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顺第一谋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贺金龙的把柄

大顺第一谋士 宝城 4152 2020.07.20 09:22

  正想着,忽然院子里的声音大了起来,“慧英,我是真心喜欢你,你知道这些东西有多难得、多贵重。”

  “可我不喜欢……你放手,放手~”慧英的声音陡然升高,好像大喊一般。炕上正在玩的三个女孩都吃了一惊,放下手中的抓子、口袋。

  范青和慧英也站起来,开门向外看,只见慧英把贺金龙远远推开,自己站在原地,胸口起伏,脸色恼怒,头发也有些散乱。贺金龙则失魂落魄的站着,脸上是懊丧失望的表情。

  慧英转身跑开了,贺金龙似乎想要去追,却听正房里传来高夫人的声音,“金龙,进屋来!”声音很严厉,贺金龙不敢违拗,低头走入上房,随后房间中传来高夫人低低的训斥声音。好一会儿,贺金龙才从房里出来,垂头丧气的走了。

  从高夫人的院子里出来,范青没回住处,而是在老营各处走动,此时,正是过年期间,到处都是嬉笑玩乐的声音。走到牛棚附近,听到轻微的说话声音。他悄悄走进,只见牛棚旁边放置草料的屋子里,正有几名老营的士兵在玩叶子牌。

  叶子牌是一种纸牌,跟现代麻将差不多,可以用来赌博,军中明令禁止这种游戏的。

  范青凑到窗子前倾听,只听屋里有人重重叹了口气,接着一人道:“许三,今天你手气很坏啊!是不是刚刚摸了女人啦!哈哈!”

  许三很恼火,骂了一句,“老马,我摸你娘个#!”旁边几人都笑了,夹着污言秽语。

  老马也不生气,继续斗纸牌。范青从窗户缝隙望过去,只见老马三十多岁,身材壮硕,而许三则是个瘦子,旁边的几人也都见过,都是老营卫队中的人。

  又玩了两把,许三运气很坏,连续输钱,身前的铜钱都输光了。老马向他喂了一声道:“咱们讲好了不赊欠的,没钱就不玩了!”

  “他娘的,好像老子输了不给钱似的。”许三着急翻本,在身上一阵乱摸,最后恼火的拿出一样东西,在草堆上一扔,“这个怎么也值一千个钱了!”

  范青看到是一个黄澄澄的钗,闪闪发光,应该是金子的。

  老马眼前一亮,道:“许三,底子挺厚啊!”

  “少废话,咱们接着来!”许三道。

  于是又玩了几把,不出预料,这金钗也被老马收入囊中。

  “他奶奶的,你们别走,老子现在去借钱,说什么也要把本钱赢回来!”

  许三站起来大步向外走,刚拉开门,脸色大变,张着嘴慢慢后退,颤声道:“范……先生!”

  玩牌的几人都吃了一惊,范青虽然参加义军没多久,也没有什么军职,但他深得高夫人信任,可以说是言听计从,攻打张家寨又立功了,还整顿军纪,鞭打了偷鸡的士兵,所以众普通士兵都很怕他。

  有几人刚转着逃走的念头,范青已经喝出来,“谁敢逃走?我都记住你们名字了!”说着,把玩牌人的名字依次点了一遍。

  众人就都不敢动了,老马讪笑道:“范先生,大过年的,玩牌沾点钱,平时我们绝对不玩的。”

  范青微微冷笑,“玩牌也罢了,还许骗人的么!”他走上前把几张背面向上的纸牌,依次翻过来,口中先道出纸牌的数目,“二条,四万,八索!”原来这纸牌背后有记号的,范青只略略一看,就知道他们弄的什么鬼!

  许三勃然大怒,“好小子,老马,你敢阴我,我跟你拼了!”说完就要上前抓打老马。

  “住手!”范青一声断喝,把许三吓了一哆嗦,“哼!你们聚众赌博,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还敢打架,不怕都被砍了脑袋么!”

