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男主他超凶的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憋屈到死

男主他超凶的 星如银 2071 2019.01.24 17:50

  在场的人都知道当日发生的事情。

  虽然最终关于纪凛的罪证不成立,但纪凛却结结实实被光头佬摆了一道。

  其他人都愤慨,唯独当事人事不关己般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烟。

  一群人纸醉金迷,包厢门被打开,几个衣着性感浓妆艳抹的女人走进来。

  都自动自觉的依偎在在场男人怀中。

  还有一个人走向纪凛。

  赵荣眼尖,喊了声,“你干什么!”

  一句话,吓到那个女人脚步停顿住了。

  赵荣心惊,谁不知道他们五哥为了他未婚妻守身如玉,当初有个夜总会小姐接近纪凛,直接被他让人脱光了丢出门去。

  从此以后,来这种场合都没有女人敢接近纪凛了。

  纪凛依旧在抽烟,眼皮都没抬一下,半张脸埋在阴影中,看不真切。

  他现在是没什么情绪的。

  赵荣盯着那个女人的背影,觉得很陌生。

  他自认为是这家夜总会的常客了,却不认识她。

  不禁喊了声,“你给我转过头来!”

  那女人身影僵硬,过了一会儿,才颤颤巍巍的转过头来看着赵荣。

  一副要哭的表情。

  “咦,这不是我们的姑娘啊!”

  其中有个女人喊了声,“你哪里来的?”

  “我……”黄霜叶的心尖颤抖着,一时间无言。

  她是打听到纪凛来到这边,刚好她有个朋友在夜总会里面上班,便靠着她的关系浑水摸鱼进来,想要接近纪凛,没想到这么轻易被发现了。

  “你是干什么来的?!”赵荣猛地一拍桌子,一脸横肉颤抖着,莫名的狰狞。

  像他们这种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来的人,对于一切陌生的事物都带着天然的警惕。

  “我……我喜欢凛哥,但是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接近他的,今天听说他会来夜总会,我才混进来的。”黄霜叶虽然是个太妹,但是也就是奇装异服爱逃课打架了点,跟这些真正的古惑仔对比,还是弱爆了的。

  此时被赵荣这么一凶,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大哥,你就饶我一次吧!”

  看着哭得像个小孩子似的黄霜叶,赵荣狞笑,这样随便闯进来的姑娘,不给她长点记性,是不会听话的。

  “滚。”淡淡的一个字吐出,打断了赵荣的想法,也将黄霜叶的哭声打断了。

  黄霜叶看向纪凛,纪凛也正看着她。

  男人面容俊美,五官在幽暗的灯光下愈发深邃,是她爱的那张脸。

  但眉宇间浮动着的戾气,还有杀意,如同来自地狱的使者,比满目狰狞的赵荣更可怕,让她呼吸一窒,恐惧顺着脊椎骨爬上来。

  虽然说十几岁的小女生爱一个人是奋不顾身的,但是这爱还在萌芽阶段便没法跟生死做比较。

  黄霜叶终究是害怕了,眼泪滚滚掉落,一面喊着对不起一面出去了。

  不过等从夜总会里面出来,冷风一吹,刚刚的害怕也被吹散了。

  黄霜叶深呼吸一口气,这样的男人,不就是她喜欢的吗?酷酷帅帅的!

  ……

  江暮晓回到家中。

  杨芬看见她,直接拿着鸡毛掸子冲过来,“江暮晓,你怎么回事?跟老师起冲突?老师都打电话过来家里了。”

  竟然这么快就说了啊,江暮晓有点惊讶,看来英语老师是真的被她气到牙痒痒的了。

  在杨芬要将鸡毛掸子往她身上招呼时,江暮晓一把抓过来,丢在了地上。

  “妈,你这脾气什么时候可以收收?我可不想又闹到警察局里去,人家警察叔叔也很忙的。”

  “你……”杨芬咬牙,什么叫做恶人先告状?明明是江暮晓自己要闹,现在还赖到她身上来?

  “还有,妈,我英语真的进步很大了,不信的话,下周期中考试,你可以看看成果。”

  杨芬瞪着江暮晓,江暮晓也看着杨芬。

  明明是两母女,但眼神确实那样的冰冷疏离。

  “行!我就信你一次,要是下周你考试考砸了,看我不狠狠削你一顿!”顿了顿,杨芬又问江暮晓,“还有,你英语老师跟我说,你敲诈了她一笔钱怎么回事?”

  “敲诈?阿妈,你别听老师瞎说,在办公室这样的公众场合被敲诈?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

  但是杨芬看着江暮晓一脸真诚的样子,看着真不像是撒谎啊。

  杨芬此时内心很复杂。

  她觉得现在江暮晓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如果是以前,她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但是现在很难说了。

  她现在总是有将简单的事情弄的一团糟的本事。

  比如说,打她一顿这么简单的事情,她怎么就能够去报警搞的那么复杂,还让学校老师都找她谈话。

  想到这件事情,杨芬就觉得莫大的耻辱。

  经历过上次报警事件,闹的整栋楼的人都知道了,现在见到邻居,都会第一时间关心她的孩子。

  就连学校的人也知道,让她到现在都有点抬不起头来。

  这个死孩子,真是晦气!

  这时,江暮晓又说道,“要不这样吧,阿妈,我明天去问问英语老师到底怎么回事,到时候再让她打个电话给你。”

  杨芬瞪大眼看着江暮晓,“不用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不管这件事开端如何,结果怎样,就算她憋屈到死,总之,不能再让江暮晓掺和了,不然只会弄的越来越糟糕。

  比如现在道歉赔钱还要糟糕!

  她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了!

  江暮晓看着杨芬情绪的转变,垂下眼眸,不愧是当老师的人,真聪明,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随后,江暮晓状似无意的对杨芬道,“对了妈,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碰见思洋哥跟一个女生在一块,他是不是处对象了?”

  杨芬从刚刚的气恼中回过神来,看向江暮晓,“你说什么?”

  “思洋哥好像谈对象了,我今天放学回家看见他们俩走在一起,很登对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