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凌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情势堪忧

凌沧 文墨心 13918 2021.07.06 11:09

  场中,十星元师脸庞涨红,瞬间爆发出的强大气势,引得众人为之尖叫。在其周身,强大的能量波动直接震得整个空间隐隐发颤,一股强横到无以复加的浑厚气势,直接震开了羽天齐,率先朝着远处退去。

  羽天齐眉头紧皱,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此刻十星元师爆发出的强横气势,比起先前强横了一倍之多。

  看着那脸色涨红,双手颤抖的十星元师,羽天齐愣了楞,瞬间嘴角闪过抹无奈的苦笑。此刻的后者,竟是强行燃烧了元晶,竟是一副拼命的架势!

  发现对手的破釜沉舟之举,羽天齐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再次挥舞起玄黄剑,在原地留下道虚影,便冲杀向十星元师。

  十星元师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他燃烧元晶之后取得的短暂实力,这种过激之法虽然已经注定了其毁灭之路,但却也同样加深了羽天齐此刻的危机!燃烧了元晶的十星元师,实力真正暴涨到了元师顶峰的程度,甚至还尤有过之,绝不是此刻的羽天齐可以抵挡!所以羽天齐必须在其发挥出最强攻击之前,将其斩杀!

  看着浑身充满杀气的羽天齐扑杀而来,十星元师并没有惊慌,反而嘴角露出抹不屑地冷笑。手中的长剑深插入地,手腕轻轻一挑,顿时一块巨岩抛飞而起,朝着羽天齐砸去。

  双眼微眯,羽天齐看着飞来的巨石毫无惧色,手中的玄黄剑高举过头,直接力劈而下,一道凌厉的劲气瞬间击中巨岩,将之震成了碎末!

  “唰!”

  可就在碎石洒落间,一道极为刁钻的寒芒从碎石间刺来,一股凌厉的剑气竟是直接粉碎了来路之上的碎石,带着无比庞大的威势直刺羽天齐的胸口!

  羽天齐脸色微变,深知十星元师这一剑的强势,赶紧再度挥舞玄黄剑,朝着那剑尖击去。只是这一次,羽天齐由于是临时聚力,根本无法发挥出至强一剑,在两柄长剑的对碰中,羽天齐虽然凭借玄黄剑将对手的长剑斩成了碎末,但也被十星元师爆发出的攻击余波轰中了胸膛。

  顿时,一口鲜血喷洒而出,羽天齐的整个身体晃了晃,竟是倒退两步才勉强站稳。而反观十星元师,仅仅报废了手中的长剑便再无受到任何伤势。

  一击即中,见到羽天齐终于受创,场下的青城帮弟子顿时爆发出一道道雷鸣般的喝彩,这是战局发展到此处,青城帮高手唯一一次占据了主导地位。

  十星元师见羽天齐受伤,顿时嘴角划过抹冷笑,背负在身后的左手突然探出,一股庞大的****元力骤然绽放,直直朝着羽天齐的脖颈抓去,竟是其隐藏的最后杀招!

  眼看着利爪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就要轰击在羽天齐的脖颈之时,羽天齐周身散发出的强大气势突然变得暴躁起来。

  在十星元师错愕的目光中,那一股强大的气势竟然化作了无数股凌厉的剑气,朝着十星元师的左手击去。

  “噗嗤”一声,这瞬间散发出的无数剑气竟是凌厉无比,直接粉碎了十星元师周身的防御元力,将十星元师的左手击得血肉模糊,也因此阻扰了一下十星元师前进的攻击。

  趁着对手攻击受阻的间隙,羽天齐也终于赢得了喘息的时机,手中的玄黄剑径直的举起,硬是狠狠的一剑劈出,虽然无法凝聚出强大的剑气,但化解十星元师这最后的杀招却搓搓有余。

  随着众人一阵惊呼,只见台上一片血光闪现,羽天齐在最后之际竟是硬生生地做出了反击,在玄黄剑与十星元师左手相触碰之际,一道恐怖的元力波动四散而开,强大的能量波动犹如浪潮般席卷了整个高台,整块地面裂出了无数细缝,就连那宗师高手所站立的位置,也裂出了一道拇指粗地缝隙!

  烟尘不断地升起,仅仅眨眼间,高台之上便充满了灰色的尘埃,羽天齐和十星元师的身影也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帘之内。但尽管如此,众人也清晰地听见了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正是发自十星元师之口。

  随着一声微风吹过,当烟尘不断地飘洒在地之时,一道朦胧的身影突然从烟尘中倒射而出,竟是直直地摔飞出场,不偏不倚地砸在了青城帮的人堆之中。

  顿时,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震得其中几人口吐出鲜血,竟是直接被这人影轰成了重伤!

  高台周围,一道道目光皆是带着震撼望向了那倒飞而出的身影,双眼之中的恐惧难以掩饰。那倒飞出的身影正是青城帮的十星元师,此刻的他,左手已经不复存在,而在其身上,更是布满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剑伤,浑身已经被鲜血所浸染!

  青城帮的弟子恐惧地望着这一幕,看着十星元师不断滑落的气势,口鼻中出气多,进气少,便已深深明白,十星元师败亡了!

