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男主他超凶的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以后不会再找你

男主他超凶的 星如银 2052 2019.01.29 13:07

  屋子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纪凛掐着江暮晓的手蓦地一松,江暮晓跌坐在床上。

  她不顾脸上的疼痛慌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说的话也是胡乱猜测的,可能是我说错话了,你别生气。”

  真的不能喝酒,一喝酒什么真话都能吐出来,江暮晓很懊恼。

  而且刚刚纪凛的神色太恐怖了,就算是她经历过生死的人,都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眼神。

  没有感情的,阴狠逼人。

  还是说,这个才是这男人的本性?往日嬉皮笑脸不过是一副面具?

  不管怎样,这个时候示弱,总是没问题的。

  纪凛垂眸,看着女孩子缩着肩膀耷拉脑袋,害怕的颤抖的样子。

  脑海中忽然回想起不久之前,她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

  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他拧着眉头,伸手想要摸下江暮晓的头,但是手伸到一半,又僵住。

  随后,他开口道,“你走吧。”

  江暮晓如蒙大赦,迅速站起身来跑了。

  纪凛还是站在原地,凝视着自己刚刚掐住江暮晓脸颊的手。

  果然,在这样的环境中待久了,就算是他,也会因为一点风吹草动紧张的不行。

  真是折磨的人要发疯了。

  第二天天刚亮,纪凛就收到短信,让他去浅湾,陈爷的住处。

  纪凛骑着机车过去。

  这个时代的有钱人已经很有钱了,住大别墅,开奔驰,养番狗。

  陈爷家中的看门狗就是一只德国黑背,服从性极高,对主人忠诚,经过训练,是看家护院的好手。

  纪凛也喜欢这条狗,每次过来这边,都会拿东西逗它,今天也不例外。

  体型强壮的狗在他面前,就如同一只可爱的玩具。

  纪凛逗了一会儿狗才去院子里。

  往常这个时候,陈爷都在后院里逗鸟浇花。

  纪凛走过去,就看见穿着唐装的老人家高兴的玩着鸟儿。

  就如同许多普通的退休老人家一般,却不知他脚下踩着多少人的尸骸。

  纪凛喊了声,“陈爷。”

  陈爷转头看向纪凛,将鸟笼子放了下去。

  他道,“过来。”

  纪凛走上前,陈爷忽然抄起旁边的木棍朝纪凛打了下去。

  纪凛下意识想抬手去挡,但想到面前人的身份,还是克制住,任由陈爷打他。

  别看陈爷现在身体不好,但年轻时也是练家子,知道哪儿打的最疼又不伤人,下手狠辣。

  纪凛闷不吭声的被陈爷揍。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要追那个学生妹可以,但是她现在才几岁?你竟然还灌醉她,将她带去你家,纪凛,你真是无法无天了!”

  天知道十恶不赦的陈爷,说出这些话时心里面作何感想。

  纪凛结结实实的挨了陈爷十几下打,直到陈爷打不动了。

  陈爷身体本身就不好,打得气喘吁吁的,他对纪凛摆了摆手,“你走吧。”

  纪凛还站在原地,忍受着后背火辣辣的疼,几乎站不直身体,他还是撑着,背脊挺直的看着陈爷,“陈爷,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你说。”

  “江暮晓跟你是什么关系?”

  ……

  第二天江暮晓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脸颊上有两块淤青,忍不住皱眉。

  纪凛下手也太重了吧,伸手揉了揉脸颊上的淤青,她的皮肤很白皙,所以这两个指印更加明显了,不知情的人,怕以为她被家暴了。

  来到学校时,马芳玲就注意到江暮晓脸上的淤青,吓了一跳,“你阿妈又打你了?”

  她身为江暮晓的同桌,自然知道江暮晓的遭遇。

  江暮晓摇头,“我自己不小心磕伤的。”

  马芳玲一脸不信,“暮晓,如果真的是你妈,就跟当初那样,报警让她进警察局。”

  当时的事情,已经在班上小范围的传播出去了。

  江暮晓笑了起来,“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下了课,江暮晓就去学校的信件室里面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过了半个多月了,应该也有回信了吧。

  她不敢将信件寄家里,所以填的是学校的地址。

  果然,在查找一叠厚厚的信件后,总算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看完回信内容后,江暮晓勾了勾嘴角。

  她从来就知道自己在设计方面的天赋,虽然当年她顺从了她母亲的话选择了热门的师范专业,但骨子里还是一个热衷于绘画设计的人啊。

  所以一边勤工俭学一边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毕业之后也就直接选择了设计方面的工作。

  如今来看,上辈子的手艺没有丢掉。

  信里面有个联系方式,说想要跟她约一个地方见面,时间地点都她来定。

  将东西收好,心中一块石头也落地了。

  放学的时候,江暮晓路过校门口,忽然想到了上周她跟校门口小店里的老板娘说的话,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带孩子去医院看看。

  江暮晓便随便进店里面去买点吃的打包回家。

  没想到那老奶奶认出她来了,高高兴兴的握住她的手,“妹妹仔,你就是之前告诉我我孙子身体有问题的孩子吧?”

  江暮晓点头。

  “多谢你了,我们带孩子去医院里面检查,脑子里面竟然有个瘤子,不过还是早期,哎呀,如果不是你,我们也不会带他去看病,小朋友看着多正常啊。医生还说,一般这么小的很难有什么症状,但等那瘤子长大后那就麻烦了!”

  老奶奶对江暮晓千恩万谢,江暮晓得知只要做手术摘掉,暂时没什么问题后,松了口气。

  而她买的东西,老板娘执意不收她的钱。

  还客客气气送江暮晓出门,让她有空经常来玩。

  江暮晓一脸汗颜。

  不过,脸上的笑在看见纪凛站在不远处时顿住了。

  纪凛此时正叼着烟在抽,对上江暮晓的眼,对她一挑眉,深邃凌厉的目光,似要划破宁静夜空的刀锋。

  江暮晓对他点点头,随后朝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

  身后有脚步声跟上来,不过,出乎她意料之外的,纪凛也一声不吭。

  直到纪凛跟着她从车上下来,江暮晓忍不住回过头看他,“你跟着我做什么。”

  纪凛凝视着江暮晓脸颊上的淤青,薄唇噏合,“晓晓,昨天的事情很抱歉,我以后不会找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