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庄稼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5章 意外,工伤?

庄稼汉 夜影魅惑 2170 2020.01.12 21:25

  事后,张振生觉得自己非常混账,赶紧买点好的给宋雯丽赔罪。虽说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可张振生却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此时猛然间见宋雯丽流泪,还真有点手足无措,就想扭头过来看看。

  “乱动什么,赶紧躺好。”宋雯丽一边擦眼泪一边说。

  “雯丽,有你真好!”张振生说完又趴下了。

  宋雯丽先是一愣,然后脸上瞬间飞上一抹红,没好气地说:“臭老头子,咋不打死你呢!”

  “打死我,谁给你……”

  “啊,疼。”张振生还没说完,就感觉后背的手突然用力。

  处理好背上的伤,张振生趴在炕上睡着了,折腾了半天他早就困了。宋雯丽也没闲着,趁着张振生睡觉,她来到张兴怀这里买了点儿消炎药,想着等张振生醒来吃。

  张振生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吃了点饭,又把宋雯丽买的药吃了。这才准备出门去看张振荣,正好在门口碰见了刚刚下学回来的张丹彤。

  日子忙忙碌碌,时光匆匆流水,转眼间到了九月末。

  别的人家已经准备收庄稼,张振生在临走的时候跟冲着屋里收拾碗筷的宋雯丽说:“地里的活你别做,这几天好好休息一下,我下午回来整就可以了。”

  宋雯丽说:“知道了,路上慢点。”

  张振生走后,宋雯丽拿起家里的镰刀向着东湾子走去,虽然她已经答应的张振生,可她还是希望可以减轻一些张振生的负担。

  “雯丽,去地里啊!”宋雯霞笑着说。

  “嗯,大姐,看来你们今年收成不错啊,看把你给乐的。”宋雯丽调侃道。

  “嗐,有什么好的,我看你们家的庄稼长得才好呢。我可是看见了,那么大的棒子穗都快把棒秸秆儿给压倒了。”宋雯霞夸张地说。

  “哪有你说的那么邪乎!”宋雯丽无奈地说。

  “好了,大姐,先不跟你说了,我先走了。”说完朝着东湾子走去。

  东湾子,之前因为制种挣了不少钱,所以张振生极其感谢这块儿地。每到冬季都会撒上一层农家肥,或许这块地也感谢主人的养育,所以每年就数这块儿地的庄稼收的最好。

  地还没有割一半,宋雯丽就听到地边有人再喊自己,她定眼看去,原来是自己的大姐宋雯霞。宋雯丽大声喊到:“大姐,怎么了?”

  “雯丽,你快回家,张山说你们家振生受伤了,现在在医院呢。”宋雯霞大声喊到。

  受伤!来不及多想,甚至镰刀都没有拿,就往家里跑。急忙赶回家,看到院子里的张山上前拉住就问:“张山,你老叔到底怎么了?”

  “我老叔出砖的时候,不小心脚趾头让丁车给砸了,大母脚趾头掉了一半。现在我爸和我三叔在医院陪着,你赶快收拾一下过去吧!”

  此时的张山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愣头青,处事稳重,靠着自己的坚持和努力不但将家里的房子进行翻盖,甚至还当上了包工头。

  宋雯丽听完张山的话,赶紧回屋拿上钱就跟张山来到了医院。

  “大哥,三哥,振生呢?”宋雯丽看到张振义和张振荣着急地问道。

  张振义说:“弟妹,别着急,振生目前没事,刚刚睡着了。”

  宋雯丽听到张振生没事,一直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然后对张振义说:“大哥,医院这钱是谁垫的?我得把钱还给人家。”

  “哦,都是厂长垫付的。这事儿发生在厂里,厂长说算工伤。所以振生的医药费他出大头,这会儿他正再问医生振生的后续治疗的事情。”张振义解释道。

  张振义刚说完,周海荣就走了过来,“振义大哥,振生的情况我已经了解,后边该怎么治怎么治,等出院的时候我再来。现在厂子里有点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周海荣说完,看向宋雯丽说:“想必这位就是振生的妻子吧!振生受伤,我们谁也不愿意,可既然事儿出了,我们也只能接着,以后振生这边还要劳烦弟妹多多照顾了。”

  其实,宋雯丽再来医院的路上,脑子里想了许多的事情。有张振生伤的到底重不重啊?现在伤口处理的怎么样啦?还有很多,其中就有一条那就是这件事既然在厂里出的,那厂子里到底管不管?

  她本来准备好了很多说辞,想让厂子里承担一部分责任。只不过等她来到这里,听到张振义所说,现在又听到周海荣这样说,觉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宋雯丽只好尴尬地说:“厂长,让您费心了!”

  周海荣走后,宋雯丽走进病房,看到张振生的一只脚打上了厚厚的石膏。也许麻药劲儿过去了,张振生睡的并不踏实,时不时会在他的嘴里出现“嘶”的声音。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精神略微松懈下来之后,宋雯丽倒是觉得累了,趴在张振生旁身边睡着了。

  张振生醒来的时候,宋雯丽正在病房门口打饭,张振生想坐起来奈何腿部使不上力气。只好乖乖地躺下,等着宋雯丽过来。

  打完饭,宋雯丽转身回来,看到醒过来的张振生,强压下心中的激动冷冷地说:“给,吃饭。”

  张振生知道宋雯丽是刀子嘴豆腐心,笑着说:“起不来,你帮帮我呗!”

  宋雯丽走到床边,用力地将张振生扶起,可能由于过度用力,脚部突然一疼,张振生没有忍住,闷哼了一声。

  宋雯丽的情绪随着这一声也达到了顶点,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张振生见到宋雯丽流泪,赶忙说:“我这不是没事嘛!大哥把脚趾头包了包装兜里就给我送医院了,医生说还能用。”忽然感觉说的太瘆人,又急忙憨笑起来。

  “你还说,你知道我多担心嘛,你说你平时做事就毛毛躁躁的,怎么就不知道小心一点呢。”宋雯丽边擦眼泪边说。

  张振生听到宋雯丽说自己做事情毛躁,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可这次也确实是他粗心才导致丁车砸脚。

  哭了一会儿,宋雯丽的情绪也得到了好转,这才开始数落起张振生。张振生也觉得自己有错,也就没有跟宋雯丽顶嘴。

  医生本来让张振生住院一个星期,可他非要出院,宋雯丽实在拗不过他,只好在三天后由张山陪着将张振生给接回了家。

  此时,正处于十一期间,正是秋收最忙的时候。张振生自然无法下地干活,宋雯丽只好领着张丹彤收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