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魔法精灵舞

魔法精灵舞

紫莫宁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05.07.02上架
  • 0.70

    连载(字)

3190位书友共同开启《魔法精灵舞》的玄幻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红焰

魔法精灵舞 紫莫宁 7042 2005.07.02 12:04

    年轻的吟游歌者手指很快的在琴弦上拨动。“再讲个故事嘛!”火族的孩子们扯住他的衣服不让他起身。在这种偏远的山村,很少新鲜事物到来。歌者不经意地笑笑,“哦?那我只讲一个哦……”他的眼神停留在远方,那里有两个小小的身影正飞跑过来。于是他站立不动,“咱们等等他们吧!”

  孩子们理解地点点头,坐下来,冲远处喊:“快点儿呀!”

  火焰之花盛开在歌者身边,他的眼神飘忽。

  ……

  有人。

  大地传来轻微的震动。看来这一次是了断的时候了——作为修真者,师傅把我调教得很好。这种轻巧沉稳的步履分明是武技高手才能做得到。看来他们是拼死一搏了。

  在神力的保护下经过了几百年,我所认识的人早已……离去——又有什么挂怀的呢?这个人所拥有的力量跟我不相上下,我们其中一定有一个会死去。但是真相不能被掩埋——所以我不能输。

  恩师,你说对吗?我们一直为了真相到现在,是时候划上句号了。我把意识向师傅推去,却被它挡了回来。

  到了。

  我拔出木剑。看着他。他身着黑衣,全身被冷冽的气势所包裹——又是杀手。我心一沉。这几百年他们学的还不够多吗?杀手的伎俩我早已熟记于心……看来这次好解决了。

  恩师,我们真相就是这样,大家都知道……为什么他们还那么傻呢?我问它,但是它还是不回答。

  “潜入者,请离去吧!这里是火精灵王伟大的神殿。不要为了一点私利就……”最后一句我轻轻地带过。可是对面的黑衣蒙面男子一句不答,直攻。他手中用布包裹的剑从我的上方劈落。

  “火界!”我张开保护,赤红的烈焰蔓延在漆黑的神殿中。这里是外殿,是火王接受朝拜的大殿。历代王者沉睡的雕像静立在两旁。师傅说过,在必要时是可以召唤它们的力量……我小心地不碰到它们。历代的王啊,请原谅我的无礼。为了真相,我不得不这么做……

  在心底请求着它们的原谅,我再次大喊一声,“请回吧!红焰无情!”火焰烧灼着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可是他却能凭意志抵挡我的火焰。火焰极快地从他身边散离——是武气。除了师傅,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武技者。“只是这个程度吗?”他淡淡地说,把剑收回,看样子是暂时不会进行攻击了。

  高手过招,招式一般简单而迅捷——对武技者来说。师傅曾经告是诉我,越简捷的招式杀伤力越大。而魔法精灵要对武技者下手最快捷的方法只有一个——折断他手里的武器!

  “炎灵……”我从他上方召唤历代火王的灵力。“只要折断你的剑就可以了,潜入者。”我对他说。只要动作够快就行!炎灵的怒号迅速弥漫开来,没有火焰却满盈力量。火焰的图腾在我的四周散开,增强。它们很慢很慢地刻进我的皮肤中,剧痛。

  可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一个这样的高手,难道就这么容易被我打倒了?在准备魔法的这一颗明明是最容易打击魔法使用者的,他却连头也不抬,只顾着把包裹剑的粗布揭开。

  “破!”我的手指向他,无影的炎气冲击他的同时也重创我的意志力。相传被炎灵吞噬的物件下场只有血沫横飞……刺骨的寒气袭来,炎灵的力量一瞬消息无踪。

  他对我举起剑,“你觉得能折断吗?”声音冰冷彻骨。这是……有水精灵王祝福的魔剑?!漆黑的剑身不时划过蓝紫的荧光,没有任何图腾却极有压迫力。我再仔细看,剑的工艺上并没有任何象征水的文饰。但是这的确是冰之剑。怎么会这样?爱夸耀的水精灵居然会有这么朴实作品?

  冰正是火的克星。看来他是有备而来啊!