  良久,随着微风将整个场地的烟尘席卷消散的时候,羽天齐的身影终于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内。此刻的羽天齐虽然胸口剧烈起伏着,但其周身却没有一处伤痕,浑身的气势仍如先前一样的庞大。

  见到这一幕,众人心中震颤,没想到眼前这名年纪不到二十的青年竟然强大到了这般地步,在连斩三名八星元师之后,竟然以绝对的优势击杀了十星元师,这等强悍的手段,真的是一名年仅十九的青年做到的吗?这一刻,一丝丝冰冷的凉意再次袭上众人的心头,满场寂静无声,唯有一道道轻微的呼吸声在场边不断起伏!

  “你真的很强!”

  也不知过了多久,随着青城帮的人群缓缓分开,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从人群中踱出,不急不缓地踏上了高台,一双深邃的目光不断打着羽天齐,半晌才悠悠说道,“即使你很强,如今的你,又还有几分元力呢!”说着,老者浑身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瞬间席卷向羽天齐。

  而似乎为了印证老者所言不虚一般,羽天齐爆发出的强大气势瞬间一震,竟是萎靡下来,仅仅数个呼吸间便跌落至了谷底,完全被老者压在了下风!

  “哼,即使我元力匮乏,但杀你也已足够!”羽天齐虽然此时的元力仅仅只剩巅峰时的两层,但并没有因此气馁,仍是爆发着无穷战意,双眼火热地望着身前的十一星元师!

  “有志气!可惜的是你办不到!也罢,竟然你执迷不悟,那就由老朽送你最后一程!”说着,老者缓缓伸出双手,一股恐怖的元力波动瞬间散发而出,随着其双手之间法决不断的变化,其周身的能量强度持续飙升,仅仅片刻间,便达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

  羽天齐心中一紧,这老者此刻所施展的元力技绝对达到了灵阶中级,根本不是一般灵阶低级元力技可以媲美的。

  这种级别的元力技,不仅威力更大,其产生的束缚力更是惊人,想要躲闪无疑是痴人说梦,为今之计,也只有硬抗之途!

  想到这里,羽天齐心中不免开始佩服起老者,其敏锐的观察力无疑找准了自己最弱的一点,绝对是如今对付自己最为有效的方法!不过就算如此,羽天齐也没有担忧,因为自己还有机会!

  看着老者不断打出一手手复杂的法决,羽天齐并没有动作,仍是静静地伫立在原地,不断恢复着元力。

  这一幕,又再次引来了无数人的惊叹,有佩服,有疑惑,有无奈,也有幸灾乐祸。此时的场地边众人,都已经开始隐隐相信了老者先前的话语,羽天齐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无力再战,此刻面对老者的强大元力技,羽天齐完全就是一副等死的模样。

  心中感慨之余,众人的目光又再一次落在了老者身上,此时的后者,气势已经达到了极致,双手抖动之间,一道极为凝神的红色火锥出现在其手中,随着其身形的陡然前冲,火锥在空中仅仅留下一道绚丽的红芒,便径直地朝着毫无防备的羽天齐刺去。

  一路之上,火锥不仅爆发出了强大的能量波动,更是交织出一道道抖动的空间束缚,此刻羽天齐的周身,已经被无形的气波所封锁,即使羽天齐想要离开,再没有同样强大的攻击之前,是绝无可能!

  这一刻,所有观看者面露悲壮,唯独青城帮的众人欢呼雀跃,因为在他们的眼中,羽天齐都已与一个死人无异!

  老者此刻嘴角终于浮现出抹笑容,战局发展到了这一步,老者高悬的心也终于安下,不管羽天齐此刻是否元力匮乏,都再不可能躲闪掉或者化解掉自己这强大的一击,老者有自信,这一击之下,必取羽天齐的性命。

  强大的红色火锥,终于在众人惊颤的目光下,来到了羽天齐身前,带着无比骇然的声势,直刺羽天齐的胸痛,在其周身,一道道恐怖的空间涟漪不断扩散,就连羽天齐脸庞的皮肤也震得一片凹陷!

  “小子,受死吧!”老者狂妄的大笑出声,这一刻,压抑在心底许久的抑郁之气终于抒发而出,眼角处的得意之色更是无以言表。

  羽天齐平静地看着即将到来的火锥,嘴角划过抹冷笑,紧握的手掌忽然摊开,在其之中一道耀眼的绿芒突然绽放。

  这道绿芒的出现,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但还未等所有人看清那其中的本体,一道更为绚烂的绿色光晕遍布了羽天齐的周身,而在其出现之后,周围抖动的空间竟完全平复了下来。

  “轰”的一声巨响,强大的红绿两色光芒交织在一处,顿时爆发出了一道更为耀眼刺目的光亮,刺得所有人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

  在强大的光亮发出之后,一股更为恐怖的能量波动肆虐而出,化为一道惊天气势席卷全场,整个高台在此刻被震得四分五裂,一道道深不见底的裂缝,以羽天齐和老者两人为中心,弥漫开去,直到将整个高台摧毁得一片狼藉才骤然停下蔓延的趋势。

  场地之中,能量爆炸的中心地段,老者此刻的脸庞已经扭曲,在强大的能量席卷而来之际,老者浑身便遭到了无以复加的巨创,似乎老者这一击,完完全全被羽天齐挡了回来,而那羽天齐,则是面带笑意地站立在绿芒之后,甚是清闲!

