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龙王的傲娇日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用力过猛!

龙王的傲娇日常 柳下挥 4950 2020.09.23 20:01

  有缘前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遇到老朋友的孙子,敖夜心情大好,看向符宇的眼神都要友善许多。

  以后大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嗯,主要是自己照顾他。

  他要是生个病有个灾什么的,只要不死,自己就能把他救活......自己救不活还有敖牧呢。

  符宇的心情一点儿也不好,他的脸色阴郁,怒气冲冲的盯着敖夜,说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几岁?你以为你是谁?全身散发着腥臭味的家伙,你也配认识我爷爷?”

  “你爷爷是不是符德旺?”敖夜问道。自己不就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他干嘛生那么大的气?

  “是。”

  “我确实认识一个叫符德旺的赶海人。”敖夜说道:“他是不是你爷爷......我也不太能确定了。”

  万一他有好几个爷爷呢?

  “敖夜......”符宇把手机一丢,就想冲过来和敖夜打架。

  “你别过来。”敖夜提着箱子站在门口,出声说道。

  “怎么?怕了?”符宇面目狰狞。“怕我打烂你的脑袋?”

  “怕你打不过我。”

  “......”

  这句话一出,打不过也要打了。

  欺人太甚!

  叶鑫赶紧从上铺跳了下来,站在中间劝架,说道:“消消火消消火,大家都是同学,以后还要在一个屋子里睡四年呢,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怎么能第一天见面就打架?”

  “你没听到他说什么吗?”符宇怒吼。

  叶鑫又转身过来教育敖夜,说道:“敖夜,你说话也注意一些。你怎么可能认识他爷爷呢?你说他爷爷是小屁孩儿,你才几岁?”

  “我确实认识符德旺。”敖夜说道。

  “好,我现在就给我爷爷打电话......如果他说不认识你,我看你还怎么狡辩。”

  符宇说干就干,划开手机就拨通了爷爷的电话号码。

  为了证明敖夜说谎,当众打脸,符宇还特意把手机开了免提。

  很快的,电话就被人挂通,话筒里面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小宇,今天不是去学校报道吗?怎么想起给爷爷打电话了?”

  “爷爷,你认识一个叫敖夜的家伙吗?”符宇冷冷的瞥着敖夜,捧着手机问道。

  “敖夜?那是谁啊?我倒是经常劝你不要熬夜。”

  稳了!

  听到爷爷的回答,符宇脸上已经浮现起浓厚的嘲讽笑意,说道:“他说他认识你......还说你小时候被海蛇咬过,他救了你的命。”

  “啊?”对面老人惊呼出声,急切问道:“是什么人告诉你的?那位朋友现在何处?”

  “爷爷......难道当真有这件事情?”符宇有些慌。

  “那是爷爷的救命恩人,一定要替我好生招待......你们现在在哪里?我立即赶过去......”

  “是我大学同学.....一个室友说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子,老人说道:“那一定是恩人之后,一定要好好与人相处,找时间请人来家里做客......问问他家里长辈是否安好?什么时候方便我过去看望一番?”

  符宇没应。

  直接挂断了电话。

  原本想打敖夜的脸,没想到这一巴掌最终落在了自己脸上。

  火辣辣的痛!

  “我去买瓶可乐。”符宇说完,穿着拖鞋就跑了出去,都不敢再和敖夜的眼神对视。

  “给我带瓶。”叶鑫对着符宇的背影出声喊道,又转身看向敖夜,说道:“他这人好面子,落不下脸,我替符宇对你说声对不起。这事过了,你别放在心上......”

  “我不会放在心上的。”敖夜说道。一会儿要写进《龙王日记》,他每天操心的大事太多,担心自己会忘记了别人欺负他这种小事儿。

  “你快收拾一下床铺吧。”叶鑫说道:“等到高森回来,咱们中午一起出去撮一顿?我请客。”

  “好。”敖夜点了点头。

  他此番来到镜海大学,首要任务就是为了守护黑火,保护研究人员的人身安全。

  所以,在任务没有完成之前,他要保持低调,要尽可能的融入群体之中,让任何人都不会对他的身份起疑。

  低调,是龙族生存的不二法则。

  唯一遗憾的是,他生了一张高调的脸。

  他也曾思考过是否用「换脸术」或者「易容术」把自己整得丑一些......还没考虑好。

  高森是一个齐鲁大汉,身高一米九二,块头庞大,走起路来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小山,给人极大的压迫力。

  更何况他还喜欢用跑的。

  砰砰砰......

  整栋楼都在震动。

  他一只胳膊夹着一床被褥,另外一只手上还提着一桶水,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说道:“都渴了吧?我买水回来了。”

  “寝室里又没饮水机,你买这么大桶水怎么喝?”叶鑫哭笑不得的说道。

  高森把被褥放在床头,用毛巾抹了把汗,说道:“我瞅了一下价格,大桶的省钱......你们不是有杯子吗?都把杯子拿出来。”

  叶鑫把自己喝水的杯子拿出来,高森扛起那大桶水就把叶鑫的杯子灌满。

  然后又看向敖夜,说道:“同学,你的杯子呢?”

