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冒牌解秘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有趣的事

冒牌解秘人 泪笑小丑 2692 2020.03.24 22:41

  克里斯缇娜坐在吧台中央,见亚当走过来,微笑着挥了挥手。

  亚当无视,来到她旁边,对酒保说:“拿两瓶最好最烈的酒,加上屋顶的窟窿一起算。”屋顶刚刚被他一枪轰出了一个大窟窿。

  酒保拿了两瓶血红色的酒:“鲜血皇后,我店里最烈的酒,一瓶两千银仑,可以吗?”

  “可以,打包。”克里斯缇娜只是安静打量着眼前首位对自己的美色无动于衷的男子。

  “好的。”酒保拿出两个精致的酒盒装好,又放进一个印有加勒比酒吧标志的大手提袋里,递给亚当,微笑着说:“一共四千银仑,窟窿的钱就算了。”

  “好。”亚当左手接过手提袋,付完款后,亚当转身离开。

  克里斯缇娜付了酒钱,拿着钱包跟上亚当。

  亚当刚走到罗伯特酒桌旁时,酒吧门被打开,一个娇小玲珑、暗红色短发的可爱女子走了进来,她灵动的大眼睛搜索着迅速停在了罗伯特身上。

  亚当遵循着直觉在旁边的空酒桌旁坐下,克里斯缇娜见状在他对面坐下。

  只见穿着白裙的短发女子焦急地跑了过来,在罗伯特旁边坐下,把他手中酒杯夺下,斥责道:“罗伯特,你怎么又来酗酒!这样下去你身体会垮的!”

  已经醉了大半的罗伯特摇头晃脑地看了短发女子几眼,笑了笑说:“安达拉,晚上好。把酒给我!”

  他伸手去抢酒杯,但身体被酒精麻醉的他行动迟缓,短发女子把酒杯往外伸,罗伯特失去平衡,直接倒在了被称作安达拉的短发女子微微隆起的胸口上。

  安达拉脸一红,没有生气。她对亚当使了使眼色,亚当会意接过酒杯。

  安达拉把罗伯特扶正,说:“我去结账,然后送你回家。”

  安达拉起身朝吧台走去,罗伯特也不用杯子了,直接拿起酒瓶喝起来。

  她很快结完账回来,把罗伯特手中酒已所剩不多的酒瓶拿下,放到桌上,然后把罗伯特的手搭在肩上,对亚当表示感谢的笑了笑。

  “走,罗伯特,我送你回家。”

  “安达拉,你不用管我的!”罗伯特神志尚存,他酒量还是一流的。他没有和后者倔,乖乖站起和后者离开。

  “我乐意,你管不着。走慢点,你太重了,我不好扶。”

  “唉,安达拉这丫头可真是痴心一片,也不知道那蠢货脑子是不是进了水,当初为什么选择了芭芭拉那个不正经的女人。”

  “没办法,男人都喜欢身材好,大的美女嘛!安达拉这姑娘人虽好,但相貌身材都太平庸了,换了你结果不还是一样。”

  亚当听见右手边一个酒桌上的两个中年男子的交谈,于是放下酒杯走过去坐下,问道:“二位,能和我说说安达拉、罗伯特、还有芭芭拉之间的故事吗?”

  留着八字胡的男子回答道:“其实我们也不太清楚,但我们是这的老顾客了,每次都是安达拉过来把罗伯特接回去的,是个人都能看出安达拉喜欢罗伯特。我们只是为安达拉感到可惜。”

  “安达拉和芭芭拉是什么关系?”

  “罗伯特是我们的同事,我们以前听罗伯特说过,她们是好闺蜜,关系好到像亲生姐妹的那种。”

  “安达拉的职业是?”

  “好像是报社的记者,哪家报社我不记得了。”另一个地中海男子回答道。

  “谢谢配合。”亚当起身离开,克里斯缇娜跟上。

  走出酒吧,一辆机动马车安静的停在路边,亚当先前已经用一百银仑包了一晚的时间。

  亚当扭头看向克里斯缇娜,她温柔一笑,拜托道:“小哥,求你了,就送送我,最近晚上不安全,要是我遇到吸血鬼怎么办!”

  “哪你晚上还出来喝酒?”

