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你不是一直很想见他吗

  钟晋平眉头一皱,冷漠扫了一眼骑士男。

  后者被他徒然爆发的气势一慑,下意识后退几步。

  等反应过来之后,顾侯爵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不悦道:“钟爷,是我先邀请这位小姐的,你……”

  钟晋平冷冷道:“闭嘴。”

  他仿佛看蝼蚁般的眼神,冷冷的扫了过来,顾候爵深感羞辱,大怒:“你!”

  这里发生的动静,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握着红酒杯谈笑风生的贵族,都忍不住明里暗里的把目光扫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

  “是钟爷和顾侯爵为了一个女人争执了起来。”

  “女人?你看错了吧,我记得原小姐没有出席今晚的舞会。”

  “不是原小姐,是坐在他们中间那位,黑发红裙的那位……”

  “她是谁?似乎有点陌生,有谁认识?”

  “看她的穿着打扮,应该是哪个家族的小姐吧,反正不是原小姐。”

  “钟爷不是对原小姐一往情深吗?难道移情别恋了?”

  “那就不知道了……”

  “可惜今天原小姐不在,要是在的话就有好戏看了……”

  聚集在她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叶萝眉头拧起,起身,微微欠身,“实在抱歉,两位大人,我还有事,先行告辞。”

  “等等,”钟晋平一把拉住叶萝的左手腕。

  叶萝瞪大了双眼,瞳孔微微颤抖,身体的反应脑子更快,右手握拳,直接捶向他的下巴侧的位置。

  动作又凶又狠又快,一切不过眨眼之间。

  她现在的体能是巅峰期,完全不似后来被囚禁的那个折断双翼柔弱不堪的叶萝。

  钟晋平毫无防备,闷哼一声,直接被她打倒掀翻到地上。

  “啊!”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尖叫声,舞会瞬间一片慌乱。

  站的最近的顾候爵也被这一幕惊呆住了,看着叶萝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即将要英勇壮烈牺牲的战士。

  有生之年,竟然看到有人敢把拳头挥到“帝国的魔鬼”钟晋平脸上!

  顾候爵扫了眼有些狼狈爬起的钟晋平,看着叶萝的目光不由带上了同情怜悯。

  不管这位小姐是什么出身,哪怕是皇帝的亲女儿,恐怕也要遭受到帝国魔鬼的报复。

  就算是被钟晋平捧在手心宠爱又加再三破例的原小姐原柔柔,也不敢对钟晋平动手。

  一想到钟晋平的那些手段,哪怕是顾候爵都有些发寒。

  短暂的哗然过后,舞会安静了下来,音乐都停止了,不少人捂着嘴巴惊恐万分的看着这一幕。更多的人是惊呆了下巴的样子,不约而同的都是纷纷挪开目光,不敢直视,唯恐自己看到了钟晋平狼狈的样子,被他秋后算账。

  一群士兵从穿着华丽奢靡礼服的男男女女之中冲出来,全副武装戒备森严的围上来,要抓住叶萝。

  “放肆!竟敢在亲王府闹事!”

  叶萝脸色难看,她竟然失态了,前世受他影响太深,几乎没有思考那一拳头就上去了。

  现在她还是钟晋平的下属,他亲自送入三区训练营的棋子,失态殴打了上司的上司,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必然会影响到任务……

  叶萝深吸一口气,在士兵冲到她面前之前,对着刚起身的钟晋平单膝跪下低头行礼,“家主赎罪!是属下失手,请您责罚。”

  家主?顾候爵微微眯眼眸,还真是钟晋平的人?

  钟晋平抬手,示意那些如临大敌的士兵退下。

  下巴处火辣辣的刺痛,骨头差点都被打碎了。

  他抬手,大拇指指腹滑过薄唇,有些血腥味。

  萝萝对他下手还是那么狠啊……

  看着眼前乖巧跪着,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的叶萝,钟晋平突然笑了,薄唇勾起,眉眼间的锐利锋芒柔和了下来。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一笑,偷偷注意着这一幕的众人,倒抽吸一口冷气,抽气声此起彼伏。

  “萝萝,”他弯腰伸手,一把拉住叶萝的手腕,把她往怀中一拉,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温柔笑意,“我怎么舍得责罚你呢?我的萝萝。”

  最后一句,钟晋平几乎是贴着她的耳边亲昵的喷洒出来。

  叶萝猛然瞪大了眼睛,浑身僵硬。身体被紧紧困在滚烫结实的怀里,却感觉宛如一桶冰水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浇了下来,连灵魂都冻透了。

  “你……”叶萝声音不由自主的颤抖,嘴唇动了动,连话都说不出来。

  深入骨髓的恐惧和绝望,瞬间弥漫至全身。

  他也回来了?

  如果现在的钟晋平是绝对不会喊她萝萝,也不这样对她

  难道……

  叶萝指尖颤抖得厉害,她潜意识里不愿意相信,甚至不想相信的事,还是发生了。

  她都能回来,钟晋平自然也能。

  钟晋平笑吟吟道:“萝萝,我也回来了。”

  叶萝没有说出来,钟晋平却准确无误的猜到了她的想法。

  他笑着伸手拨开叶萝脸颊边的头发,替她挽到耳后,低头凝视着这一张他日思夜想几乎要疯掉的面容。

  原本计划是晚上才出来见她,可是看见有男人搭讪时,钟晋平就无法控制自己汹涌发疯的情绪,选择提前出来。

  钟晋平用力揽着叶萝僵硬的腰肢,侧头对惊愕呆滞的众人道:“家里的小姑娘闹脾气,诸位见笑了。”

  说完,不顾众人的目光,看向叶萝,浅笑:“萝萝,我们走吧。”

  尖锐的武器从叶萝的袖子滑下,死死抵着钟晋平的心口,只需要再往前几厘米就能要了他的命。

  叶萝冷冰冰的看着他。

  尖细的锐物刺破衣服,捅到他的胸口,已经有血迹流了出来。

  训练有数的士兵头领嗅觉十分敏锐,察觉到了不对劲,握紧了腰间的枪械刚要上前。

  钟晋平眼角余光冷漠的撇了他一眼,眼里的寒意让他硬生生的收敛了动作。

  “萝萝,”钟晋平微微一笑,丝毫没有被人威胁的情绪,他低头贴着她的耳垂,低声道:“杀了我,你就见不到他了。”

  “现在他还活着,你不是一直很想见他吗?”

  哪怕钟晋平没有说出那个名字,叶萝也听出来了,是她的大傻子,

  她深吸一口气,手腕翻转,收回了武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