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我脑子里有个迷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脑子里有个迷宫

忧郁的皮带面

  • 悬疑

    类型
  • 2019.10.08上架
  • 5.23

    连载(字)

246位书友共同开启《我脑子里有个迷宫》的悬疑之旅

舵主疆北掌舵人 执事请叫我周聪聪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别逼我,认真!

我脑子里有个迷宫 忧郁的皮带面 5364 2019.10.19 14:34

  从派出所做完笔录已经很晚了,列车长重新安排了车次,三天后,火车平安抵达南宁。

  一趟惊心动魄的旅途,似乎除了他俩,所有人的心都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霾。

  一路上,柒瞳一直缠着李梦坤问那个鸭舌帽的情况,李梦坤以各种理由搪塞,最后索性闭口不言。

  柒瞳知道他的性子,虽然不甘心,但也放弃了念头。

  他要想说,自然会在某一天告诉自己。

  李梦坤心情很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像块石头压在胸口。

  那个男人是谁?

  为什么要设计这种杀人方式?

  仇家么?

  还是单纯的……想去证明什么?

  虽然在迷宫的帮助下,寻找到突破口,推测出了凶手,可在某一方面,李梦坤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比他厉害。

  起码自己没这个本事在戒备森严的火车站,通过伪装,潜入,花几个小时时间将钓鱼线缠绕在火花涡轮塞里。

  脑补着黑夜中那个敏捷身影悄无声息的隐匿在火车上,沉着冷静执行杀人计划的场景时,李梦坤就渗出一层冷汗…

  想,并不可怕,

  敢想敢做,才恐怖…

  “你怎么了?一路上吊着个脸。”柒瞳递了杯奶茶,闷闷的看着他,明显自己的情绪也受到了感染。

  “谢谢…”

  李梦坤重重的吁了口气,微微一笑:“好了,不想了。”

  柒瞳眨了眨眼睛:“你是想通了?还是放弃了?”

  “都有吧…”

  “唔…”

  柒瞳撅着嘴:“反正我觉得,你能找到凶手已经很厉害了。”

  李梦坤苦笑一声,吸了口奶茶:“或许…你说的没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呦呦呦~”

  柒瞳背着小手,上前一步,侧着脑袋:“怎么?有斗志了?”

  “一丢丢…”

  “哈哈!”

  柒瞳乐了,摆出老大哥的姿态,重重的拍了拍李梦坤的肩膀:“不错不错,这才是男人该有的样子!”

  李梦坤撇撇嘴:“争强好胜?”

  “不…是骨子里的血性。”

  柒瞳面带微笑,像个小花痴,盯了两秒:“嘻嘻,走吧,学校就在前面。”

  “哦…”

  走了约么半个钟头,两人来到了平嘉大学。

  “我告诉你哦,这个大学在某些方面,可不比青华差。”

  “哦?”

  柒瞳晃了晃手指:“平嘉素来以心理学文明,国内顶尖的心理医生,催眠师,法医,勘查员等等,都来自这所大学。”

  “是么…那还挺厉害的。”

  “当然,走吧。”

  タ阳还未西下,借着余晖手搭凉棚,眺望间,李梦坤心里不由震撼,只有真真切切的站在这里,才能感受到什么叫做——有钱任性。

  这那是学校啊,简直就像呼仑贝尔大草原上的宫殿!

  占地面积至少有20个足球场,高大的围墙竟一眼望不到边。

  光正门足有十米高,近十五米宽,镶金的匾额上雕刻着平嘉大学的标识,即使隔着很远,也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

  走进大门,是条宽阔大道,坚硬的花岗岩整齐的铺在地面,道路两旁的巨树遮天蔽日,浓郁的繁茂技叶见证了学院一代又一代的传奇。

  大量的绿色植被使学院内的空气异常清新,只觉得置身于武夷山间,张开双臂呼吸间,浑身惬意舒畅。

  来往的学生很多,男男女女,成群结伴。

  柒瞳的俏脸早已笑开了花,一路不停地给梦坤介绍着。

  转了个弯,一阵少女特有的嬉笑声从正前方传来,为这静谧的小路增添了几分甜蜜。

  好奇的望去,只见五个娇笑的美女正踱步而来,她们面容秀丽,挽手成排,谈笑间优雅而不失媚态。

  尤其是走在最中间的那个女孩,穿着一身得体的绿色旗袍,纤细而修长的美腿被包裹得玲珑有致。

  美丽的俏脸上,噙着迷人的笑容,眼波流转,犹如一抹红酒悄然淌过,让人忍不住沉醉那股女人特有的温婉灵动。

  淡淡的妩媚,使得身旁的几位青涩少女多少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李梦坤眯着眼,仔细的打量着女孩,单凭容貌,和柒瞳相比还差了些,但她身上浑然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魅力风情。

