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庄稼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8章 收秋(三)

庄稼汉 夜影魅惑 2162 2020.01.15 20:38

  “我说你也是,孩子今天够累的,你就不能让她休息一天。作业哪会儿也不行,非要今天写。”张振生抱怨道。

  “你懂什么,她只有早早地写完作业,后面才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以后我管孩子,你少给我拖后腿。”宋雯丽说完转身回了屋。

  张振生还是有些心疼,又害怕张丹彤心里怨恨宋雯丽,转身拄着拐杖来到的张丹彤的房间。

  张丹彤看到张振生进来,刚忙将自己坐着的小椅子放到张振生旁边,“爸,你怎么来了,快坐下!”

  张振生笑着坐下,招呼张丹彤来到他身边,笑着说:“怎么样,今天累不累啊!”

  “不累。”张丹彤回道。

  “你妈人就那样,她也是为了你好。你想一想你有七天假期,如果你将作业早早地写完,是不是就可以无忧无虑地玩了。”

  张丹彤听到张振生的话,心里非常感动。虽说她心里明白宋雯丽的想法,可她心里依然接受不了宋雯丽的做法。

  她比较喜欢父亲的做法,什么事情都跟她说的明明白白,两条路让你自己选,这中间存在商量的语气。可反观宋雯丽,她则是命令的语气。

  “我知道妈这是为我好!爸,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好好写作业,争取今年再给您考个第一!”张丹彤笑着说。

  “好,爸等着!那你写作业吧,爸爸先回屋了。”

  “嗯。”

  送走了张振生,张丹彤继续埋头写作业。

  张振生刚进屋,就听到宋雯丽说:“怎么着?唱完白脸了。”

  张振生笑着说:“没办法,谁叫你非要唱红脸,那我就只能唱白脸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清晨起来,阵阵寒意席卷全身。张丹彤不由自主地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妈,我们怎么今天这么早就来了。”

  “经过了昨晚那场雨,棒秧都蔫巴了,我们可以趁这个时候多干点。等一会儿太阳上来,棒秧又开始剌人了。”宋雯丽看着远处的玉米地说。

  张丹彤“哦”了一声拿着镰刀钻进地里,宋雯丽先在地旁边的石头上坐着,她等张丹彤割一定数量之后在起身。

  土地和玉米秧都非常潮湿阴凉,掰玉米需要坐在玉米秧上,宋雯丽害怕长时间潮湿阴凉影响张丹彤的身体。

  今天的进度明显不如昨天,3个小时无休止地干,宋雯丽跟张丹彤才掰了三袋玉米。并不是宋雯丽他们偷懒,实在是这块地的庄稼差强人意。

  张丹彤是个机灵鬼,她把小的玉米放到了里面,大的放在袋子口。这样既方便了她捆袋子,又可以让别人觉得他们家的庄稼长得好。

  果然,事情跟张丹彤想的一模一样,刚进村子,碰到了村里的长辈。他们在夸张丹彤懂事的同时,也没有放过他们家的玉米。

  “丹彤,帮妈妈干活那!”

  “嗯!”

  “呦,敲你家这棒子,长得真好,个大粒还挺饱满的。”

  张丹彤笑而不语,推着车子走了。

  有了第一回的效果,张丹彤更是“变本加厉”。她在装玉米的时候,会挑挑拣拣,小的、瘪的、不好看的通通放到了里面,大的、粒饱满的、好看的会留下来。

  宋雯丽对张丹彤这一举动,也见怪不怪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张丹彤能将玉米送回家就是好的,其他的她也懒得管。

  张丹彤这边推着玉米回家,可苦了张振生了。当他看到那“表里不一”的玉米时,先是一喜,没想到那块破地庄稼长得好不错。可等他将将玉米都倒出来的时候,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

  临近中午,张丹彤和宋雯丽准备回家,将剩下了四袋玉米放到小推车上,用力猛推,可小推车丝毫未动。

  “完了,昨天刚下过雨,地太泞了,小推车推不出去了。”宋雯丽说。

  “妈,要不然我们先把棒子放下来,把车子推到大道上,在把玉米扛出去。”张丹彤问道。

  “看来只有这样了。”

  说做就做,二人将小推车固定好,刚准备从车上往下搬,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喊他们。

  “彤彤,怎么了?”

  张丹彤循声望去,高兴地喊到:“大爷,我家小推车推不出去了,您来的正好,可以帮我们推出去吗?”

  “好!”张振义说完向张丹彤所在的方向走来。

  张丹彤听到张振义答应非常高兴,可当她看到母亲宋雯丽的表情的时候,她总觉得母亲不怎么愿意让张振义帮忙。

  张振义帮着将小推车推到大道上之后还想继续帮他们推,宋雯丽死活不让,“大哥,推到这就可以,眼看就要吃中午饭了,您还是赶紧回家吃饭去吧!”

  “弟妹,我……”张振义还想说什么,不过当他看到宋雯丽的表情时也就放弃了。

  谁能想到这十分钟的帮忙,竟然引发了一场大战。原来张振义帮忙的这件事情,不知道谁跟杨丁兰讲了。

  张振义刚走到家,迎面而来一把扫把,本来割了一上午玉米就够累的,水还没喝上,倒是挨了一下打。

  张振义怒火中烧,怒喝:“杨丁兰,你抽什么羊癫疯?我告诉你,这日子想过就过,不想过你就跟我滚。”

  杨丁兰没想到张振义居然骂她,更是气不过,一把上前揪住张振义的耳朵,“让我走,凭什么,我可告诉你张振义,想让我走门走没有。”

  张振义疼的直不起腰,只能用力掰开杨丁兰的手,重获自由的耳朵被拧的通红。张振义实在气不过,“做饭了吗?老子饿了。”

  “做饭,我凭什么做饭。告诉你,以后这饭我还就不做了。饿了,那不如自己去做啊!”杨丁兰盘腿上炕,稳坐热炕头了。

  “我做,我做,我做你嘛哔。”张振义猛然爆发,将刚才杨丁兰打他的扫把给扔到了屋外。

  “一天天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成天打架你高兴是不!割了一上午棒子,口干舌燥不说,回到家居然连热乎儿饭都吃不上。”张振义说完抬脚准备出门。

  杨丁兰见张振义要走,着急地喊到:“张振义,你去哪?”

  “我去哪,你管的着嘛!我今天把话撂这了,今后这饭你爱做不做,老子有地方吃饭。”张振义说完头也不会朝着院外走去。

  “对啊,你多牛啊!是打算去振生他们家吃吧!也对,刚才帮人家推了棒子,这会正好去吃饭,顺便还可以看一眼弟媳妇。”杨丁兰扯着嗓子喊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