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冒牌解秘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两个酒杯一个人

冒牌解秘人 泪笑小丑 2166 2020.03.25 23:05

  回到家中,亚当拿上剩下来那一瓶未开封的鲜血皇后烈酒和两个干净酒杯放进手提袋里。

  “玛利亚,城里的墓园你熟吗?”

  “我小时候喜欢在墓地玩,挺熟的。”

  “带我去一家环境好、比较清净的墓园。”亚当提着手提袋往门外走去,玛利亚疑惑地跟上。

  “车夫,去红枫林墓园。”玛利亚对车夫说。

  一路上,亚当闭着眼睛,脸上的冷漠多了一些悲伤与严肃,让玛利亚不敢打扰。

  亚当的身体随着车身摇晃,思绪渐渐沉没在回忆的深海中。

  “兄弟,你出去后,可以的话帮我立个墓,立在清净的地方,最好有山有水,鸟语花香。我这辈子变成过太多人,过了各种各样的人生,让我死后的灵魂去那里享受享受自然的宁静。”

  “你的灵魂会被我吃掉,没办法去的。”

  “你这家伙,真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这样子没有女孩子会喜欢你的哦,小心打一辈子光棍。”

  “无所谓,我这样的怪物不需要女人。”

  “不,你是天生的王,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你的王妃的。”

  “你有过很多王妃吗?”

  “太多了,多的她们的容貌在我记忆里都模糊重叠了。兄弟,如果计划真的成功了,记得,不要成为了别人,失去了自己。”

  “我会记得。”

  “动手吧。”

  漆黑的火焰将记忆的照片烧毁,亚当被玛利亚喊醒。

  “爱德华,红枫林墓园到了。”

  亚当侧首望去,车窗外是一片火红的枫树,如同熊熊燃烧的火海,白色的栅栏将枫树们圈住。

  墓园的大门是漆成红色的铁门,顶部悬挂着一块枫叶形状大石头,雕刻着“红枫林墓园”五个红字。

  大气且充满着自然气息,周围也没什么太大的声响,行人寥寥,基本看不到高大建筑,显然是处于较为偏僻之地,比较安静。

  “玛利亚,你回去。”亚当吩咐了一句,下车,朝墓园打开的大门走去。

  玛利亚盯着前者挺拔的背影,感受到了那股悲伤,兀然心生一个荒谬的想法:或许这才是真实的他,悲伤,孤独。

  “玛利亚,清醒一点,他可是差一点烧了你心脏的恶魔!”她用手掌拍了拍脸蛋,自言自语。

  “小姐,您下车吗?”车夫问。

  玛利亚关上车门:“车夫,回来的地方。”

  机动马车载着玛利亚离开,她的目光透过车床一直在亚当身上,看着他被枫树们困住、淹没、灼烧。

  树间石路不宽不窄,四通八达,基本没有人影。墓碑们排列在倾斜的山坡上,像一片片坐席区,死人坐在墓碑上看着活人的演出。

  没有遮挡物,亚当一眼望去,墓园大半尽收眼底,目光锁定一片建筑群。

  他在建筑群里找到售卖部的负责人,当场签下合同,用十万银仑买下了一个周围还有许多空墓的墓地,然后又加了五千银仑希望立即刻字。

  没有尸体需要下葬,只需要刻一些字就能白拿五千银仑,虽然违反规定,但他实在无法拒绝。他找来两个专门刻字的大叔,带着亚当来到了那墓碑前。

  “艾伦先生,死者姓名、出生和死亡日期?”负责人问。

  “亚历山大•维奇,出生于一九五六年三月十二日,死于一九七六年七月十三日。”

  亚当并不知道他何时出生,他只说过自己活了两个多世纪了!亚当说的是自己的出生日。

  负责人让刻字的人忙活起来。

  约半刻钟后,字被刻好,并漆成血红色:亚历山大•维奇,生于1956.03.12,卒于1976.07.13,兄弟亚当•格里芬。

  “艾伦先生,这样可以吗?”负责人笑眯眯的问。

  “可以,麻烦给我和他一些私人空间。”亚当放下手提包,翻出五千的银仑卡递给负责人。

  “放心放心,绝对没人会来打扰你。”负责人开心的拿过银仑卡,那真诚的笑容与四周的氛围格格不入。当然,每个人眼中的氛围都不一样。

  回头得去银行取一些银仑卡了,这家伙应该是个富豪吧?毕竟随身带着这么多钱。亚当心中想道。爱德华那箱子里的银仑卡已经被他花的差不多了。

  负责人拉着两个刻字大叔离开,亚当在墓碑前的台阶上蹲下,拿出手提袋里的酒和酒杯放在碑前石台上。

  他拧开瓶盖,一边倒酒一边用伤感的语气说:“维奇,希望这个墓地你还满意。安静,虽然没有水和鸟语花香,但也算充斥着大自然的气息,你要不满意的话那就自己亲自来找我吧。”亚当嘴角翘起。

  如果玛利亚此刻在这,一定会吃惊地拢不住嘴。这家伙笑了,不是虚伪勉强的假笑,而是春风一样和煦自然的微笑。

  “怎样?我这样算不算有幽默感?”亚当把倒满的酒杯贴着墓碑放好,然后给自己倒酒。

  “等将来我足够强大,就回监狱一趟,希望还能找到你的遗体,带来安葬。”

  像多年未见的老友,平时惜字如金的亚当变成了一个话唠。

  “不得不说你这能力还挺好用的,话说,你还没明确回答过我,你有没有夺走过女人的形貌。”亚当喝下一口酒,得意一笑,说:“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个猥琐的老色鬼,绝对变成过女人,而且肯定还是个大美女。”

  亚当端起前者的酒杯往地上撒了一点,放下。突然他灵机一动,他环顾一番,四周没有人。

  只见亚当放下酒杯,伸出右手食指放在墓碑顶部稍下的位置,相距约半寸,一抹黑色火苗从食指尖窜出,变成棍状。

  亚当集中全部精神控制着棍状的黑炎融化大理石,把黑炎当成了画笔。

  光滑坚硬的大理石在黑炎面前就像蜡烛一样脆弱,迅速变成粉末飘落。

  十几秒后,亚当收回手。只见墓碑上凹了一块,且那形状像一张人脸,只是没有五官。

  “你真正的样子也没有相貌,这个刚好。来,维奇,喝酒。”亚当来了个碰杯,一口气喝完,然后把前者的酒也全部撒完。

  过了一会,亚当蹲的有些酸了,便索性盘膝坐下。一瓶酒在亚当的唠叨声中很快喝完。

  亚当把酒瓶酒杯收进手提袋里,在墓碑旁坐下,单手撑膝、扶着下巴,和墓碑一起欣赏着下方美丽的“火海”和蓝天白云的苍穹,没再说话。

  你个一死百了的老混蛋,你可知我做了多少个杀你的噩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