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移情别恋?

  菲娜儿亲王眉头皱起,想到刚才亲卫队长的话,冷哼一声,抬起下巴,鼻翼上的凤凰面具随着她的动作微微颤抖仿佛展翅高飞,透露出一股傲慢而不屑:“哼,表现得对柔柔那孩子那么痴情,还说此生非此生非柔柔不娶,本来本亲王还对他有所改观,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菲娜儿亲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扭头瞥了一眼身边一直沉默着,存在感虽然极低仿佛她的影子一般,但依然难掩英俊面容的丈夫。

  哼,男人。

  菲娜儿亲王收目光。

  不过,到底是哪家的孩子,竟然能让那个冷血的恶狗如此动容?就连柔柔的那个孩子,在最受那魔鬼宠爱时都没敢那么猖狂过。

  还是有什么阴谋……

  在权利中心待久了的菲娜儿亲王,下意识更偏向于第二个想法。

  她眉头皱起,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阴沉的一瞬,被自己突然闪过的一个想法吓到了,面具下的脸扭曲了几下额角眼尾的细纹深了几分。

  不过转瞬即逝,菲娜儿亲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不可能。

  她这件事情做的极其隐秘,除了他自己,哪怕身边的亲近随从,包括丈夫都没有知道。钟晋平手段再深,也不可能知道,他又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

  菲娜儿亲王微微一笑,露出了一贯的矜傲高贵,抬了抬手,扬起下巴道:“钟家家主估计是想要跟柔柔开个玩笑,毕竟柔柔已经好几天没有理他了,高贵的淑女本就应该受到追捧,可惜钟家家主不擅长讨淑女欢心,恐怕柔柔更不想理他了。”

  潜台词就是,刚才钟晋平众目睽睽之下反常行为是为了原柔柔,欲擒故纵,想要引起她的注意力和妒忌。

  菲娜儿亲王越说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更大。

  她向来十分得意,她亲自一手教导长大,高贵不亚于公主的原柔柔,能把这位帝国凶名在外的恶狗迷得神魂颠倒,因此处处受她掣肘。

  之前钟晋平想要娶原柔柔,菲娜儿亲王狮子大开口要了钟家七成的势力,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这一场闹剧估计是故意演给她看的,假装另有新欢,对原柔柔没那么在意。以为这样就能轻易娶到柔柔?

  可笑!

  菲娜儿亲王自以为看透了钟晋平的想法,碧眸里的轻蔑藏都藏不住。

  她的话听起来是如此幼稚又有些可笑,听着根本不像钟晋平。但钟晋平之前的确对原柔柔捧在手心中,宠爱纵容有加,何况宴会上地位最高的亲王殿下都这么说了,不管心里再怎么想,四周的宾客非常配合地露出一个笑容。

  “还是原小姐魅力无限。”

  “原来如此,都是为了美人。”

  “难怪难怪……”

  “钟爷那么快就离去了,估计是没有见到原小姐吧。”

  “原小姐不愧是帝国的明珠,美丽出众......”

  “还是原家教女有方,听说原小姐小时候就是在亲王府里长大的,还是亲王殿下和亲王夫教导有方......”

  说着说着就开始捧起了原家和原柔柔,还间接拍起了菲娜儿亲王和她旁边存在感极低的亲王夫的马屁。

  菲娜儿亲王的亲王夫出身原家,是原柔柔的嫡亲二叔,因为这一层关系,原家一向和亲王来往密切。

  因为菲娜儿亲王没有子女,所以对原家的侄子辈十分宠爱,尤其是原家这一辈长的最漂亮的嫡出大小姐原柔柔,从小频繁出入亲王府,菲娜儿亲王视如己出,对她的婚事也十分重视。

  原柔柔前任未婚夫顾宴衡,就是菲娜儿亲王精心挑选给原柔柔的联姻对象。顾家原本是帝国三大贵族之一,而且一向亲近亲王府。

  舞台上的乐队奏响轻柔的音乐,宴会厅恢复了热闹,将刚才的那个事揭过了。

  有钟晋平带着,叶萝通行无畅的离开了亲王府。

  路边有几辆低调的黑色车子早已等候多时,看着低调,但是车上显目的大红色钟家徽图案,张扬霸道,仿佛是鲜血浸透一样,透着凛冽的气势。

  “家主。”旁边等候多时的钟家警卫们立即上前恭敬行礼,余光瞥见几乎被他们家主大人揽在怀里的少女,还有二人相缠紧扣着的十指,恍惚之间都不约而同都露出了震惊难以置信的色彩。

  是他们眼花了,还是眼前的家主被人冒充了?

  如果这个少女是原柔柔小姐,他们或许还没那么惊讶。毕竟家主为了原柔柔小姐一而再再而三破例,再反常一点都有例可循有理可据。

  但眼前这个少女,虽然带着半张面具看不出面容,但一头黑色齐肩短发,很显然不是拥有金色柔软长发的原柔柔小姐,一张很陌生的面孔,一双露出来的漆黑眼眸带着厌恶而隐隐约约的仇恨。

  仇恨!