  “传说中的守护者也不过如此。”他的剑依旧指着我。“这样,你又有什么办法阻止我呢?只要是火魔法我的剑就能立即将它冻结……守护者!”在面纱下,我能感觉到他冷漠的恨意,跟烈一样的恨意。

  “又为什么不能呢?”我问他。师傅,您说得对——只会火族魔法,是不行的。我在他背后用风之灵力凝结出一把无形的刀——作为火精灵,使用其它魔法的代价很大——近乎透支生命。虽然我是火精灵王的嫡传弟子,身体还是受到反咒之力的攻击。他似乎有所觉悟,向后仰下去。刀从他的脸上轻轻滑过,带开他的面纱,却并未造成任何损伤。

  “你会其它属性的魔法?我小看你了——守护者弗拉尔!”他抬头,面容熟悉而又冰冷。这个样子的人……火焰般向上飘动的短发,赤红的双眸,沉稳的表情……“安德烈·萨米尔塞特。”我说出记忆中的名字,眼前的敌人却惊讶无比。

  “你认识我?”潜入者问我。我认识烈吗?是啊,我认识烈吗……他早就死了不是吗?脑海中又浮现当日的场面。火焰的蔷薇,紫红的血液……

  保持冷静,希儿!师傅突然在心底浮现。

  可是恩师,我做不到!我无法忘记那一天!几乎握不住手中的木剑,在心灵深处我跪倒在师傅面前。恩师,我真的做不到……他引起了我的……回忆啊。

  那么就封锁自我!师傅突然无比疲惫地离开了我。

  恩师!恩师!我盲目地抓着,却连火焰的暖意也够不到。

  “是你没错吧?”在激动中,我很快用魔法封锁自我,保持修真者的沉稳——同时也退后几尺,重新布置攻势。他的眼睛里第一次盛满疑惑,再次问:“你认识我?”一瞬,我觉得我们又回到了从前,回到那个蔷薇遍野的平原……但师傅的教诲突然我脑中重现——平静,平静。我调整好心态,“战斗吧!等我打倒你我就说明一切。”他放声大笑,“不可能!”

  他还是烈么?这样冷的笑声……我回想起以前那个阳光灿烂的男孩子,无法把他俩联系起来。心中有几百,几千个疑问——

  烈,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收敛起惊讶把心灵设防速度极快,已经不能是往昔的少年可比拟的。“你担心我用控魂术?”我问他,在面纱下露出不该有的灿烂笑容。你……跟以前一样……还是那么的多疑。

  “守护者,你果然见多认广。既然你认出了我,那么你也应当知道我是为谁来的吧?”“我不知道。”我回答他。“不过我知道要把你打倒。”他露出一个罕见的笑容,没有再说话。手中的剑向上画了一个弧,刮起冷冽的风和类似火的力量波纹——冰焰!冰蓝色冲我袭来,好冷……

  我迅速后退,把手中的木剑拔出,正立于身前。火焰的图腾迅速从火木中蹿出,包裹我的全身。 “你是魔武者?”在火焰外他问,同时我也听到剑急速挥动的声音。“火防!”我放出屏障,从剑的烈焰中走出。“魔武者?神话罢了。我是魔法精灵。”

  难道就没有其他方法吗?恩师……我不想,不想跟烈战斗!我向师傅心灵深处探询,却被它急速地推了回来:希儿,不要靠近!

  是邪气?!我从师傅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凌驾火焰之上的力量。

  恩师,你怎么了?恩师!

  然后我就发现自己已经被烈逼到神殿一角。“守护者,你还能如何?居然在重要关头心志顿失!”他火焰色的瞳孔急剧放大,带着一种凶残的快意。“我现在就要把你的面纱揭去,看看你到底是什么货色!”在他的束缚下我竟然无法动弹。

  师傅,我该怎么做?我问师傅。

  让他揭开吧。师傅心灵的力量突然强大起来。是知道真相的时候了。

  恩师!我绝望地大叫。不要!这样会毁了他的!

  让他知道!师傅突然出力制止我的反抗。如果你不想让我分心,就让他知道!

  “不……不可能!”他猛地松开我,退后几步,突然绝望地大喊,“你怎么会是她!”

  平静,平静。我制住自己,然后与他对视。“不可能?不可能我就是那个被火精灵王带走并传言已经杀死的希茜·特蕾丝·朱诺?”我问他。他面如死灰的抱着头,“希儿早就死了!被那个不可一世的火精灵王杀死了!我亲眼看到她的尸体就挂在城门上的!”

  平静,平静!我安抚着被他表情震动的自己,反问他:“那你是亲眼看到她被火王杀死的么?”

  他看着我,片刻后木然地摇头。“但是不可能……你不可能会活下来……不可能,不可能……”他喃喃念叨着。看来,他已经战意全无。

  我把木剑返插鞘内,将过长的袖子捋上肩膀。做这些事很难,因为我的手一直颤抖不止。我拍拍他的肩,给他看我胳膊上的那两个火焰图腾。“如果你还记得的话……这个是我们共同的记忆。”

  他没有看,突然反身抱住我。“希儿!”作为修真者,我不知如何是好。“你真的是希儿!”他在我耳边只是反复着我的名字。“是,我是希茜。”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他突然把我松开认真地端详我。“你是她……”我无言以对。

  但他突然又抽剑对准我的脖颈。“你居然背叛你的族人!”他这样对我说。“我背叛我的族人?”我问他。“不,只是他们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你全变了。”他全身颤抖,彻底陷入了疯狂,全身的火焰不断向外涨开,我的脸被火焰灼痛。“你全变了!”

