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龙王的傲娇日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龙王的傲娇日常

柳下挥

  • 都市

    类型
  • 2020.09.20上架
  • 34.14

    连载(字)

45.44万位书友共同开启《龙王的傲娇日常》的都市之旅

盟主飘荡墨尔本 盟主温柔可爱小云云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我是龙,我骄傲了吗?

龙王的傲娇日常 柳下挥 5175 2020.09.20 09:32

  敖夜不喜欢坐飞机。

  因为飞机没有他飞的快。

  敖夜是一头龙。

  来自星星的龙。

  敖夜把飞机商务舱的座椅调整到平躺状态,塞上耳机,蒙上眼罩,身体直直的躺在那里,准备打发这漫长的「空中爬行」时间。

  “小姐是镜海人?”

  这是坐在他外侧的那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刚才登机的时候打量过一眼,身材矮胖,五官普通,属于那种刚刚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喝过酒吃过饭甚至还勾肩搭背亲热的称呼对方为「兄弟」结果站在大街上数完一二三就找不出来的那种人。但是手腕上的劳力士大金表倒是闪闪发光,让敖夜情不自禁的就把自己的衣袖拉起来露出里面的爱彼皇家橡树。

  敖夜不喜欢炫富。

  除非有人在他面前先炫。

  “是的。”坐在里间靠窗位置看书的漂亮女人回应道。

  女人上身穿一条略微紧身的白色丝绸衬衣,下身是一条包裹臀部的黑色铅笔裙。敖夜知道,她在上飞机之后就脱掉了灰色风衣外套交给空姐帮忙保管,一不小心就暴露出自己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材。成熟妩媚、像是熟透的蜜桃,但是清冷的面孔以及手里捧着的那本《宇宙的琴弦》又让她带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书卷气。

  “之前是在国外读书?还是出门旅游?”男人得到了女人的回应,声音明显变得亢奋起来。

  “读书。”女人的视线仍然停留在书页上面,敷衍答道。

  “哦,原来是出来喝洋墨水的高材生。我虽然做了点儿小生意,赚了一点儿小钱,但是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考进大学……真是羡慕你们这些上过大学的年轻人啊。”男人嘴上说「羡慕」,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幅「不过如此」的自负。出国留学又怎么样?他们公司就有好几个从国外留学回来的。还不得每天卑躬屈膝的给自己打咖啡?

  学的好不如生的好,他之所以这么成功,靠的就是他爷爷百分之一的天赋和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

  有知识的人才会尊重知识,没知识的人总觉得知识一文不值。

  “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使命,不用羡慕别人。”女人淡然说道。

  三张座椅并在一起,敖夜躺在中间,最外面和最里面的一对狗男女竟然隔着他的「龙躯」热聊起来。

  敖夜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显然,那个中年男人也是这么想的。

  “小伙子……”一只大手重重地拍在他的肩膀上面,中年男人用强硬不容拒绝得傲慢语气说道:“能不能帮忙换个座?”

  “不换。”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你说是不是?”

  “不是。”敖夜说道。

  是你方便,我不方便。我都已经躺下了,怎么可能轻易挪动?动了龙体,惊了龙气算谁的?

  “哎,我说你这小伙子,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小心眼儿呢?”中年男人生气了。

  他在机场贵宾厅就发现了眼前这个尤物,身材火爆,但是神情冰冷,就像是一首冰与火之歌。上了飞机之后发现他们俩的座位竟然连在一起,更是让他心中窃喜。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出腔搭讪,女方也「热情」回应,看起来很有成功的机会,但是横着这么一具「尸体」在中间实在碍事。

  “别叫我小伙子,我已经两亿岁了。”敖夜纠正他的称呼,两亿年是他来到地球的时间,为了方便记忆还掐头去尾凑了个整数,说道:“另外,我不是小心眼儿,我只是不想和你换。”

  顿了顿,敖夜接着补充了一句:“你不配!”