  自从她出现后,李梦坤察觉,路过的那些男同学,目光无一不悄然炽热起来,余光在偷偷的捕捉间,内心萌发出一种莫名的情愫。

  这种现象不难理解。

  这个年龄段的小男孩,朦朦胧胧,情窦初开,对有魅力的女孩,会产生淡淡的吸引感,像暗恋。

  很正常,似乎有个词,叫“熟女控”吧~

  对于这股毫不掺假的成熟气质,李梦坤也着实感到惊艳。

  女孩的眼眸与此同时也望向了这里,当看到两人的瞬间,那浅笑的红唇,渐渐张开,两秒钟后,几乎是小跑着冲了过来。

  柒瞳娇躯一頭,楞在原地,似乎想躲避,却无处可藏,只好低头不语。

  “哈…曈曈,你来了啊。”女孩上前揽住柒瞳的胳膊,一副热乎的模样,身后四人也围了上来。

  “嗯…刚才到。”柒瞳淡淡的说了句。

  “咦,这位是…”女孩看了眼梦坤,眸子闪过一丝惊喜。

  “这是我男…”柒瞳顿了一下:“我老公。”

  “……”

  “老公??”

  女孩们面面相觑,凑过脑袋:“曈曈你结婚了?”

  “没有…但也快了。”

  “那就是还没领证咯?”女孩泯了下嘴,大方的伸出手:“你好,我叫雅菲,是柒瞳的室友,也是班长。”

  “哦…”李梦坤嘴角吐了一个字,没有伸手回应,没有细细打量,刀刻般的脸上反倒挂着一抹苦恼的神色,好像在问,你在这…有完没完?

  女孩愣住了。

  按理说,就算是陌生人,正常的礼节应该知道吧,你让我一个主动打招呼的处在这么一个尴尬的位置…

  心存何想?

  雅菲不动声色的浅浅一笑,心里有些不甘心,自己向来是万花丛中过,捏露摘草如探囊取物,凭借清纯的外表和开朗的性格,让多少小萌新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今天还能被你拌了脚不成?

  “很高兴认识你!!”雅菲将停留的手又举高了些,声音也大了几分。

  “有多高兴?”

  “???”

  雅菲有点懵,看着柒瞳,一脸难以置信。

  你旁边站着的是个魔鬼么?

  “噗…”柒瞳没忍住,咯咯笑出了声。

  李梦坤轻轻的握了下手:“李梦坤,以后就是同学了,请多指教。”

  雅菲吁了口气:“你应该是新生吧。”

  “嗯。”

  “真是太好了,我有大一新生的全套学习资料,等会你报完名后我来找你,这样可以省不少钱,我那些书都是新的。”

  “哦?你…不用了吗?”

  雅菲一见上钩,见缝插针:“当然,那些东西我都倒背如流了,今年三月份就已经收到了心阮的内聘通知书。”

  “心阮?”李梦坤皱了皱眉。

  刚透露完最大的优势,脸上还带着一抹傲娇的雅菲骤然一惊,俏脸上挂着一抹难以掩饰的震撼:“心软你都不知道?”

  李梦坤摇了摇头。

  “那是全球最厉害的心理学家聚集地,从世界各地挑选精英,或许你在学校是凤毛麟角,可在人家眼里一文不值,所以,能进心阮,是每个心理学家毕生的梦想。”一个女孩恰逢及时的解释道。

  雅菲和她对视了一眼,一种“主人与狗”的那种默契在空中悄然划过。

  “那你可真优秀。”李梦坤微笑道。

  “如果你有这方面的天赋,我也可以帮你申请哦?”雅菲说完,甜甜一笑。

  这个条件,没有人会抗拒。

  它的诱惑力,不亚于五百万摆在你面前,问你要不要。

  凭借这一招,她从未失手。

  “哦…没兴趣。”

