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庄稼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0章 公布结果

庄稼汉 夜影魅惑 2130 2019.12.28 15:41

  第二天张振生去报了名,同村报名的一共有十家。大部分都是拥有东湾子地的人家,虽然有几家不是,可胜在他们的地正好处于地势平坦的方位。

  五天后。

  村长王福领着县里的专家开始进行土地检测,虽说这只是十家的事,可村民都没见过就都想跟着瞧瞧热闹。

  第一家是张振生的大哥张振义家,张振义跟张振生虽然是亲兄弟,可是他们两家的地却不相连。

  这次检测的人员不光有苗启,还有提供备种厂家的人,可以说阵仗非常大。

  “苗老师,这块地是张振义家的,总共有两亩地。”

  说着又指了指离地不远的一口井说:“那边就是水井,随时可以进行灌溉。”

  苗启看了一眼王福所指的那块水井并没有说话,他看了一眼正在对土壤检测的人员,然后又看了一眼脚下的土地。

  其实,如果按照他的想法,这块地根本不需要采取标本,毕竟有经验的人都能看出来这块地明显不合格。

  判断土壤肥沃程度有时候根本不需要仪器。虽说现在是初春,土壤并没有完全解冻,可我们依然可以从土壤的颜色、土层的深浅以及土壤适耕性等几个方面进行观察。

  一般肥沃的土壤土色较深,图层一般都会大于60厘米,而且土层疏松。可脚下的这片土地不光土壤土色极浅,而且非常粘鞋,可见非常不好耕种。

  可毕竟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苗启并没有多说话,而是任由工作人员按程序进行采样。

  远远看去也非常可笑,一群人跟在俩个人的后面,他们去那边这群人就跟去哪里,可谁也不敢多说话,就在后面静悄悄地跟着。

  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张振生的地里才结束,当检测人员来到张振生地的时候,根本没有多做停留,只在地界的地方取了点土就结束了。

  村民们看到非常不解,其中有一位算是还懂点就问道:“为什么这块地就取一处,这是不是不符合要求?”

  苗启看了一眼问话的人,本来他不想解释,可一想到还有几家地没有采样,又害怕这个人纠缠不清,就说道:“乡亲们在从进入地到现在有没有觉得不同?”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迷茫。先不说其他人,就连张振生自己也处于迷茫的状态。

  苗启接着说道:“从我们进入地到现在,可又感觉粘脚,虽说土壤并没有完全解冻,可你们看我们现在的鞋子是不是跟刚入地的时候一模一样。”

  张振生跟着看了看自己的鞋子,觉得好像真的像苗启说的那样。

  苗启看了一眼大家又说道:“再有,你们就没有感觉,我们走在这块地的时候,土壤特别松软。而且走到这里有的人甚至已经感觉非常吃力,这就说明这个土壤非常肥沃,而且你们看看这块地的颜色,是不是比之前我们看到所有地的颜色都深。”

  苗启说道这里就没有在往下说,毕竟说的已经够直白的了。

  大约一上午的时间,工作人员将土壤的样本都已经采集完毕。村长王福想请他们吃饭,可他们却说检验要紧然后就走了。

  等张振生回家的时候,就看到宋雯丽正在包白菜,他笑着走到宋雯丽身边将她手里的白菜抢过来后说道:“早晨走的时候不是给你包了白菜心了?”

  宋雯丽不好意思地说:“那两个早就吃完了,我看你还没回来,肚子又有点饿,所以……”

  宋雯丽并没有说完,因为她知道张振生懂。张振生笑着将手里的白菜心放到宋雯丽的手里笑着说:“没事,我这就做饭。”

  说着就开始准备生火,好像突然间想到什么事情似的又笑了起来。宋雯丽以为张振生在笑自己嘟囔了一句,“不就是吃颗白菜,至于吗?”

  只不过宋雯丽的嘟囔声音有点大,张振生听到之后说:“并不是笑你吃白菜,而是在笑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定非常懂事。”

  “怎么说?”

  “你想想,自从你怀孕之后,一点也不馋肉,反而喜欢吃月饼、白菜心一类的。虽说月饼也不少钱,可怎么着也比肉便宜啊!我就在想他一定知道现在家里困难,所以非常懂事选择便宜的食物吃。”

  张振生说完就笑了,而宋雯丽却觉得张振生是脑子不正常了,就没有在理他回屋等着吃饭了。

  时间一晃就到了公布谁家地合格的日子,张振生早早地就来到大队部等结果。终于就在张振生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工作人员拿着检验报告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好了,下面我针对之前抽样的土壤公布,合格的土地一共有六块。第一家东湾子孙天和,第二家东湾子张兴怀,第三家东湾子张永望,第四家东湾子张振生。”

  张振生终于听到自己的名字,激动用力握了握拳头然后继续听工作人员公布,“接下来是老虎沟门的地,分别是徐飞虎和田广。”

  可以说公布完之后,几家欢喜几家愁,欢喜的当然是被念到名字的人,至于愁的无非是报名而没有成功的人。

  被念到名字的人家在大队部等着进一步的安排,而没有念到名字的人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大队部,只不过其中有一人离开的比较慢,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振生的大哥张振义。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张振生才从大队部出来。就在他正准备回家的时候,就听见背后有人叫他,他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大哥张振义。

  “大哥,有事吗?”

  张振义慢走几步来到张振生面前,笑着对他说:“振生,晚上去我家吃啊,有点事儿跟你商量一下。”

  张振生笑着说:“不了,大哥。你也知道雯丽正怀着孕呢,根本就做不了饭,等她生了我请您吃饭。”

  说着就要继续往家里走,可没想到张振义又把他叫住了。

  “振生啊,你觉得我平时对你怎么样啊?”

  张振生思索了一下说:“挺好的。”

  张振义继续说:“那如果我让你把你制种的那块地让给我你愿意吗?”

  也多亏宋雯丽不在现场,否则一定会骂张振生倚老卖老,要知道他们结婚那天张振义可是从他们这里顺走不少吃食。虽说后来张振生跟宋雯丽说了原因,可宋雯丽一直耿耿于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