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冒牌解秘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无情铁手

冒牌解秘人 泪笑小丑 2352 2020.03.24 15:54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位俊美的金发青年。他身着黑色长款半皮革立领风衣,表情冷漠,右手拿着一把造型奇特的左轮手枪,枪口斜对着天花板,正是换了身衣服的亚当•格里芬。

  那把左轮手枪比一般左轮要打一圈,枪管呈六边形,通体银色,在转轮上有着教廷的标志:银色十字架。

  这是教廷研发出的名为短炮的手枪,威力巨大,且使用的是圣银子弹,对一般诡秘生物都能造成伤害。当然,这种枪在市面上是买不到的,爱德华的枪是教廷颁发的。

  虽说解秘人是自由职业,但仍然是需要受到管辖的。每位解秘人都需要在教廷登记,有好也有坏,教廷能够为解秘人提供对付诡秘生物的装备与道具。

  “那边的胖子,把椅子放下!”亚当瞄准光头男,恐吓道,虽然他知道自己在这个距离绝对会miss。刚刚是他第一次开枪!

  光头男不傻,乖乖把椅子轻轻放下,双手举起作投降状,对走过来的亚当解释道:“先生,是这个臭乞丐先动手的,他把我弟弟头都打破了!”

  亚当打量了一番罗伯特,鸟巢一样的头发、许久没剃的胡子、脏乱的衣着,还有悲伤的情绪,确定了是自己要找的人。

  亚当握枪的拇指一推,关上短炮保险,把短炮插进腰间的枪套里,说:“带你弟弟去找医生,趁他还没失血过多而死。”

  “是是,我这就去。”光头男冷静了许多,这才注意到地砖已经被弟弟的血染红了,连忙扶着弟弟离开。

  亚当把东倒西歪的椅子放好,在罗伯特对面坐下:“罗伯特•霍恩?”

  歌手继续歌唱,酒客们恢复交谈与游戏。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走到坐在吧台前的克里斯缇娜旁边坐下,意图搭讪,但很快失败的离开了。

  克里斯缇娜转身,端着酒杯,妩媚动人的狐狸眼凝视着亚当的的侧脸。

  “砰砰砰砰……”

  罗伯特没理他,朝酒保挥手,大喊:“酒保,快拿酒和酒杯来。”

  客人就是上帝,罗伯特虽然看起来像没钱的乞丐,但每次喝酒给的小费可不少。见冲突平息,海盗船长打扮的大叔酒保立刻喊着回答道:“稍等,马上来。”

  “你那把枪可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教廷的人?”罗伯特趴在桌上,斜瞥着亚当,问道。

  “解秘人,有些问题要问你。”

  罗伯特把脸埋进臂弯里:“没时间。”

  “可我看你现在很闲的样子。”

  “我要喝酒,喝酒懂吗?”

  “你快醉了。”

  “和你没关系,别以为你刚刚救了我,你就应该让那个死胖子把我打死的。我想死,但太懦弱,自己下不去手。”

  说话间,一股幽深浓郁的迷人香气飘了过来,克里斯缇娜把酒和酒杯放在桌子上。

  “你的酒和酒杯。”克里斯缇娜语气冷淡,然后看向亚当,露出温柔的笑容,问道:“小哥等会有时间吗?能不能送我回家,深更半夜,我一个人有些怕。”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没有一点妖娆气质,但却能让任何男人瞬间产生邪念的绝色女子,包括此刻的亚当和罗伯特。

  那股成熟、高贵的气质却又让人觉得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谢谢。”罗伯特拿起酒瓶,拧开被打开过的瓶盖,倒酒,目光不时不由自主移向克里斯缇娜的身躯。

  亚当因为意外和心头的悸动呆了一会,尴尬一笑,回答道:“抱歉,女士,我想这里有很多男士都愿意送你回家。”

  克里斯缇娜浅浅一笑,俯身凑到亚当左耳旁,轻声说:“可他们都想吃了我,你不一样。你先忙,我在吧台那等你。”说完没等亚当说话,她就迈着优雅的步伐朝吧台走去。

  亚当现在双腿夹的很紧,突然,只见罗伯特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用自嘲的语气说道::“你们这种健硕的年轻美男还真是受少妇的喜欢,不像我这种瘦弱的平凡大叔。她八成是想你送她到床上去喽!”

  “咳咳。罗伯特,近日城里针对女性的连环虐杀案,你应该知道吧?”

  “我说了,没时间回答你的问题,滚。”罗伯特目光一凝,喝了一大口酒,语气变得不善。

  “罗伯特,再问你一次,你知道吗?”亚当语气同样变得冷冽许多。

  “没时”

  “砰!”罗伯特话没说完,直接被亚当抓住头发把脑袋往酒桌上一按,发出响亮的撞击声,再度吸引了周围酒客们的目光。

  亚当让罗伯特仰头看着自己,他的鼻血缓缓流出。

  “罗伯特,我母亲从小就教育我要做一个绅士,但我只对女性绅士,对男的,我不会客气。现在,回答我的问题,你知道吗?”

  “疼疼,头发要被你揪掉了,快松手啊,混蛋。”

  “砰!”

  “知道吗?”

  “知道,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松手。”

  亚当松手,罗伯特一只手捂着后脑勺,一只手握着鼻子。

  亚当从纸盒里拿出几张纸巾给他,他瞪了亚当一眼,自己从纸盒里拿出纸巾擦干鼻血,说道:“我妻子就是第一个受害者,我当然知道。”

  “是前妻,芭芭拉•纳什,对吗?”

  “是。”

  “你妻子有什么仇家吗?”

  “我的印象里,没有。”

  “你觉得谁有可能虐杀她?”

  罗伯特把血红纸巾丢进垃圾桶,喝了一口酒,神情黯淡地说:“我。”

  “什么意思?”

  “她出轨了,我捉奸在床,也是因此才和她离婚。如果说这世上谁想杀了她,取走她身上的…那些东西的话,只有我了吧!”

  “可凶手不是你,你爱她,不会伤害她。”

  “谁知道呢?说不定我精神分裂产生了第二人格,又或者我在伪装成为情所伤,又或者其他可能。”罗伯特语气随意,给自己倒酒。

  “你还想流点鼻血吗?”

  罗伯特手一抖,说:“凶手不是我,但也应该不是芭芭拉的仇家,这件案子我有关注,之后的死者和芭芭拉都没有关系。”

  亚当右手扶额,沉思了一会,问道:“你妻子出轨的事都有谁知道?”

  “没有不透风的墙,我身边的朋友,邻居,就连这间酒馆里,总之很多人都知道。都知道我在外辛苦工作,自己老婆却在家里偷情!”罗伯特凄凉一笑,眼角溢出泪水,咕噜噜将一大杯酒吞下。

  “你今晚会回家睡吗?”

  “回,当然回,床上还有芭芭拉的味道,我当然要回去睡。”罗伯特幸福的笑容逐渐消失,目生怒火,小声说道:“可每次看到那张床,我就想到芭芭拉和那个混蛋在上面的画面,所以我要喝的烂醉再回去,这样就不会想了。”

  “兄弟,我想他们绝对不仅仅在床上偷过情。”亚当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向前看,少喝点。”

  亚当走向吧台,罗伯特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对着亚当的背影骂道:“下地狱吧,解秘人,你就是个披着人皮的怪物!”

  亚当没有在意。披着人皮的怪物吗?你说的倒也是事实。

  反倒是酒吧的酒客们吓了一跳,这个酷酷的青年竟然是解秘人,这家伙竟然敢这样骂解秘人,找死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