  “这一切,不像你想的。”我说。“那么我现在把真相告诉你。”

  恩师,这样对吗?我问它。它的回答良久才传来:对。

  这时我已经基本叙述完整个事实了。

  师傅,你还好吗?

  至少不会死。它暴躁地回答道。至少在你离开前我撑得住。

  师傅,希儿可以帮您的!

  不行!它像野兽般大吼道。你还年轻!带着真相尽快离开!

  年轻?这一次我带着讽刺意味。师傅,我已经几百岁了。

  师傅的回答我并没有听到。不是我不想听,而是烈在我的胸口重重刺了下去。

  “你……想杀我吗?”我对他轻轻的笑,“如果我是骗你的,可能我已经自杀了。我以前欺骗过你么……烈?”几百年过去了,这样的笑容我从未展开过。我了解,这是我第一次舒心地笑出声来。这种感觉……很舒服呢——至少对修真者来说。

  平静……平静!我猛然醒悟。想靠胸口的剧痛来收起笑脸,却做不到。我的笑容从几百年前的封印中走出来,已经不是我能克制得了的。“但是你还是无法了解,是不是?”我小声问他。

  他呆了一下。我的血溅在神殿地板上,迅速自燃——火焰的特性。“你真的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他说着,向内殿走去。再也没有回头看过我。

  “你也不是以前的你啊……”我打开治愈咒的光影放在伤口处,张开灵翼,也飞向内殿。我大概可以猜到他要做什么了:刺杀火精灵王——我的恩师。

  凭借恩师的功力,冽应该不会得手。但是从刚才的传心术中我看到师傅已经被那种力量伤透了,几乎没有行动能力。

  火王不能死!它不能!

  火精灵王高居王座之上,古老的王袍随着燃遍全身的火焰飘摆。它与一般的火精灵截然不同,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满布赤红的古老图腾——神咒,被神赐福的精灵。它无比精致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它并不在意走向它的潜入者安德烈·萨米尔塞特,甚至连一个根本的动作都没有。烈向它走去,手中的剑对火焰剧烈反应。蓝光四射,毫不客气地反应出它的能力——封炎!

  “你找我?”王并没有说话,内殿却响澈着它的声音,犹如烈火般洪厚。

  “你对希儿做了什么!为什么她对你无比忠诚!你这条狗!”

  “我不会对我的徒弟做任何事。”它的声音平稳而安定。“你呢?你想对她做什么?”

  烈没有回答,他的冰剑向我的恩师扫去。冰风一过,师傅的身体化为碎片,晶体四落。

  “不!”这就像是命中注定一样,“不能这样!”

  不!我向师傅探询,看到它的意识渐渐微弱。师傅,您不会有事的,是不是?

  也许……火王残喘着,快带他离开!

  那,恩师您呢?

  我……负责整个大局!你们快走!

  向是被人推了一下,我的身体重重撞击在火岩上。烈转头看看我:“希儿,你没事吧?”在他的双眼中有急切和喜悦,好象已经干成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一般——正义的勇士?对于被世俗隐蔽双眼的他,我只有冷笑,“一切只有你不清楚。”

  神殿开始崩塌。

  在石块纷纷砸落的时候,他凝立不动。“说下去。”

  于是我忍着剧痛平静地叙述。“我从来都是清醒的,恩师带我来我也是自愿的。我的家族犯了错,我必须偿还。”

  ……

  “呜——”从地底穿来这样的哀号,让我们心一寒。是火龙,火族的圣物。它还是……被我的血缘吸引而来啊。我感受着这种力量,突然明白师傅封印的是什么。

  “恩师……”我跪在王座下,从传唤界取出权杖。烈也跪在我的身边,重重地拜下去。

  “你走吧。”我把权杖交给他,“恩师已经宣布,你是下一任的王。作为守卫者,我要坚守到底。”传唤咒的光斑在他脚下炸开。

  龙啸。

  “那么,我来终结你……”我摘下额环,用刀割开血脉。

  “梦儿,小心地滑哦!”男孩子小心地扶住差点跌倒的女孩。“恩!”

