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龙王的傲娇日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深夜里的红色眼睛!

龙王的傲娇日常 柳下挥 2363 2020.10.16 20:01

  砰!

  砰!

  砰!

  敖牧跳到了大理石几桌面,手里拎着那只抽雪茄专用的陶瓷烟灰缸,一缸又一缸的抽向曹铭的脑袋。

  他的眼睛腥红一片,看不到黑色的眼珠,像是浸泡在血液里一般。秀美的五官因为气愤而扭曲变形,身体四周散发出一种让人望之心寒的戾气。就像是一头被彻底激怒的野兽,正不死不休的噬啃着自己的敌人。

  喀嚓!

  当敖牧手里的烟灰缸第一次砸上去时,曹铭的脑壳就被开了道口子,红色的鲜血喷溅到了敖牧那光洁的脸和雪白的医生白大褂上面。让他的表情更显狰狞,气息更加可怕,就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鬼。

  入眼处的鲜红更是刺激了他的情绪,让他挥舞着烟灰缸的手臂更加用力,动作也更加的狂暴。

  砰!

  砰!

  砰!

  一次又一次......

  张韬直接被吓傻了。

  他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更没想到,敖牧会突然间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

  一直以来,敖牧给人的感觉是温柔、仁厚、和蔼大方。和人说话轻声细语,治疗病人耐心细致。相处多年,张韬甚至都没见过敖牧和谁红过脸吵过架,甚至一句重话都没见到他说过。

  他是自己见过地脾气最好的人,甚至好到让人觉得有些软弱......

  他从来不与人争抢,也不背后说人短长。简直就像是一个完美无缺的道德模范。

  可是,现在的敖牧.......那个满脸鲜血抡着钝器砸人脑袋的就是自己认识的敖牧吗?

  直到听到曹铭的嚎叫声音,张韬才意识到自己应该要干些什么。

  他跑过去抱住敖牧,喊道:“敖牧,你在干什么?你不能打他啊......你不能打他啊,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快住手,你要把他打死了......”

  敖牧用力的甩开张韬抱住他身体的手臂,然后反手一烟灰缸砸在他的脑袋上面。

  “......”

  鲜血顺着额头流敞,嘴巴里也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

  张韬瞪大眼睛看向敖牧,一幅「死不冥目」的惊诧表情。

  「你连我也打?」

  敖牧并没有就些停歇的意思,举起烟灰缸要继续砸人脑袋的时候,抡起来的手臂被人抓住了。

  敖夜左手握住敖牧砸人的手臂,右手伸出一根手指头点向敖牧的额头,一道金色的光华缓缓流敞进敖牧的脑袋里面。

  敖牧眼里的血色退散,瞳孔再次恢复清明。

  他看着手里高高举起的烟灰缸,然后将其轻轻放到石几上面,对着敖夜微微鞠躬,说道:“殿下......”

  敖夜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头破血流生死未知的曹铭,以及满脸鲜血直到现在仍然难以相信自己也会挨砸的张韬,拨通了敖屠的电话,说道:“来龙塘医院一趟,有些事情需要你来处理。”

  挂断电话,敖夜对敖牧说道:“去你办公室坐坐。”

  敖牧没有拒绝,率先在前面带路。

  看到一向温文尔雅的敖牧满身鲜血的走了出来,路过的小护士们都吓坏了,满脸惊恐的看了过来。

  有些胆大的还远远的问候敖牧,说道:“敖医生,你没事吧?是不是受伤了?”

  敖牧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对着她们温柔微笑,说道:“我没事,不要担心。”

  进了敖牧的办公室,敖牧对敖夜说道:“你稍坐一会儿,我先去洗个澡。”

  敖牧清静好洁,身上的血污味醺得他极其难受。更何况脸上身上头发丝里都是鲜血,这是他难以接受的自己。

  敖夜点了点头,说道:“去吧。”

  敖牧以医院为家,平时做手术晚了,或者上夜班的时候就会选择在办公室里歇息。他的办公室里有一间小卧室,卧室里面有着独立的洗漱沐浴设备。论起办公环境,整个龙塘医院里面也只有院长张韬能够和他相提并论。

  也不是没有人就此事提出异议,结果被张韬一句「你要有敖牧那样的手术成功率,我也可以给你同样的条件」给堵了回去。

  等到敖牧再次出现在敖夜面前的时候,仿若变了个人一般。白色休闲裤,浅格子条纹的衬衣,脚上穿着一双灰色棉布拖鞋,眼镜上的血水也洗掉了,干净清爽,带着淡淡的柠檬香。

  敖夜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敖牧坐下,然后看着他的眼睛,问道:“说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敖牧说道。

  “他们是什么人?”敖夜问道。

  “站着的那个是张韬,医院院长。躺着的那个叫曹铭,是来要地的。”敖牧说道。

  “要地?”敖夜皱眉。龙族会议的时候,他听敖牧提起过这件事情。

  “是的,他要我们把龙塘医院旁边那地空地卖给他们,或许由我们出地,他们出钱盖高级疗养院......”敖牧说道。

  “你不准备卖,证明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你想用它来做什么?”敖夜问道。

  “我准备盖一个园林。”敖牧说道:“这个园子可以直通旁边的清水河,从医院能够一路走到河边,改善一下医生和患者的居住环境.......”

  敖牧侧身向外看着,远处的清水河波光鳞鳞,仿若有银鱼在里面跳跃飞舞。

  “我看的也舒服些。”

  “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敖夜说道。“如果仅仅是这点儿事情,应该不至于破坏你的心境......”

  敖夜不在意敖牧打了什么人,实在不行的话,他凑上去再打一顿就是了。

  他在意的是,敖牧为什么会打人......

  敖牧是他们龙族里最「温柔可亲」的一个,但是,有句老话不是说嘛,兔子急了也咬人......

  越是外表温和的人,当你触碰到他的底线时,他爆发起来也格外的恐怖一些。

  大家都说敖炎是龙族中性子最爆炸的一个,一点就着,不点也能把自己烧着。可是,大家并不惧怕敖炎。相反,当面对从来不发火的敖牧时,几乎所有人都会给予一定程度的尊重和敬畏。

  敖牧今天如此气愤,显然是有什么东西触碰了他的逆鳞。

  “一群杂鱼烂虾,也敢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实在可笑之极。”敖牧冷笑出声。“我们不惹事也就罢了,他们竟然敢主动挑衅?怕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敖夜轻轻摇头,说道:“这也不是你出手打人的理由。”

  敖牧沉吟片刻,看向敖夜说道:“我觉得自己最近有些不对劲儿了。”

  “嗯?”敖夜看向敖牧,等待着他说出自己的不适和困惑。

  “心里充满了戾气,狂暴、嗜血、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每到深夜,都感觉到有一双红色眼睛在注视着我......”敖牧说道。“你知道的,不可能有人能够悄无声息的接近我。我的睡眠质量极佳,从来不会出现从噩梦中惊醒的状况.....可是,这两个月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或许,你也感应到了危机......”敖夜沉声说道。

  敖牧是木系龙族,木系主掌生命、自然、万物生机。

  他们喜欢宁静、阳光、生机盎然的生存状态,所以对黑暗一面的感知也格外的敏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