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不思议之创世之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 天然呆就是天然呆

不思议之创世之门 清明弦月 3210 2019.03.15 23:32

  库拉斯特和琪啾大眼瞪小眼的呆了足足五分钟。这也由不得他们不发呆。

  五分钟里,传送门在他们面前一共打开了三次,门那边的眼镜娘在看到他们之后都会楞上那么一下,然后口中说着“对不起,我走错了”这样的道歉话语,然后的然后关闭传送门。

  丫你当传送门是什么啊,两个确定的坐标怎么可能走错啊,给传送门的原理道歉啊喂!还有,等我说句话你再关行吗?

  还有,你总是背着一头牛是个什么鬼?打开传送门还要背着一头比你还大的奶牛是几个意思啊?

  浓浓的吐槽魂在库拉斯特以及琪啾心中熊熊燃烧起来。终于,在第四次传送门打开时,对方才意识到不是自己走错了门,而是别人呆在自己“家里”。

  看着眼镜娘费尽力气想要将身后半背半拖的奶牛运出传送门,库拉斯特也顾不上对方可能是黑夜教派成员的可能性,下意识搭了把手。

  可不是吗,一个一米六的小女孩在你面前使着吃奶的劲,拼命拖着足有两米大的奶牛,放谁看到都会想搭把手的。

  眼镜娘见有人帮忙,自己索性跑到了奶牛身后,从牛屁股那里推着奶牛。这头牛的重量出乎库拉斯特的意料,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颇有实力的职介者,稍微认真点拎起一头牛什么的还是能做到的,但这头牛重的就像是被施加了三倍超重力魔法一样,愣是让他和眼镜娘两人连推带拽弄了半天才搞出传送门。

  眼镜娘喘了两口气,十分得体的整了整自己的洛丽塔百褶裙,向帮忙的库拉斯特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只不过在这个礼仪还未行到一半时……

  传送门能量耗尽了。

  然后自动关闭了。

  关闭了。

  了。

  库拉斯特一头黑线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拽着的奶牛,深吸了一口气……

  “丫你有时间行礼,敢不敢先走出传送门啊喂!你把传送门的施法条件当玩笑的吗!”库拉斯特用略带崩溃的声音狠狠的吐槽着,然后在琪啾好奇的神情下解释了一番传送门的基础原理。

  与职介者在地下城中打开的脱离传送门不同,这种明显是连接两处空间的传送门不仅需要知晓两处的空间坐标,同时还需要极强的精神力来稳定传送门两侧的魔法元素。一般的魔法师,哪怕是职介者都无法独自做到,往往需要使用一些诸如惰化水晶之类的东西进行辅助,而且每个魔法师的天赋不同,所需要的辅助道具也不尽相同。

  此外,不管是哪种材料,都不便宜,这可是硬成本,也是传送门至今没有普及化的原因所在。

  要是传送门那么好用,希尔曼还至于骑着他那头名叫“斯莱普尼斯”的狮鹫飞来飞去吗?

  硬是又等了几分钟,库拉斯特与琪啾才算是正式与“温蒂尼家族的遗孤”见面。也是直到这时,琪啾才顾上打量这个让库拉斯特都曾面色凝重警惕以待的眼镜娘。

  冰蓝色洛丽塔风格的半长裙,白色的丝袜,天蓝色的小皮鞋,好看的蕾丝花边配合她金色的长发将她的贵族气质凸显出可爱的味道,棕色的瞳仁外一个框镜又为这个女孩染上了一丝学者氛围。

  眼镜娘再度行了一个贵族礼,

  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呢。琪啾嘀咕了一句,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由于一路冒险风尘仆仆显得略有些脏乱的皮甲。

  人比人气死人啊。内心忍不住感叹了下,琪啾看向了库拉斯特这个主事人。

  毕竟找温蒂尼家族借圣器是他的任务。

  库拉斯特也行了一个礼,和梅尔艾尔莎相处那么久的他,纵然是贫民窟出身也是懂得贵族礼仪的。

  “很高兴见到你,温蒂尼家的孩子。”库拉斯特声音温和,浓浓的一股我是你长辈发小的感觉。

  琪啾点了点头,这不失为一个拉近关系的好方法,反正对方家族都被灭了,也不会有谁能拆穿这种谎言。

  “很高兴见到你,尊敬的先生。”眼镜娘的声音清脆,却不失甜美,只不过,这个声音让琪啾莫名的想到了……零度的冰,就是那种混杂着水的冰。仿佛能从对方的话语中感受到冰的清冷,以及水的柔和。

  就在琪啾想为什么自己会想到冰水混合物时,眼镜娘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请允许我纠正您一点小小的误解。尊敬的先生,我并非温蒂尼家族的人,而是希瓦家族的现任族长,尤普尔·希瓦,您也可以称呼我为Ice Pupil”

  清冷的声音所讲述的话语让库拉斯特与琪啾愣了一下。

  琪啾的第一反应就是希尔曼的情报有误。

  至于库拉斯特,他则皱起了眉,和希尔曼相交多年,他自然不会怀疑希尔曼的情报来源,于是他开口说道:“这里的水元素如此浓厚,你难道不是温蒂尼加的人么?‘冰瞳’小姐?”