  “我没有杯子。”敖夜说道。

  敖夜忘记带杯子,坐在床头收拾行李箱里面的几件衣服。

  他发现自己也需要出门进行一次大采购。

  学校只提供硬邦邦的床铺,但是被褥枕头脸盆水壶什么的却需要自己自行购买。

  “用我的。”高森豪爽的说道,在柜子里一阵扒拉,捧出一个用红色大字写着「为人民服务」的大铁杯。

  敖夜看了一眼铁杯里面黝黑的茶垢,赶紧拒绝,说道:“你喝吧,我不渴。”

  “真不渴?”

  “真不渴。”

  “那我喝了。”高森扛着桶装水往大铁杯里面咕咚咕咚倒满水,炫耀着说道:“我告诉你们,我这杯子可神奇了。要是往里面倒开水,不用放茶叶,喝起来就自带茶水味......”

  “这杯子你用很多年了吧?”

  “从我爷爷辈就开始使了。这次出门我爸特意传给我的,让我一定要好好爱惜。以后还要传给我儿子呢。”

  “......”

  符宇终于回来了,他给叶鑫和高森一人丢了一罐可乐之后,又拿着一罐可乐走到敖夜之前,表情有些不太自在的说道:“请你喝的......你的爷爷救了我的爷爷,我们符家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以后在这所学校,我罩着你。有什么困难,找我。”

  少年人脸皮薄,说完这番话就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

  敖夜呆滞片刻,还是伸手接下了他递来的可乐,说道:“谢谢。”

  他倒不在意符宇能不能罩着自己,关键是他喜欢喝可乐。

  而且还是冰冻的有灵魂的可乐。

  ------

  出门遇「贵人」,晦气。

  鱼闲棋心情不郁的赶到「花间」咖啡馆的时候,傅玉人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闲棋,这里。”傅玉人出声招呼。

  鱼闲棋走到傅玉人身边坐下,说道:“玉人,好久不见了。”

  “对啊。好久不见了。快两年了吧?你春节都不回家,真狠心啊。”

  “春节的时候研究院正好在做一个项目……”鱼闲棋解释着说道。

  “我理解。所以我听说你回来了,第一时间就把你约出来了。对了,我是不是第一个约你出来喝咖啡的人?不许说不是。”

  “是的。你是第一个。这样行了吧?”鱼闲棋笑着说道。遇到自己的儿时死党兼闺密,她的心情也舒适了许多。“怎么跑那么远?学校里面不也有咖啡馆吗?”

  “学校里面的咖啡哪能喝啊?劣质咖啡粉拌着糖精奶精,你在国外那么多年,胃口一定养得特别刁了......”

  “我都无所谓的,毕竟,我喝咖啡只是为了提神......味道什么的并不在意。”

  “那不行,我的好姐妹回来了,我当然要请她喝最好的。这家的意式浓缩特别好,我不许你没喝过。”傅玉人出声说道,然后招来服务员,说道:“三杯意式浓缩。”

  “三杯?”鱼闲棋看向傅玉人,说道:“咱们俩喝不了那么多吧?”

  傅玉人看着鱼闲棋,笑着说道:“书呆子也要来。”

  “苏岱?”鱼闲棋眉头轻皱,出声问道。

  “除了他还能有谁?他是你的铁杆迷弟,知道你回镜海大学教书,他比谁都要激动.....你知道吗?他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大学的时候没有出国,而是考了你爸的研究生,现在是你爸的左膀右臂。在国际权威杂志上面发表了不少重量级的文章,也算是能源界一号人物了。”傅玉人一幅专业红娘的姿态,出声介绍着说道。

  “主要是好久没见,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鱼闲棋一脸为难的说道。

  “没关系,女人只负责「嗯」和「哼」,找话题是男人们要做的事情。”傅玉人安慰说道。“哎,来了......”

  傅玉人招了招手,一个身穿银灰色休闲裤白色衬衣的年轻男人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男人身材高大,五官深邃,戴着一幅稍显书卷气的黑框眼镜,带着笃定从容的笑容就走了过来。

  “你们看到别的男人看过来的眼神吗?充满了赤裸裸的嫉妒啊。只有我有资格和全场最美也最有智慧的两个美女坐在一起。”苏岱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主动和鱼闲棋打招呼,说道:“闲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鱼闲棋点了点头。

  苏岱和他们一样,也是镜海大学的「教师子弟」,父母都是镜海大学的教授或者管理岗位。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读书,只是后来自己考进了麻省理工,而苏岱则直接从镜海大学物理学院考了鱼家栋的研究生,现在更是和父亲一起在Dragon King能源研究室做能源研究方面的工作。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苏岱端起面前的柠檬水喝了一口,视线一直停留在鱼闲棋的脸上。

  “会留在镜海大学工作。”鱼闲棋出声说道。她已经和镜海大学签署过合同,麻省理工的高材生,而且因为表现优异而进入全世界都赫赫有名的「天体」实验室,镜海大学通过特殊人才引进渠道把她给请了回来,给予的待遇是相当优厚的。

  而且,学校甚至愿意为她建立研究室,帮助她在超级弦项目上面取得新的突破。听说是某个「煤老板」资助的巨额资金……真是愚蠢又令人喜欢的冤大头啊。

  “那我们就是同事了。”苏岱扶了扶眼镜,笑着说道:“闲棋可要多多指导我们。”

  “就是。从小到大,大家都说闲棋是天才.......智商170的怪物,我们实在是拍马难及啊......有好的研究项目,闲棋可要想着我们......”