  “这是生命水晶的能量!”老者此刻终于面露恐惧,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双眼不敢置信地望着羽天齐,良久才不可置信道,“小畜生,你怎会有如此至宝!”

  说到这里,老者的瞳孔一缩,正望见羽天齐手中握着的五角宝石,当看见那宝石中间雕刻着一个元字之时,脸上的惊怒更甚,“这是真元帮的镇帮之宝,怎会在你手中!”

  “哦?这是真元帮的镇帮之宝?”羽天齐略感诧异地轻凝出声,但随即淡淡一笑道,“这或许是真元帮友情赠送的吧!”说着,在老者惊恐的眼神下,羽天齐缓缓抬起了玄黄剑,强大的剑气当头劈下,在老者遭受重创之际,羽天齐的这一剑毫无悬念地带出一道灼热的剑气,取走了老者的生命。

  这一刻,羽天齐的强横已经不用多说,所有围观者爆发出一声声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即使远在百丈之外的高台上,小虎子几人兴奋的呐喊声也能清晰传来。

  羽天齐微微一笑,淡淡地瞥了眼远处的宗师强者,便在青城帮愤怒饱含绝望的眼神中扬长而去。

  离开高台,羽天齐并没有走远,而是混入人群之中,回过头望向血白所在的擂台!此刻的后者,正在场上角逐,强大的能量波动,即使身处百米开外的羽天齐也能清晰的感觉到。

  血白的实力确实深不可测,此刻的他也进入了最后决赛阶段,与真元帮的一名十一星元师打的不可开交。对于这种苦斗,羽天齐感受最深,是真正凭借实力一场场打上来的,看着血白此刻仍保持游刃有余的战斗姿态,羽天齐便能猜到血白的深浅,比自己只强不弱!

  良久,看着血白缓缓占据了上风,羽天齐便也安下了心,挪开了目光。血白的胜利只是时间的问题,此刻自己需要关心的,是四神帮的帮主们能否脱颖而出。

  就在羽天齐收回目光之际,突然一声惊天的兽吼响彻整个场地,其中所饱含的凶戾之气顿时让所有人心生寒意。羽天齐心中一紧,急忙朝声源望去!

  只见在周器儒的战场上,一只硕大的身影正与周器儒不断交织着,而在其不远处,一道中年身影则惬意地观看着两者的战斗,脸上无悲无喜,但其眼角却挂着抹外人难以察觉的戏谑神色。

  羽天齐心中一紧,当即认出了与周器儒战斗的魔兽便是追风狼,感受着那高台角落处中年人散发出的元力波动,羽天齐便也猜测到了此人的身份,真元帮帮主真元子!

  真元子不愧为南门域第一大帮的帮主,一身实力深不可测,比起血白都要强横不少,加其有追风狼相助,其战斗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元师境界。

  羽天齐心中震撼,急忙甩迈开脚步,朝着那高台行去。此刻的周器儒状态极其不好,单单应付追风狼就已经疲惫不堪,更何况还需要一直提防着远处一动不动的真元子,当真是身处险境!

  当羽天齐来到高台之旁时,祝丹星与洛澄明的身形也陡然出现在羽天齐身侧,观两人浑身充盈的元力波动,不用问也知道两人已经成功晋级!

  “天齐兄,恭喜你!”洛澄明呵呵一笑,虽然其表现的极为轻松,但心中却有深深的忧虑!

  羽天齐深知洛澄明的担忧,仅仅点了点头便凝重地说道,“器儒这样战斗下去实在太过危险,不如喊他放弃吧!”

  祝丹星缓缓摇了摇头,然后才长叹一声道,“器儒他自知没有胜算,现在如此拼命仅仅是为了损耗追风狼的气力,为了等会我们的决战做铺垫。”

  羽天齐无奈苦笑,虽然早知道会是这样,但心中实在担忧周器儒,先不说一只追风狼就已经打得他疲于奔命,单是一直伺机准备的真元子,就足以威胁周器儒的生命,这样的战斗,若是一般人,恐怕早已没有了斗志!

  “真没想到真元帮如此强势,占据了三个擂台,真元子还亲自再来夺一处场地,看来他们对域主之位志在必得!”洛澄明缓缓说道。

  羽天齐心中一惊,照洛澄明如此说,真元帮足足占据了四处擂台,除了血白那处会失守之外,那其余的三处莫非都会被真元帮拿下?想到这里,羽天齐急忙开口问道,“那青城帮占据了几处擂台?”

  “青城帮?他们实力不如真元帮,但也占据了四处!一处被你挑翻,还有一处正与卷瞳火拼着,不过你放心,以卷瞳他们的实力,应该没有问题!”洛澄明郑重的说道。

  “这!”羽天齐心中一惊,若是如此下去,决赛的时候恐怕敌我两方的人数就是五五之数,到时候有追风狼相助的敌方无疑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哎,事到如今,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祝丹星忧虑道。

  “放心吧,就算是败,我也会让真元子付出一定的代价!”

  就在三人说话之间,一道冷漠的声音缓缓在三人身后响起。三人转首望去,只见血白正缓缓走来,观其周身的元力波动,异常散乱,显然是先前一战赢得并不轻松!

  “血白,你没事吧?”洛澄明关切道。

  血白摇了摇头,双眼充满冷意地望着高台之上的真元子,声音颤抖道,“没有大碍,只是损耗了一些元力罢了!”

