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救亡攻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土木堡之变(19)

大明救亡攻略 打官司八折 2056 2019.03.18 12:25

  保宝音是来宣府找于谦的。

  是建文帝朱允炆让保宝音来找于谦的。

  建文帝告诉保宝音,江山易主祸事临近,叫他带着信物去找于谦,保家卫国。

  袁彬怀疑,或许建文帝和他一样,也是系统拥有者,知道过去未来,才会说出什么江山易主和找于谦的话。

  生怕于谦不信,也为了保护保宝音以及……保住傻憨憨大眼仔,不在土木堡一战中牺牲……他下令让大眼仔护送保宝音去北京找于谦。

  距离土木堡一战的日子愈发近。

  也意味着距离北京保卫战的日子愈发近。

  北京能不能保住,大明能不能亡,一切都在于,于谦能不能保住北京。

  “臣去的时候,那人已近残废……不过有皇上的意思,而且那人也是我大明功臣元善将军的后代……臣便嘱咐锦衣卫派一人送他回西宁卫,待他安全抵达西宁卫,锦衣卫便可回来跟大军会合。”

  朱祁镇不断点头:“做的好。”

  “稍后……你也替朕,去给彭德清送些伤药。”

  “悄悄的送。”朱祁镇嘱咐道。

  对他的话,小皇帝没有丝毫怀疑,袁彬觉得骗这个傻孩子有些对他不住。

  王振的叱骂声未绝,袁彬朝帐外看了一眼:“皇上还是心疼的。”

  朱祁镇摇摇头,对着袁彬眨眼睛:“彭德清是先生的人。朕也不是真心怜惜。”

  袁彬抬眼看了看朱祁镇,突然觉得这个小皇帝,也许和自己想象中有些不同。

  朱祁镇没有发现袁彬身上的异样,转头看向帐门方向:“先生那些话,是说给你听的。”

  “也是说给朕听的。”

  ……

  ……

  大军向着大同开拔的第二日,邝壄摔断了腿。

  邝壄……

  袁彬知道这位神人是明代版红军。

  不拿百姓一针一线,一分一厘。

  朱祁镇掀开马车窗帘,皱着眉头听完邝壄的伤情汇报。

  袁彬好奇:“听说……邝大人曾经给其父寄了件衣裳,邝父不但没有要衣裳还写了信痛骂邝大人?”

  “寄件衣裳孝敬亲长,不是好事吗?”

  邝壄他爸也是闲的够呛,儿子给买了件衣裳,就开始骂儿子没好好上班,没有为大明百姓做贡献……这是什么封建神仙逻辑?

  更牛逼的是邝壄,哭着把自己老爹骂自己的这封信朗诵昭告了天下。

  袁彬有时候觉得这个古人的逻辑实在是非常难以理解。

  朱祁镇幽幽看了看袁彬,默了好一会儿,哀怨道:

  “邝卿舍小家为大家,朕稍后便去慰问伤情。”

  袁彬:“……”

  皇上,我没有劝你看他的意思啊啊啊!!

  臣只是不明白这个送件衣裳和工作好坏之间的逻辑关系啊啊啊啊!!!

  袁彬试探道:“皇上,听说当年邝大人为其父谋了件差事,也是被其父言词拒绝并斥责了的……为什么这件事反而不如送衣裳的事美誉多流传广?”

  看着袁彬真诚的目光,朱祁镇咬了咬牙,一字一字道:“朕,立刻便去。”

  袁彬看着朱祁镇策马疾驰的背影,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

  ……

  宣府上北路,独石城。

  明军大旗在熊熊烈火中燃为灰烬,阿刺知院俯瞰城下,仰天高声长啸。

  城门下的瓦刺军士,随着阿刺知院一声长啸,将被俘虏的独石城百姓推入方圆一里的巨型土坑。

  鹰隼破空而来,落到阿刺知院的肩膀上,一双漆黑的眼珠子骨碌转着,盯向城墙下埋入黄土的大明百姓。

  阿刺知院格外高兴:“这个独石城,号称九塞孤悬之最,也没有也先说的那么可怕嘛!”

  “那些汉人,就爱吹嘘!”

  阿刺知院用刀子割下一块带血的羊腿肉,鹰隼瞬间吞食入胃。

  摸了摸鹰隼的大翅,阿刺知院从鹰隼爪子上解下信筒,将两指宽的密函小心展开。

  阿刺知院温柔抚摸鹰隼,深邃的目光看向远方,咧嘴笑道:“也先预备退出塞外,让我和脱脱不花汗王准备合围。”

  “那我就继续……攻下马营城和云州城。”

  轻轻一拍,鹰隼长鸣,振翅入云。

  阿刺知院向下俯瞰,看着硕大的活人坑悄无声息间被填平,露出了胜利者满意的微笑。

  ……

  经过数日开拔不休,亲征军终于到了大同。

  让朱祁镇无比失望的是,一向盘桓在大同一线的也先部队竟然消失了。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袁彬没有任何时间和精力去宽慰小皇帝。

  每一天,他的大脑里都会涌入无数最新的战况。

  他无法预知未来,却能看到过去。

  系统因为能量消耗巨大,陷入无限期的沉睡。

  以前还能和冰冰唠嗑,现在……在陌生的空间里,只有他自己。

  好在他一贯都是孤独的。

  倒也习惯了。

  现在,能不能顺利抵达土木堡,等待亲征军被尽数歼灭,才是他所关心的事。

  当火车驶入轨道,是任由火车撵过站在行进轨道上的一群人,还是按下按钮,改变火车轨道,牺牲站在另一条轨道上的人?

  整个宣府上北路尽数沦陷,连怀来城、永宁城的守军,也都逃散四处了。

  只是如今的小皇帝,还不知道这些。

  熬了一夜没合眼的小皇帝,双眼猩红,神情振奋,精神饱满地和武将们商议诱敌策略。

  袁彬突然觉得好悲凉。

  他看着眼前准备张开拳脚大败瓦刺军的小皇帝,突然生出了一股子悲悯的意味。

  他眼睁睁看着小皇帝为了和也先一战自宣府镇往大同行进,眼睁睁看着阿刺知院接连攻破宣府上北路……接下来,他还要看着外面、身边这些鲜活的人一个接一个死去。

  他唯一能做的,只有沉默和等待。

  在小皇帝坚持留守大同的第九天,邝壄一行人找到了他。

  王振最近的脾气也愈发古怪,动辄斥责大臣,甚至罚跪。

  袁彬有时候在想,王振这个胆子,是不是小皇帝故意纵容着养大的。

  他还记得那日,王振叱骂钦天监,小皇帝笑得好生开颜。

  假如有可能......

  假如的话。

  他和小皇帝从土木堡活下来,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还没有傻到因为听了邝壄的话,就跑去劝小皇帝应当如何如何。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