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龙王的傲娇日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我挥一挥衣袖,不沾染一滴鲜血!

龙王的傲娇日常 柳下挥 2219 2020.10.23 20:03

  「你呀你冻我心房酸我眼眶一生的伤

  你呀你彼岸观望置身一旁一生两望」

  彪叔躺在那张用了几十年磨得光滑顺溜的老藤椅上面,刷着抖音看小姐姐跳扭胯舞,手指在大腿上跟着音乐敲打着节拍,嘴里还哼哼唧唧的唱着歌词。

  彪叔喜欢这样的生活。

  他是一个孤儿,因为得了先天性疾病而被父母遗弃。在他蜷缩在风雪之中快要冻死的时候,被那个男人救了下来。

  他不仅仅给予了自己新的生命,还教了自己一身本事。虽然他一辈子的工作就是守在这栋小楼的门口,可是,这是他心甘情愿的事情。如果有下辈子,下下辈子,他还愿意为他做这样的事情。

  死又何妨?更何况是这般惬意的活着。

  刷着刷着,彪叔脸上的笑容却逐渐敛去,眼神也变得犀利阴狠起来。

  “那么好吃的火锅不吃,那么好看的妹子不看,抱着爆米饭看场电影也好啊,非要大晚上的跑来送人头......”彪叔把手机合上,轻声叹息:“何苦呢?”

  说话的时候,他从老藤椅椅子下面摸出一把模样普通看起来绣迹斑斑的开山刀。

  吹掉灰刃上的尘土,一脸缅怀地说道:“老伙计,是时候让你饮饮血了。”

  他的身体一跃,那苍老的身体便从保安室的窗口飞了出去。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跳到了院子里一棵巨大的凤凰树上面去,身体还没有靠近,手里的刀刃便已经朝着那阴暗森冷的枝桠间划了过去。

  嚓!

  这是利刃割破皮肉的声音。

  他喜欢这样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喜欢撕纸或者切肥皂一样,听起来很解压。

  一道绿色的血水喷涌而出,散发出浓烈的恶臭味道。

  彪叔见势不妙,身体急退,可是那血水飞溅的太快,仍然沾到了他的身上。

  嘶啦!

  胸口上面星星点点的绿色血水竟然开始冒出黑烟,然后烧破衣服,朝着皮肤腐蚀而去。

  彪叔眼疾手快,毫不犹豫的就用开山刀刀尖将那几块沾上绿色血液的皮肉给挑飞了出去。

  嘶啦......

  切割的皮肉掉落在地上,瞬间就燃烧成一缕缕清烟。

  而那把染了血的开山刀,一阵嘶啦啦的作响之后,刀刃上的铁绣消失,露出里面明晃晃的刀片。

  彪叔连割自己身上好几块肉后,竟然面不改色,只是眉头紧皱的盯着那阴森森的树丛阴影,恨声说道:“竟然不是活物,真是晦气......”

  话音未落,就见到两个身穿黑衣的男人从密林中间走了出来。

  他们脸色苍白,眼神呆滞,走路的步伐极其诡异,膝盖不能弯曲,双脚一起起跳,就像是僵尸一般。

  其中一人的脖颈处有一道细长的口子,那是彪叔一刀割开了他的喉咙。倘若是个正常人的话,怕是这一刀就了结了他的性命。

  可是,这种怪物......

  只是汩汩流血,那血水是绿色的,和喷溅到彪叔身上的颜色一样。

  “管你是人是鬼,有我吴彪在,你们就休想进这小楼一步。”

  说话的时候,便提着开山刀一步步的朝着密林走去。

  守护这栋小楼,不让任何可疑人物进入,这是殿下交给自己的任务,也是自己这一生必须完成的使命。

  无论来的是什么人,无论来的是不是人,只要他还活着......

  他们就休想迈进小楼一步!

  嗖!

  一道清风吹拂而来。

  彪叔就是这么感觉的。

  他只是感觉到吹了一阵风,然后敖夜便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当然,他并不觉得诧异,已经对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

  “殿下。”彪叔对着敖夜深深鞠躬。

  敖夜看了一眼彪叔身上的伤口,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红瓶丢了出去,说道:“里面有一颗生肌丸,你把它吃掉吧.......”

  彪叔接过红瓶,从瓶子里面倒出一颗绿色的小药丸,然后直接塞进了嘴巴里面。

  生肌丸入口即化,然后化作一股暖流,顺着血液流遍全身。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刚才被他用刀尖剜了皮肉的伤口血水瞬间就被制住了,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新的皮肉......

  只是那皮肉稍显红嫩,和之前的皮肤拼凑在一起有些格格不入。

  “谢殿下赐药。”

  彪叔再次鞠躬道谢。

  “都说了多少次了,在外面不要叫我殿下......”

  “是殿下。”

  “......”

  敖夜一脸无奈。不愧是达叔一手调教出来的人手,这固执的性子和达叔一模一样。

  他纠正了达叔几千年,仍然没有纠正成功。达叔说了,这是皇族正统,是血脉传承,如果连这个都丢了......龙族还因什么理由聚集在一起吗?

  他是殿下,是龙王,是所有龙族的心之所向。

  也正是因为有他的存在,所以龙族还能称之为「族」。虽然数量稀少了些。

  倘若敖夜不在了,或者说敖夜不管事了,其它几头龙谁也不服谁,谁也管不了谁......怕是很快就砸锅散伙了。

  敖夜看着那两个长着人型但其实已经是怪物的家伙,说道:“这些都是僵尸人,已经是个死人了.......必须砍掉他们的脑袋,才能够阻断药物对他们身体的控制。”

  “我明白了。”彪叔提着开山刀就准备去砍他们的脑袋。

  “你回来吧。”敖夜出声阻止,他觉得砍脑袋太血腥了:“两个畜牲而已,杀了也就杀了,但是不能让他们污染了校园清净之地......做人,还是要优雅从容一些。”

  “殿下的意思是......拖出去宰了?”彪叔问道。看了一眼那两个家伙的恐怖模样,特别是那个脖子上被自己砍了一刀现在绿血流敞不停的家伙,心里有些发愁。

  这样的家伙,怎么能拖出去呢?

  “不用那么麻烦。”敖夜说道。

  他伸出右手中指,在空中划了一个四方型小框框。

  那四条边线由金黄色的字符组合而成,就像是四条黄色的火焰在燃烧,在这漆黑的夜晚显得诡异而神秘。

  敖夜的两根手指头一张,那四方型边框便扩张了无数倍,就像是一道燃烧着火焰的金色大门。

  敖夜伸手一抓,便将相隔数米的一个僵尸人给丢进了金色大门里。然后又用同样的手法「虚空摄物」将另外那个脖子上流绿色液体的家伙也丢进了金色大门里陪他的同伴。

  敖夜都不屑多看他们一眼,伸出去的那只右手两根手指头突然间轻轻一合。

  咔嚓!

  金色大门关闭,金色的四方型框框瞬间缩小。

  绿液飞溅,却溅不出那框框外面一滴,那两个僵尸人也瞬间被挤压成为肉泥。

  敖夜挥了挥手,那金色的边框便化作成一颗颗字符消失不见。

  由始至终,敖夜的身上不曾沾染过一滴鲜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