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冒牌解秘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我可是等你很久了

冒牌解秘人 泪笑小丑 2231 2020.04.01 18:38

  注释:约沙克•欧文,第八章出现过一次的角色,忘了的话先去瞄一眼,观感更佳。没有水的章节,所以别跳着看,不然会看不懂剧情的。

  许久,人群逐渐散去,火焰熄灭,只剩十字架上一具焦黑炭尸。骑士拿着硕大铁锤将焦尸锤碎,驱魔人一行人也离开。

  麦麦彼神色呆滞地爬到十字架旁,一边无声流泪一边捡起焦尸碎块。

  一个多小时后,他抱着一堆焦尸碎块回到了家中,找来一个干净的铁盒装好。

  他坐在地上,拿起那封信拆开。

  信的内容:

  亲爱的,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一回。

  亲爱的,不要再做傻事,不要停步不前!可以的话,为我立个碑,就在当初的那个山洞里。

  亲爱的,我作为日行吸血鬼以普通人的身份度过了漫长的时间,但也饱受吸血欲望和孤独的折磨!我从未杀过人,但为了你,我愿意打破禁忌。

  亲爱的,你是我第一个爱上也是最后一个爱上的男人。

  再见了,亲爱的!—莉莉丝

  麦麦彼拿上铲子、削好的木板、匕首和装着莉莉丝焦尸碎块的铁盒,来到二人初遇的森林中,找到当初他被恶狼重伤,和莉莉丝一起躲藏的狭小山洞。

  他挖开洞,把铁盒埋好,用匕首在木板上刻下-“错过的挚爱-莉莉丝”,立好。

  他跪在墓碑前,温柔抚摸着木板墓碑上“莉莉丝”三个字,流下了泪水,也露出了笑容。

  红色帷幕落下,宣告话剧的结束。观众们纷纷站起鼓掌,有的泪水已经花了妆容,有的红着眼眶。

  亚当诧异地看了一眼流下泪水的克里斯缇娜,和同样面无表情的马科斯一起站起鼓掌。

  或许是因为我从未爱过,所以没有什么感触吧!

  致谢辞后,话剧散场,人走楼空。亚当和克里斯缇娜二人在门口分别。

  “爱德华,有时间的话来我的花店坐坐,我收藏了一些好酒,可都是达克尼斯买不到的哦!”上车前,克里斯缇娜说。

  听到这番话,亚当眼神一亮,微笑说道:“一定去,谢谢你的话剧票,很精彩。”

  “你看的开心就好,拜拜。”

  “再见。”

  亚当也乘车回到了家里,时间临近十点,穿着黑纱睡衣的玛利亚坐在客厅里正在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报纸。

  “主人,您回来了。”玛利亚站起身。

  “怎么还不睡?”亚当脱下风衣挂上,问道。

  玛利亚拿起报纸走到他旁边,把报纸递给他,说:“今天新到的诡秘日报,我觉得主人您应该看一下第一版。”

  亚当拿起报纸,第一版的标题是加粗的大号字体-“日行吸血鬼受害者再次出现,屠杀何时能终止?”

  下面有死者的照片,是一个妙龄女性,脖子上的咬痕拍的很清楚,也不知这记者从哪拿到的。

  “主人,您准备插手这件事吗?”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亚当把报纸还给玛利亚,走到沙发上坐下。

  “根据局里的情报,教廷的审判骑士正在处理日行吸血鬼的事,我怕主人您碰上。”

  “碰上又如何?”

  “主人,审判骑士可不是普通人,主人您的伪装可能会被看破的。”

  玛利亚的话提醒了亚当。自己的夺形能力是维奇的,论夺形能力,维奇熟练度肯定更高,但它不也一样被教廷抓进了诡秘监狱成为了自己的室友。

  教廷很有可能有看穿夺形伪装的方法,所以自己目前还是别和教廷的人接触为妙。

  “你怎么这么关心我?”

  “我,您还欠我房租水费电费食物费呢!”玛利亚移开目光。

  “咖啡。”

  “是,主人。”玛利亚放下报纸,走向厨房,然后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对了,主人,警局让我转达你,委托费已经转到您账户上了,就是爱德华的账户。”

  亚当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思考着日行吸血鬼一事自己到底要不要插手。

  如果现在被教廷一方发现身份,那他只有换新身份,离开达克尼斯这个选择了。

  他脑海里浮现一见钟情的克莱尔•琼斯的背影,心中产生一股不想离开的奇怪情绪。

  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呢?

  美人鱼舞厅,一间华贵奢侈的舞厅,晚上七点到凌晨四点营业。夜色下的舞池中,男男女女伴随着暧昧的歌曲声起舞,耳鬓厮磨,上下齐手。

  如果你去卫生间把每个隔间的门都强行打开,一定会看到一些刺激的画面,然后被狠狠教训一顿。

  但是,这里并非没有秩序的。在美人鱼舞厅有个规矩,任何刚强人所难的男士都会被当场打断第三条腿扔出去。而这早已有人证实并非玩笑之言!

  吧台四周围坐着一群男性,他们赤裸裸、火辣辣的目光盯着坐在吧台中央的孤身女子上。

  女子身材并不火辣,但高挑高挑,偏瘦的身形凸显出不夸张也不渺小的曲线。她穿着雪白色的露背礼服和蓝色的水晶高跟鞋,雪白长发遮住洁白无瑕的脊背。

  她的脸上没有精心化妆,只是涂了粉红色的口红,但依然艳压群芳。女子正是亚当此刻正在念想的克莱尔•琼斯。

  “这位美丽的姑娘,悠悠长夜,为何只身一人在这喝闷酒呢?”华贵打扮的约沙克•欧文在克莱尔旁边坐下,俊美的脸庞露出迷人的笑容。

  “看,又有人上去搭讪了,恐怕又得灰溜溜被骂走了。”

  “那不一定,这小子和之前那些歪瓜裂枣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说不定有希望。”

  “麻烦给这位先生来一杯蓝色玛瑙。”克莱尔对约沙克浅浅一笑,让他心灵颤动,然后对酒保说。

  “美人的酒我就却之不恭了。”约沙克从头到脚打量着前者。

  “好看吗?”克莱尔喝完高脚杯里的鸡尾酒,突然问。

  “好看,你是我见过第二美丽的姑娘。”

  “哦?第一是谁?”克莱尔饶有兴趣地问。

  “我的母亲。”

  “克莱尔•琼斯,你可以叫我克莱尔。”

  “路易斯·加里多。”酒保把调好的蓝色玛瑙鸡尾酒放在二人面前。

  二人端起酒杯,默契地碰杯,喝了一口。

  “要去跳舞吗?”约沙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一千的银仑卡放在吧台上,问道。

  “当然,我可是等你很久了。”

  约沙克绅士地牵着她的手走进暧昧的舞池,伴随着优雅的舞步,约沙克的双手也逐渐不规矩起来。

  克莱尔抓住他即将伸进礼服里面的右手,凑到他耳边说:“这里太吵了,我们去个安静的地方吧。”

  “好的,美丽的姑娘。”在无数锐利的目光下,克莱尔去吧台处拿了钱包,和约沙克离开了舞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