  李梦坤这句话让五人面面相觑。

  或许,他还不懂心阮的强大和概念吧。

  雅菲自我安慰了一下,决定见好就收,来日方长。

  “那这样,你和曈曈先去忙,我回宿舍给你拿书,半小时后,食堂门口见。”

  “嗯。”李梦坤点了点头。

  临走前,雅菲又一次轻轻的拥抱了一下柒瞳,不过……好玩的是,她将雪白的下巴轻轻的支在柒瞳的肩膀,悄悄耳语道:“嘻嘻,这可是块硬骨头哦~”

  说完会意一笑,带着四个酱油缓缓离开。

  回过头,看着那双充满醋意的眼神,李梦坤挠了挠头:“你…怎么了?”

  柒瞳鼓着腮帮子,娇嗔的瞪着他:“你还说!你知道她是谁么?”

  “雅菲。”

  “雅个屁!她是魔头,专吃鲜肉的魔头你知道么?!她盯上的男孩,每一个好下场的,都把她爱得死去活来,学校每一次打架斗殴都是因为她的原因,你知不知道她已经是老油条了?对你这种小白菜,有一万种拱法!”

  李梦坤看着她酸溜溜的样子,笑出了声,想了想,开口问:“那这么说…她已经和很多男人……嗯?”

  柒瞳立马小鸡啄米点着头:“那是肯定的!她和我一个宿舍,她包包里都是各种酒店的会员卡!”

  “哦…”李梦坤点了点头,眉毛一抬:“那…那你呢?”

  柒瞳愣了一下,脸一红:“我当然…还是…还是小女孩啦!你呢你呢!不许骗我,我是能看出来的!”

  “国产,原包装。”

  “嘻嘻…那就好!零件齐全吧?”

  李梦坤瞪了她一眼:“赶紧报名!成天瞎想什么呢,齐不齐全自己不会试啊?”

  说完扬长而去。

  柒瞳起伏着胸口,眼波微微流转,闪动这修长的睫毛,美眸中带着些许期盼,望着一脸阳光的少年,红润的小嘴不禁一扬,笑盈盈的嘴角噙着一丝成熟的妩媚,自言自语道:“我可等着那一天哦!”

  一座三层小楼,占地面积不算太大,八角飞檐,墨绿色的琉璃瓦给人一种很舒适的感觉,四周种植着一些绿树,树木与楼之间彼此呼应,使这座三层小楼充满了自然气息。

  令李梦坤感到奇妙的是,这楼顶的四周竟然绽放着一圈淡蓝色的小花,散发着阵阵如麝如兰的香气,古朴典雅,闭眼一闻,便沉醉其中。

  报完名,李梦坤被分到了心理学5班,是柒瞳的学弟,有很多课程两人可以一起听。

  宿舍是双人间,舍友叫林夕,东北人,很风趣。

  因为这个学校的男女比例是2:8,所以只要你不是残疾,几乎每个男生都能找到女朋友,还是那种七八个摆着让你挑的。

  林夕整个人索性就坠入了爱河,魁梧的体格也日渐消瘦。

  还好,李梦坤对女人没太大兴趣,除了柒瞳,这点着实把丫头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

  雅菲还真说对了,李梦坤是块难啃的骨头,每次都摸不透他的点在哪?

  可心思细腻的她也察觉到,梦坤和柒瞳之间,也并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而且种种迹象都表明柒瞳是单方面的付出。

  不服输的性子让她越挫越勇,不断的制造偶遇机会,好像征服这个男人比去心阮还要有挑战性。

  反倒是李梦坤,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这货真的来学习了?!!

  而且还是个学霸!

  半个月的时间,把大学四年的心理学书籍全部看完,并对答如流,全科通过,这结果让校长都为之一惊。

  不愧是青华的学生,品学兼优。

  春风得意的柒瞳逢人就夸,动不动还带着梦坤和林夕一起出去玩耍。

  游乐场,商场,公园,电影院…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都留下了两人甜蜜的背影。

  柒瞳每天都沐浴着恋爱般阳光,她似乎能感受到,那颗冰冷的心在慢慢融化。

  李梦坤心无杂念,充实的生活让他心满意足,同时也发现有趣的一点,不知是不是雅菲的原因,收钱都容易了许多。

  就这样,一个半月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柒瞳出奇的没有给他打电话,按常理说,以往这个点,她早就打扮的漂漂亮亮,将全天的日程安排的满满当当。

  可是今天……

  算了,丫头或许有些自己的事吧。

  李梦坤不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也没兴趣了解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事,然而一直到晚上,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才意识到事情有些蹊跷。

  “喂,梦坤么?”

