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冒牌解秘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打草惊蛇

冒牌解秘人 泪笑小丑 2485 2020.03.25 13:01

  亚当回到家中时,玛利亚已经在自己的卧室睡下,为他留了灯。亚当熄灯,去自己的卧室休息。

  克里斯缇娜送给他的冰棱花被他插进床头柜的花瓶里,至于冰块,他懒得弄了。

  他双手枕在脑后躺下,脑海里将今天的发现连同案件资料里的内容整合,拼凑出了一条通向真相的小道,松软的大床将他送进梦乡。

  实在是太舒服了!

  另一边,安达拉已经把罗伯特扶到了二楼的卧室里。

  “来,你躺一会,我去给你泡一杯解酒药。”安达拉把罗伯特放在床上,点亮银油灯。

  自从前者开始酗酒,安达拉就买了一大袋解酒药粉放在前者家里。

  过了一会,她端来一杯橙黄色的解酒药,把罗伯特扶起倚着床头靠背坐好。

  “慢慢喝,小心烫。”她耐心地喂前者喝完解酒药。

  “去洗个澡吧,你都快馊了。”安达拉问。

  罗伯特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就这样睡吧,趁我脑子还是…醉的。”他躺下,侧身背对着安达拉。

  一会寂静后,安达拉说:“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安达拉,我不值得你这样付出。”罗伯特的话让安达拉定在床沿上。

  “罗伯特,你知道我的感情,或许以前不知道,但现在肯定知道。”

  “我或许没有芭芭拉漂亮,但我肯定会比她爱你千倍万倍。为什么不肯接受我,难道芭芭拉这样伤害你,你却还爱着她吗?”

  罗伯特叹气回答道:“安达拉,爱不是靠恨就能消弭的。我仍然深爱着芭芭拉,却也对她恨之入骨。我不肯接受你是因为…不是因为芭芭拉,你应该明白的,爱是不能将就的。”

  “我对你的感情只是最好的朋友,没有男女之情。安达拉,你会遇到深爱你的那个人,别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

  安达拉表情变得悲伤,眼角泪光闪烁,她从背后抱住罗伯特,没有在意他身上的难闻气味,语气凝噎地说:“我知道,我知道…所以,对不起,罗伯特!我不愿放弃对你的爱,也不想再等你了!”

  “安达拉,你在胡言乱语说什么呢?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啊!”

  “对不起。”安达拉坐起,熄灭油灯,月光下,罗伯特闭上了眼睛。“晚安,罗伯特。”她温柔抚摸着他乱糟糟、坚硬的头发,流着泪。

  次日清晨,亚当和玛利亚一起吃早餐。

  “主人,昨晚案子有什么进展吗?”她好奇的问,窈窕身姿的魅力无法被一件单薄的黑色睡裙遮挡住。

  “嗯。”亚当慢条斯理地用刀叉吃着牛排,他正在练习昨天晚餐玛利亚教他的刀叉使用方法。

  玛利亚盯了他一会,显然自己这个惜字如金的家伙不会主动说出来。

  “什么发现?”她挤牙膏式地追问。

  “可能的嫌疑人。”

  “是谁?”

  亚当余光瞥了她一眼,她立刻乖巧地低头吃饭,不再追问。

  “吃快点,我们去找伊万。”

  “是,主人。”

  吃完早餐,二人乘车来到中心警局,直奔伊万•贝尔警探的办公室。

  警探的办公室约二十平米,有一套沙发茶桌,一套办公桌椅,一个文件柜和大酒柜,以及墙壁上挂着的一个大白板。

  白板上用钉子钉着一些黑白照片、报纸剪报、资料纸张,又用红线连接起来,错综复杂。

  伊万端着酒杯,正站在有些老旧的白板前努力思考着案情的可能性,然后便听到敲门声。

  “伊万,在吗?我是爱德华。”

  伊万把酒杯放到书桌上,走过去开门,他思考案情时都会反锁门,以免被打扰。

  “爱德华,这么早来找我,看来你是有发现了。”伊万开心的说。

  爱德华点点头:“进去说。”

  “请进。”伊万让开路,亚当和玛利亚走进去,他问道:“喝酒吗?”