  祝丹星苦笑一声,看了眼羽天齐和血白,才悠悠说道,“天齐,血白,你们先回去调息吧!这十场比赛快要接近尾声了,你们必须赶快恢复!”说着,祝丹星从自己的戒指内取出了两粒丹药递给了两人,道,“这是五星丹药回元圣丹,你们快些恢复!”

  羽天齐和血白接过丹药,也没有多话,仅仅点了点头,便告辞而去。

  看台之上,感受着一股精纯的药力不断散开,羽天齐体内犹如一个小型的聚灵阵一般,一股股精纯的元力不断涌入元晶,快速地填补着先前的消耗,速度之快,比起羽天齐的星图都要强出了不少!

  不愧为五星回复丹药,这效果,没话说!羽天齐心中喃喃地说道。由于有星图,星图诀,回元圣丹的帮助,羽天齐的恢复出奇的快,仅仅半个时辰便已恢复如初。

  起身看向那仍就挤满身影的庞大场地,羽天齐眼中闪过抹精光,此刻周器儒的战场也已结束,羽天齐虽不知周器儒情况如何,但有祝丹星和洛澄明在旁看护,性命应该无忧。

  想到这,羽天齐目光便落向了场中最后一座比斗的高台,此时这里的战局也已接近了尾声,两名十二星元师正在场中激烈的对撞着。

  其中的那名身材矮小,面庞冷峻的青年占据了主导地位,随着浑厚的元力波动,打得对手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虽然双方都是十二星元师,但明显这矮个子青年的实力更为强横!

  “他应该便是唐卷瞳了吧?”羽天齐心中喃喃地说道,只见在高台旁边,不少四神帮的高手正不断呐喊助威,脸上一片兴奋之色!

  “天齐哥,你恢复了?”就在羽天齐仔细观望之际,一道稚嫩的童声骤然在羽天齐身旁响起。

  羽天齐嘴角划过抹微笑,不用猜也知道是小虎子来了,缓缓转过身看向小虎子,道,“小虎子,你怎么不下去加油?”说着,羽天齐对着走在小虎子身后的秦莫言和武星风点了点头。

  小虎子吐了吐舌头,道,“帮主哥哥不让,非要让我留在这里,说这里安全!”

  羽天齐哑然失笑,揉了揉小虎子的头才对着秦莫言说道,“莫言兄,现在的出线情况如何?”

  秦莫言微微沉凝,脸色不好地说道,“除了三帮主失利,我们应该能占据五个名额!”说着,秦莫言异常有自信地看了眼台上的唐卷瞳,然后才继续说道,“本来我以为真元帮他们也有了五个名额,可谁知真元帮的一处战场,好像有名神秘高手直接将真元帮的人杀的人仰马翻,硬是抢走了一个名额!”

  “哦?有这事?那其他大势力呢?”羽天齐好奇地问道。

  “那些大势力本来也想抢名额的,只不过不是遇见真元帮他们,就是对上我们四神帮,他们!连几名元师高手都没有,根本没机会抢到名额!”秦莫言微微笑道。

  羽天齐摇头苦笑,在这等域主之争中,超级势力虽然争斗异常火热,但也绝不会坐视其他势力崛起,四神帮虽然没有针对过别人,但以真元帮和青城帮的作风,在己身没有对战的场地中,肯定会派遣一两名高手进去,不仅为了压制其他大型势力,也同样抱着万一出线的心态去碰运气!要知道,在没有遇见四神帮的高手中,一名八星元师就有能力将所有的大型势力横扫!

  无奈地叹息一声,羽天齐的目光缓缓落在了最后的战斗之中,看着那已经筋疲力尽的青城帮高手,缓缓说道,“真正的大战就要开始了!”

  果然,在羽天齐话音刚落之际,那名青城帮的高手便被唐卷瞳一掌打飞出了高台,重重地摔落在地,口中不断呕出鲜血,竟是双眼迷离,出气多,进气少!显然已经没救了!

  对于唐卷瞳狠辣的出手,青城帮的人怒目而视,但却没有一个人吭声谩骂,仅仅冷冷地瞥了眼唐卷瞳,便带着那死去的十二星元师离开了场地。

  域主之争进行到这里,初赛已经全部结束,而接下来便会开始最后的决赛!

  随着域主府护卫简单收拾了一番场地,那高高在上的圣师高手瞿老也缓缓起身,浑浊的双眼扫过全场,然后才朗声说道,“接下来便是最后的决赛,老朽废话不多说,最后留在场上的便是胜利者,请先前胜利的十名高手入场!”

  随着瞿老话音落下,一行十人在万众瞩目中,缓缓走上高台。其浑身的气势交织在一处,竟形成一道无形的龙卷风,强大的压迫感席卷所有看台,在众人惊惧的目光下,才缓缓升空,直逼苍穹。

  这十人代表着南门域最强的高手,除了羽天齐,另外的九人尽皆为十二星元师顶峰的修为!或许再过不久,这九人中便会有人做出突破,进入那更为令人期待的冥域之中闯荡!不过现在,众人却丝毫不曾幻想过将来,因为此刻,场上十人对决,将会改变整个南门域的局势!

