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各世界的存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不速之客

各世界的存在 陌酃 2881 2021.05.11 17:14

  夜深人静,水凡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一只脚蹬出被子,全身呈大字型。在一边的另一张床上,蓝羽化形成的蓝猫正蜷缩在被子里,睡意正酣,一人一猫就这样安详地在房间里睡着。

  就在二人睡得浑然不知的情况下,窗外响起了脚步声,并且越来越近。最后,脚步声来到了窗边,此时水凡尘他们睡在二楼,那脚步声在一楼窗外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么…”那人轻声自语道,听声音是位女性,“那朵彼岸纸符花竟然藏起来后被人带到了这里。”

  室内,水凡尘床边的桌子上,那朵先前无名快递盒子中的白纸花此时正发出淡淡的白光,并且伴有嗡嗡的轻鸣声。

  蓝羽的猫耳晃了晃,随即她醒了过来,抬起头,警觉地看着窗外,同时,她又看到了桌子上发着微光的白纸花。于是蓝羽的猫身一跃,跳到了桌子上,虽然她的四爪肉垫让她在落下时尽可能不会发出动静,但还是有那么一丝响动发出,她转头看了看水凡尘,见没有吵醒他,便舒了一口气,爬到了白纸花跟前,用爪子拨动了一下,白纸花却只是一直发出光芒,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变化。

  就在蓝羽纳闷的时候,门外的脚步声再次响起,蓝羽瞬间警觉了起来,她缓步爬到窗边,以窗帘作为掩护向窗外窥探去。

  只见窗外是一个披着黑色斗篷,身穿灰白衣的女孩,那斗篷的边角有些破碎了,看上去有一种沧桑感,她一头灰色的长发搭配上其黑色的瞳孔与紫色的嘴唇,还有那苍白的脸色,在皎洁的月光下有一种无法言语的美,尤其是在她背后那把黑色的长柄镰刀,搭配上整体的装扮,让她看上去像一位凄美的死神一般。

  蓝羽看了那人,心中咯噔一下,虽然她并不认识那个人,但是看其外表,绝对不是好对付的角色,尤其是那家伙一直散发着诡异的恐怖之势,那跟当时炙因魔化后单纯的强大而散发的压迫感不同,这个人此时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是一种让人恐惧且会失去任何反抗欲望的感觉,就好像将死之人等待着死神来收割自己灵魂一样。

  猫形蓝羽慢慢退回窗里,然后蹑手蹑脚地轻声走到水凡尘枕边,悄无声息地趴下,闭上眼睛装作睡觉的样子,耳朵却一直竖着,随时听着外边的动静。

  此时,窗户悄然打开,那少女如鬼魅一样出现在了窗台上,她脚步轻点,腿部稍稍发力,身形便无声无息地落到了房间里的地面上,其身法之微妙就连作为猫妖的蓝羽都自叹不如。

  少女起身,目光落在桌子上泛着白光的纸花上,她伸出右手,轻捻住纸花花瓣将其拿起来,

  此时,白纸花的光芒更加明亮,少女黑色的瞳孔盯着那光芒,缓缓张开嘴唇,轻吐了一口气,那光芒竟然逐渐消失了,不时整朵花就完全黯淡了下来。

  见花的光芒消失了,少女嘴角轻抿,笑了笑,看向了水凡尘,轻声低语:“这小子有什么特殊之处么?这朵彼岸纸符花竟然来到了他身边。”

  说着,少女便迈步走到水凡尘床边,看着他,端详着他的脸庞,仿佛是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枕边的猫形态蓝羽开始紧张起来,虽然表面上它一直蜷缩着睡觉,但实际上它此时每一根筋都绷着,不敢懈怠,随时准备着对不知何时而来的危险进行防御或反击。

  “看上去挺普通啊,怎么会呢…”少女不解地自问道。

  蓝羽有些不爽地抖了抖眉毛,心里纳闷这个人一直在看什么。

  “难道是这家伙有什么潜藏的能力是正常方法看不到吗?”少女又靠近了一些,仔细看着水凡尘。

  蓝羽汗开始滴了下来,心中越来越觉得烦躁: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要打就打,要走就走,一直不走不打盯着别人看是几个意思?难道她是看上了水凡尘不成?可是这家伙看起来不像个人啊,她会喜欢作为人类的水凡尘吗?奥不对哦自己好像也不是人。

  少女伸出了手,试探性地触碰了一下水凡尘的脸庞,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水凡尘晃了晃脑袋嘟囔了些什么梦话,翻过身去,然后抱住了枕边的猫形态蓝羽。