  “小酌一杯。”亚当无法抵抗美酒的诱惑,昨晚在加勒比酒吧买来的两瓶昂贵烈酒-鲜血皇后今早就被他消灭了半瓶。

  伊万招呼着亚当和玛利亚在沙发上坐下,去酒柜里拿出两个酒杯和一瓶未开封的上等龙舌兰。

  他的书桌上有一瓶喝了小半的威士忌。

  伊万在二人对面坐下,打开瓶盖,为亚当和玛利亚一边倒酒一边说:“爱德华,说说你的发现吧。”

  “我回去看了笔记,凶手应该不是诡秘生物,而是人类。”

  “人类?可人类怎么…爱德华,你是说巫师?”

  “准确的说是尸巫,一种专门研究尸体的邪恶巫师,而那种可以行动的尸体叫尸傀。”

  “有确定的嫌疑人吗?”

  “没有,但有一个诱饵。”

  “什么意思。”伊万放下酒瓶。

  “伊万,我希望你带一些人二十四小时盯着罗伯特•霍恩。”

  “罗伯特•霍恩?我记得他是第一个受害者的前夫,虽说二人有不愉快,但这是连环杀人,可不是复仇。凶手不可能是他,盯着他干什么。”

  “他是唯一的可能性了。昨天我看完了案件资料,跑了一下午,发现了一个所有受害者的共同点。”亚当喝了一口酒,高雅醇和口感,浓郁的芳香在口腔中回荡。

  玛利亚和伊万期待的望着他。

  “受害者都是不贞之人?”

  “不贞?”玛利亚有些疑惑。

  “出轨的妻子和女朋友,卖身的单身女子,寻欢作乐的寡妇,受害者都是这类人。而将事情归溯到源头,那便是出轨的妻子、罗伯特•霍恩的前妻-芭芭拉•纳什。凶手不是疯狂的杀人狂,而是在审判。她觉得这些肮脏的女人不配做女人,所以才取走了她们的性特征器官。”

  伊万摸着下巴上的短胡茬,作沉思装,目光逐渐发亮:“原来如此,这样一切就都说的通了。”

  “至于那名尸巫到底是谁,目前有两个线索,伊万你带人监视罗伯特,我去调查另一个线索。”

  “好,我明白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记得,如果发现尸巫,不要想着活捉,直接击毙。”

  “放心,我不会大意的。”

  亚当把杯中酒咕噜喝完:“对了,这是什么酒?”

  “啊?白兰地,莫顿白兰地。”

  “谢谢你的莫顿白兰地。”二人离开警局。

  回到机动马车上,亚当对车夫说:“回刚刚来的地方。”

  “两位坐稳。”引擎启动,车轮转动。

  “主人,您早上不是说有一个嫌疑人吗?为什么不和伊万说?”玛利亚问。

  “披着人皮的狼,得打草惊蛇才会露出马脚。”

  “玛利亚不懂您的意思。”

  “脑子笨就别问。”

  “那我们现在回去干什么?”

  “去拿酒拜祭我的兄弟。”

  “啊?不是查另一个线索吗?”

  “我撒谎的,实际上只有罗伯特这一条线索。”

  “主人您撒谎干什么?”

  “不想一起监视,太无聊了。”

  “可要是伊万真的碰到了尸巫,他会遭遇危险的。主人您应该跟他一起监视才对,这样尸巫出现的话,您不就能当场解决尸巫了吗?”

  “你告诉我,如何分辨身为尸巫的人类和普通的人类?”

  “嗯?…不知道。”

  “只有尸巫能分辨出监视的警探和普通人,伊万他们看不出谁是尸巫的。”

  “那他们的监视有什么用?”

  亚当有些烦了,这女人怎么话这么多,偏偏脑子还笨,和她聊天忒费劲!

  他瞪着玛利亚,冷冷的说:“打草惊蛇,明白吗?”

  玛利亚看出前者情绪在爆发边缘,乖乖闭嘴。

  脑子聪明了不起啊!要是事情不像你猜测的一样发展,我看你怎么收场。伊万,愿圣银之主保佑你平安无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