  十人依次成圈地站立在高台的十个角上,虽然尚未动手,但十人冷冽的目光交织在一处,已然爆发出了不少火花,此刻整个战场的战意高昂,再也无人可以阻挡这一触即发的大战!此时此刻,所有围观者屏息静气,静静地注视着最高看台处的瞿老,等待着那最后一刻的到来!

  终于,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瞿老猛然的大袖一挥,然后说道,“开始!”

  “轰!”

  随着瞿老话音的结束,原本寂静无声的高台之上顿时爆发出一阵轰鸣,十道强大的劲气瞬间交织在一处,仅仅在最中心处震出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便化为了十股强烈的劲风倒卷而回!这一轮的交手,竟是个平分秋色!

  “青城子交给我!”

  大战一触即发,羽天齐率先展开身形,隐动临近施展,率先冲杀向了对角的一名老者,此人正是青城帮的帮主,也是羽天齐这三年来追逐的目标。此刻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想到三名老者的消息已经近在咫尺,羽天齐再也无法压抑心底的杀意,整个人率先一步杀出!

  仅仅在原地留下道残影,羽天齐的身形便骤然加速地冲向了青城子,此刻的羽天齐,手中已经举起了玄黄剑,这一击,羽天齐可谓是一往无前!

  “小子,别以为进入了决赛就有你发威的地步,你还差的远了!”

  在青城子不远处一名身着青城帮服饰的老者怒喝一声,脚尖一点,身形犹如只大雁飘飞而起,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落在了羽天齐行径的路线之上,双手一掐,顿时一股恐怖的元力爆发而出,一道巨大的青色手掌横空出现,朝着羽天齐拍去!

  “律风元力?”羽天齐眉头一皱,心中微微诧异之后,手中的玄黄剑便径直朝前劈去,强大的剑气与巨掌交织在一处,瞬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朝着四周席卷而去!

  “小子,找死不成!”此时的青城子也已来到了老者身后,在继两人强大的能量碰撞之后,也是双手一掐,身形陡然间跃过老者,一道强大无比的阴寒掌力朝着羽天齐拍去!

  “青城老狗,你好意思背后下手?”

  陡然间,随着一声猖狂的大笑声响起,一股澎湃的冥金元力冲入场中,与青城子的阴寒掌力交织在一处,顿时又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劲席卷而开。

  “这老头交给我,你去对付青城子!”

  说话间,洛澄明的身形已经陡然来到了青城帮老者的身前,蕴含强大冥金元力的一掌骤然拍向老者,掌风之强,瞬间带起道狂乱的气劲,吹拂的后者脸部一阵生疼。

  老者怒喝一声,也不多加留恋羽天齐,与洛澄明交战在了一处!

  此刻终于见无人阻拦,羽天齐直接挥舞着玄黄剑,与青城子交战在了一处!

  此时四人的动手,无疑成为了一根导火索,瞬间点燃了整个战场。真元子怒喝一声,双手一招,追风狼瞬间从一处看台掠上!

  高台之上的瞿老微微皱眉,随即也就保持了沉默,并没有出言制止!

  “哈哈!四神帮的小儿们,你们还以为你们可以赢吗?”真元子大笑一声,刚要行动,便看见白色的一道身影陡然出现在自己身前,一股澎湃的阳火元力直直地砸向自己的胸痛!

  “恩?”真元子眉头微皱,见到血白袭来的一掌,当即双眼中闪过抹阴霾,左手迅速抬起,一股厚重的厚土元力瞬间挡在了自己身前,与血白狠狠拼斗了一记!

  “是你!没想到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让你躲避在珍宝阁如此之久,你还没收敛你的心性!也罢,今日我就解决了你,永除后患!”说着,真元子对着追风狼一招,两者竟是同时杀向了血白!

  “血白兄,追风狼交给我!”一声陡然大喝声响起,唐卷瞳娇小的身躯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两者战场,率先攻向了追风狼,瞬间将追风狼逼出了血白两人的战圈!

  “哈哈,老狗,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要为我的云儿报仇!”说着,血白猖狂地大笑起来,双眼之中一片血红,状若疯狂地厮杀向真元子,完全一副拼命的架势!

  真元子怒极,但此刻看着自己真元帮最后一名元师已经被祝丹星缠上,只能无奈放弃,全神贯注的与血白对战在一处!

  九人一兽的战斗一触即发,倒是最后一名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元师高手没有动手,完全一副懒散的样子伫立在高台一角,甚是悠闲,所有人都不知此人的态度。

  不过大战场上的所有人都不敢忽视这名高手的存在,他的出现已经完全左右了双方大战的胜负,只要他一摆出自己的态度,那无疑可以宣判今日大战的胜败!

  五个战场,分别在高台的五块地方举行,幸好高台够大,这分出的五块战圈倒也不显得拥挤,众人也不用担心其他人会暗下毒手!

  此时羽天齐和青城子正在高台的下方对战,两人可谓是卯足了全力对抗,招招致命,完全打出了真火!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不知道为何你会对我青城帮积怨甚深,但今日,我绝不会放过你!”青城子面色阴霾,怨毒地看着羽天齐,就是因为后者,青城帮损失惨重不说,势力更是锐减,早已不复当年之勇!要说青城帮中谁对羽天齐最为怨恨,那无疑就是青城子!

  “哼,谁不放过谁还不一定,老狗,今日我便要你血债血偿!”