  蓝羽似乎有点没反应过来,被这一抱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抖了一下身体,哪怕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继续伪装成睡着的样子,但这一切还是没有逃过少女的眼睛。

  “哦~差点没有注意到,你这只猫,竟然还是只猫妖呢…”少女俯下身来,盯着蓝羽,她的手也转而伸向她。

  “喵——”蓝羽嘶吼一声,终于忍不住了,四爪一蹬,向少女扑了过去,却被少女一侧身躲过。

  随即蓝羽在半空中一翻滚,浑身闪过一道蓝色光芒,然后幻化回了人形。

  “呵,果然没猜错,这小子果然有问题,竟然连猫妖都闻着味道跑来了。”少女变说着,变将手伸向背后的镰刀长柄。

  就在她的手已经放在镰刀柄上将要握住之时,少女略微犹豫了一下,随即将手放下,一脸不在意地说道:“算了,对付你还不需要用这个。”

  蓝羽见状,厉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少女不屑地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蓝羽的问题,反而是身上逐渐弥漫出灰色光点般的能量,她一抬手,那些能量在空中幻化成扭曲的骷髅头状来回穿梭着,在那些骷髅头之后还拖着长长的白色光芒汇聚成的长尾。

  蓝羽见少女并不作答反而准备攻击,于是便弓起腰,双手手指呈爪状弯曲,全身也进入了戒备状态。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准备开始动手之际,一个哈欠声打断了她们,原来是水凡尘醒了过来,他睡眼惺胧地坐起来,刚准备起身下床,却注意到了床前的二人。

  “…蓝羽?你站在这里干嘛?”水凡尘皱了皱眉头,他勉强地睁开因为睡意快要合上的眼睛,扫视着二人,“还有…这是谁啊?”

  少女见水凡尘醒了,稍微愣了愣,然后走上前,围着水凡尘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又看了看蓝羽,随即挥了挥手,那飘浮游离的骷髅头便消散了,她扶着下巴,一脸不可思议地思索了一会儿,然后不悦地说道:“唉,没意思,我还以为这家伙有什么特殊之处呢,结果看起来是个呆子。”

  “啊?”水凡尘刚醒来,脑袋还不太清醒,“你是在说我么?”

  蓝羽来到水凡尘身边,将其挡在身后,说道:“小心,水凡尘,这家伙鬼鬼祟祟地大半夜闯进来绝对有问题,而且这家伙身上一股阴冷的气息,恐怕不是什么善类。”

  “这你就冤枉我了,”少女单身叉腰,一脸地嫌弃,“我叫溟,是一位见习死神,来自于冥界与人界的交界处,而这个区域是我的管辖范围。”

  “啊?”蓝羽有些怀疑地看了少女一眼,“见习死神?我倒是听说过,不过你们一般不都跟亡灵们打交道吗,而且一般都会隐藏起来以人肉眼看不到的形态行动,为什么现在看起来跟听说的完全不一样。”

  溟将手中的白纸花拿起来,说道:“因为这个,这个东西叫彼岸白纸花,可以在人间界承载亡灵的怨念,这种怨念会被这纸花转化为一种冥界的力量,使得普通的亡灵能够实体化,从而影响到生者。而我的力量亦基本与亡灵同源,都来自于冥界,所以我在这朵花的影响范围内是不得不实体化的。”

  “这个东西,怎么会在这里?”蓝羽问道。

  溟看了看水凡尘,说道:“这个嘛,你就要问你身边那位了。”

  “呃…这个嘛,”水凡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努力清醒了一下,想了想,回忆起来了这朵白纸花的由来,“是那天有个快递员,说是我的快递,然后就送来了,也没有什么快递单,我打开一看就一朵花,就随手扔在桌子上,没有再管过了。”

  “这是有人故意送来的吧,这花总不可能自己跑进快递盒里啊。”蓝羽看着那花说道。

  溟摇了摇头,说:“那可不一定,这花的传播并不是靠它的能量,而是靠其怨念的念力,它会影响到念力范围当中的人,从而使那个快递员在潜意识中把它当做自己要送的东西。”

  “你是说,是这朵花控制那个快递员送过来的?”蓝羽有些诧异地问。

  “是的。”

  “怎么会这样,那水凡尘岂不是很早就被这东西监视着吗?”

  水凡尘听了这话,顿时觉得后背发冷,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把这么个诡异玩意一直放在自己的房间里,此时光想想就觉得后怕。

  

举报

作者感言

陌酃

陌酃

点个收藏吧,求求了,推荐票有的话就太好了

2021-05-11 17: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