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男主他超凶的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我看你是疯了!

男主他超凶的 星如银 2124 2019.01.13 17:27

  江暮晓回到家中,此时杨芬跟江迅早已回来。

  江迅见江暮晓进门,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死死抱住杨芬,“妈!姐好可怕啊,你让她走!”

  他肥胖的身体此时蜷缩在一块,颤颤发抖。

  “姐还说,要割掉我的眼睛鼻子,啊——”江迅说着尖叫一声,完全吓破胆的表现。

  杨芬立马捂住江迅的嘴,“别喊这么大声,让人听见不好。”

  说完,她瞪着江暮晓,“江暮晓,你别以为你身后靠着纪凛就能嚣张,那是个什么人你不清楚?就是一混混,你真跟他早恋?不怕影响你的学习成绩?”

  江暮晓平静的说,“不会。”

  她静静的看着杨芬把江迅护在了怀中,转头面对她,眼神如同仇人般。

  再回想起上辈子发生的事情,种种辛酸苦楚都变成了厌恶。

  江暮晓忍不住想冷笑,上辈子她追求着虚无缥缈的亲情,现在看来,根本没有必要。

  以前她那么讨好杨芬,杨芬最后怎么对她的?现在呢,或许反抗一下,会达到她想要的效果也说不定。

  江暮晓的话气到了杨芬,她伸手指着江暮晓,“你他妈就给我嚣张狂妄着,我看到时候你被学校开除了,不哭着求我。”

  “妈,你放心好了,弟弟被开除,我都不一定被开除。”

  “江暮晓,我看你是疯了!”

  杨芬被江暮晓冰冷的话语刺激的,从旁边拿了鸡毛掸子,就往江暮晓身上招呼。

  江暮晓躲开了,语气已经冰冷,“妈,你忘了前不久你刚进警察局了?”

  杨芬动作一顿。

  “你还说,我原谅你,就给我做红烧鲫鱼啊,怎么,不算数了?”

  江暮晓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纸条,幽幽道,“刚好,警察叔叔跟我说,如果你再打我,我可以直接联系他,到时候你就是不想也得进去顿一顿了。”

  杨芬将手中的鸡毛掸子一扔,“行!你长大啦,是不应该打了,妈今晚就给你做红烧鲫鱼。”

  说话间咬牙切齿的。

  江暮晓勾了勾唇,转身进了卧房,将房门关上。

  回到她十几平方的小卧室里,被她收拾的整整齐齐,虽然拥挤,东西也陈旧,但是却很温馨。

  墙面上还贴着《美少女战士》的海报,那是他们这个年代最流行的动漫了。

  江暮晓深呼吸一口气,熟悉的肥皂清香味,还有书本的墨香味,没有现代那些香水气味渲染,很干净天然,荡入她心间。

  江暮晓从抽屉里取出了镜子,凝神盯着镜子中的女孩看。

  女孩子皮肤白皙,一张小巧的瓜子脸,杏仁眼在微光照拂下流动着莹莹的光芒。

  小巧的鼻子,精致的唇瓣此时是失血的苍白。

  额头上原先流淌着的伤口又重新处理过了,此时缠着纱布。

  这是十七岁的江暮晓,脸上的年轻,不是几千上万的护肤品医美能堆起出来的。

  江暮晓摸了摸自己的脸,唇瓣微扬,能重活一世真好。

  回忆着上辈子发生的一切事情,江暮晓心情复杂。

  她父亲是退伍军人,在江暮晓出生后就转机关单位上班了,而她母亲是个中学老师。

  以前感情还算好,至少她父亲是真的疼爱她。

  可惜,自从父亲在她十二岁那年过世之后,母亲就性情大变,宠溺江迅,重男轻女的让她感到不可思议。

  但是当江暮晓要出门时,她都会让她打扮的好看点,在外人面前对她也很好。

  所以对于杨芬阴晴不定的性格,江暮晓只以为她是因为父亲去世受了刺激。

  现在她知道了,那是因为杨芬想要体面吧?

  毕竟,杨芬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老师,他们又住在大院里面,圈子就这么大,女儿整天被虐待,传出去其他同行怎么想呢?

  而她,就这么被杨芬蒙蔽了。

  至于林思洋,比她大两岁,如今正在念大学,他的大学跟她的高中就隔着一条街,所以见面很方便。

  林思洋因为她是高三生,对她十分关怀,时不时来她家里做客辅导她做功课。

  那林思洋跟杨芬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呢?

  江暮晓从回忆中找不到一点苗头。

  如今重生回来,想要寻找,估计会容易的多吧。

  上天让她重生,她怎么能不珍惜这次机会呢?

  到了周一,江暮晓去上学。

  起床出门,没想到杨芬已经做好了早餐,这让江暮晓有些意外。

  毕竟以前早餐都是她起来做的。

  面对杨芬做的东西,其实江暮晓是有心理阴影的,不过,她知道现在的杨芬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

  她身上还有杨芬可以利用的东西。

  果然,杨芬一改昨天暴躁的样子,笑得十分柔和,“晓晓啊,你看你额头上这伤口不美观,缠着纱布出去少不得被人笑话,这样,妈帮你剪一个刘海吧。”

  江暮晓转头看向杨芬,“不用了妈,伤口要是被头发捂着,更难愈合。”

  上辈子她额头上有伤口时,确实是为了不被人发现,剪了刘海挡住伤疤。

  现在于她,没必要。

  杨芬笑容僵硬,“但是那样漂亮一点啊。

  而且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要剪刘海吗?现在妈帮你剪一个好看的刘海,不好吗?”

  江暮晓还是笑着摇头,“妈,等以后伤口愈合了再剪也来得及。”

  看着江暮晓这么慢悠悠的样子,杨芬却着急了。

  “晓晓啊,你这么爱漂亮,这样出门,会被你的同学笑话的。”

  “我不怕。”随后江暮晓站起身来,“妈,我吃好了,先去上学了。”

  杨芬见江暮晓不听她的话,便想要发火。

  不过,江暮晓转头看向杨芬,“对了妈,警察叔叔还说等我中午放学带我去医院换药,我中午不回来吃了。”

  杨芬一听到警察两个字,怒火就消失了不少,有点儿惊讶,“让警察叔叔带你去不太好吧,还是阿妈带你去医院?”

  “妈你不是要上课吗?咱们又不在一个学校,来回太累了,有警察叔叔陪着我就好。”

  “这没关系的啊,我陪你去就好了。”杨芬还是笑眯眯的说。

  “那也行!”

  这还是这两天来,江暮晓头一次这么好说话,让杨芬忍不住松了口气。

  只不过,她顶着这样的纱布出门实在是太显眼了。

  但是,现在看江暮晓的犟脾气,好像她也没办法说动她了。

  这死丫头,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江暮晓刚从家里面走出来,就看见了推着单车的林思洋。

  面前的男人不再是十几年后西装革履带着金丝边眼睛,俨然社会精英的模样。

  此时他也不过才十九岁,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衣,下面是一条卡其色长裤,朴素的打扮映衬着他一张青葱少年郎的模样,温和如玉,哪个女孩子看了不会心动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