  “小哥,时间是和我约会那人定的,我也没办法。”

  “约会?那个人呢?让他送你吧。”

  “那人就是之前被打破头的那位,已经和他哥走了。”

  亚当揉了揉眉心,无奈地说:“好吧,就送你一程。”

  二人走到机动马车旁,亚当打开车门,让她先上车,随后才上去。

  “先生,回去吗?”青年车夫的声音透过打了十几个孔的玻璃从前面传过来。

  亚当询问的目光投向克里斯缇娜。

  “我住在莫扎特大街的蔷薇花店。”

  “车夫,去莫扎特大街的蔷薇花店。”

  “好嘞。”车夫按下按钮启动发动机,踩下油门,车轮转动前进。

  车厢内空间并不大,照明是靠角落顶部四盏小挂灯。亚当能清楚闻到前者沁人心脾的体香,车身每一次晃动都让二人的手臂短暂接触,那薄纱下朦胧的雪白肌肤柔软温和。

  “我叫克里斯缇娜•塞莉丝,小哥你叫什么名字?”

  “爱德华•艾伦。”

  “爱德华,你真的是位解秘人吗?”

  “嗯。怎么了?”亚当看向她。

  克里斯缇娜双手拖住香腮,狐狸眼和浅红色的嘴唇散发着无形的诱惑:“没什么,只是我听说过许多解秘人的故事,本以为你们会很特殊,但现在看来,除了不近女色外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解秘人也是人。”

  “也对,毕竟口口相传,故事就会变得离奇魔幻。爱德华你杀过什么怪物?能不能和我说说看。”

  “毒妖鸟,恶灵……之类的。”亚当随便从爱德华笔记里选了一些怪物说了出来。

  “哇,好厉害。那你会解决最近城里出现的吸血鬼吗?”

  “教廷的审判骑士正在处理这事,我在处理警局的一个诡秘委托。”

  ……

  二人聊了十几分钟,基本上都是克里斯缇娜提问,亚当简洁的回答。

  约莫一个小时后,机动马车在一家豪华的花店门前停下。

  那是一座独立别墅,一共四层,花店只占据第一层。店门是双开的厚玻璃门,应该不是普通玻璃材质。

  “先生,蔷薇花店到了。”车夫喊道。

  二人下车。“我就送到这了,再见。”

  “你在这等我一会,我可不能让你白白送我回来。”克里斯缇娜转身小跑到店门前,拿出钥匙打开链锁,推开门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她抱着一束包好的花走过来,递给亚当说:“这是来自北方的冰棱花,我觉得挺符合你的气质的,送给你。记得插在有冰块的冷水里,不然两三天就会枯萎的。”

  花朵呈雪白色、雪花形状,没有花蕊,十分漂亮。

  “谢谢。”亚当并不是个矫情的人,痛快收下,说:“我走了,拜拜。”

  “后会有期。”

  亚当上车,关上车门,让车夫前往玛利亚的房子。

  看着在路灯灯光下逐渐远去的机动马车,克里斯缇娜露出笑容,自言自语道:“真是有趣,爱德华•艾伦吗?”

  她回到店内,锁好门来到二楼,装修奢华的屋子被墙壁上的十几盏银油挂灯照亮。

  她走向自己的卧室,准备拿睡衣去浴室洗澡,刚推开门便看见在灯光下,一个穿着血色丝绸睡衣的青年正躺在自己床上。

  青年看上去二十岁,身材高挑健硕,金色齐肩发,瞳色和她一样都是暗红色,眼型也是一样的狐狸眼,气质邪魅英俊,两人走在一起绝对会被当做亲生姐弟。

  看见她,青年坐起,笑眯眯地问道:“母亲,约会怎么样?你吃了他吗?”

  “砸了,那家伙被人打到医院去了。”她走到衣柜旁,打开衣柜,带着几分怨气说。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不过以母亲你的美貌,再找一个猎物应该很简单。”

  “约沙克,说起来,我今晚还遇到了一件和你有关的非常有趣的事情。”她拿出一件黑色蚕丝睡衣扔到床上,开始脱长裙。

  “哦?是什么事?”被乘坐约沙克的青年欣赏着她美丽的身体。

  长裙落地,她扭头看着他,似笑非笑地说:“我今天碰到了一个死人!”

  “母亲,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他疑惑地皱起眉头。

  她脱去内衣,朝房门走去:“拿着睡衣跟我来浴室,我慢慢和你说。”

  约沙克拿起睡衣连忙跟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