “小人范青,谢将军救命之恩。”范青拱手,心想“活菩萨、田将军”,定然是李自成手下的田见秀了,闯军中只有他才有这个称号。他也是秀才出身,不过造反比自己这个秀才厉害多了,武艺高强,能当将军。传说他很仁慈,且信佛,打仗之余就是吃斋念佛,最大的愿望是帮李自成平定天下之后就出家为僧。

  范青站直身子,稍稍打量了一下田见秀。心中有些失望,没一点秀才的文静样子。只有一个身穿铠甲的精壮汉子骑在马上,腰间带着佩刀,脸型是典型陕北人模样,四方脸,高颧骨,不算丑,但也绝不好看,只有头顶的四方巾有点文士的意思。

  “你那位同乡还对你说了什么?”田见秀又问。

  范青拱手,“回将军,曹变蛟率领边军在后面穷追不舍,而总兵贺文龙和左光先,从左右移动靠近,只想把咱们逼入潼关,然后合围剿灭。”

  一个小兵能一口气说出这么多敌军将领名字,只怕军中一些中级军官都说不出来呢!这大大增加了范青所言的真实性。

  “他犯了什么罪?”这是问李老三的。

  “回将军。是逃兵。”

  田见秀微微皱眉,不论在什么时代,逃兵总是让人不齿的,尤其在崇尚勇武的军队中。

  范青赶快解释,“小人因为见不到闯王报告军情,又不想到潼关送死,所以才出此下策当了逃兵。”

  这解释也算合情合理,田见秀微微点头,道:“随我来吧!”

  范青一面跟在田见秀的马后小跑,一面四面打量营地。这是一个简陋的军营,在山坡上有数百顶帐篷,四周用树枝做的简易围栏,许多士兵在军营内外活动,做饭、喂马、巡逻,估计得有一两万人。士兵们大多都穿着皮甲或棉甲,铁甲很少,甚至有许多人只穿着普通布衣,头上裹着一块白布,如果不是带着刀剑武器,简直跟普通陕北农民一模一样。

  这情形符合范青心目中古代农民起义军的形象,“揭竿而起,伐木为兵”,从农民到士兵,从流寇到义军,从草莽到正规,起义军在装备上是比不了正规官军的,李自成的军队在明末各路义军中已经算是好的了,可看起来还是乱糟糟的。

  跟着田见秀出了营地,只见四面大山起伏,无边无际。山上的树木浓密,光秃秃的枝杈彼此交连,可以想象夏季的时候将会是一片原始森林的风貌,营地是建在一片荒山野岭当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