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龙王的傲娇日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黑色杀机!

龙王的傲娇日常 柳下挥 2565 2020.10.12 15:08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月西沉,声渐消。

  那婉转哀伤,清幽逸远的洞萧声音也在斜风细雨之中逐渐的消散,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不见。

  你的全部思绪被那一缕细丝一样的声音所吸引,你竖起耳朵,聚精会神,拼了命的去追随,却寻找,结果却发现它将你抛弃在那一片寂寥的夜空之中。

  没有了月亮,也没有了星星。

  甚至没有归人。

  你就是你,你也只有你。

  一曲结束,可是那寂寞的滋味仍然如影随行。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掌声。

  操场数百号新生,大家或坐或躺,仿佛一刹那间心事重重。

  有人想到了时光宝贵,有人想到了生死无常,有人想到了爱,也有人想到了恨......有人想到了不朽,更多的人则是想起了那些已经被灰尘掩盖却不经意间露出峥嵘一角仍然灼伤人心的人和事。

  俞惊鸿呆滞良久,发出了沉沉的叹息声音。

  “唉......”

  她不知道自己缘何叹息,但就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急着想要喷涌而出,释放出来。

  心有千千言,但是却浓缩成了这一声长长的叹息。

  俞惊鸿看着站在人群中间的敖夜,芝兰之容,玉树之姿,清新俊逸,绝尘脱俗。

  可是,他的眼里却满是落莫,和这周围的一切都有些格格不入。

  “听此一曲,方知「余音袅袅,不绝如缕」的真意。”俞惊鸿感慨万千,轻声说道:“以前还自诩自己粗通音律,现在才知道,自己根本就还没入门呢。”

  “太好听了。”文莲揉了揉眼眶,说道:“我怎么哭了?我什么时候哭的?”

  没有人回答文莲的问题。

  因为很多人都哭了,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

  这萧声仿佛有着某种神奇的魅力,它一股脑儿的往你的内心深处钻,把你隐藏的,不想为人所知的那些情绪全部都给翻找出来。勾你的魂魄,也催你的泪水。

  “太好了,这萧声实在是太好听了。”

  “是啊是啊,我还一直以为这是过了时的老古董呢,没想到会这么好听......听的我眼泪都要出来了......”

  “《春江花月夜》,这才是真正的名篇,这才是真正的音乐......”

  “今晚之后,敖夜在咱们物理学院彻底封神......谁再敢说他只有样貌,没有才华,怕是要被口水沫子淹死。”

  ------

  等到大家都从那余韵中清醒,赞誉声音四处响起。

  李明远捅捅周启航的胳膊,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周启航表情凝重,恨声说道:“我觉得好不好有什么用.....你看看别人的反应。”

  “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有一手。”李明远也同样的愤怒。都想好了一会儿等到敖夜吹奏结束,自己就跳出来喝倒彩......

  现在要是跳出来,怕是要被这些情绪还处于激动状态的家伙给活活打死吧?

  “这何止是一手?没想到他当真吹那么好......”周启航烦恼的说道:“这玩意儿还没办法做比较。我就是唱的再好,能有人家吹萧高级?”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大家还是更喜欢听人唱歌的。要是去KTV,你抄起麦克风就能唱,他能带笛子进去说我给大家吹一首?你可以秒杀他。”

  周启航想想,觉得李明远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知已知彼,要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打败他。

  唐泽教官站了起来,扯着大嗓门问道:“敖夜的萧吹的好不好?”

  “好。”众人齐声答应。

  “要不要让他再来一首?”

  “要。”

  “敖夜......咦,敖夜呢?”

  在树丛的阴影之中,一道人影安静的站在那里。

  目光探向操场那喧哗热闹的场所,仿佛已经等待了好久好久。

  -----

  西海岸线。雷公渡口。

  镜海是一座旅游城市,东海岸线有着诸多旅游景点,不分昼夜,游人如织。可是西海岸线因为政府还没有开发过来,导致这里人迹罕至,到了夜里连个鬼影都见不着。这也是整个镜海东富西贱的原因。

  可是,今天的雷公渡口却停着一辆黑色大众。

  那辆车等待的有一段时间了,已经从车窗里面弹出了第三个烟头。

  烟蒂掉落在地上,一阵风来,就被卷进大海,然后被那漆黑如墨的海水淹没。

  小雨淅沥,没有月亮,更没有一颗星星,天空也像这海水一样的阴森黑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束强光划破黑幕照射而来。

  又有一辆银灰色轿车开了过来,车子在岸边停下,驾驶室的车门推开。

  率先伸出来的是一把黑色大伞,黑色大伞缓缓撑开,然后跨出来的是两只裹着黑色高跟鞋的小脚,随后才是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女人撑着雨伞走了出来,她走到海岸边沿,看着那奔涌翻滚的海潮发呆。

  黑色大众的车门这时才被推开,一个身穿暗色格子条纹西装,戴着小礼帽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他很是嫌弃的抬头看了看掉落在肩膀上的雨线,这才抬脚跨过一个又一个水坑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黑衣女人面前。

  “今天的天气真糟糕。”中年男人和黑衣女人并排站在一起,看着惊涛拍岸的浪花,主动出声打招呼。

  “是的,执行官先生。”黑衣女人出声说道。

  “能够在这样糟糕的天气里,相约在这样一个糟糕的地方,我们称得上是生死之交了吧?”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说道。

  “交情谈不上,但是「生死与共」倒是一句实话。我死了,你也活不了。”

  “哈哈哈,彼此彼此。我喜欢「生死与共」这句话,甚至远远超过了「生死之交」。”

  黑衣女人不想说这些没营养的话,直入主题说道:“执行官先生这个时候把我召唤出来,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吧?”

  “我们得到可靠消息,鱼家栋的「黑火计划」已经研究到了很关键的时刻,随时都有可能冲破桎梧,一飞冲天......”

  “这个「可靠消息」已经传了那么多年,不是一直没有动静?”

  “这一次,却是距离成功最近的一次了。以前鱼家栋每隔三天会回一趟自己的小院歇息,但是这半年时间里,他只回去过十一次。以他工作狂魔的性质,定然是事情到了极其关键的时刻,所以他才会如此疯狂如此拼命......还有比名留史册成为这个世界的神更令人心动的诱惑吗?”

  黑衣女人沉吟片刻,问道:“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鱼家栋我们暂时还不能动,毕竟,还要靠他来完成「黑火计划」。但是,我们必须要有一张王牌握在手里......”

  “所以,你们盯上了鱼闲棋?”

  “她可不是一枚闲棋,而是一颗可以在关键时刻决定战局胜负甚至决战双方生死的重要棋子。”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说道,他从口袋里摸出一颗黑色盒子,说道:“我要你把这个东西放进她喝的水或者吃的饭里。”

  “这是什么?”女人戴着手套的手接过黑色小盒,如纽扣般大小,出声问道。

  “山鬼。”

  女人皱眉,说道:“你们想把它变成山羊?这很容易被人察觉。”

  “不不不,这是升级版的山鬼。只有我们需要的时候,她才会暴露出「山羊」的本质,其它时候和正常人无异。”

  女人将其揣进怀里,说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那么……”中年男人嘴角浮现骄傲的笑容,说道:“事成之后,我们一定要找个温暖的地方好好喝一杯。”

  “事成之后……”女人冷笑出声,说道:“你别把我喂成一只野羊就好。”

  “哈哈哈,您真会开玩笑……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权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