  说话间,羽天齐手中的玄黄剑划破空气,带起一股浩瀚的剑气便席卷向青城子的面门。强大的劲风吹拂的青城子衣袍随风摇摆,尖锐的破空声直直地响彻整个高台!

  青城子面庞微抖,身形不疾不缓地朝旁一移,刚好避开了羽天齐当头劈下的一剑。强大的剑气夹杂着一声清脆的音爆声骤然轰在了青城子脚旁,顿时一股强大的爆炸力将青城子脚边的高台轰出了一个大洞!

  看着羽天齐强大的攻击,青城子脸色微微动容,但却没有惧怕,手中一柄拂尘犹如毒手一般,竟是趁机缠绕向羽天齐的玄黄剑,而其左手,则是五指成爪,狠狠地朝着羽天齐的脖颈抓去!

  玄黄剑被制,羽天齐心中一惊,看着袭近的强大爪风,羽天齐左手抬起,一股强大的三系元力聚于拳头之中,与青城子狠狠的轰击在一处!

  “砰”

  强大的劲风肆虐而起,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动产生,对撞中的两人急速分开,这一击,竟是个势均力敌的结果!

  “三系元力?果然不凡!”青城子嘴角划过抹冷笑,感受着凝聚在自己左掌中澎湃的三股异种元力,青城子陡然大喝一声,一股浩瀚的****元力瞬间汇聚于左掌,将那三系元力尽数逼出了体外!

  “小子,青城帮与你无冤无仇,你若再苦苦相逼,就休怪老夫无情了!”此刻的青城子已经感觉到了羽天齐的强大,虽然后者的实力可能不如自己,但其诡异的三系元力以及强大的元力技却容不得自己轻视,此刻的青城子并不想与羽天齐过多纠缠,因为在他眼里,夺得域主才是重中之重!

  “哈哈,老匹夫,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不成,三年前庆远镇外的山林里,你们青城帮出手对付我三名长辈,这笔血仇我今日定要叫你们血债血偿!”羽天齐咬牙切齿地说道,随着体内天木元力的运转,先前交手震麻的左手终于恢复,再次举剑上前,轰向青城子!

  听着羽天齐的话语,青城子自知今日已是不死不休,当即也不再废话,手中的拂尘荡出一股浩瀚的****元力之后,便再次迎向羽天齐的玄黄剑!

  “嘭”

  一剑一拂尘狠狠碰撞,强大的音爆声再次响彻全场,一道肉眼可见的劲气涟漪迅速蔓延而出,震得整片空间微微波动!

  “噔!噔!噔!”

  在强大的余波冲击下,羽天齐一连倒退三步才站稳身形,一连三个清晰可见的脚印印入青石岩中。

  而青城子,则是仅仅倒退了一步便稳住了身形,在其潮红的脸庞之上瞬间浮现出抹笑意,还未等羽天齐反应过来,青城子手中的拂尘便急射而出,犹如一只阴冷的毒蛇,在泛过一丝蓝色光晕之后,便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穿过了羽天齐的玄黄剑,直取羽天齐的心窝!

  感受着迎面袭来的阴冷劲气,羽天齐心中一紧,不用分说的施展出了隐动临近,在拂尘临身之际,羽天齐的身形便陡然消失在了原处,而再一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青城子的身侧!

  “沧浪剑!”

  低沉的喝声陡然回响在青城子的耳畔,一股恐怖的空间束缚力瞬间弥漫而出,第一时间限制住了青城子的行动,强大的玄黄剑气也随着引气化剑诀的指引,浓缩在了一处,狠狠地劈向青城子。

  “这便是你的杀手锏吗?”青城子淡笑出声,丝毫不在意当头袭来的强大剑气,左手伸出一指,一股致寒的****元力瞬间汇聚而出,仅仅一指便点向了羽天齐的强大剑气!

  “极阴指!”

  随着青城子一声暴喝,那凝聚在左手食指上的强大****元力瞬间爆射而出,其所过之处的空间强烈的抖动起来,羽天齐的空间束缚瞬间化为乌有,而那极为耀眼的指芒狠狠地击在了剑气之上!

  “嘭!”

  似乎犹如剑体断裂般的气爆声陡然响起,只见在两人交手的空中,那蓝色的指力竟硬生生轰断了羽天齐的强大剑气,然后在羽天齐震撼的目光下,那蓝色的指力径直飞出,狠狠地轰击在了羽天齐挡在身前的玄黄剑上!

  “轰”的一声,强大的指力在接触到玄黄剑时,陡然炸裂开来,强大的****元力瞬间弥漫而出,直直地将羽天齐身形震得倒飞而去,若不是羽天齐最后用玄黄剑护住自己的身体,恐怕这一击之下,羽天齐便会受到重创!

  但尽管如此,羽天齐此刻体内的情况也甚是不好,强大的能量余波直接将羽天齐体内的五脏六腑震伤,一口乌黑的鲜血从羽天齐嘴角溢出,滴落在了冰冷的青冈岩之上!

  “小子,不得不说,你真的很强大,只是可惜,你的实力还太弱!”说话间,青城子挥舞着手中的拂尘缓缓走向羽天齐。

  看其手中的拂尘虽是不经意地晃动,但明眼人却绝不会这样认为!此刻随着这拂尘的晃动,在其周围的空间竟然散发出一股股微弱的空间涟漪,虽然极为微弱,但却被羽天齐捕捉在眼中!