  “怎么了?雅菲。”

  “柒瞳怎么还没回来?等会宿管要点名,你们……该不会今天不回来了吧?”

  点名?

  李梦坤苦笑一声,知道这是个幌子。

  “她没和我在一起,我今天一天都在图书馆。”

  “哦…”

  电话那头有些沮丧,明显是自己今天失算了。

  “我刚给柒瞳打电话,没打通,你再问问,马上要入冬,宿管阿姨要查宿,看有没有人携带私人电器。”

  “行,知道了。”

  挂了电话,李梦坤播了柒瞳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听着提示音,李梦坤有些诧异,这是他认识柒瞳以来,唯一一次,别的女人的声音。

  两小时后…

  “喂?梦坤,电话打通了么?宿管阿姨已经查宿了,柒瞳还没回来。”

  “我打了,关机。”

  “那…那就奇怪了?她到哪去了?”

  “不知道,她没给我说。”

  “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李梦坤顿了一下:“再等等。”

  凌晨,三点一刻。

  “喂?!喂!!李梦坤!你快过来!出事了!柒瞳出事了!!”

  “怎么了?她回来了么?!”

  “没有…不是,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快过来!柒瞳她…她…!”

  李梦坤挂了电话,拿起外套冲出宿舍。

  “咦??梦坤,这么晚了干嘛去啊?”林夕搂着新换的小女友,打着招呼。

  李梦坤吸了口气,想说什么,最后摇了下头,继续超前跑去。

  “奇怪…以往这个点他都睡了,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林夕心里一紧:“亲爱的,你回去休息,明天我给你送早餐。”

  木啊。

  林夕跟了上去。

  两人气喘吁吁的跑到女生宿舍门口,却发现门口围满了人。

  “让一下,让一下!”

  李梦坤拨开人群,心头狂跳。

  然而,地上并没有躺着人,也没有脑补中那些不安的画面,而是放着一个书包?

  书包开着,里面塞了满满当当的信封,雅菲蹲在一旁,瑟瑟发抖。

  “雅菲,怎么回事?”李梦坤蹲下身子。

  雅菲颤抖着声音:“这…这是刚才查宿时,翻出来的。”

  “和柒瞳有关系么?”

  雅菲点点头:“柒瞳两年前入学后,就有一个笔友,这个事我们都知道。他俩一直相互寄信,信上的内容都是一些悬疑推理题,他们相互考验对方,然后写出谜底,在附上新的题目,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两年。刚才宿管阿姨调监控才发现,柒瞳早上在邮箱里拿了一份信后才消失的,她走的魂不守舍。

  这个笔友叫琅夜,我给公安局的叔叔打电话,根据邮寄地址核实了一下身份。

  这个人的真实名字就叫琅夜,然而……”

  雅菲喉咙哽咽了一下,捂着嘴:“这个人,在寄信的前两天,已经死了,被…被…被谋杀!!”

  “嘶!!!”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时间仿佛在这一秒被凝固。

  心跳,心跳,还是心跳!

  四周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心跳声!

  李梦坤蹲下身子:“把她今天早上取的信拿给我看。”

  “在…在那…”

  雅菲哆嗦着手指,隔空指了一下,仿佛这暗黄色的纸片,蕴藏着某个诡异的诅咒!

  打开信封。

  “柒瞳:

  当你,看到这份信

  的时候,我不知道还在不

  在人世,这最后一道题,就由你来帮我揭开吧。”

  ————来自地狱的琅夜

  “啪!”

  李梦坤一把合上信封,肾上腺素分泌出大量的荷尔蒙席卷全身!

  “好久…”

  “好久…”

  他轻声喃呢着。

  细碎的刘海随着夜风在漆黑的双眸前轻轻摇曳。

  他像只冬眠后的北极熊,饥肠辘辘,眸子里闪烁着令人恐惧的冰冷和亢奋!

  双手死死的捏着拳头,伴着骨骼的顿挫声,缓缓起身。

  抬头,

  仰望着星月无痕的夜空,冰冷的目光瞬间犀利如锋,划破浩瀚!

  “自从奶奶被杀后,

  很久都没有认真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