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夏天有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倾世容颜暗相思

夏天有雪 天若怜心 3004 2019.03.04 11:01

  其他人都期待的看着华云,只见他略做沉吟,张口咏道:

  “《春雪》

  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

  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韩大大,借用您老人家的诗,莫怪莫怪)

  “好好好,华公子好文采,特别是最后两句‘嫌’、‘穿’二字更可谓是神来之笔,好一副雪景美图。”一个公子哥称赞道。

  “华公子果然不负汴京第一才子之美称,旁人不及也”夏天也情不自禁的称赞道。

  “夏公子莫公子过奖了,在下不过读过几本诗书,又怎么配得上这汴京第一才子之称。”华云摇了摇头略作谦虚。

  葛纯道:“华公子又何必谦虚,这汴京谁不知道华公子的才名,太过于谦虚就是傲慢了!”

  “不知各位兄台可知晓那梨家小姐?”华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牵扯,转移话题道。

  “梨家小姐天资聪颖,那一句‘落红树下红花落,花言非花错,满院花开欲留人,人打梨花过’至今仍令人记忆犹新啊!”一个文人世子说道,神色略显崇拜。

  “是啊,她那一联‘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楼。江流千古,江楼千古’(这一联是网上搜来的,还请不要见怪,作者对联实在不行)至今无人对得,令多少人望而却步,实在令人钦佩。”又是一个梨家小姐的死忠粉。

  “梨小姐的确文采斐然,以女子之身有如此功底,连多少男子都自愧不如,可谓是女中豪杰”夏天赞同道。

  “不知华公子为何提起梨小姐,难道是梨小姐又有佳作传出?”莫琪很疑惑。

  “今天上朝梨大人向皇上请求赐御医给梨小姐问诊”看见他们一个个的无比好奇,华云也就不再卖关子了,直接说道。

  “什么?梨小姐所染何病,是否有恙?”他们一个个都很着急,梨家小姐就像菏莲一般清雅,怎可被病疾侵扰,污其慧体。

  “自梨小姐家母梨肖氏去岁抱恙离世之后,梨小姐就一病不起,梨大人四处寻医问药,终不得解,至今实属无奈,才向帝君求援,何其苦哉!”华云感叹道。

  “还奇怪梨小姐最近为何会没有佳作传出,原来是身染恶疾,只恨不能以身代之,不甚憾之”一个文士满脸恨色。

  “梨家小姐至情至性令人感动,梨大人为女操劳至今令人钦佩”有人暗中拭泪。

  “行了,大家都别感叹了,接下来换谁来?”

  “白公子亦是人中豪杰,何不赋诗一首?”

  “那就我来吧!”

  ………………

  ………………

  一首首诗词传颂,一阵阵莺歌燕舞,小楼里声声喝彩,高墙内琴瑟和鸣。

  内城,又名金武城,它的建筑是木结构的,黄琉璃瓦顶、青白石底座,到处画着精美绝伦的彩绘,让这座巨大的宫殿群更显得金碧辉煌。

  此时,

  一处后园,拱门上书的‘御花园’三个字,龙飞凤舞,宏伟大气,帝王之气在其上显得淋漓尽致。

  御花园里栽满了奇花异草。走在路上,会闻到一阵阵淡淡的花香,令人陶醉沉迷。

  御园中央,御景亭内,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的夏景帝端坐在龙椅上,好似睥睨天下,俯视万生,威压厚重,婢女轻抚着摇风,立在其后。

  一男子矗立石桌之前,正气浩然,虽皇威浩浩亦巍然屹立。

  “梨爱卿”

  “臣在”

  “爱卿之女所患何病,需得御医珍治?”

  “启禀皇上,小女自微臣发妻亡故之后一病不起,微臣四处寻医皆无其果,不得已求救陛下,望陛下体臣之苦,怜臣之幼,不胜感激。”

  看着昔日铁骨铮铮的老臣匍匐在自己前面,夏景帝倍感心酸。

  “爱卿先起来再说”夏景帝亲自扶起梨白,好声宽慰。

  “爱卿,多年来孤视你为明镜,以正吾身,孤岂会让爱卿平失爱女”

  “来人”

  一个内宫宦人前来领命。

  “小方子,传我口御,让李御医陪梨大人走一趟”

  “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梨白对着皇帝行了大礼。

  “好了,爱卿先随小方子去吧!”