  心中一紧,知道接下来青城子会继续发动起强大的攻击。在大战之前,羽天齐便从洛澄明处听闻了一些关于青城子的介绍,他最为强大的两样绝技,便是极阴指与拂尘屠,想必此刻便是那拂尘屠的元力技!

  不自觉地紧了紧握住玄黄剑的右手,当看见青城子与自己仅仅距离两丈远之际,羽天齐终于纵身跃起,手中的玄黄剑高举过头,再次爆发出了自己强横的一击。

  而在羽天齐跃起的同时,青城子也毫不犹豫地一脚踏在了青冈岩上。

  “咔嚓”声响,随着青城子这重重的一脚临地,坚硬的青冈岩瞬间被踏出了一个窟窿,而随着其脚底劲气的爆发,一道道清晰的裂纹瞬间成网状朝着四周蔓延而去。

  借着地面的反震之力,青城子的身形陡然加速了不少,其手中的拂尘也直晃晃的前伸,强大的****元力遍布了整个拂尘,在那一丝丝飘若青丝的白色拂须上也绽放出了一道道璀璨的蓝芒!

  这一刻,一股极具穿透力的****元力瞬间覆盖了整片空间,而羽天齐的身形也在这一刻为之一振,手中玄黄剑的气势瞬间弱了半分,似乎劈在一片汪洋之中,强大的剑势仅仅荡出一层涟漪,便悄然作散,根本无法触及青城子的身体。而羽天齐劈出的强大剑气更是不堪,在这庞大的****元力席卷之下,竟已经化成了淡淡的虚影,完全不复自己强横的攻击。

  看着仅仅一个照面便震散了自己强大的剑气,羽天齐的心沉入了谷底。青城子这一击的强大已经不言而喻,在强大实力的配合下,任何元力技的威势都会增强三分,更何况青城子此刻所打出的元力技根本不比自己的剑诀弱!

  感受着身体四周淹没而来的强大****元力,羽天齐再也不抱侥幸的心里,陡然从自己的戒指中取出生命水晶,唤出了自己最后的防御力量!

  “轰”

  轰然巨响下,强大的****元力全数落在了羽天齐的生命水晶之上,青城子手中的拂尘更是嵌入了绿芒三分才被挡住!

  随着强大的能量余波席卷,羽天齐犹如身处大浪中的一叶孤舟,身形随着气流不断摇摆,若不是周身仍就闪耀着一团淡淡的绿芒,羽天齐很可能会被这余波打成重伤!

  不过尽管如此,看着周边暗淡无光的绿色光圈,羽天齐也知道生命水晶到达了极限,在能量没有补满之前,自己再也无法使用了!

  想到这里,羽天齐心中就一阵悸动,这一击自己虽然侥幸躲过,但是青城子的强大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面对青城子的下一击,自己是否还能有如此好运?

  “恩?生命水晶,这就是真元帮的镇帮之宝吧!没想到会落在你的手里!”

  就在羽天齐思索之际,青城子森冷的声音缓缓飘来,语气之中闪过抹讶异,但随即青城子便明悟过来,淡淡地说道,“若不是真元帮当年那元师护送水晶回返之际,为了邀功前去杀你,也不会导致水晶落在你的手里!缘也命也,不过也好,今日老夫就替真元帮取回!”

  “老狗,你以为你能杀的了我吗?”羽天齐冰冷的说道,缓缓收起生命水晶,然后才压制下躁动的心情,冷静地注视着青城子!

  “呵呵,你觉得呢?”青城子冷笑一声,随即就要动手,可是却不料远处传来了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惊得青城子和羽天齐急忙转首望去。

  只见不远处,与追风狼相斗的唐卷瞳已经受到了重创,在强大的三阶魔兽攻击之下,唐卷瞳能够单独抵挡这么久,已经难能可贵!此刻面对追风狼的猛烈攻势,唐卷瞳只能疲于躲避,但也绝对支撑不了多久!

  “小子,看来老天都要亡你们!你觉得你们今日还有胜算吗?”青城子的脸上难得的浮现出抹笑容,不屑地望着羽天齐说道,而其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特别悠闲地望着远处疲于奔命的唐卷瞳,显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羽天齐冷哼一声,并没有说话,体内快速的运转起星图诀,恢复着自己损耗的元力。而其目光则是极为担忧地望着远处的唐卷瞳。若是唐卷瞳败亡,那今日己方便会陷入绝境!

  “哈哈!诸位,速战速决,今日必要灭了四神帮!”远处与血白大战的真元子陡然大笑起来,笑声之中满含着猖狂之色,显然也是对着胜利有着极强的信心!

  而被众人关注的唐卷瞳,终于在追风狼狠狠的一爪之下,被重重打飞出去,鲜血狂撒于空中,犹如那不要钱的流水,染红了半个天际!

  “卷瞳!”远处的祝丹星双目怒瞪,直接逼退了自己的对手,朝着唐卷瞳疾驰而去,因为在那里,追风狼森冷的利爪已经朝着唐卷瞳的胸口再一次抓去!

  “嘿嘿,想救援,可没这么好的事!”就在祝丹星身形刚刚掠起之际,其对手也爆发出了强大的潜能,一步便来到了祝丹星身后,狠狠地一掌拍向祝丹星的背脊,逼得祝丹星转身迎敌!

