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冒牌解秘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残忍无情

冒牌解秘人 泪笑小丑 2463 2020.03.23 12:40

  亚当和玛利亚乘坐机动马车经过约一个小时来到了中心警局。

  机动马车虽然名字里带有“马”字,但并非靠马拉动,而是靠消耗银油的发动机也就是引擎提供动力。

  银油是教廷产出的一种新能源,低污染高能量比,用途多样。

  民众并不知晓教廷从何而来的银油,但它的确让他们的生活更加方便丰富了。

  中心警局位于城市的中央位置,由三米多高的银色金属墙围住,墙顶有密密麻麻的锋利三角尖锥,警局的建筑群普遍高大雄伟,造型各异,艺术气息十足。

  机动马车在警局门前街边停下,亚当和玛利亚下车,玛利亚向值班警卫出示自己的法医工作证后带着亚当进入。

  “主人,跟我来,我带你去停尸房。”玛利亚在亚当身边小声说。

  亚当跟着玛利亚走进位于建筑群正中间的银色办公钟楼,顶部的大时钟显示着时间:13:38。

  刚走进大厅没几步,一个火急火燎似乎赶着出门的健硕中年男子看见二人露出惊喜目光,两步作一步快速走过来,一把抓住亚当的手,说道:“爱德华,你总算来了!你再不来,我的工资可就被扣光了啊!”

  中年男子穿着黑皮警服,腰带上别着的警徽表明他的警探身份。

  显然,这个人认识爱德华。有前者之鉴,爱德华抽出手,挤出笑容,假装熟稔的说道:“好久不见。路上耽搁了几天,抱歉来迟了。”

  “不迟不迟,来了就好。你们这是要去看尸体吗?”

  “嗯。”

  “那走吧,我带路。”男警探说完转身带路,亚当和玛利亚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三人乘坐大厅的机械升降梯来到地下一层,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金属走廊,墙壁上相隔半米的挂灯们的橙黄灯光给了走廊些许光亮。

  玛利亚观察到亚当肩膀一抖,目光顿时变得凶狠起来,男警探感知到那股杀气回头一望,亚当情绪已经恢复。

  这条走廊让亚当回想起了那座监狱里他每次去参加实验走过的走廊,所以才一时情绪失控。

  “爱德华,没事吧?总感觉你怪怪的?”

  “伊万,爱德华来的路上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所以才有些怪怪的,过一阵子就好了。是吧,亲爱的?”玛利亚突然搂住他胳膊,为他打起掩护。

  “嗯。”亚当心中有些意外,手臂传来的柔软感让他神色有些不自然,对伊万笑了笑,说:“我们去看尸体吧。”

  “好,跟我来。”伊万拉开伸缩式铁门,三人走出去,在亚当的目光震慑下,玛利亚讪讪一笑,松开他的手臂。

  直走,右转,直走,伊万在一扇青铜色的厚实铁门前停下。

  他拉开门栓,把门推开,一股寒冷空气混杂着尸体独有的腐朽气味立刻溢了出来,但并不浓重,还夹有一股不属于尸体的消毒水一样的气味。

  三人走进去,房间里的温度比外面要低许多。

  伊万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火柴,进门右手边桌子上就有银油提灯,四周的墙壁上也有挂灯,只是没有被点燃。

  伊万点燃一盏银油提灯,拿在手里带路。

  房间里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具具放在金属长桌上、用白布盖住的尸体。

  伊万领着二人来到最近的一具尸体旁,用手掀开白布直到尸体的膝盖处。

  银油燃烧散发的光明亮且柔和,灯光下,可以清晰看见那是一具女性尸体。

  死者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由于保存得当,尸体除了有些尸斑外并没有其它变化。相貌姣好,但身材…死者的胸口和大腿根部都是一片血肉模糊。

  伊万开口解释道:“就像你看到的,凶手的目标都是女性,并且会取走受害者的性别特征器官,而且十之八九是在受害者活着的情况下进行的。”

  “全部都是女性?”