  鱼闲棋轻撩长发,动作优雅迷人,说道:“苏岱研究的是新能源,玉人是做行政管理工作,我研究的是超级弦......我愿意想着你们,怕是鱼家栋都不同意。他一直抨击我研究的项目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还公开发表文章说超级弦就是世纪大骗局......就算我想要人,他肯放你们走?”

  三人皆笑。

  傅玉人嘴巴比较毒,说道:“老鱼还那么固执呢?万一你在人造弦方面取得重大突破呢?那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到时候你就是现代物理学领域的第一人?老鱼想要见你一面,你就让他先和你的秘书约时间......”

  “希望能有那么一天。”鱼闲棋笑着说道。

  心想,倘若当真有那么一天,人类是不是可以使用人造弦实现空间跳跃?经过七次空间跳跃之后是不是就可以到达龙王星?

  「呸呸呸,自己在想些什么呢......」

  「看来神经病确实是可以传染的!」

  老朋友见面闲聊了一会儿,鱼闲棋抬腕看了看表,说道:“时间到了,我要先走了。”

  “不会吧?你才刚刚过来呢。”傅玉人惊呼出声。

  “你约我出来,我就出来了。但是我说过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鱼闲棋抬脚起身,说道:“我还有工作要做。”

  “可是,咖啡都还没上来呢。你至少要喝完咖啡再走吧?”

  “咖啡没上来是咖啡馆的问题。我来不是为了喝咖啡的,是为了见你。”鱼闲棋摆了摆手,说道:“你们聊,我先走了。”

  说走就走,绝不停留。

  傅玉人看着鱼闲棋伸手拉开玻璃门的窈窕背影,撇了撇嘴,说道:“你不送送?”

  苏岱端起刚刚送上来的咖啡抿了一口,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说道:“那么长时间没见,难免会有些生疏......我这个时候追上去,不是自讨没趣吗?”

  “怎么?准备放弃了?”

  “那倒不是。”苏岱摇头,拿起小勺子往咖啡杯里面加糖,说道:“追求女孩子这种事情,就像是往咖啡杯里面加糖。不能加得太少,少了中和不了咖啡豆的苦涩。更不能加的太多,多了则容易甜腻。一定要力量匀称,份量适中,刚刚好才行。切忌用力过猛。”

  “哟,书呆子还是行家呢。”傅玉人笑呵呵的说道。

  “学问都是相通的。钻研了那么多年,总是有一些心得体会。”

  “我可提醒你,这条鱼,可不容易吃进嘴里。”

  “是吗?”苏岱笑容满面,一脸自信的说道:“再狡猾的鱼,也会忍受不了鱼饵的诱惑。钓鱼人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耐心。而我,最不缺少的就是这种东西。”

  鱼闲棋不喜欢闲聊,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别人都说她是个天才,但是她比别人更加清楚,她能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主要是因为她在比别人聪明的同时还要比别人勤奋。

  知识的边界是什么?是未知,是空白。

  她想要在空白纸张上面划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就不能浪费一分一毫的时间和精力。

  再说,原本说好的是闺蜜见面,没想到书呆子也来了......书呆子的存在让她有些不自在。

  不喜欢的人就不要见,不喜欢的饭局就要早些散。

  鱼闲棋外表澄澈清冷,骨子里更是执傲和坚韧。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忤逆那个「学术暴徒」的父亲,而选了他最不看好甚至鄙夷的弦理论而作为奋斗终身的目标。

  为此,她已经两年没有回来过春节了。

  鱼闲棋知道自己的时间是多么的宝贵,她不会为了迎合别人而委屈自己。

  因为刚刚回国,鱼闲棋没有自己的私车代步,父亲根本就不会开车。所幸花间咖啡馆就在镜海大学门口,步行走回去也只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

  想着诸多心事儿,鱼闲棋站在马路边缘等红灯。

  红灯结束,绿灯亮起,鱼闲棋快步朝着对面街道走过去。

  轰!

  一辆白色油罐车强闯红灯,朝着走在马路中间的鱼闲棋冲撞而来。

  当鱼闲棋走到马路中央感觉到情况不对时,车头已经近在咫尺,凛冽的劲风和强大的冲击力让她双腿发软,身体发麻,动弹不得。

  轰隆隆......

  在路人的惊呼声中,油罐车从鱼闲棋的身上碾压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