  “你这人……”

  “我不是人,我是龙。”敖夜说道。

  “……”中年胖子觉得这天没法聊。

  “这个世界上没有龙。”戴着黑色板材眼镜看书的鱼闲棋终于合上了手里捧着的书籍,看着敖夜纠正他的说法:“龙就是我们常见的鳄鱼或者蜥蜴,被古人添油加醋,便有了呼风唤雨之能。史册上虽多有神龙现世的记载,但主要是依靠杜撰或者幻想,没有任何研究资料可以证明龙在地球上真实存在过。”

  “不是地球上的龙,是外星上的龙。”敖夜摘掉眼罩,眼神诚挚的看着鱼闲棋,说道:“通过七次空间跳跃才能够到达的龙王星。我看到你在看《宇宙的琴弦》,应该知道空间跳跃原理吧?”

  “我相信弦的存在,我也相信通过人造弦能够实现空间跳跃……但是我不相信龙的存在,更不相信通过七次空间跳跃就能够到达那个……龙王星。”鱼闲棋一脸严肃的说道。这关乎到自己研究的领域,由不得她不认真对待。

  “是不是很可笑?是不是很可笑?”中年胖子指着敖夜,语带嘲讽的对鱼闲棋说道:“一会儿说自己是龙,一会儿说自己两亿岁……你说这人是不是神经病?脑子坏掉了吧?”

  敖夜的睡意全无,调整座椅坐了起来,身体微微倾斜,表情认真的看着中年男人,说道:“你羞辱我,触犯龙威,在龙王星,是要被丢进龙窟喂幼龙的。”

  “……”

  中年男人正要出声反驳,但是当他直视敖夜的眼神,却发现自己就像是在盯着两团火焰,不,更像是盯着两轮近在咫尺的太阳。

  他感觉到瞳孔被火灼过一样的疼痛,身体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所缚,越揪越紧,动弹不得。想要哀嚎喊痛,但是咽喉却被卡住了一般,什么也说不出口。

  “没有龙王星,也不会有龙。”鱼闲棋看着敖夜,说道:“做人要诚实。”

  “……”

  敖夜已经习惯了。

  他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旁观者都觉得他是个傻瓜。

  轰隆!

  机身突然间颤抖了一下。

  机上的乘客都下意识的停止了手上的活或者嘴里的话,后背贴近座椅,等待着下一波风浪的侵袭。

  受此气流的影响,中年男人感觉到锁定自己的气机一下子消失于无形,身体也变得轻松起来,眼睛不再疼痛,甚至能够舒爽的做一个深呼吸。刚才所经历的一切,仿佛就是一个荒诞的噩梦。

  偷偷打量眼前这个年轻俊俏到近乎丧心病狂的家伙,心想,他是龙?

  想到自己竟然有这样的想法,他就想狠狠地抽自己一耳光。

  “怎么可能?”

  啪!

  一个老太太手里装满橙汁的杯子丢落在地上,黄色的汁液四处飞溅,杯子在光滑的舱底翻滚起来。

  杯子的掉落就像是一个启动信号,更加激烈的颤栗开始了。

  哐当哐当……

  飞机震荡的更加厉害,整个机舱都开始左右摇晃起来。机舱外面,黑云翻滚,乱流激撞。

  天穹漆黑如墨,如波涛汹涌的大海,而这架飞机就像是大海里面的一艘小船,被海浪挟裹,高高的抛起,然后再重重的丢下。强大的冲击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就像是一头择人而嗜的黑色巨兽,想要一巴掌把这艘小船拍成碎片,然后一口吞进肚子里。

  轰隆!

  白光炸裂天际,银色的闪电在机舱外面盘旋闪烁。

  机体突然间失重,然后朝着无尽的深渊极速坠落。

  “啊……”

  有人尖叫出声。

  “天啊,发生什么事了?空姐……空姐……”

  “飞机是不是被雷劈了?完蛋了,完蛋了……我们要死了。”

  “闭上你的臭嘴……你这个胆小鬼……上帝保佑……”

  ……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在飞行过程中受恶劣天气影响出现重度颠簸,请您不要害怕,在座位上坐好并确认您的安全带已经扣好系紧。带有小孩的旅客请照看好您的孩子。我们将停止一切服务工作,在客舱或洗手间的旅客请就近坐下系好安全带或固定好自己。谢谢!”