  “诺,微臣告退”

  “梨大人,跟咱家来吧!”尖声尖气的声音总是令人不那么舒服。

  “多谢公公”梨白对着叫小方子的太监说道。

  “梨大人客气了,平日里陛下可是对大人赞美有佳,说大人是国之栋梁,咱家怎能受大人谢字,大人还是感念皇恩才是”

  “多谢公公提点”

  “哼,嘴上说着感谢,却是一个一毛不拔之人,待会儿看咱家怎么在陛下面前编排你”小方子嘴上不说话,只管领着梨白往太医院赶去。

  “传皇上口谕,令李承福随梨孝之前往其宅,全力医治其女,不得有误”

  “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个苍老的男子颤巍巍的行了大礼。

  “李院使,梨大人,话已传到,咱家就先告退了!”

  “公公慢走”

  “劳烦李院使了!”

  “不敢不敢,梨大人言重了,且等我一会儿,我拿个药箱”说完走进了御医内房。

  “好的,李院使慢些”

  看着眼前苍老的御史,梨白安心了许多。医者无年便无得,学医难,需要很大的心力和时间,没有经过时间的沉淀基本上没有大的成就。

  “梨大人,咱们走吧!”李御史提起一个黑色的紫檀药箱挂到肩上,走了出来。“好,李院使慢些!”

  太医院身处禁宫,除了那些贵子妃嫔,一般没有人能坐上轿子,城外的人不许乘轿入内,只能出宫之后才能乘轿而回。

  两人一前一后向着宫外走去。

  御书房内,墨香与兰香四溢,香炉内飘起袅袅的青烟,如画似梦。

  “皇上,御医乃是皇家御用,为何要给那梨大人医其凡女”

  “梨卿家为国为民,操劳多年,为人正气浩然,被孤视为明镜,以辩之身不足,如今难道连这小小的要求孤都要拒绝吗?那会让多少人寒心?”

  “小方子?”

  “奴才在!”

  “你跟在孤身边多长时间了?”

  小方子心中隐隐不安,却还是认真的回道:“启禀皇上,已经二十三年六个月零一天。”

  “你倒是记得清楚”

  “跟了孤这么多年,你应该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你那点小心思是以为孤太过心慈了吗?”声音平平静静,不似发怒的模样。

  然而只有跟在他身边多年的小方子才明白,这是他已经暴怒的前奏。

  “奴才知错,不敢乞求陛下原谅,只求来生还能照顾陛下,为陛下鞍前马后”小方子跪倒在地,痛哭流涕。

  “你去净衣坊吧!不要再回来了!”他紧握的双手微微放松,终究是不忍心了。

  “奴才谢过陛下,愿陛下保重身体,陛下有寒疾之症,每日需得按时以热膏敷之,陛下每夜………………”

  “行了,滚下去吧!”他赶紧把他赶走,怕再听下去连赶走都舍不得了!

  他犯的错不罚不足以平己恨,若真听之任之,以后君臣难免隔阂。不如尽早打发走,免去后顾之忧。

  与此同时,汴京虽然凉了许多,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观赏汴河景色的。

  不时还有叫卖冰糖葫芦的从旁边走过。

  虽然一身紧密的装束,但还是挡不住面巾下完美的容颜。

  “小姐,要不咱们回去吧?天更凉了!”繁华的街上两个美丽的女子总是会吸引无数的目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火热的眼光还是让两人浑身不舒服。

  姑娘点了点头,正准备反身离去,不经意间瞥见路边的小摊旁有一个瞎眼的道士,虽然一身破旧的道袍披在身上,却不显凄冷,别有一番意蕴。

  好奇之下,女子朝着道人走去。

  “唉,小姐,等等我!”丫头又连忙上前搀扶着姑娘。

  “小姐,这些都是骗人的玩意儿,咱们走吧!”丫头看见这邋遢的道人,有些嫌弃。

  “这位姑娘,说话还是积点口德,贫道眼瞎心不瞎,佛说修心不修口,道言修口既修心”

  丫头愤愤不平的要上前去,被姑娘拦住了。

  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不远处的阁楼上,一位华丽的公子正好奇的打量着这里。

  “姑娘可是问卦?”道人转头对着姑娘。

  “不知道长这里可问什么?”

  “测终生运,八字算命,

  八字财运,六道轮回。”

  “不过今天与小姐有缘,就送小姐一卦如何?”道人神秘莫测的回道。

  “道长请说”姑娘应允。

  “红鸾原是天喜星,逄吉发动必迎亲。

  若为夏日楼头见,不为灾祸必应人”

  “小姐,别听他胡说八道,咱们走吧!老爷快回来了!”丫头催道。

  谁知转身刚走,忽的刮起一阵怪风。却仅仅吹起了姑娘的面巾,吹起又掉下,时间不过俶尔。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秒的风情却清晰的呈现在楼上公子的眼前,完美的容颜无法用文字形容,令公子在楼上惊为天人,不住的愣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