  众人脸色一起大变,军队中的纪律最严,如果范青向高夫人建议,真有可能把他们都砍头。

  范青冷笑对许三道:“把你的钱拿回来!”许三上前拿回自己的钱,却见范青把那枚金钗拿到手中,反复把玩,这金钗做工精美,虽然很轻薄,但应该很贵重,价值绝不止一千钱,估计至少也得五千钱。

  “许三,跟我来!”范青一摆头,领着许三走出屋子,后面老马颤声道:“范先生……”

  “都散了吧!自己把纸牌烧了!”范青头也不回的走出屋子,大过年的,他才懒得理睬这些小事呢!他关心的另外一件事情。

  范青带领许三到了僻静处,问道:“这金钗和钱都是哪来的?”

  许三吭哧道:“是……我家……嗯……”

  “少废话!”范青打断他编造句子,“我知道你家是贫农出身,你从小没爹,老娘都饿死了,你在外面讨饭为生,上次我见你会唱莲花落,问你来由,你把讨饭的经历都说了。还有攻打张家寨之前,你全部家当加起来也没有二百钱,因为你靴子破了,想买双新的,结果借了五十钱,才凑够的。”

  许三半张着嘴,目瞪口呆,半晌才道:“难怪老营里的人都说你‘厉害’,果然如此啊!”

  范青冷笑,“你老实说,攻打张家寨,你们抄检内宅,是不是昧下银钱了?”见许三犹豫,范青又道:“我知道你不是头目,只要你跟我说实话,我保你在高夫人那里不受惩罚,否则,第一个受刑的老营战士就是你了。瞒是瞒不过的,快说吧!”

  看着范青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好像能看到他心里,许三叹气,低头交代。原来攻下张家寨那天,老营卫队负责抄检内宅。在张守仁小妾的床底下,发现一个地洞,里面找到好多金银首饰,还有三百多两银子。当时这小妾已经上吊死了,屋子里一共有八个人,领头的是……贺金龙!

  范青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果然如他所料。

  “贺队长拿了大头,给我们几个分了一点散碎银子和首饰,我分了十两银子,还有这根金钗。”许三竹筒倒豆子,把私分战利品的经过都说了。

  范青把金钗收起来,对许三道:“你回去,这事不要声张,尤其不要对贺金龙说。”

  见许三点头,范青把金钗拢在袖子里,转身走了。

  转眼间,到了十五元宵节,老营众人晚上吃完元宵,就都走出来看灯。因为老营战士中有许多手艺人,做出来的灯样式很多,有宫灯,莲花灯,盆灯,羊灯,还有各种各样的花鸟灯。更有许多孩子提着小灯,在老营中跑来跑去,玩的不亦乐乎。

  范青和慧梅、慧英等几名女兵站在院子外面看灯,他们自己也做了几个天灯,放开手,天灯慢慢上升,在空中摇摇摆摆,随风飘荡,越来越高,几个女孩子不禁一起拍手叫好。

  众人正玩的开心,忽见高夫人的亲兵张材急匆匆的过来道:“范先生,有重要军情,夫人让您快过去商议。”

  范青随着张材到了高夫人的房间,只见刘芳亮和贺金龙已经在屋子里坐着,而高夫人却拖着一条伤腿,在屋里走来走去,脸色是激动、兴奋,迫不及待的样子。还有一名道士打扮的年轻人,蹲在地上,大口吃面,狼吞虎咽。

  高夫人看到范青,立刻激动的道:“范先生,你知道这人是谁么?”

  范青当然不认得他,但他一看高夫人激动的样子,就猜个八九不离十,“是闯王派来的吧!”

  “对!”高夫人一拍手,“闯王没事,宗敏、一功这些重要将领都没事!”说到这里,她哽咽起来,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她抱拳祈祷,“感谢老天爷,您一定听到我的乞求,才保佑闯王和所有将领的。”

  刘芳亮也很高兴,“官兵想把咱们义军一网打尽,结果一条大鱼也没抓住,所有重要将领都安然无恙,这不是天意吗!”

  贺金龙哎一声道:“我早说过,闯王是天神下凡,有神灵保佑的,咱们事不宜迟,立刻出发去商洛山。”

  “是啊!咱们明天一早就走!”高夫人也迫不及待了,恨不得立刻飞回到丈夫身边,不过,她还没忘了征求范青的意见,转头问:“范先生,你以为呢?

  她认为范青也会同意立刻去商洛山同闯王汇合,岂料,范青一点也不激动,他只是微微笑了笑,然后同吃面的报信人说起话来。

  “这位兄弟,你是从哪条路进入河南的?”

