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冒牌解秘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莫扎特的枪响

冒牌解秘人 泪笑小丑 2331 2020.04.06 20:50

  下午三点多,天空阴蒙蒙的,厚重的乌云聚集在莫扎特大街区域的上空,风雨欲来。

  莫扎特大街与林可顿大街的交汇处是一家咖啡厅,亚当和艾丽莎坐在店外。

  亚当喝着咖啡,浏览着从店里书架上拿来的一本恐怖小说,封面已经龟裂,书页呈现岁月的枯黄,像老人的脸庞。

  艾丽莎一身洁白长裙,紧挨着他坐着,也拿着一本书在看,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目光不时移到数百米远的蔷薇花店处。

  亚当二人已经在这坐了一下午,亚当的第六感提醒着他快了,快了。

  突然,两个拿着相同银色手提箱的黑色大衣男子吸引了亚当的注意,他们一高一矮,一瘦一壮,但同样站如劲松,神色肃穆,气质相仿。他们都是见惯了鲜血杀戮的人,作为同类,亚当可以察觉出来。

  他们没有在意亚当,笔直走进店内,过了十几秒后离开。顾客很快紧跟着走出来,陆续离开,迈着匆忙慌张的脚步。

  成熟的店老板大叔走出来,对着另几桌顾客说了几句,那些顾客也连忙付款后匆匆离去。

  “两位,抱歉,今天得提前打烊了。刚才审判官来了,宣布了避难令,明天日出之前不得待在莫扎特大街附近,我得赶紧收拾好东西,两位也赶紧走吧。”店老板走到亚当旁边,笑容可掬。

  审判官是教廷审判所与诡秘生物战斗的部队,受人们尊敬,与审判骑士不同,他们只是历经磨炼的普通人。

  亚当闻言从怀里掏出一张面值一千的银仑卡递给他:“这套桌椅就当我买了,店主,你去忙你的吧。”

  “…先生,这不是银仑的问题,教廷都下了避难令了,待在这很危险的。您还带着妹妹!”

  “老板,放心,我是解秘人。拿着。”

  “解秘人?那……好吧,二位小心。”店主犹豫了一会,收起银仑卡,去把剩余的桌椅搬回店内。

  一千银仑已经够购置三套桌椅,自己也好心提醒了,问心无愧。

  过了一会,艾丽莎看见店主拎着一个行李箱小跑着离开,拽了拽亚当衣袖,问:“要开始了吗?”

  “嗯,估计天一黑,战斗就会打响了吧。”亚当微微一笑,问:“怎么?舍不得马科斯?”

  艾丽莎微微低头:“马科斯叔叔是好人。”

  “但也是罪人,有因便有果,这是他的果,我们不能帮他,明白吗?”

  “嗯,我知道。我们的身份不能暴露。”

  蔷薇花店中,克里斯提娜正在插花。马科斯从外面走进来:“主人,教廷的人开始疏散四周的人了,莫扎特大街已经暗中被完全封锁。”

  “剧本已经写好,演员陆续就位,马科斯,你觉得我这样做是对是错?”克里斯提娜目光流转在花瓶里的鲜花们上,语气淡漠。

  “主人,我们是吸血鬼!”

  “也对,都是我被卢卡影响的太多了。人类对我们来说就像他们宰割煮食的牛羊一样,有何对错可言!”

  克里斯提娜看向马科斯,把一朵冰棱花递给他:“马科斯,暴风雨要来了,你现在想走还来得及,我可以用传送阵送你离开。”

  马科斯接过冰棱花,闻着冷冽的花香,黝黑的脸庞上露出浅浅笑容:“塞莉丝女士,您知道答案的。”

  “去摆好桌椅。”

  “是,主人。”马科斯来到二楼,将一张沙发和茶桌搬到了店门外的街道正中央,街道上的住户们依旧像往常一样忙碌,对马科斯奇怪的行为熟视无睹。

  黄昏的血流尽,死亡的黑暗降临!

  一群拿着银色手提箱的大衣男从莫扎特大街四面八方的隐秘角落中出现,闯入名居之中。

  “砰砰……”莫扎特大街响起沉重的密集枪声。

  “流血了。”艾丽莎抬起头凝视着无人的街道,呢喃道。

  “嗯,战争开始了,克里斯提娜的反击也快吹响号角了。”

  “我们回去吧?”

  “抱歉,艾丽莎,我知道你不想目睹马科斯的死亡,但我有很重要的事需要办,还不能走!”亚当扭头看向艾丽莎,柔声说。

  艾丽莎低头看书,没再说话。

  十几分钟后,亚当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克莱尔风衣打扮,手里也有一个银色手提箱,从林可顿大街另一头走来,穿梭在灯光和夜色中。

  看着逐渐走近的美丽倩影,亚当移不开目光。

  负责处理日行吸血鬼事件的审判骑士就是她吗?这算是有缘…无份吗?

  “爱德华,你怎么在这?”克莱尔停下脚步,看着爱德华和陌生的少女,皱起眉头。

  “放心,我只是过来看看热闹,而且,要是有漏网之鱼,我说不定还能帮帮忙呢。”

  “你怎么知道消息的?”

  “克莱尔,我可是位解秘人,调查出日行吸血鬼的老巢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只是我没想到处理这件事情的审判骑士是你。”

  克莱尔打量着艾丽莎,那冰冷且掩埋着愤怒杀意的目光让艾丽莎感到恐惧。艾丽莎伸出右手紧紧抓住亚当的左手,抬高书遮住自己的脸。

  “你个人渣,现在连未成年人也下手了吗?真希望等会你被某个漏网之鱼咬死!”克莱尔看向亚当,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坨屎。

  “克莱尔,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是我从贫民窟收养的妹妹。”

  “哼,爱德华,没想到你还是个变态萝莉控,真不知道凯西为什么会因为你这种人渣而自杀!”克莱尔转弯走进莫扎特大街。

  亚当能猜出前者所说的凯西就是她那位被爱德华甩了、自杀而死的朋友,自己这回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真不是萝莉控啊,再说,艾丽莎也不是未成年人啊,她都三百多岁了!

  唉!亚当无奈叹气望天。

  “你喜欢她吗?”艾丽莎突然好奇地问。

  亚当一呆,对前者摇摇头,说:“只是一见钟情,有好感而已,谈不上喜欢。”

  “那艾丽莎呢?”

  亚当轻轻揪住前者的鼻子,嘴角微扬:“艾丽莎很漂亮,又可爱,我当然也有好感,不过艾丽莎要是愿意喊我哥哥就更好了!”

  艾丽莎伸手拿开他的手,低头沉默看书,亚当看向蔷薇花店的方向。

  过了十几秒“哥…哥哥。”

  “你刚喊我什么?”亚当惊喜地扭头看着艾丽莎。

  “没有,我没说话。”

  “没事,慢慢来。”

  “嗯。”

  锋利的獠牙刺进他们的脖子,圣银子弹轰烂他们的脑袋。

  玻璃被打碎,混战从楼房延伸到街上,街道被鲜血染红,轰隆雷鸣声响起,闪电撕裂夜空,豆大的暴雨落下,很快汇成一条血河,猩红的话剧升起帷幕。

  亚当和艾丽莎提前撑开伞,避免了被淋湿的下场。

  老人、孩子,即使是面对这些血拥,审判官们也没有一丝犹豫,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在给对方解脱!残疾、死亡,审判官们虽然心有恐惧,但未后退一步,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人类的第一道壁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