  “卷瞳!”洛澄明此刻也是双眼血红,想要救援可是却无力抽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追风狼的利爪无限接近于唐卷瞳的身体!

  可是就在众人以为唐卷瞳就要饮恨在追风狼的利爪之下时,一道无形的气劲先一步来到了唐卷瞳的身旁,仅仅一个停滞便将唐卷瞳的身体吹飞而去,而当唐卷瞳落下时,已经跌落在了场外!

  众人一愣,随即目光朝着那气劲的主人望去,只见那名唯一没有动手的黑衣人正站在追风狼身后,毫无感情地望着追风狼,浑身弥漫出一股森冷的杀意!

  “这股气势是?”真元子面庞微微疑惑,瞬间明悟了过来,双眼惊怒交加地望着那道黑影,怒道,“你是黑冥!你竟然没有死?”

  “哈哈,多谢真元子帮主关心,老夫可活得好好的!”说着,黑冥缓缓走向追风狼,目光朝着祝丹星落去道,“四神帮的人,老夫只能帮你们拖一会,至于你们能否胜利,就看你们自己的了!”说着,黑冥浑身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朝着追风狼杀去!

  “竟然是黑扇门的黑冥帮主,他为何会帮我们?”羽天齐心中疑惑道。

  “黑冥,老子今日非杀了你不可,前些时日让你侥幸逃离了域主城,没想到你还有胆回来,也罢,今日说什么也要灭杀你!”真元子怒不可遏,双眼喷火地望着黑冥说道!

  “真元子,你莫不是越活越过去了?你暗中派人毁我帮门,前些日子更是不远千里与青城老贼追杀于我,难道老夫今日回来报仇也有不妥?枉你自居第一大帮帮主,只会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面对真元子的威胁,黑冥冷言相讥,根本不当一回事,全心全意地与追风狼缠斗在了一处!

  青城子在见到黑冥出现的时候,便与羽天齐重新开始了战斗。原本以为大局已定的局势,由于黑冥的出现又陷入了僵持,顿时又逼得青城子紧张起来,不得不打定主意先解决了羽天齐,从而再次打破僵局!

  重新对上青城子,羽天齐心中也极为凝重。从交手至今,羽天齐便深深明白了自己与元师顶峰高手的差距,自己的剑诀不但变得毫无优势,就连三系元力合击也弱了不少,根本无法起到阻敌的作用!相反,对手浑厚的****元力却次次给自己造成危机,若不是有生命水晶保护,羽天齐恐怕早已落败,但此刻重新对上,羽天齐也是趋于了绝对的弱势!

  玄黄剑每次挥出,虽然能够带起一股连绵不绝的劲气,但对手的拂尘却犹如一片汪洋,不管自己的剑气如何强横,都仅仅带出一点波动便悄然作散!羽天齐明白,这便是****元力的特性,而青城子的拂尘刚好则是以柔克刚,在自己没有绝对的实力情况下,是绝对无法攻破青城子的防守!

  “小子,不知道你所练了什么法决,但仅仅凭借你这化于无形的剑气,还是伤不到老夫的!”青城子冷笑一声,手中的拂尘再次沿着羽天齐的剑身席卷而去,一股浩瀚的****元力瞬间倾入羽天齐体内!

  羽天齐心中惊怒,保持攻势的同时,急忙指挥着体内元力驱散青城子的攻击,若不是羽天齐习会了引气化剑诀,恐怕此刻早已被青城子打得节节败退了!

  “小子,老夫也玩够了,到此为止吧!”说话间,青城子在逼退羽天齐的同时,手中的拂尘陡然大放光芒,再一次交织成一片强大的****元力覆盖全场。而后拂尘前伸,化为一道电光,直插羽天齐的胸膛!

  拂尘屠再现!强大的束缚力瞬间凝固了羽天齐周身的空间,无数的****分子倾入羽天齐体内,顿时席卷向羽天齐周身的经脉!

  “该死!”羽天齐怒骂一声,知道此刻已经是身处绝境之中,只能强行施展出强大的沧浪剑诀,一连两剑劈出,羽天齐才险险破开了周围空间的束缚,在寻得一丝机会的前提下,羽天齐急忙展开隐动临近,抓住这一丝的机会朝远处遁去!因为羽天齐知道,要完全抵挡下青城子的拂尘屠,恐怕需要自己四剑的威力!

  “轰”

  拂尘屠的攻击落在了空处,但随着其强大的爆炸余波,也激起了无数碎石飞溅,整个周围的高台变得一片狼藉,在强大的****元力的攻击之下,所有抛飞的碎石都化为了粉末!

  青城子略感意外地看着远处的羽天齐,眼角浮现出抹戏谑之色,道,“小子,没想到你还有能力躲避,不过我很想知道,你还能在躲几次!”说着,青城子再度晃动起了拂尘,朝着羽天齐缓缓行去!

  “青城老狗,今日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此刻的羽天齐脸上也露出抹疯狂之色,手中的玄黄剑高高举起,浑身的元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灌入其中,竟是决定放手一击!

举报

作者感言

文墨心

文墨心

推荐和收藏都来一个吧,求求票求求收藏o>_<o

2021-07-06 11: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