  “俺走的兰草关,这一路盘查可严了,幸好俺在河南住过,会说河南话,否则早被抓起来了!”

  “他叫李顺,绝对是靠得住的。”高夫人以为范青是在盘问他,担心是官军派来的奸细。

  范青微笑向高夫人点点头,继续问李顺商洛山的情况,原来那天潼关突围,李自成的队伍遇到了洪承畴和孙传庭主力包围,整个队伍都被打散了,真像历史记载的那般,李自成最后只带了十八骑落荒而逃,路上险些被乡勇给杀了。不过,李自成等人确实幸运,虽然死伤惨重,但重要将领一个没死,只受了一点轻伤。到了商洛山中,众人陆陆续续的汇合,现在有五六百人的样子。不过,朝廷颁下重大赏格,一定要剿灭李自成余寇。所以,这两个月,各处官兵都在商洛山围剿,山上物资都消耗光了,日子过的特别苦,没吃没喝没穿的,更缺少医药,好多战士受伤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去。

  李顺一大碗面吃的精光,还意犹未尽,又把碗舔的干干净净。

  高夫人连忙道:“再给李兄弟拿点心来!”

  慧英捡了一盘点心给李顺端上来,李顺拿起一块油酥糕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深深的吸了口气,叹道:“我们在商洛山中只能吃野菜杂粮,可没有这些好东西,唉,连想都不敢想,你们的日子过得真不错。”说完一口就把整块点心都塞到口中。

  高夫人笑道:“不要急,还有的。”转头看着范青,眼圈又红了,“你们看闯王他们在山中过得什么日子,多么艰苦啊!咱们应该赶快回去帮他们。”

  刘芳亮和贺金龙都点头称是,刘芳亮也是急性子,道:“我今夜就让众人收拾东西,咱们明天一早就出发。”

  “刘将军且慢!”范青伸手止住刘芳亮,缓缓道:“我的意见是咱们暂且不回商洛山。”

  一听此言,高夫人三人都是愕然,贺金龙嚯的站起来,指着范青道:“好啊!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看看,现在闯王和众将士被官军围困在商洛山中,没吃没喝,时时刻刻都有生命危险,都在盼望咱们去救援,可你却说这样的话,你安的什么心?”

  高夫人也皱眉道:“范先生,我们应该赶快动身去汇合闯王才是正理啊!”

  范青缓缓道:“闯王有危险,物资很匮乏,这些情况我当然知道。可夫人可曾想过,咱们急匆匆的去商洛山,真的能给闯王很大帮助吗?”

  贺金龙冷笑道:“有一分力,尽一分力,现在是考虑个人得失的时候么?”

  范青也冷笑,摇摇头,“鲁莽和冲动是帮不上闯王的!”

  “你说谁鲁莽冲动?”贺金龙捋起袖子,瞪大眼珠,把拳头向范青晃了晃。

  范青不理他,向高夫人拱手道:“夫人请冷静想一想,咱们虽然号称一千人,但能战之兵不过二百,剩下的都是未经过战斗的新兵,加起来能有多大战力?咱们物资还算丰富,可一旦进入商洛山,四面物资断绝,咱们这点物资又能支持多久?最后一条也是最重要的,官兵正在围剿商洛山,咱们一头扎进去,岂不是正中了官军的意图,让他们把咱们一网打尽?”

  高夫人皱眉道:“你的意思呢?”

  范青缓缓道:“我不主张回商洛山,不是要躲藏在这里,而是要在此处竖立起‘闯’字大旗,吸引潼关的官军,这样可以减轻商洛山闯王的压力。再者,咱们可以攻破禹县,获得足够的物资之后,再想法子回商洛山,这样子才能给闯王更大的帮助。难道闯王仅仅是想度过眼前难关便了事?咱们义军不还有更远大的目标,咱们在河南更能实现这个目标。”

  “你说的都是放屁!”贺金龙忽然怒喝一声,站起来,唰的拔出刀子,指着范青,“你分明就是胆小鬼,一心怕死,所以才说这样的话,来蛊惑人心,我今天一刀宰了你。”

举报

作者感言

宝城

宝城

求推荐,求收藏!

2020-07-20 09: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