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末世临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美女还是霉女?

末世临幸 燃不尽悲凉 2039 2019.04.16 14:00

  “你叫什么名字?”

  余震享受地躺在老板椅上,目光平静地看着面前的女人问道。

  说实话,眼前女人很有气质,特别是身材“啧啧啧,”她身穿着一套黑色职业套装,修长的双腿饱满圆润,光滑的玉足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脸上白白净净,带着一副小巧的眼镜,头发被扎起至脑后,额前露出一缕长发挂于脸庞,至于其他,余震就看不到了,因为女人始终低着头,看不清具体长相。

  “我……我叫杨……。”

  女人似乎有些被吓到了,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个清楚她的名字。

  “哎,余震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个女人不可能是杀死那些人的凶手,她被困在这里这么久,更不可能知道是谁杀的,所以问那么多也没用。”

  余震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他为了清理那些丧尸可是累坏了,他很想再多坐一会,可他的肚子不允许啊!

  他没再管女人,环视一圈,看到那个茶几木料挺足的,拿起消防斧就走了过去。

  “啊啊啊……你要干什么。”

  一声刺破耳膜的女人尖叫声在余震耳边响起,同时女人迈着小碎步往后退去。

  “别吵了,我又不是劈你,”余震瞪了女人一眼,女人就立刻不说话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月亮悄然挂在上空,末世后的城市格外宁静,少了几分平时的汽车喧嚣声,如果没有这狗日的病毒的话,绝对会让人心情愉悦不少。

  董事长办公室里,余震蹲在一个小火堆面前添加着柴火,火堆旁边搭起来一个三脚架,上面放着一个铁质饭盒,从饭盒里面传来的米饭混合着腊肉的香味让他精神抖擞。

  而那个女人则坐在沙发上,眼睛时不时瞄向余震这边,喉咙上下滚动吞着口水,肚子也不适时宜地咕咕叫了起来。

  余震看了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就把铁盒从三脚架上拿了下来,等到铁盒冷却的差不多了,随手找了块布拖住铁盒下面,打开盖子,一股香味顿时飘散至整个房间。

  “真香,余震扒了一口米饭,腊肉和米饭的味道充斥着整个舌尖,让他差点把舌头都吞了进去。”

  “咕噜噜。”

  余震才刚吃了一口,就听见从一声女人那传过来的声音,他真的很想装作听不见,可他一抬头与女人那可怜巴巴的双眼一对视,他就下不去筷子了。

  ……

  “女人真是麻烦精,”余震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不停地唉声叹气,而女人则端着盒饭在一旁欢快地吃着,完全没有了先前端庄的气质。

  你叫什么名字?余震等女人吃完饭放下饭盒后,他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

  啊???

  你叫什么名字?被困在这里多久了?”余震看到这个女人呆呆傻傻的,他只能耐着性子再问一遍,他突然有些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被吓傻,不过既然她能出现在这间办公室里,她以前的身份肯定不简单,那她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可能那么差。

  女人稍稍抬头,朦胧的双眼看了余震一眼,这次她没再发疯,直截了当地说出自己的家世,听着女人娇柔腻滑的美妙音质,余震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女人叫杨欣,是天海市本地人,这家公司就是她爸给她投资的,属于杨氏集团的附属公司,而她不仅是富家千金,更是一名海归博士后,她的专业就是研发各种电子黑科技。

  大楼建成没多久,人员就招募齐备了,她因为一项研究到了紧要关头,就把剪彩事宜教给副董事长也是他爸从总公司派过来的人员去办了,却没想到剪彩刚开始没多久,她就听见外面响起一阵阵骚乱,打电话给下面的人才知道,原来是先前拆迁款的事情没有弄好,就直接强拆了,他们找不到承包商也没办法,现在大楼建好了,那些人就过来闹事讨说法,一开始那名副董事长直接让保安赶他们走,却没想到,他们回来后带来了一大批小混混直接砸了剪彩仪式的那些设备和台子。

  在下面主持的副董事长没办法,只能先邀请他们进去谈,然后等警察来了再赶他们走,却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病毒爆发了,人咬人,人吃人,被感染的人越多,更多没有被感染的人群就往大楼里面跑去。

  而搞完研究端着咖啡的杨欣在走廊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她很害怕,打电话报警一直占线,打电话给他妈爸也是无人接听,她虽然慌,但还是保持着一些理智,因为她在实验室一呆就是几天几夜,所以准备了很多食物和饮水,她就把这些东西全都搬到了她的办公室里,因为她的办公室有一间床供她休息,还有一间室内卫生间,而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她都是在恐惧中度过的。

  直到今天她听到外面除了丧尸之外的其他异响,她知道有人来了,而这个消息对于食物已经在几天前吃完的她来说,无异于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靠!自己明明能靠颜值和家室,却偏偏要自己办公司,而且听她的意思,她全心都投入在学业和失业当中,一把年纪了还没结婚,这倒是让余震这个老光棍舒坦了一些。”

  你知道前些天餐厅发生的事情吗?余震觉得,有些事还是要问问的,万一她知道呢!

  餐厅?杨欣的眼神迷茫起来,摇了摇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点了点头,浑身颤抖地说道:我只记得前些天晚上,从楼下不断传来一声声若有若无的惨叫和呼救声,肯定是大厦闹鬼了。

  闹鬼?哈哈哈哈,余震一听到这两个字顿时大笑起来,“这个女人也太单纯了吧,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她也信。”

  ……

  ”余震的笑声戛然而止,看向自己紧紧包裹着的手臂,心想,好像冰做的手臂长在人身上可以灵活自如操控也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呢。

  请问你怎么称呼?杨欣好像被余震的笑声感染了一样,也不再那么拘谨和害怕了,主动问起了余震的名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