  飞机广播响了起来,空姐极力想要维持住局面,但是在这样恐惧和绝望的气氛感染下却出现更多的骚乱。

  有人惊呼,有人惨叫,小孩子大声的啼哭,夹杂着家长的吆喝训斥声音……

  有人站起来抢氧气罩,有人打开行李箱想要取贵重物品,还有人已经在用手机给自己最重要的人编写「最后一条短信」……

  “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保佑我们平平安安的。”中年男人胖脸煞白,再也没有了撩骚的心思,双手合什,嘴里念念有词。

  鱼闲棋打开小窗板,看着外面的激流闪电,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作为一名物理学研究者,她清楚现在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情况是多么的糟糕。

  “不要求神。”敖夜说道。

  中年胖子睁开眼睛看着敖夜,神情呆滞的问道:“你说什么?”

  “不要求神。”敖夜说道:“求我。”

  “……”

  “我会保你们平安。”敖夜说道。他必须要救下这架飞机,因为如果这架飞机毁灭了,他又需要换个身份「重活」一次了。

  敖夜说话的同时,右手五指合拢捏出法印,嘴里念念有词。一串串又急又快,类似于梵语佛音的金色字符从他的嘴里诵了出来。

  《真龙咒》!

  天穹之下,黑幕之中。

  那些金色的字符迅速的凝结组合,拼凑成为一头长达数百米的五爪金色巨龙。

  金色巨龙张开大嘴,朝着那黑色的飓风猛地一吸。

  「呼……」

  金色巨龙的肚子突然间鼓胀起来,而那疯狂呼啸肆虐星空危及数百号人性命的黑色飓风却突然间消失于无形。

  风停。浪止。

  飞机也再次恢复了平稳的飞行。

  ……

  啪啪啪……

  掌声如雷。

  “感谢机长……”

  “机长好样的……”

  “太棒了,回去我一定要给星航送锦旗……”

  敖夜收起法诀,看着中年男人,问道:“现在相信,我是龙了吧?”

  “机长是我们的英雄……”中年男人用力的鼓掌,大声的吆喝着。

  肉眼凡胎看不到外面的金色巨龙,更看不到金色巨龙一口吞噬云谷飓风的场景。在他们的眼里,敖夜只不过是摆了一个娘炮的姿势在装神弄鬼。

  “……”

  飞机平安降落在镜海机场,经历过刚才的危险历程,每一名乘客都有种死里逃生的喜悦感。

  大家排队下机的时候,都发自内心地对机舱门口列队相送的空姐表示感谢。

  “谢谢空姐……”

  “你们太棒了,我要发微博宣传你们的壮举……”

  “我能不能和机长合个影?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

  敖夜走到空姐面前,还没来得及说话,漂亮的空姐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来意,露出优雅而不失得意的笑容,出声说道:“先生,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您不用那么客气……”

  “飞机上一共有多少人?”敖夜出声问道。

  “嗯?”空姐愣了一下,答道:“加上机组工作人员,一共三百二十一人……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这些人,都是我救的。”敖夜说道。

  “……”

  “不用谢。”

  我是龙,我骄傲了吗?

  拯救了一架飞机和三百二十一个人的性命,敖夜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毕竟,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一会儿回去他要把今天的经历写进《龙王日记》。

  “鱼小姐,一起走吧?我让司机送你回去。”经历了一场高空惊魂,中年胖子体内的荷尔蒙分泌旺盛,再一次越过敖夜追上了那个性感美女发出殷勤的邀请。

  他在空姐提供餐食服务的时候知道了女人的姓氏,自然而然的喊出来就像是大家已经是很熟悉的朋友一般。

  “不用了。熊先生。”鱼闲棋头也不回的说道。踩着三英寸的细高跟咯咯咯的叩击在机场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面,风衣已经穿在身上,腰带在腹部绑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走起路来衣袂翩翩,优雅知性。

  “鱼小姐听错了,我不姓熊,我姓蔡……”

  “好的,熊先生。”鱼闲棋随口应道。

  “鱼小姐,相识就是缘分,更何况还一起经历了那么危险的事情,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咱们认识一下,交个朋友……我的司机已经等候在外面,我请你吃个饭,然后让司机送你回去?你觉得如何?”中年男人看到鱼闲棋越走越快,知道再不「表白」就彻底的失去机会了。

  错失佳人,天理不容。

  咔!