  “嗯,一共十三个受害者,除了两个平胸女子胸部没事外都一样。第十三位受害者被我们救下,送往医院,虽然活下来了,但也受伤严重,尤其是精神上。”

  “你们抓住了凶手同伙?”

  伊万摇摇头,叹了口气,说:“我们只是抓住了一具尸体!跟我来。”

  伊万领路来到后方单独存放的一具尸体,尸体没有用白布盖住,而是用皮带紧紧绑在了长桌上。

  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性尸体,身上的衬衫长裤已经破破烂烂、脏兮兮的,头发掉了许多,身形枯瘦,脸上血肉模糊,半边脸骨头凸出。

  闻到活人的气息,它猛地剧烈挣扎起来,想要挣脱束缚,盯着三人,呲着牙,牙龈裸露的嘴巴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那浑浊的目光里已经看不见人性的光彩,只有疯狂的本能。

  没有灵魂,这的确是具死尸。亚当好奇地打量着在活动的尸体。

  伊万在一旁继续叙述:“当时我们赶到场,受害者被绑起来,它正拿着水果刀切除受害者的胸部。我们原以为是活人,但开了数枪都没死,没想到是个尸体。我们废了一番力气才制服它,我一个同事还被当场咬死了!我向教廷的审判所写了信,但他们现在没有空闲人手,于是我就让玛利亚写信给你寻求帮助了。”

  “你同事的尸体怎么处理了?”

  “以防万一,火化了。这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得回去看看笔记。”亚当话音刚落,绑住尸体双臂的两根皮带突然断开,它像一头恶鬼,伸出左手抓向玛利亚的小腹,那尖锐的漆黑指甲毫无疑问可以轻易刺破衣料与皮肤。

  尸体动作的速度很快,加上太过突然,玛利亚和伊万都没来得及反应。

  千钧一发之刻,亚当抓住了尸体左手手腕,“咔嚓”一声,亚当直接将其掰断。

  尸体感觉不到疼痛,可以行动的右手往亚当身上划拉,但剩余完好的皮带让它无法侧身,右手根本碰不到亚当。

  玛利亚吓得“啊”的一声往后嗒嗒两步,亚当瞥了她一眼,松手,尸体的左手耷拉在长桌上,手掌和手臂呈九十度角。

  亚当看向左手放在腰间枪柄上的伊万,说:“以防万一,把这具尸体也烧了。”

  “哦,好,马上烧,马上烧掉。”

  “有案件调查资料吗?我需要一份。”

  “有,在我办公室里。”

  “那走吧。”亚当转身迈步,没有在意用古怪眼神看着自己的玛利亚。

  从伊万那里拿到了案件调查资料后,亚当和玛利亚坐车回家。

  上车后,亚当便翻看起资料,过了一会,坐在他对面的玛利亚突然说:“刚才,谢谢。”

  “你是我的东西,我自然会保护你。”亚当语气冷漠。

  东西?我又不是商品!混蛋!玛利亚咬着嘴唇,有怒不敢言。

  “给我介绍一下伊万。”

  “伊万•贝尔,局里干了十几年的老警探了。和爱德华不熟,爱德华只是之前帮他处理过几桩诡秘案子,就像这件案子一样。主人您只要不表现的太反常,凭借这副和爱德华一模一样的容貌,不会被发现的。”

  “你和爱德华的关系整座城都知道吗?”

  “我又不是什么名人,爱德华更不会公布我们的关系了。只有局里几个人知道。”

  “我们分手了,以后不要随便碰我,再有下次,我就让你变得和刚刚那些尸体一样。”亚当低头看着资料,语气锐利。

  玛利亚下意识双臂抱胸,她很想破口大骂,但还是用温柔的语气说:“我知道了,没有下次了。”

  太监!禽兽不如!死玻璃!玛利亚在心中骂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