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龙王的傲娇日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比亲密更亲密一些!

龙王的傲娇日常 柳下挥 2749 2020.10.15 20:01

  国人讲究含蓄之美,讲究留白,讲究余韵,讲究欲拒还迎,欲说还休。

  哪有一上来就把话给说死的?

  现在的年轻大学生,都这般没脸没皮恐怖如斯了吗?

  「再说,你这么说,我还怎么接?」

  苏岱盯着敖夜,发现这家伙简直是生平劲敌。

  就连鱼闲棋听到这句话都有些惊讶。

  因为形象靓丽,身材性感,她在国外的时候也没少被人搭讪。

  “小姐,你是我见过最火辣的东方女孩儿......”

  “难怪我的咖啡如此苦涩,原来所有的糖都在你眼睛里......”

  “你是小偷吧?为何见到你我的心就不见了呢?”

  ......

  那些外国人说这些土味情话的时候,或表情戏谑,或故作深情。但是,无论是他们的眼里还是脸上,都少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认真!

  是的,认真!

  敖夜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严肃,眼神诚挚,也就是说,他的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所以也就这么说了。

  这不是表演,因为再高明的表演都会有表演痕迹。

  这么一比较,这么浅显浮夸明显用力过猛的情话......也就让人为之动容了。

  鱼闲棋不愿意承认,但是她的心里确实是有一些小小的窃喜的。

  嗯,一丝丝。

  鱼闲棋看向敖夜,轻声劝慰着说道:“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这里是学校,哪有坏人敢跑到学校里面来害人?”

  顿了顿,又补充着说道:“如果你确实不放心的话,就陪着我走一段吧。走到明理路的时候你再回去,正好那里距离你们男寝楼比较近......”

  “说要送你回家,就要送你到家。”敖夜固执的说道:“少一米一厘米都不行。”

  说完之后发现这台词有点儿耳熟,是不是达叔看剧的时候,自己顺便瞥了几眼?

  “......”

  鱼闲棋一脸无奈的看向苏岱,说道:“那就一起走吧?”

  苏岱确实和她同路,俩人的房子在同一个院子里,中间只隔着两栋小楼。她没办法拒绝和他前后脚到家的苏岱而选择和一个学生回家,这样显得自己和敖夜的关系也实在太过亲密了些。

  鱼闲棋从来没想过要和一个学生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她甚至都没想过要谈恋爱。

  男朋友是什么?有弦好玩吗?

  “呵呵......”苏岱再次习惯性的扶扶鼻梁上的眼镜,笑着点头,说道:“那就一起吧。”

  如果说之前他对敖夜还有些「轻视」的话,现在却不得不重视起来了。

  因为他发现鱼闲棋看向敖夜的时候眼神里面充满了宠溺,更重要的是,她竟然为了敖夜让步......

  他认识的小鱼儿是多么骄傲多么固执的女人啊,为了坚持自己的喜好和研究方向,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吵得不可开交,关系僵到冰冻状态,为此她好几年都没有回国。她从不喊那个男人「父亲」,而是直接称呼她的名字「鱼家栋」。

  就算是面对他们这些死党好友的时候,好不容易约她出去喝一杯咖啡,说好了只给半个小时的时间,结果半个小时时间到了,咖啡还没有上来就起身走人。傅玉人再三劝阻都没有效果,我行我素,她又何曾退让过半步?何曾为别人委屈过自己一分?

  一直以来,苏岱都觉得,小鱼儿这样的女人,应该找那种有学识、有地位、勤奋上进,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优质男人。样貌什么的,在这种女人眼里不过是过眼云烟,看一眼就过去了,还能带回去收藏不成?

  自己心中的女神啊,怎么就......为了一张好看的脸堕落了呢?

  苏岱盯着敖夜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后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确实长得挺好看的,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眼睛明亮深邃,而且没有刚刚进入大学时那些男孩子的青涩和毛躁,看起来很是沉稳成熟......

  「咦,我为什么要夸他?」

  苏岱摇了摇头,赶紧把脑海里这些荒谬的想法给排斥出去。

  “怎么了?”鱼闲棋看到苏岱用力摇头,出声问道。

  “啊?”苏岱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过大,已经引起了鱼闲棋的注意,就连敖夜也眼神诡异的看了过来,连忙解释着说道:“可能是昨晚睡觉落枕了,颈椎有些不太舒服......”

