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冒牌解秘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愤怒的亚当

冒牌解秘人 泪笑小丑 2028 2020.03.29 11:23

  公元历1976年7月18日上午九点多,亚当正在加勒比酒吧喝酒,今天喝的是樱桃酒,鲜甜且滑而不腻。他决定把这家酒吧的酒都喝一遍后再换家酒吧。

  三天前他拿着银行卡去了达克尼斯的圣联邦银行分行取钱,发现爱德华的存款竟是八位数,心中欢喜。

  他取了五十万的银仑卡出来,随身带五万,剩下的和银行卡放进了手提箱里。

  玛利亚突然慌慌张张地推开酒馆门走了进来,他看见角落里穿着黑色风衣的亚当,焦急地喊道:“爱德华,出事了。伊万他们被袭击了,快跟我去医院!”

  亚当手中酒杯停住,瞳孔一缩。这和他写好的剧本可不一样!

  莫克林医院住院部1011单人病房,亚当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玛利亚跟在他身后。

  来的路上玛利亚和他说了她知道的情况,三人监视时遭遇袭击,伊万重伤,另外两名一起监视的年轻警员死亡。这两条命,他有责任!

  窗帘半开着,阳光照亮病床上半躺着的伊万。伊万穿着蓝白条纹的病服,脸上除了皮外伤外并无大碍,但衣领口处可以看见缠紧的白色绷带。

  “爱德华,你来了。”伊万目光透过落地窗停留在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上,一动不动,声音裹挟着浓浓的悲伤。

  那股悲伤让亚当攥紧了拳头,他想起自己曾经对玛利亚说过的话-“披着人皮的狼,得打草惊蛇才会露出马脚。”

  现如今想起来那不是自信,而是自负。

  亚当走到病床边,玛利亚关上门,跟上去。

  “是尸傀吗?”亚当的声音依旧平淡,但较为熟悉他的玛利亚听出了那比平时低沉一点的声音中的波涛汹涌。

  伊万没有立刻回答,扭过头看着他,招招手说:“爱德华,你过来一点。”

  “再过来一点,头低一点,再低一点。”

  “啪!”玛利亚又惊又吓地捂住了嘴巴,伊万刚刚狠狠扇了亚当一个嘴巴。那晚恶魔一样的他被一个普通人类呼嘴巴子了!但她没看到亚当有一点愤怒的表情,也许,他是故意的。

  “对不起,是我失算了,我没料到那个尸巫会这样疯狂。我本想打草惊蛇的。”亚当站直,他的左脸颊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子。

  伊万直直盯着他,问道:“爱德华,诚实的告诉我,到底有没有第二条线索!”

  亚当没有惭愧的移开目光,眼神的波动消失,恢复冷漠,与前者对视:“没有。”

  “混蛋!”伊万拿起旁边柜子上的枪套就往亚当脸上砸去。

  亚当接住枪套,冷着脸大喝一句:“伊万,够了!”玛利亚悄悄后退两步,亚当把枪套轻丢在床上。

  伊万被亚当厉喝当头一棒,一愣。

  “刚刚那一巴掌,算是我的道歉。伊万,别太过分了。别忘了,你们是警员,死亡是必要的风险。”

  “如果你在那,他们就不会死了。”伊万微微低头,目光悲伤。

  “或许,但过去无法改变。伊万,告诉我情况。”

  伊万继续看向窗外大树,陈述道:“尸巫是安达拉•杜比,她控制一个女子尸傀袭击了我们伪装的马车,小李和小张被杀死,我用枪打断了尸傀的双腿,加上马车爆炸,可能杀死了尸傀,我侥幸逃脱,但背部被飞溅的金属碎片射中,医生说至少要住院治疗三个月,很可能还会留下后遗症。”

  “你们怎么确定安达拉是尸巫?”

  “她走出罗伯特•霍的家,在门口路灯下远远地对车子里的我们挥手,然后车子就被尸傀掀翻了,尸傀袭击我们的时候,她就站在那,什么都没做。她早就发现我们在监视了!”

  “机车为何会爆炸?”

  “那个尸傀他的指甲可以伸长和像子弹一样射出,能轻易穿透金属,它用伸长的指甲杀死被困车里的小张时不小心划破了引擎的油箱。”

  “安达拉有对罗伯特做什么吗?”

  “在袭击之前,她和喝醉的罗伯特正在床上缠绵,或许是在做最后的告别吧。安达拉•杜比的通缉令已经传下去,但她是尸巫,无法确定她现在有没有逃出达克尼斯。”伊万停顿一会,严肃的说:“爱德华,让安达拉•杜比伏法,不然,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你好好休养。”亚当冷着脸转身离开,玛利亚连忙跟上。

  伊万扭头看着亚当的背影,眉头皱起,心中暗问:“爱德华,你真的是你吗?以前的你虽然是个自恋的混蛋,但绝不会这样子轻视人命。”

  实际上,亚当这两天也没闲着,他每天晚上都会去安达拉家对面昏暗的小巷中监视一整夜。伊万三人遭遇袭击的昨夜,安达拉并没有什么异常,和以往一样的时间回家,十一点准时熄灯。

  现在想来,安达拉同样早就发现他了。那晚只是将计就计,才和往常表现的一样。

  离开病房,走过走廊,二人来到升降梯门前,亚当摇下升降梯,拉开门和玛利亚走进去。

  “嘿,兄弟,等一下。”一个男子小跑过来,挥手示意亚当等一会。

  亚当心情糟糕,哗啦拉上门,摇动把手,升降梯下降。

  “下地狱吧,混蛋!”男子气的破口大骂。

  “砰!”亚当猛然一拳轰在背后的墙壁上,直接砸出一个大洞,他眼带杀气,咬着牙低语道:“区区人类,竟敢!”

  玛利亚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心中五粮杂陈。

  “安达拉,这巴掌我会让你还的!”

  玛利亚的身体在颤抖,终于,那股逐渐凝实的杀气让她坚持不住,双腿一软坐倒在地。

  升降梯停下,亚当注意到玛利亚,收起心中杀机,拉开门走了出去,没去扶玛利亚。

  玛利亚连忙站起跟上。

  医院门口有不少等候业务的机动马车,亚当对玛利亚说:“你回家。”

  “是,主人。”玛利亚毕恭毕敬地说。

  亚当乘上一辆机动马车,对车夫说:“去多林大街三十一号。”

  “好的,先生。”

  亚当说的是罗伯特的住址,安达拉现在肯定不在自己家了,唯一可能知道安达拉位置的只有罗伯特了。

  罗伯特•霍恩,希望你等会乖乖从实招来,否则,你就为自己下半辈子的性福祈祷吧!

  罗伯特家中,围着浴巾的他正在浴室里对着镜子刮胡子,原本乱糟糟的头发已经柔顺地被梳在脑后扎成一个小辫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