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男主他超凶的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被一个小丫头整了

男主他超凶的 星如银 2107 2019.01.18 16:59

  女孩子的眼睛是很好看的杏仁眼,眼珠子又黑又大,不笑的时候透着一股不谙世事的纯净,甚至于太稚嫩。

  但笑起来弯弯的像是两道彩虹,让人恨不得她多笑笑,好叫这彩虹挂上让人觉得心情好。

  纪凛很少见到江暮晓这样对他笑,以前她几乎都是躲着他的。

  可见,她现在半点都不怕他了。

  纪凛眼神中透漏着少有的冷意。

  不过很快就被他收敛,继续一副痞痞的笑,“理由?就是见你越大越漂亮。”

  这样就够了吗?江暮晓呆呆的看着纪凛。

  不过想想看,杨芬为什么会跟林思洋在一起呢?一个是寡妇,一个是前途一片光明的大学生。

  他们在一起的理由……

  江暮晓忽然想起来,林思洋的母亲一年前过世了,以前林思洋跟他母亲感情很好,当时因为他母亲去世,他痛不欲生。

  想到这里,江暮晓眼眸微缩,是这样,所以理由其实很简单……

  “你是对的。”江暮晓看向纪凛,“喜欢确实不需要太多理由。”

  就像上辈子她这么喜欢林思洋,那么努力终于得偿所愿,但这个愿却不是她真正的愿……

  纪凛拧眉看着江暮晓,少女面上那悲戚的神色,如同一条搁浅的鱼,是他从来没见过的。

  这几日他也有打听过江暮晓的事情,据说她母亲已不敢再对她又打又骂了,那么,是为什么?

  还不等他问出个原因来,江暮晓再一次弯腰吐了起来。

  吐完之后,江暮晓有点虚脱,腿一软往前栽去,一只有力的胳膊横在她面前,箍紧她的腰。

  “放手。”江暮晓低叱一声。

  谁料纪凛非但不放,还一把抱起她,满脸不屑的笑,“我不放你能打我?就你那力气,打我我又不痛不痒,不如你亲我一口,兴许我就放了你。”

  江暮晓,“……”

  她闭了闭眼,现在她确实没什么力气了,懒得跟纪凛争吵。

  闭上眼之后,除了眼睛,其他感官更加清晰。

  她的头就靠在纪凛胸前,能听见男人沉稳的心跳声。

  隔着T恤有热度传来,一阵一阵的。

  还有他的呼吸声,自她头顶传来。

  她还闻见了他身上浓郁的烟味。

  就连将她抱起身的胳膊都能感知清晰。

  谁能想到,面前这个人,一年之后,不!用不了一年,大半年后,她高考完的那个暑假,他将会迎接一场死亡。

  她张了张嘴,很想劝纪凛,但是,想到她刚重生那会跟纪凛的对话。

  这个男人不会听她的,说不定还会因为她知道的太多而杀人灭口。

  江暮晓咬牙,一条路走到黑么。

  到了医院门口,在江暮晓强烈的抗拒下,纪凛总算放开了她。

  “你确定自己能走进医院?”纪凛一副看好戏的姿态看向江暮晓。

  江暮晓脸色苍白如纸,明显是快撑不住的。

  如今她的身体正因为长年累月的吃不好睡不好,严重营养不良,再加上刚刚呕到胃酸都出来。

  江暮晓轻咬舌尖,腥甜蔓延开,总算让她清醒了几分。

  “纪凛,我还是自己进去吧,不然我怕你知道真相后会杀了我。”

  “为什么?”纪凛点了根烟,轻阖眼眸,好整以暇的想知道个答案。

  “因为我怀孕了。”江暮晓仰头看向纪凛。

  于是,她成功的看见纪凛刚刚叼到嘴里的烟啪嗒坠落在地。

  ……

  “五哥,你说买几只鸡送去给阿嫂?”黄毛混混一脸惊讶的看着纪凛,随后一阵欣喜,“是不是阿嫂有了?”

  “有你个头!”纪凛敲了下黄毛的头,一面磨牙,“你阿嫂还在长身体的阶段,营养不良,要补补!”

  黄毛的话又勾起了他前不久的回忆。

  天知道他在听见江暮晓的话时,有多震惊。

  结果没想到下一瞬,那丫头竟然噗嗤一笑,告诉他她在开玩笑。

  长这么大,从来就只有他整人的份儿,还没被人整过。

  可是现在呢?在遥远的C市,他竟然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多的丫头的整了!

  要是被那帮混小子知道,那他脸得丢到姥姥家去了。

  见男人暴躁的样子,黄毛不敢多说话了,赶紧溜去买东西。

  没想到才走出两步,又被纪凛喊住。

  男人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中的阴鸷散开,“算了,我去准备,你送给她。”

  “嫂子,这些都是五哥给你买的东西,说让你好好补补身子。”

  江暮晓刚刚到家门口,黄毛就将东西递给她,随后像是怕江暮晓拒绝般飞快的跑了。

  江暮晓一脸懵逼的看着一堆东西,前不久她将纪凛戏弄跑了,以为这个男人不会找她了,没想到转头还给她送东西?

  这沉甸甸的分量,里面是什么啊。

  正在这时,屋子门被打开来。

  江暮晓抬眼看去,惊讶,林思洋竟然还没走啊。

  而如今经过恶心的呕吐之后,她已经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了,从此之后面对这两人,不说刀枪不入,也是百毒不侵了。

  “晓晓,你刚刚去哪里了?我等了你很久。”林思洋见到江暮晓先是惊讶,随后装作一脸着急。

  “你既然这么担心我,不会找我吗?”

  “……我是怕你走又回来,所以在这里等着。”

  林思洋刚刚不过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江暮晓当了真,还反驳他,无奈只能用另外编织一个谎言。

  “原来是这样,那谢谢你了。”江暮晓语气温和的说。

  “江暮晓,你怎么跟思洋说话的?他比你大两岁,是你哥哥,你会不会说话?”杨芬怒气冲冲的说。

  哥哥?呵。

  江暮晓看着杨芬,不答反问,“妈,你跟思洋哥两人呆在家里面聊什么啊,竟然可以聊两个小时。”

  她去医院挂了吊瓶,回来到现在,确实用了这么久时间。

  “什么聊两个小时?我们在打牌呢!”杨芬指了指桌面上凌乱的扑克牌,这般解释。

  不过,她却总觉得江暮晓的目光黏在她身上,仿佛要看穿什么,这样的眼神让她觉得心烦意乱的,林思洋在这里又不好说什么,只能让林思洋先回去。

  林思洋临走前,像是为了弥补什么,对江暮晓说,“晓晓,阿姨说你上次月考英语才考了八十几分,你别骗我了,我知道你生气,但你不说,我也不知道你气什么,下次等你气消了,我再来帮你补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