  为首的警卫长是钟晋平的心腹,从战场上退役下来的平民军官,一向对人的情绪和杀意十分敏感。

  他双目锐利如电的盯着这个让他感觉很不好的少女,内心丝毫不怀疑,如果有机会,这个少女绝对会杀了家主!

  “家主,这位是……”他手指有些不受控制,蠢蠢欲动的要摸向腰间的武,一旦威胁到家主,杀无赦!

  这一个少女给他感觉十分危险,微微带着老茧的手指,还有走路的姿态,很显然实力不低。尤其是这个少女看向家主时,眼里浓烈的仇恨之意不加掩饰。

  哪怕是号称对家主恨之入骨,时不时的嚷着要弄死家主,傲慢至极的原柔柔小姐,眼里都没有那么如同实际的恨意。

  “她是我的妻子,钟家未来主母。”钟晋平眉眼含笑,伸手摘下了叶萝脸上的面具,姿态亲昵暧昧的揽着叶萝的腰肢贴近自己的胸口,丝毫不在乎这种不设防备的亲密状态,有可能会被她一刀能将他捅个扎心凉。

  他目光贪婪地流恋着她的脸,哪怕这张脸早就在无数的夜晚深深的镌刻进了他的脑海。

  警卫长一行人被这句话镇住了,脑子空白了瞬间,还没反应过来,叶萝手腕翻转,一把闪烁着冷光的匕首就死死抵着钟晋平脖子。

  “闭嘴!”

  “住手!”

  警卫长的声音和叶萝同时响起,同一时间,一排排冷冰冰的抢口齐刷刷的对准了叶萝。

  “放开家主!”警卫长是个中年人,五官刚硬脸上横着一道疤,一身从战场上带下来的煞气,让整张脸严肃冰冷充满了杀意,阴沉下来的时候透露出强烈的威慑,目光宛如雷电一般。

  叶萝没有理会他,眼睛死死的盯着钟晋平。

  钟晋平面容淡定,嘴角还噙着一丝笑意,仿佛遭受到生命威胁的不是他,他扭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警卫,命令道:“放下武器,谁允许你们对主母不敬?”

  警卫长眉头死皱,对家主的绝对服从,还是将武器放了下来。

  钟晋平丝毫不把只要往前半公分就能夺走他性命的匕首放在眼里,抬起一只手摸向叶萝紧绷着的唇角,亲昵的摩挲着她的唇瓣,有些发白,但是依然柔软又甜美,不知道回想起了什么,钟晋平眼眸一深,贴着匕首的喉咙滚动了几下,哑身道:“萝萝,别闹。”

  叶萝整个身体被迫紧紧的贴着她,感受到他身上灼热滚烫的体温,颤抖的厉害。

  她死死咬着牙,眼里的仇恨凝聚燃烧起的火焰,几乎要喷涌出来。

  杀了他!

  一定杀了他!

  否则,自己重生回来,经历的也只有一遍又一遍的噩梦,前世她千方百计费尽心思以自杀来解脱报复,这一世,除非杀了钟晋平,否则自己永远都无法逃脱他的枷锁囚笼……

  叶萝握着匕首的手腕颤抖了起来,钟晋平修长白皙的脖子立即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家主!”警卫长瞳孔一缩,忍不住要拔出身上的武器,又硬生生被他扫过来的眼神阻止住了。

  “萝萝……”钟晋平低头贴着叶萝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垂边,声音极尽温柔道,“杀了我,钟晋安会生不如死。”他摸了摸叶萝的头发,嘴角勾起,冷酷阴鸷的眼里充满了深情缱绻,凝视着她的眼神里仿佛里面有万丈星光,说出来的话却让叶萝浑身发冷,骨头都散发出森森寒意。

  “哐当!”

  匕首掉落到了地上,叶萝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眼眶发红,死死瞪着钟晋平,“你真该死!为什么……为什么你也回来了?”

  上天对她真是残忍至极。

  重生回来,竟然还遇上钟晋平重生。

  叶萝的身体颤抖得厉害,前世今生的记忆和情绪汹涌混杂在一起,胸口剧烈起伏,情绪有些崩溃。

  钟晋平用力抱紧了她,力气知道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骨髓里,融为一体永不分离,他下巴顶着叶萝的脑袋,笑得又温柔又残忍,“萝萝,你是我的,就算是死,也是我的。”

  萝萝,你逃不掉的。

  那种熟悉的如附骨之蛆的绝望感和窒息感再一次将叶萝死死笼罩住,每一次呼吸都无比的艰难,仿佛无形的枷锁一般,将她困住。

  叶萝擅长的是武力格斗暗杀,可惜这些都对钟晋平无效。

  他捏住了她的死穴。

  钟晋安。

  一招致命。

  警卫长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眼前这一幕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是他眼睛出问题了,还是家主脑子出问题了?为什么他会看到这种画面?

  余光一瞥,见其他的警卫脸上也是同款表情,总是有些安慰,还好不是他一个人失态。

  家主不是一直在追求原家的原柔柔,对她一往情深疯狂吗?

  这是移情别恋了?

  

举报

作者感言

一条香咸鱼

一条香咸鱼

嗷嗷待哺的新书,日更稳定。   求票票,求留言,求收藏,求包养~

2021-06-14 21:4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