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男主他超凶的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喜欢,总要有个理由

男主他超凶的 星如银 2088 2019.01.17 16:56

  “热菜啊。”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浪费煤气,让你早点回来一起吃饭,你又不肯,你要是不觉得浪费,你去赚钱啊,我又供你吃饭,又供你住,一个人养活全家,我容易吗?”

  江暮晓笑了起来,好熟悉的感觉,上辈子,杨芬就是用这样的论调洗脑了她。

  此时,她指了指对面墙上挂着的时钟,“妈,我一下课就回来了,现在才晚上六点钟。”

  轻飘飘一句话,让肚子里一堆理要骂出来的杨芬制止了说话声。

  她回身看着墙上挂的时钟,确实是六点钟。

  那么,江暮晓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你……”

  “妈,以后我都不在学校里面看书看的很晚了,我听你的。”

  江暮晓展颜一笑,面对林思洋她可以笑得温柔,面对杨芬亦是如此。

  以前江暮晓不听杨芬说话时,杨芬就喜欢拿这件事来念叨江暮晓。

  但如今她听话了,杨芬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我看你真的跟那个古惑仔在一起,不学好了,是不是准备读完高中就不读书了,跟着他混社会?”

  “学习这种事情,并不是花费时间越长,就学的会越多,所以阿妈你就不用替我操心了。”江暮晓还是笑盈盈的说。

  重新开了炉子热菜,这一次,杨芬没阻止她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当一个总是听话的人忽然不听话时,总是欺压的那个人也不敢再贸然下手。

  就算这个人是她看着长大的。

  杨芬虽然不敢阻止江暮晓了,但心里面却觉得极为奇怪,人的性格真的会在短短时间变化这么大吗?

  明明江暮晓以前听她话听的紧的,现在却总是反驳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该不会是,鬼上身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杨芬心里发毛。

  虽然现在这个年代已经破除封建迷信,但是总有些人会迷信的。

  特别是遇见自己想不通的事情的时候,就忍不住往鬼神方面去想。

  江暮晓第二天从学校里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家里面有点古怪。

  竟然贴了好几道符,她的卧房更是重灾区,里面弥漫着一股烟味。

  江暮晓皱了皱眉头,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刚刚经历了一场火灾。

  打开了门窗,将贴在门上面的符都撕下来。

  转头就看见杨芬站在门口,把江暮晓吓了一跳。

  “你现在什么感觉?”杨芬问。

  江暮晓不明白杨芬在说什么,杨芬皱皱眉头,不应该啊,她请的已经是本地最好的大师了,花了她不少钱,这些符都是驱邪的。

  但是看样子,江暮晓没有一点感觉。

  江暮晓从杨芬的表情瞬间明白今天为何这般古怪了。

  “妈,你为人师表的,竟然这么封建迷信?”

  她将符递给杨芬,“这要是传出去,不好吧。”

  杨芬下意识的接过符,这花了她两百块钱,可是工资的一大半了,竟然什么都没有?!

  那江暮晓究竟是因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子的?

  杨芬觉得自己快疯了。

  很快,江暮晓就知道,自己根本不用怎么做,竟然就将杨芬弄的有点怀疑人生了。

  当然,她也要防止杨芬在她的饭菜里面下药的。

  虽然说她重生了,但是上辈子这件事还是让她有点心理阴影。

  这辈子,她可不想栽倒在同样的事情上面。

  一晃到了周六,这天,江暮晓待在家里写作业,不一会儿,林思洋过来敲门。

  “晓晓,听说你快要期中考了?你英语成绩不是有点不好么?我来帮你。”

  望着少年笑容灿烂,一脸阳光的模样,江暮晓像是被刺伤了一般挪开眼,“不用了,我已经找到了学习英语的诀窍了。”

  以前英语向来是江暮晓头疼的科目。

  不过后来江暮晓因为要工作,请了专业的老师恶补过英语,又经常出国谈合作,现在高中英语在她看来,很简单。

  林思洋脸上笑容一僵,十分惊讶,“你会英语了?”

  江暮晓嗯了声。

  说完,就要将门关上。

  谁知道身后响起了杨芬的声音,“思洋,你过来了?进来坐下呀,阿姨给你切水果吃。”

  不同于对待她的冷淡,杨芬招呼林思洋极为热情。

  “谢谢阿姨。”

  林思洋也没有客气的进屋子里。

  江暮晓站在门边,望着杨芬跟林思洋在对话。

  两辈子重合了,让江暮晓有点恍惚。

  杨芬像个长辈一般对林思洋嘘寒问暖的,林思洋的回答也一板一眼很乖巧。

  但是谁知道表面上的规矩竟然是那样一面?

  就如同一块美味的蛋糕,用刀子划开表面,结果发现里面满满的蛆虫在蠕动。

  原本对食物有多期待,见到真相时就有多恶心。

  江暮晓忍不住捂住了嘴,快速的冲下楼去。

  正在说话的两个人,听见江暮晓的动静回过头去,没想到江暮晓竟然走了。

  林思洋见状,对杨芬道,“阿姨,晓晓可能生我的气了,我下去找找她吧。”

  他刚要走,杨芬却握住他的手,“你急什么,她不在正好,咱俩好好谈谈。”

  ……

  街角处,干呕声一阵阵传来。

  江暮晓扶着垃圾桶,明明很想吐,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像是有一只手攥紧了她的喉咙,那种咽不下去吐不出来的感觉,真是难受。

  江暮晓浑身都紧绷着,从神经末梢的颤栗蔓延开来,快要窒息了。

  正在这时,一块方巾递到了她面前来。

  紧接着,一只大手抚上了她的后背,温柔的轻拍着。

  江暮晓回头,对上了一双狭长深邃的眼眸。

  这个男人,怎么总是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出现呢?

  “吃错东西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看看?”

  江暮晓直起身来,接过纪凛递给她的纸巾捂着嘴,一面道,“谢谢。”

  “不用谢,你我之间,用谢谢说的清楚?”

  江暮晓眼皮一跳,这个男人总是这么不正经。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她岔开话题。

  “大概是心有灵犀吧,我感觉到你有事,就过来了。”

  得,不管她说什么,纪凛都会往暧昧的方向解释,静默了一会,她抬头看向纪凛,“你真的这么喜欢我吗?”

  “怎么,打算以身相许了?”

  “喜欢,总是要有一个理由的吧。娃娃亲?那种几百年前的事情你当真?”江暮晓笑着望着纪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