  歌者呆了呆,这个景象在他的脑海中反复播放。“快讲故事嘛!”孩子们见他出神了,忙叫唤。

  “哦,好。”歌者抱歉地一笑。“我们来讲大精灵王希维未雅登基的故事吧。”

  在大精灵王登基的时候,新一代的火王安德烈·萨米尔塞特全身浴血出现在众精灵面前。他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子。“请救救她!”他对精灵王乞求道。红焰的记忆呈上去,他急不可耐。

  “就那么想救她么?”精灵王哀伤地笑着。

  “她对我很重要,很重要啊——王!求您了!”火王拜倒,额上鲜血四溢。“她为了我付出一生,难道……”

  “只是这个理由吗?”精灵王打断他的话。

  他缓缓抬头。“不,那是……小时候的约定啊。”

  在蔷薇四放的原野,两个小小的身影快速地跑着。“希儿,小心啊。”男孩子扶住差点跌倒的女孩。“恩!烈哥哥在,我不会轻易摔到的!”希儿灿烂地笑着摘下一朵红色蔷薇,“烈哥哥,你看这朵花多漂亮啊!”烈点点头,“不过还是希儿漂亮一点啦!”他很肯定地说。

  “烈!小心!”灵力超卓的女子急速召唤出魔法,火焰盾牌抵挡了攻击。“啊,谢谢。”包裹在盔甲之下的安德烈·萨米尔塞特趁魔法还没消散的片刻绕到火将后方,重重打击下去。昔日的伙伴在竞技场挑战火精灵的将领艾德蒙——得胜!

  “魔法精灵配武者,我们当然赢定啦!”希儿高兴地抱住烈。

  火王居高临上地看着自己的将领被两大家族杰出的后辈打击,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干得漂亮!是可造之材……天分极高啊。”

  “为什么火王要围攻你的家族?”烈看着受伤的希茜·特蕾丝·朱诺,她的灵力已经透支。“不清楚……我们根本没犯错啊……”希儿倒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但是安德烈的思索并没有停止。他想到那天在竞技场赢了火将后王神秘莫测的笑容。“难道……是为了火将?”

  看着渐深的夜色,他对熟睡的魔法精灵笑笑,“明天……我们去复仇。”

  “不!”烈看着一地的死尸,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火精灵的王居然……杀死火精灵的第一大族!希儿,那希儿呢?在火焰般的血河中,王微笑着把希儿的尸体抱起走入王殿。“想为他们报仇吗?我随时欢迎。”

  “王是嫉妒啊……”在火岩上烈看到那句话。他的全身被力量涨满,“我一定要为了希儿报仇!”

  现在回想起来又有什么意义呢?年轻的歌者突然猛然摇头,起身。“故事讲完了,大家回去吧。”孩子们依依不舍地看着他,“明天要来哦!”“好的。”歌者温和地笑笑,走进黑暗的森林。

  在森林里的时间封界,脸色惨白的女子安静地沉睡。她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摘掉额环,她血缘中的成分暴露无遗——全身满是力量封印的红色图腾。歌者——也就是现任的火精灵王安德烈·萨米尔塞特走上前,抱紧女子。“你无法复活了吗……”他轻声问。

  大精灵王检查过希儿的伤势后,摇头。“抱歉……我无法帮助你。她的魂灵已经消散了,即使肉体不死,她也不会复活了……”顿了顿,它说:“不过我可以帮助你立一个时间封界,只要你不死,她就可以陪伴在你身边——可以吗?”

  当时自己是怎么选择的?是的,他要的就是时间封界。历代火王的力量叠加在他的身上,他也清楚希儿不能复活……只是想求一个确定。

  “谢王恩典!”他当时只有这一句话。

  “这真的是真相吗……”火精灵王喃喃道。记忆中的女子利用传送咒送走了他,却让自己身陷险境。“真相……”他沉沉地睡去,却在梦中不断听到希儿庄重稳妥的声音。

  “是的,我们朱诺一族从一开始就犯了错。”她说。“从一开始。我们的血液中带了一种危险的力量,它来源于火精灵的圣物——火龙。是的,我们是龙的后裔。这种力量无法消除,所以历代火王才会让我们佩带额环来封印它。”梦中,她的表情无比悲伤。“我的父亲一辈发现这种力量可以拿来……谋取权势,所以他们用它杀了无数能力在我们之上的族群——不是传言中的暴病,是暗杀啊!”她突然放大了音量。

  “他们,居然想杀死王……所以王只好亲自动手灭我族……”梦境渐渐模糊起来,女子的脸飘忽不定。烈盲目想抓住什么,却听到两个稚嫩的童声:“大哥哥,你怎么了?醒醒啊?”他猛然坐起,发现自己泪流满面。

  “哦,我做噩梦啦。”他笑笑,发现是那两个迟到的孩子。“什么事?”“恩……”两个孩子扭扭捏捏,“我们想让哥哥教我们工夫……”烈认真看看,又笑笑。“那么你学武技吧。”他指着男孩子,“保护自己所爱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练得强大的武技哦。”

  “那我呢?”小女孩忙问,烈低头思索。不知为何,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希儿带着恬淡笑容的脸。“魔法。”烈简短道,从召唤界抽出一套盔甲和一本《魔法入门》。

  火焰之花绽放出如血的红色,“红焰。”烈突然吐出这个名字。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