  鱼闲棋就看向敖夜。

  敖夜拒绝,说道:“我可不给他治疗。”

  敖夜只给他认为重要的人治疗,这个人......不熟。

  最重要的是,他看到自己时眼里有掩饰不住的敌意。

  “噗嗤......”

  鱼闲棋忍不住娇笑出声。

  想到敖夜让苏岱「张嘴」,然后往他嘴里吹一口气的画面就让她乐不可支。

  “......”

  苏岱心若死灰。

  这俩个人的感情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已经不需要用语言交流,彼此之间的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你的治疗还是很有效果的。”鱼闲棋小声对敖夜表示感谢,出声说道:“那天晚上回去之后,我确实睡了一个好觉。好几天都调整不过来的时差也一下子就好了,从来没有睡得那么踏实过。”

  敖夜点了点头,说道:“有需要时......随时张嘴。”

  “......”

  鱼闲棋俏脸微红。

  狠狠地剜了敖夜一眼,心想这个大一新生还真是胆大,什么话都敢当着人讲。

  苏岱则以为敖夜是让鱼闲棋有事时「开口说话」,问道:“敖夜还是医生呢?”

  “是有一些偏方,不一定有效......”鱼闲棋说道。

  她怕苏岱提出让敖夜帮他治颈椎,这个治疗手段可实在是太令人羞耻了......

  苏岱眼神幽怨的看向鱼闲棋,心想,我把最好的都给你,你却帮助他来拒绝我。是不是太过残忍了些?

  “玉人说周日晚上大家聚一聚,为林科和张萌接风洗尘,他们从国外回来了。你一定没想到吧?他们俩小时候总是打个不停,出国几年竟然扯证结婚了。到时候来的都是一个院子里长大的朋友......你周日晚上有空吧?”

  鱼闲棋想了想,点头说道:“有空。”

  她孤傲,并不代表着要与世隔绝。儿时同伴结婚喜酒还是要喝上一杯的。

  “我也有空。”敖夜说道。

  “......”

  苏岱挑了挑眉,说道:“我们是同一个院子长大的朋友聚会,你去干什么?”

  “我去吃饭。”敖夜说道。

  “......”

  “可以带朋友吧?”鱼闲棋出声问道。

  “倒不是不可以,不过......”

  “我正好欠敖夜一顿饭,上次没有请好,这次一起补上。”鱼闲棋出声说道:“大不了我随两份份子钱好了。”

  “......”

  鱼闲棋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苏岱还能再说些什么?

  再说,这种聚会原本就没有不许带朋友的道理。甚至新婚夫妻还主动提出让大家把自己的另一半给带出来见见......如果鱼闲棋是一个人,那么,他和鱼闲棋一起出席聚会,大家自然而然就认为他和鱼闲棋是一对儿了。如果鱼闲棋又牵着一条小狼狗去,还有他苏岱什么事儿?

  三人各怀心思,反而没有人开口说话了。

  十月的镜海有了一丝凉意,路上的槐树叶已经开始枯黄脱落,踩在脚下咔嚓咔嚓作响。苏岱觉得这声音极其的刺耳难听,因为他把每一片树叶都想像成了自己的那颗真心。

  一路沉默的来到鱼闲棋居住的小院门口,敖夜停下脚步,说道:“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也不一定要早起。”鱼闲棋说道。现在研究室正处于初创阶段,正在进行办公室装修和人员招聘,还没有进入正式的实验研究阶段。所以,早一会晚一会儿去办公室并没有什么影响。

  “还是早起吧。”敖夜劝道。你不勤奋努力,我何时才能收获研究成果?

  “为什么?”鱼闲棋问。这个家伙......连这种事情都要管?

  “早睡早起身体好。”敖夜说道。

  “......”

  等到敖夜转身走远,苏岱对着他的背影努了努嘴,问道:“你们俩......当真是玉人所说的那种关系?”

  “玉人说我们是什么关系?”鱼闲棋出声反问。

  “他说你们俩的关系挺亲密的。”苏岱说道。

  “是的。”鱼闲棋点了点头,漂亮的眸子仿佛落下了一点两点好多点星光,说道:“比亲密还要更亲密一些。”

  因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