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香江风云198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龙德光是大律师

香江风云1986 西瓜校尉 2138 2021.11.06 20:49

  “舅舅,你有没有认识的律师朋友?

  “你老舅我只是个辅警,又没打过官司,哪里能认得律师啊?更别说朋友了。”

  “……”

  中天音乐现在没有业务。李从佑除了继续写歌以外,就剩下找律所这件事情可做。

  天还下着小雨,李从佑撑伞走出巷子。经过豆腐坊的时候,不由得想起那个轻松抗起三麻袋的精瘦汉子。

  熟悉的口音、非凡的力气,都促使李从佑想再见他一面,认识一下。

  这乱糟糟的深水埗,万一那天惹到好汉们,还能把他拉出来撑撑场面。

  “老板,你可知道前几天给你卸货,能扛三麻袋的人住在哪么?”

  “哦!你是说老蔡吧?”

  老板倒是挺好说话,他指着西头不远处的那片寮屋,“就在那一片,你过去喊老蔡,就能找到他。”

  寮屋,是比民居私搭房更简陋的玩意。

  民居私搭房,虽然也是铁皮木板搭建,但好歹像个屋子,有起码的生活设施。

  寮屋可不同。它就是在空地上拼搭起来的。潮湿、闷热,风大一点还容易被吹翻。

  因为没有排水系统,导致污水横流,臭气熏天,苍蝇满天飞。

  特别是炎炎夏季,住在这种地方,那真的是种煎熬。

  正下着雨,泥泞不堪,李从佑感觉都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

  忍着心里的别扭,踮着脚走到寮屋边。

  放开喉咙喊道:“老蔡,老蔡……”

  这片寮屋密密麻麻挨作一团,住了不少人。听到响动,陆陆续续有人冒雨出来望着李从佑。

  却没看到老蔡。

  李从佑想了想,用不太标准的四川话喊道:“老蔡,你出来哈哟。”

  老蔡终于从寮屋里钻了出来,紧接着,女人也跟着出来。

  俩人静静地看着李从佑。

  李从佑走了过去,笑了笑,“你是不是叫老蔡哦?”

  老蔡警惕的看着李从佑。

  这一刻,李从佑发现老蔡的眼神很是凌厉,仿佛冒着寒光。

  这眼神,让李从佑心里一紧,忙道:“莫紧张嘛!我们见过几回了。”

  听到李从佑的口音和说辞,女人推了老蔡一把,对李从道:“那还是缘分哦!兄弟,进来坐嘛!”

  李从佑进了屋,心里便一阵叹息。

  屋里泛着潮气,泥土地面都是软踏踏的。

  这样的的屋子就是晴天酷热,雨天受潮。别的寮屋外还拉着电线,可能有风扇冰箱之类的家电。

  他们屋里除了一张木板搭的床,一个水壶,一个炉子,一个盆,一个已经开始跳瓷的瓷缸,两个碗,几件衣服,此外,再看不到别的家什。

  女人看起来身体就不好,住这样的地方,真不知他们怎么熬的。

  女人拿着瓷缸,用开水涮了又涮,最后倒了半缸水递给李从佑,像是怕他嫌弃,有些忐忑的样子。

  “兄弟,喝水,这缸子我们平常不用的。”

  李从佑接过瓷缸,笑着道:“谢了大姐!正好有点口干。”

  李从佑表情自然的喝了两口,这才发现,这瓷缸上还有字,上面写着“忠诚卫国,尖刀突击”八个字,字体外面还有红星。

  “兄弟,你也是从大陆过来的啊?你是哪里的?啷个会说四川话呀?”

  女人可能是很久没遇到能交流的人了,语气有点激动。

  “差不多吧!我祖上是大陆过来的。大姐你们是四川人啊?啷个称呼欸?”

  老蔡一言不发,李从佑就只能跟女人说话。

  “是啊!我们两口子是四川的,我叫田春梅,当家的叫蔡庆国,兄弟你啷个称呼欸?”

  “我叫李从佑,嘿高兴认识你们,庆国哥,春梅姐……”

  田春梅喊了声:“李兄弟……”

  蔡庆国则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春梅姐,你们是来香江找人还是做工的?”

  每年都有大陆同胞以非正常渠道来香江投亲或者打工。

  但多数都是沿海一带的人,少有像四川这样内陆地区的过来。

  “唉!”田春梅叹道:“过来看病的,都是我这身体不争气,也拖累了当家的……”

  “你说这些做啥子嘛?”

  蔡庆国终于说话了,“今天下雨,不大热,你好好睡一会嘛!”

  蔡庆国又对李从佑道:“地方简陋,就不留你了。”

  看得出来,他对李从佑还是谨慎甚至排斥的态度。甚至没说几句话就要赶人。

  田春梅虽然态度好些,但看起来也只是因为遇到个可以正常交流的人,说几句话而已,见蔡庆国赶人,她也说道:“李兄弟,那你慢去。”

  虽然不知他们的谨慎和排斥从何而来,但人家明显不想深交,还出口赶人,李从佑也没理由赖着。

  看着手里的瓷缸,李从佑想了想,还是说道:“大姐,相逢即是缘,不介意的话,我给你们找个住的地方。”

  本来一直聊得挺愉快的田春梅闻言就变了脸色,板着脸道:“不用了,你走吧!”

  李从佑莫名其妙,这突然间的变脸是为什么?他百思不得其解。

  李从佑悻悻的走出屋外,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这片寮屋。

  他离开后,蔡庆国叹道:“这娃看起来不像坏人,要不然……”

  田春梅摇摇头,说:“礼下于人,必有所图,没得无缘无故的付出。谁晓得他是啥子人?”

  ……

  跨过又一村,就是九龙城区的九龙塘。

  相较于贫穷落后的深水埗区,九龙城区有着天壤之别。

  北接狮子山,南望维多利亚港。

  可谓满是高楼大厦,遍地楚楚衣冠。

  李从佑收集了这一片区的律所信息。他一家家上门询问。结果是,在他说明来意之后,都礼貌而又坚决的将他打发了。

  “骚瑞,我们目前没有开展这项业务……”

  “啊不好意思先生,我们的所有业务日程已经排到明年了,请到别家问问吧……”

  “……”

  李从佑渐渐失去耐心。

  还有最后一家,不行拉倒。

  来到这家名为德光律所的地方,李从佑只看了看门头,心里就有些摇头。

  律师是多赚钱的行业?那可是金口一开,金钱就来啊!哪个律所不是搞得光鲜亮丽的样子?

  偏偏这个德光律所,门头都掉漆了。

  进门后,发现这所谓的律所里就两个人。一名女子正在复印机前忙碌着。一名男子看到李从佑进门,便起身问道:“你好!有什么事吗?”

  李从佑忍住转身就走的冲动,问道:“是龙德光律师吗?”

  男子微微一笑,“是大律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