  鱼闲棋猛地停下脚步,看着「熊先生」说道:“老婆,飞机落地,不用担心。”

  中年男人心中大惊,却故作疑惑的看着鱼闲棋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什么老婆?”

  “飞机落地的时候,你在手机上面写的字。”鱼闲棋出声说道:“这年头用手写输入的人不多,恰好我对文字的弧线又比较敏感……所以,有一个女人正在等你回家吧?”

  “我……我这是……”中年男人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在那双明媚的眼神注视下无所遁形。

  “回去吧。”鱼闲棋出声劝慰,说道:“不要伤害那个愿意嫁给你的女人。”

  “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普通朋友。”中年胖子还有些不甘心。

  “没人愿意和一个渣男做朋友。”

  “……”

  听到鱼闲棋形容胖子是「渣男」,敖夜心里就有些不服气了,把T恤的领口往下拉一拉。

  我更渣!

  等到鱼闲棋走远,中年胖子拔通一个电话,说道:“耗子,帮我查一个人,她叫鱼闲棋……”

  出租车候车区,鱼闲棋转身看向排在身后的敖夜,嘴角带着一抹嘲讽,问道:“你也要和我交个朋友?”

  “不。”敖夜摇头,说道:“我不和人类交朋友。”

  “为什么?”

  “因为和我交朋友的人都死了。”敖夜声音低沉的说道。

  他的表情黯然,眼神里面有着无穷尽的寂寞和悲凉。

  他想念他的朋友们,他们惊才绝艳,声名闪耀长河,有趣又有品,可惜再也见不到了。

  “都死了?”鱼闲棋愣了片刻,看到敖夜悲痛欲绝的表情,忍不住心生怜惜,出声劝慰,说道:“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你不要把朋友的不幸都归结到自己身上。那些说你命格不好会克朋友的都是封建迷信,不要当真,更不要有任何心理压力。”

  “我是一个物理学研究者,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可以用科学知识来解释。不能用科学解释的问题,证明科学的发展遇到了瓶颈。”

  “不是我克的。”敖夜摇头,说道:“他们是老死的?”

  “……老死的?”鱼闲棋盯着敖夜青涩的俊脸,白皙嫩滑的皮肤,以及下巴处那细不可见的胡须,说道:“你的朋友,是老死的?”

  小朋友你毛都没长齐吧?

  你才几岁?蒙谁呢?

  “是啊。李白、杜甫、白乐天、苏轼、陆游、还有那个整天厮混在青楼里面的柳三变……”敖夜如数家珍的说出自己的朋友名字,说道:“他们都死了。”

  “神经病。”

  鱼闲棋决定再也不和敖夜说话。

  多说一句自己就是小狗。

  “我和李白吟过诗。”敖夜说道。

  “……”

  “我看过杨玉环跳过舞。”

  “……”

  “我帮秦始皇统一天下……”

  “你闭嘴。”鱼闲棋出声呵斥。

  “……”

  大家就是正常的聊聊天而已,敖夜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

  达叔说的对,凡是会呼吸的女人,就一定会发脾气。

  不可理喻!

  “下一位!”机场保安出声指挥。

  鱼闲棋拉开车门,一头钻了进去,出租车司机都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暴戾情绪一般,驾驶着黄色小车狂奔而去。

  “鱼小姐,明天见。”敖夜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屁股,轻声说道。

  

举报

作者感言

柳下挥

柳下挥

真好,我们又见面了。   

2020-09-20 09: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