  “我并没有否认自己是温蒂尼家族之人,只不过,那是‘过去式’。”尤普尔坦然承认道。

  琪啾用胳膊肘顶了顶库拉斯特,低声道:“大叔,你还能感受到水系元素浓厚呢?”

  “切,荒漠里面都能立起那那么大的冰雪城堡,水元素不浓厚你敢信?”低声说罢,库拉斯特脸上挂起了一种“几乎要喜极而泣”的表情,他沙哑着嗓子对尤普尔说道:“‘冰瞳’小姐,我是温蒂尼家族上任长老特鲁·温蒂尼的好友,你可以称呼我……希尔曼,偶然听说在这个地下城里有老友后代,心中挂念,所以特来此地寻访,天可怜见,虽然你不是旧友之后,但总算让我遇到了温蒂尼家族的后人啊!”

  琪啾瞪大了眼睛,看着库拉斯特表情激动就差抱着对方开哭的胡扯。

  神特么温蒂尼家族长老的好友,神特么的希尔曼,神特么的天可怜见啊。你从名字到“自我设定”压根没一个字儿是真的啊!鬼才会信你啊,人家可是“温蒂尼家族遗孤”,警惕性肯定高着……

  “原来是特鲁伯父的好友,能在这里遇到您实在是太令我高兴了。”眼镜娘尤普尔激动的甚至达到了情不自禁抱住库拉斯特的回应彻彻底底的打了琪啾的脸。

  琪啾看着和库拉斯特一样几乎是喜极而泣的洛丽塔眼镜娘,狠狠的把手拍到了自己的脸上。

  喵的这就是“温蒂尼家族最后的遗孤”?天然呆到这个境界竟然到现在还没被灭族?纯属说笑的吧。哦不,人家是希瓦家族现任族长,从官方角度来说温蒂尼家族已经算全灭了。

  琪啾嘴角抽搐的看着眼前热情拥抱好像看到了自己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的库拉斯特与尤普尔。这俩人一个真敢演,另一个也真敢认。

  库拉斯特与尤普尔终于分开,见到长辈好友的尤普尔开心的说道:“希尔曼先生,感谢您还惦记着温蒂尼家族,虽然我已脱离家族,但我仍希望您能在这儿停留片刻,让我做一份午餐欢迎您的到来。”

  尤普尔一边说着,一边转过了身,手指着冰雪城堡“遗址”,开心地道:“我在这里铸造了一个属于我的冰雪……诶诶诶?我的家呢?我的家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啊!!”

  “那个……这是因为这里的首领……”库拉斯特组织了一下语言,准备将责任全推到骨龙身上。

  “小白呢?小白呢?”

  “……”

  以肤色(如果骨头的颜色对亡灵生物来说能够称作肤色的话)作为昵称很明显代表她和刚刚被灭掉的首领关系匪浅,库拉斯特的额头上忍不住渗出了一丝冷汗。

  不为别的,骨龙的遗骸还在他的身后呢。该死的地下城规则,如果不是被破坏到近乎“分尸”的程度,首领遗骸会一直留在这里。

  本来他还想跟琪啾把作案现场处理下再和尤普尔这个温蒂尼家族遗孤沟通,结果事赶事就造成了现在这个情况。

  “那个……如果你嘴里喊得‘小白’是指这里的骨龙的话……”库拉斯特说的很慢,他一边组织语言,一边将手放在背后向琪啾打手势,提醒她随时准备逃离。

  库拉斯特侧过身,将身后的骨龙遗骸让给尤普尔看:“它似乎为了让自己每块骨头都晒上日光浴,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嘴里说着类似“冰淇淋日光浴把自己晒没了”这样的冷笑话,库拉斯特放在身后的手微微握拳,一丝淡淡的青芒还其上。

  只要尤普尔有一丝异动,他就会发动突袭,至少要让琪啾有时间撤离。

  尤普尔踮着脚尖,视线越过了库拉斯特看了看摊在地上东一块西一块的龙骨,轻轻哼了一声:“小白真是的,把房子弄坏了就自己跑去晒日光浴……诶?希尔曼先生你在做什么呢?”

  “太阳太过耀眼,我怕你被晃的眼花,所以准备帮你小小的遮下阳。”库拉斯特脸色不变的将手放到了尤普尔的额头上,帮其遮起了阳光。

  尤普尔连忙又行了一个贵族礼:“希尔曼先生,您真是一个体贴的绅士,虽然我的家刚被破坏,但想来还是能勉强招待您一下的。请随我来。”

  说罢,这个眼镜娘就向冰雪城堡“遗址”走去。

  琪啾推了推库拉斯特,一脸戏谑:“大叔,哦不,希尔曼大人,恭喜您过关啊。”

  “嗯……毫无成就感。”库拉斯特说道。

  琪啾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温蒂尼家族被灭族,真的不冤,天然到这个程度,真的不容易啊。”

  只能说天然呆就是天然呆吗……库拉斯特在心里嘀咕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